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204章 境外风云
    “小天,姐知道,你是一个做大事的男人,姐不敢留你,只不过你一切要小心,你现在是我姐最亲的人了,我真的怕,好怕,怕有一天,像失去元庆一样失去你。 ”

    裴容上前,从后面轻轻的抱着洛天那强壮的腰身,把头靠在洛天的肩膀上动情的说道。

    不论是朋友还是恋人,现在洛天都是她最重要的人,从内心里,她不想让洛天去,因为她知道,洛天所在的单位,执行的都是危险的任务,她是真的承受不住失去亲人的痛苦了。

    感受着这个女人那柔柔的深情,那柔顺发着香味的发丝轻轻的摩擦着自己的后背。

    女人,柔情,身体的接触和诱惑,让洛天禁不住的有些心神激荡,只不过洛天知道这是这个女人心底最真挚的感情的表露,并没有参杂其他的因素。

    轻轻的抓着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洛天慢慢的转过身来,望着裴容那张绝美幽幽的眼神,很自然的把她拥在了怀里,此刻他的心里没有任何亵渎和猥琐,只想这样抱着她,安慰她。

    “容姐,放心吧,即使去京城,我也很快就回来的,我现在只相当于编外人员,只是想过去看一看,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也不会。”洛天动情的说道,用下巴轻轻的摩挲着这个女人的发丝。

    “小天,你有你的生活,姐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姐也不想托你的后腿,真的,我……”

    裴容心里感激异常,激动莫名,抬起光洁的下巴,望着这个走入了自己心里的男人,话还没有说完,洛天一低头,就吻住了她。

    裴容摇摆着头,想挣扎,却又像欲拒还迎,幸福的感觉来的太快,让她有些慌乱,最后紧紧的抱着了洛天的脖子,洛天则是环着了她的腰。

    “这是这个小坏蛋第一次吻自己啊,好甜蜜。”

    迷乱的中裴容心里暗想,那种甜蜜的感觉让她的大脑感觉一片空白,时间似乎停止了,地球似乎停止运转了,只有那无边的情包围着她。

    两人不知道吻了多久,洛天终于放开了裴容,裴容有些脸红,胸脯不停的起伏,不知道是被洛天挤压的,还是紧张的缘故。

    “容姐,今天的心情先平稳一下,等我去京城之前,你好好的洗个澡,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洛天低头吻了一下这个女人额头,笑咧咧的走出去,只留些有些凌乱的裴容。

    “这个小坏蛋,竟然……什么叫好好洗个澡,给自己一个交待,他……”裴容脸色绯红,心如撞鹿,这个男人从来不逼自己,知道今晚因为元庆的事心情不佳,所以他才会放过自己一马么?

    出了裴容的房间,洛天的心情大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去龙魂看望一下那里的兄弟们,朵朵的阴阳追魂降也能解了,又和裴容亲吻了一番。

    挺美!

    自从上次裴容的主动进攻,两人差点没有生米做成熟饭,洛天也想开了,面对裴容这个女人,不再有什么隔阂,已经属于内定的女人了,挑个好日子,吃了她是肯定的,嘿。

    扭头看了一眼上官飞燕所在的房间,洛天想了想还是不进去了,毕竟时间太晚了,而且这个妞太霸道,对自己防范的很,如果只有她自己还好说,现在朵朵也在,她更是把自己当贼防着。

    所以想了想,还是算了,以蓝将军的办事效率,那个阴阳参明天应该就到了,到时再给那个朵朵治疗吧。

    有了阴阳参,朵朵的阴阳追魂降倒是用不了一周了,开始所说的一周只是压制,因为洛天断定一周内,蓝将军肯定会来的,却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所以原先设定的一周的计划可以变一变了,如果上官飞燕这个妞真想上第一特种兵大队的话,应该还不晚。

    再说,即使这个妞耽误半年,只要自己一句话,第一种特种兵大队还不巴巴的让她去上?所以根本不需要着急的。

    上官飞燕是一个练武的好苗子,如果可能的话,洛天并不打算让她上什么第一特种兵大队,想直接进龙魂,只不过这个妞的实力还是有些低,不太符合要求,如果被自己专门的调教一下,还差不多。

    洛天有些猥琐的笑了一下,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夜已深,城市璀璨的灯火,仍然不息,不论是东昌,还是华夏的其他城市都一样,夏季的夜总是给人燥动不安,甚至还陪随着热血和激情。

    此时,境界,某国。

    一处水泥浇筑的巨大的房子中,人群的尖叫,尖锐的口哨,还有那激烈的打斗,极大的刺激着在场每个人的神经,一盏明亮的大灯在上面摇晃着,照耀着男女因为极度的激动和兴奋从而扭曲的脸。

    这里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比赛竟技场,四周围着铁栏杆,还安装着高强防化玻璃,两个身强力壮的勇士如同笼中的困兽一般正在拼命的搏杀。

    四周的各色人群,黄头发,黑头发的男女激情的拼命的叫喊着,“打死他,打死他。”

    就像以前的奴隶角斗场,生死勿论,只为搏得那些贵族男女的一笑。

    叫喊声,口哨声,喝骂声,响成一片,所有的人完全的被激情所代替,世界似乎疯狂了起来。

    这是境外某国有名的地下角斗场,名叫豪森角斗场,每周举行一次,每次只进行一场,胜者可以进入一下场比赛,而输者只有死。

    比赛台上血迹斑斑,有的早已干枯,还有的是新鲜的血液,显示着这里的残酷和血性,那些看客们需要看的是输者的哀嚎,求饶,鲜血崩溅,倒地不起的场面,这样他们才不枉他们那昂贵的门票。

    “各位观众,先生们,女士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一场最为精彩的比赛,请睁大眼睛看清楚,一位是来自东方华夏的外号“白虎”的选手。

    此人勇猛过人,拳术惊湛,正在向大家展现神秘的东方古国的绝世风采,此人已经连胜了十五场比赛,再胜五场,即使晋级为拳王的身份,地位尊崇啊。”

    看台上,一个一身黑色的西装,干巴瘦的西方男子,头上戴着一个高高的礼帽,正拿着扩音大喇叭,拼命的用外语撕喊着。

    然后又接着大叫着:“而另一位则是来自巴非号称狂战士的巴尔多,此人是上一届唯一败在拳王格森手下而没有身死的选手,实力惊人,能和拳王格森同台较技的选手,实力自然不弱啊。”

    “一个是连胜十五场的华夏神秘拳手,一个是狂战士,这两人今天到底谁胜谁负呢,让我们继续勇士们的对决。”

    此人说完,就一下子跳下了拳台。

    此刻拳台上,两位选手已经对战了几十个回合,都有些气喘吁吁,势均力敌,身上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来自会华夏的黑发男子,脸型刚毅无比,身高一米八多,身形强壮,肌肉虬横,一双眼神凌厉,冷漠,似乎看贯了生死,只不过在对方那近两米的身高下,显得相对娇小一些。

    男子外号白虎,如果洛天和玄武看到此人,一定就会认的出来,他就是白虎,真名叫白金虎,来自龙魂,洛天手下的四大爱将之一。

    此人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也是心灰意冷,稍然出走,在这里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只有那些热血和激情还有残酷的搏杀,才能忘记兄弟的惨死,他在靠着那种搏杀来麻木自己的灵魂。

    “华夏仔,你不行的,我要让你亲耳听到自己的脖子被扭断的声音,你只不过是我成功路上一块拦脚石,杀了你,我就会再次获得向拳王格森挑战的资格,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了,而你,只不过是练手而已。”

    对面的那个身高两米如同野兽一般的黑人男子,添了添嗜血的嘴角,残酷的望着白虎,竖起中指不屑的摇了摇头。

    白虎,也就是白金虎冷冷的望着此人,不发一言,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号称狂战士的家伙,是自己出道以来最强大的对手,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而且不要看他的身形笨重,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比自己慢,刚才本来是想靠着身手灵活取胜,不过白虎想错了,所以吃了亏,被此人一个鞭腿狠狠的击了自己的肋部,感觉自己的肋骨似乎都断了,疼痛难忍。

    这个时候,这个黑人狂战士如同旋风一样冲了过来,就像一辆小型的坦克一般,白虎只感觉眼前一暗,就像是一座小山压了过来一般,狞笑着,那巨人般的身躯,黝黑的肌肉一块块的隆起扭曲,如同坚硬的岩石,一双通红的眼睛散发出可怖的杀气,对着白虎就冲了过来。

    “吼……”白虎怒了,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如同虎吼,强大的战意在升腾,面对冲过来的狂战士白虎的身形一矮,一个翻滚就躲了过去此人的狂猛的一击,整个比赛台都发出一阵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