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容大酒店,此刻,洛天笑眯眯的捧着一个锦盒向着上官飞燕所在的房间走去,事情比洛天预料的还要快,蓝将军已经托人把阴阳参送到了,看来是昨晚老将军打完电话,有关方面连夜就开始行动了。

    上官飞燕房间里,朵朵已经泡好了澡,换上了衣服,一身清凉的蓝色小短裙,正站在外间的窗前,吹着她的萧,神情很是专注,萧声中透着欢快和激动,表达着一个少女的喜悦的心情,毕竟自己的病不用担心了,也要回京城了。

    上官飞燕开了门,看到洛天进来:“你怎么又来了,没事做了吗?”

    看到洛天去而复返,上官飞燕黑着脸问道,心里却是有些小激动,从内心深处,她希望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和他说话,聊天,培养感情,毕竟这个酒店里,美女不是她一个,对这个家伙有好感的女人也不是她一个,洛天能来看她,感觉自己在他的心里有了地位。

    “你这个大胸妞,我来你还不高兴么?看看这是什么?”洛天白了一眼上官飞燕,把锦盒微笑着交给了上官飞燕。

    这时朵朵的萧声早停,也急忙凑了过来,好奇的盯着那个锦盒,又看了看洛天:“洛天大哥哥,这里面是什么啊,包装的好精美,您不会是送给姐姐的礼物吧,咯咯咯。”

    看着这对姐妹花凑在一起,一个长发披肩,清纯迷人,一个短发英姿飒爽,冷艳逼人,洛天心里涌起一股无耻的想法,一个很香艳的场面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让他突然感觉到天气真的有点热,想喝水,口干舌燥。

    表面上却是微笑着道:“你错了,是送给你的。”

    “是么?不会吧,人家是无功不受禄啊,不过先说好,太贵重了人家不收哦。”朵朵一呆,小脸一红,调皮的一笑,很不好意思。

    上官飞燕瞪了一眼洛天,她已经猜到是什么东西了,心里也是激动无比,小心的打开那个锦盒,姐妹两人看了里面的东西微微愣了一下。

    高档的锦盒内部,竟然放着一个像是被火烧烤过的胡萝卜,有十公分长短,大号火腿肠般粗细,半边黑,半边红,散发着一种很古怪的味道,这种东西估计仍然大街上绝对没有人捡,买相太差了。

    “这就是……阴阳参?”

    上官飞燕和朵朵好奇的看着,姐妹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洛天,虽然他们听过阴阳参这个名子,不过却是没有见过,太稀少了。

    洛天微笑着点头:“不错,这就是阴阳参,百年产份,正好可以治疗朵朵你的阴阳追魂降,这种参不像平时的那种参大补,只是有些苦涩,朵朵可以直接吃下就行,不过吃下后,身体会产生大量的热,你帮着她疏导一下,否则的话,会烧坏她的身体的,明白吗?”

    最后这句话是对上官飞燕说的。

    “帮她疏导?怎么疏?我不会啊。”上官飞燕一愣,呆呆的说道。

    “咳,这是一门真力疏导之法,可以让人快速的排出热量,而且阴阳参和阴阳追魂降的融解也会让朵朵不舒服,所以朵朵要忍受,很快就过去的。”洛天笑着说道。

    “嗯,我明白,可是我不会啊,要不你……教我?”

    上官飞燕有些着急,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本来她是想让洛天帮着朵朵疏导,只不过天知道是如何疏导,所以这个妞对洛天还是有防备的。

    “没问题,你听好了,运气走太阳,膻中,丹田三穴,顺序不可变,三路兼顾,手法要不轻不重,速度要不快不慢,以真力为引,导出热量,从皮肤的表层散发出来。衣服不要穿太多,最多和泡澡时一样,那样热量散发的快,不然的话,容易烧伤朵朵的皮肤,留下缺憾。”

    洛天的一席话,吓得上官飞燕脸色一变,朵朵就像清纯玉女,肌肤如雪,毫无瑕疵,如果因为热量散发不出去,让朵朵留下终生的遗憾,她会内疚一辈子的,更要命的是,那种手法她根本不懂。

    上官飞燕有些尴尬着恼,一双美目望向洛天,想从这货的眼神中看出到底是真是假,只不过让上官飞燕失望了,洛天的眼神清辙明亮,真诚无比。

    “那好吧,你教我,我来帮朵朵。”上官飞燕还是坚持道,她不想让洛天碰妹妹,虽然这货一直说把朵朵当成了自己的妹,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祸害了自己,可不能让他再祸害朵朵了。

    毕竟太阳穴位还好说,可是膻中,丹田那两位穴位太羞人了,朵朵能接受,自己也不能接受,另外还要在泡澡的状态下服用,那岂不是不穿衣服么?不行,绝对不行,只有自己来才行。

    “嗯,这样最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我也很忙的,呵。”

    洛天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套手法是我的独门手法,其实并不难学,以你的聪明才智,我想三个月绝对会炉火纯青,这也是一门本事啊,艺多不压多,别人我还不教呢,当然你也不用感谢我,毕竟我们算是朋友。”

    “你……”

    上官飞燕轻咬着银牙瞪着洛天,这个混蛋不知道自己急着去京城报道么,再说朵朵的病怎么能坚持三个月,不服用阴阳参的话,即使用那种药液泡澡也坚持不了啊。

    故意的,肯定是故意,这个混蛋!

    “怎么了?”洛天疑惑的问道。

    “洛天大哥哥,三个月的时间太长了,人家早就开学了,再说姐还要去第一特种兵大队报道呢。”朵朵咯咯笑着说道。

    “哦,你看,我把这事给忘了。”洛天一拍额头,装模样作样的说道:“那这样吧,我还认识一个师太,功夫也很高,另外对于这种手法,也很熟悉,我马上就出发。嗯,她在南宁,也不太远,几千公里吧,来回也就一周时间,应该……”

    “好了,就由你来吧,不过我警告你,你如果敢……我杀了你。”上官飞燕瞪着洛天,看了一眼妹妹,低声喝道。

    “姐,可是……”朵朵有些脸红,毕竟刚才洛天大哥哥说还要脱衣服呢,那样多不好啊,当着姐姐的面脱衣服,她都害羞,当着这个洛天大哥哥的面,她根本做不来,说到底,这个丫头喜欢洛天,对她很崇拜,不过也仅仅是喜欢和崇拜,还没有上升到爱恋。

    “还有……朵朵要穿着睡衣。”上官飞燕似乎也想起了洛天的话,不由的脸一红羞恼的说道。

    说实话,这是她的底线了,如果洛天真的说穿睡衣也不行的话,她也没有办法,毕竟相对于朵朵的清白来说,还是小命重要。

    “可以!”洛天很痛快的答应下来,不由的让上官飞燕一怔。

    接下来,上官飞燕就带着朵朵进了里面的套间卧室,洛天等在外面,心里有些小激荡,感觉自己是不是有些无耻了,“其实这件事……”洛天咂巴了一下嘴巴,然后抽了一支烟,来平复自己的小激动。

    不用想,洛天也知道,上官飞燕这个妞跟进去,肯定是安排朵朵去了,让她怎么样保护自己吧,不然的话,换件睡衣还需要姐姐帮着换么?

    五分钟过后,朵朵穿着一身白色的有些加厚的托地睡衣在姐姐的带领下,有些羞涩的走了出来,看的洛天直翻白眼,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让她穿刚才的短裙呢,这也太狠了吧,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防狼呢?真是的。

    “洛天大哥哥,现在可以开始了么?”朵朵怯生生的问道。

    “呵呵,当然可以。”洛天微微一笑,直接无视了上官飞燕那双眼睛射来的寒意,然后拿起那个锦盒,取出阴阳参,交给了朵朵:“朵朵,不要怕,没事的,直接吃下去就行了。”

    “哦。”

    朵朵看了姐姐一眼,美目闪烁了一下,小心的接着这个可以救她命的“胡萝卜”望着洛天,两只小手捧着,试探着伸出丁香小舌在上面轻轻的舔了一下。

    “咳。”

    看着这个丫头的模样,洛天心里猥琐了一下,这个丫头无意的举动简直太诱人了吧……咳咳。

    “朵朵,不要舔,要咬,不然的话,阴阳参是吃不到肚子里的。”洛天硬着头皮微笑开玩笑道,心里早已翻起滔天巨浪。这等教唆似乎是有点……只不过感觉有点教唆反了的感觉。

    “嗯。”朵朵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

    而上官飞燕则是站在那里,双手插在咖啡色的连体衣裙的口袋里,冷冷的望着洛天,只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朵朵太清纯,根本不懂,不过她可是知道,作为一个刑警和罪犯打过不少的交道,有关男女的事情,甚至比裴容还要了解。

    就在朵朵张开樱桃小嘴准备吃阴阳参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洛天摆摆手,朵朵顿时停止了举动。

    “喂,小天,兰兰不见了……”电话里,传来裴容带着哭腔的声音。

    “什么?”洛天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变得极度的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