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已经过去,黎明已经到来。

    华夏东昌南街天容大酒店。

    昨晚裴容睡的特别的香,也许是因为弟弟的事情让她安慰吧,还许是她和洛天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所以心情相当不错,一大早的就起来了。

    起来后的裴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穿了一身墨绿色的包臀紧身短裙,化了一点淡妆,看着镜子里的那个成熟绝美温柔的女人,裴容不由的满意的点点头,看了一下时间,也到早餐的时间了,于是就出了门。

    裴容并没有去叫洛天还有兰兰,而是径直的向着上官飞燕所在的方向走去,同样作为一个女人,裴容不管洛天到底和上官姐妹有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她在衣着打扮上,不能输于这对姐妹花。

    想到昨晚那个上官朵朵中了阴阳追魂降,又是住在自己的这个酒店,还是同一层,所以裴容决定还是探望一下比较好,也显得自己识大体,顾大局。

    “啪啪啪……”裴容轻轻的在外面敲了三下门。

    “这个混蛋,大早上的,就来敲,还让不让睡觉了……”

    房间里的上官飞燕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不由的心里暗骂,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短裙睡衣,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女汉子,拿起一件外套套在身上,冲了过去,腾的一就拉开了门。

    “你这个混……”

    上官飞燕正在开口叫骂,不过看到门口的裴容,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面色有些尴尬,她想不到竟然是裴容,还以为是洛天呢。

    “容姐,是你,这么早啊,快请进……”上官飞燕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裴容微微一笑,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走了进去,看向上官飞燕略带歉意的说道:“上官警官,不好意思,昨晚酒店的客人太多了,忙的太晚,也没有时间招呼你们,听小天说,朵朵中了降,现在好点了么?”

    “噢,没事,容姐,你太客气了,来到这里打扰你,都够不好意思的了,哪里还能让你再招呼我们,朵朵现在还不敢说,还要靠药物压制。”

    上官飞燕客气的说道,上下打量着这个女人,说实话,上官飞燕的眼神很挑剔,她却是在裴容的身上挑不出任何瑕疵,这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不论是美貌和身材一点也不输给自己,而且性格和善温柔,很有气质。

    “容姐,您来了……”朵朵从里面的套间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打着小哈欠,看到裴容咯咯一笑,打着招呼。

    “嗯,朵朵,现在感觉好点吗?昨天我听小天的领导说,他今天就给你弄来了阴阳参帮你解除你的阴阳追魂降呢……”裴容微笑着说道。

    “是么,太好了,我就知道洛天大哥哥会有办法的,阴阳参,这个东西我听说过,很贵重的呢,几乎有价无市,想不到洛天大哥哥这都能弄来,太好了……”朵朵一听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她毕竟是大家族的千金,见过世面,听说过阴阳参这种东西。

    只不过上官飞燕听了裴容的话,不由的微微一愣,刚才她说是小天的领导?

    “原来是这样,那真的谢谢洛天了,他的领导我见过,长的不错,算是一个大美女吧……”上官飞燕眼睛转了一下,笑着说道。

    “大美女?不是啊,那是一个老头,他是将……”裴容一怔,看向上官飞燕的眼神,下意识的住了嘴。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个上官飞燕应该并不知道小天的身份才对,刚才她就是诈自己,自己险些说漏嘴,不由的有些自责,看来小天和这个上官飞燕关系应该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不然的话,他不会不把自己身份告诉她的。

    另外,刚才开门时,此女穿着睡衣,外面竟然还套一个外套,横眉冷对的样子,也是针对小天吧,所以从这两点可以看出,小天应该以前没有说慌,和他上官飞燕也仅仅是朋友关系。

    裴容自作聪明的想着,却是无意间帮着洛天澄清了关系,如果让洛天知道裴容是这么想的话,一定会咧嘴直乐的。

    毕竟裴容并不知道洛天和上官飞燕即使滚了床单,两人仍然矛盾不断,关系处的很不好,也亏得上官飞燕的脾气火爆,不然的话,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那一定会含情肪脉,或者是幽幽怨怨,裴容肯定就会看的出来。

    “容姐,是将什么啊……”朵朵看到裴容说了一半不说了,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哦,没什么,是一个买姜的老头,祖传的一个阴阳参,外号叫领导……”裴容笑道,这个妞说起慌来倒也面不改色。

    上官飞燕嘴角不由的一抽,她也想不到这个裴容的反应这么快,本来还想探听一下那个混蛋的事情呢,现在只好作罢,反正她知道洛天不是一般的人就是了,只是想不到,他能这么快就能弄到阴阳参。

    正如朵朵所说,阴阳参珍贵无比,世间少见,生生长于天地阴阳交汇的极地之中,世间难求,即使她们上官家族也没有这种东西,却是没有想到,这个混蛋一个晚上就搞定了,心里疑惑的同时,也充满感激。

    “咯咯,一个买姜的老头这么厉害啊……”朵朵咯咯一笑完全是无心的一说,裴容却是脸色微微尴尬,毕竟刚才自己是信口胡绉的。

    “上官警官,朵朵,其实我主要是来叫你们去下面吃早餐的,这里的早餐可是一绝,大厨的手艺不错,对了,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千万不要客气……”裴容热情的说道,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很快的,一楼他们所在的小包间里,坐满了人,洛天,裴容,兰兰,上官飞燕,朵朵,李连英和法海。

    而且裴容特意吩咐大厨又加了几样精致的小菜,品种很多,味道一流,比起上官飞燕的手艺强多了。

    多了上官飞燕和朵朵,法海这个和尚倒是有些不自在,毕竟他和这两个女人不熟,所以匆匆了吃了点,就叼着烟走了出去。

    “朵朵,怎么样,这里的菜合你的胃口吗?”坐在朵朵对面的洛天看都会朵朵吃的很兴奋,不由的微笑着说道。

    “嗯嗯,好吃,比起外面买的还正点呢,比姐姐做的饭更好吃,嘿……”朵朵笑着说道,上官飞燕的脸一红,说实话,这里的早餐确实味道不错,让她的胃口大开,坐在那里矜持的慢慢吃着。

    她本来是一个傲气的女人,可是现在却有点不自在起来,毕竟在场的除了洛天外,她和这些人都不熟悉,特别是还有一个老头,微笑着坐在那里,时不时的看向朵朵,让她的心里很反感,只不过当着洛天和裴容的面,她不好发作而已。

    “喂,朵朵,吃过饭后,我们一起玩去吧,打游戏你会么?猎人和猎狗的游戏,可好玩了……”兰兰和朵朵挨着,这个丫头眼睛转动着,然后笑眯眯的看向朵朵。

    “这个……我不去了吧,快要开学了,我准备再看看我的乐谱知识,开学一周后,就要进行音乐大赛了,我必须多练习练习才行……”

    记得姐姐给自己说过的话,朵朵不敢和这个兰兰单独在一起,于是很委婉的拒绝道。

    “小姑娘,你懂音乐?”

    这时,李连英不由的有些惊讶的望着朵朵,刚才他就看这个小姑娘,骨骼清奇,冰雪聪明,又单纯可人,心里还在嘀咕,如果她懂音乐就好了。

    这个李连英一直想找一个传人,看这个丫头清纯善良,不由的有了收徒之心,又听到这个朵朵还真的懂。不由的心里一乐。

    “老爷爷,我是音乐学院的,当然懂音乐了,怎么了?”朵朵自豪的说道,然后好奇的看着李连英。

    “咯咯,朵朵,他是李伯,你直接叫李伯就行了,不然的话,我们差辈了……”兰兰咯咯一笑。

    “哦,是么?看起来你怎么这么老啊……”朵朵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李连英说道,上官飞燕在桌子下面轻轻的扯了一下朵朵,心里暗嗔,这个妹妹真是太清纯了。

    这个老家伙刚才就一直盯着朵朵看,肯定是老不正经,还叫什么老爷爷,李伯的,依着她性格,如果不是看在洛天和裴容的面子,鞭腿早就上了。

    “朵朵,李老的年纪是不小了,只不过他是看着兰兰长大的,兰兰才称他为老伯,其实你叫老爷爷也不过分……”洛天笑眯眯的说道,然后看向李连英:“朵朵可是京城音乐学院的高材生,音乐造诣很高,很有天赋,萧,笛,琴等乐器样样精通。”

    “是么,好,太好了……”李连英不由的大喜,看向朵朵:“小丫头,现在我凑几个音符,看你是什么感觉……”李连英说着,拿着筷子在桌子上敲了起来,敲的很慢,很是怪异,甚至连洛天也不容易理解是什么意思,不过洛天知道这个李老的用意,不用的脸上浮现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他带朵朵来治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盯上了这个李连英了,此人以八音鼓入道,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是想让朵朵拜他为师,学习八音鼓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