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失忆的时候,其实她的内心最深层次东西还是一直存在的,只不过需要某个时机被唤醒,一旦遇到刺激她大脑皮层的东西出现,就潜意的激发她的回忆,只不过这种激发有强有弱,看情况而定。

    而刀女就是如此,她虽然失忆了,不过内心里仍然感觉对洛天有种相熟悉的感觉,特别是此人的眼神,让她感觉有些熟悉,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此人到底是谁。

    那种潜意识的激发,就像一层窗纸一般,怎么也捅不破,很朦胧,如同隔着一层纱,就是想不起来,一想到深处,她的头脑就会头疼欲裂,痛不欲生。

    “不管你到底是谁,但我肯定认识你。”

    宾馆里的刀女,坐在沙发上,洁白的玉手持着一杯红酒,很优雅的品尝着,不由的轻声自言自语,然后放下杯子,站了起来,望着窗外,那喧嚣的车水马龙,让她感觉极为的陌生。

    最后从自己一个特制的箱子里,拿出一把首和精致的手枪,坐了下来,把宽松的运动裤角卷了起来,只见左右两个丰润却又结实的小腿上,分别绑着两个黑色皮质的套子,一个可以插首,一个插枪。

    做完这些这些,放下裤角,在房间里转了一下,墨镜下的一双眼睛扫视了一圈,然后出了门。

    此刻,南街区,甚至靠近天容大酒店只有几公里处的一个面临新开的城中村,到处都写着拆字,看起来有些破烂不堪,甚至许多人家都已经搬走了,只不过在这个附近却是停着一辆出租车。

    车上除了一个中年司机外,还有两个女人,一个目光有些呆滞,长的却是极为漂亮,一身清凉小装,给男人无尽的诱惑。

    另一个女人却是成熟的女人,黑色的包臀短裙,戴着墨镜,有些冷艳,浑身散发着一种女人成熟的魅力,似乎对男人的杀伤力更大。

    这两个女人正是从集贸大厦对面的小饭馆出来的妖姬和兰兰。

    不能不说,妖姬这个女人心细胆大,明白越是在对手的眼皮底下越安全的道理,现在警察排查的很严,而一些道上的混子也是一窝峰的出动,却是没有想到,妖姬会把兰兰带到这个要拆迁的城中村里,离天容大酒店极近。

    城中村,破破烂烂,一片萧条。

    “两位美女住在这里啊,真是想不到,需要我帮忙吗?要不留个电话,随叫随到?”

    这个中年司机停好了车子,望着这两个让他喷血的美女,左右看了一眼,四下无人,顿时精虫上脑,想入非非起来,这是他开出租车以来,载着的最漂亮的女人了。

    且放下那个不苟言笑的冷艳女子不说,就是那个神色有些呆滞的小美女,就让他有种兽性大发的感觉。

    他以前就是一个混子,曾女强奸罪被判过刑,出来后,无事可做,于是弄了一辆出租车跑起了生意,现在看到个女人,又是在这偏僻之处,此人竟然再一次的萌发了罪恶感。

    看这女人,特别是这个小姑娘,一身的名牌,肯定是来自大家族,像这样的女孩,一般都是要面子的,即使被强上了,一般情况为了顾全面子也敢报警,所以他有些有恃无恐了,再加上身强体壮,他有信心摆平这两个女人。

    “电话不用留了,我们是没有缘分的,下辈子吧,好么?”

    这时那个妖姬墨镜下的一双眼睛一寒,摘了下来,望着这个司机,突然展颜一笑,颇有种风情万种的意思,把这个男人看的一呆,嘿嘿一笑,感觉有戏。

    只不过当他看到妖姬的眼神时,那种猥琐还没有完全的下去,却是感觉自己紧紧的被吸引住了,再也移不开,不能自拔,那种眼神似乎具有极强的诱惑和吸引。

    “好,下辈子,下辈子……”男人下意识的重复着。

    妖姬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弧度:“下辈子是人最渴望的事了,你现在活的很累,很想得到解脱,是么?”

    “嗯,是,我很累,很想得到解脱。”司机目光有些呆滞游离起来,身体有些僵硬。

    他被妖姬催眠了。

    “好,很好,你马上可以解脱了,我们下了车后,你直接往前开,在前面的第一个路口拐弯,然后一直走,那里有一个天容大酒店,你要发动车,冲过去,千万不要怕……因为下辈子在等着你,你会解脱,将再也没有痛苦。”

    妖姬直视着司机的眼神,继续说道,声音很轻,轻飘飘的,透着某种魔力。

    “是,你们下了车,我直接往前走,在前面的第一个路口拐弯,然后一直走,那里有一个天容大酒店,我不怕,我会冲过去,我会得到解脱。”司机重复着。

    “嗯,我们下车。”妖姬看了一眼兰兰,然后轻声温柔的说道。

    “是,主人。”兰兰茫然的答道。

    接着兰兰被妖姬带下了车,茫然的站在那里,妖姬此刻点上一支女式香烟,抽了一口,从打开的车窗中,伸过头去:“好了,现在你可以出发了,让住我刚才说的话了么?”此女往这个司机的脸上轻轻的吐了一口烟雾,杀机一闪而过,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记住了,我会直走,在第一个路口拐弯,那里……”

    这个完全被催眠的司机机械的回答着。

    “好了,走吧。”妖姬挥挥手,就是和熟人再见一样,然后司机就发动了车子。

    狠,辣,杀人于无形。

    这个司机只不过是有了那种念头,竟然遭到到了妖姬的催眠,不但要让他死,还要他死在天容大店门口,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心智过人,对天容大酒店赤裸裸的挑衅。

    然后妖姬看了兰兰一眼,然后穿过一条小巷子,把她带到了一处农家院中。

    农家院不大,外面一个铁门,上面还贴着新春对联,妖姬上前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一会儿功夫,门开了,里面出现一个极妖娆的女人。

    女人很性感,火红的头发,睫毛很长,红色的皮裤,黑色的皮背心,紧身的,很性感,很野性,扭摆着腰肢,上下打量了一下妖姬微微点头,眼神却是极冷,看到妖姬身边的兰兰,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又似乎有一股醋意。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天华手的女保镖兼职床上女人。

    “你果然有实力,竟然轻易的就把这个女孩带了出来,路上没有人发现吧,现在全城都像疯了一样乱了套,可不要留尾巴哦。”

    “咳,不会的,二少在吗,我们可以进去么?”看着这个女人,妖姬收起了那种冷艳,小心的一笑说道,她只是一个催眠师,在强大的有实力的女保镖面前,对她又刻意的防范,她是根本催眠不了这样的对手的。

    “嗯,进来吧,二少在里面等着呢。”女人突然一笑,笑的让妖姬有些发毛,心里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还是抬步带着兰兰走了进去。

    接着身后的大铁门被人咔嚓一声锁上了,那咔嚓一声,让妖姬心里震动了一下,虽然现在外面查的很严,这个女人所作所为,她可以理解,只不过总让人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是来自她强大的精神力的第六感觉。

    “啊,哦,二少爷,轻点嘛,坏死了。”

    走过小院,进入院中的正屋里,妖姬还没有走进去,就听到一个女人那放浪的叫声,不由的让她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还是跟着这个女保镖走了进去,眼前的情景即使是她也感觉有些脸红发烧,心里恼火。

    大白一的,只见正屋里的一个宽大的黑皮沙发上,一个女人正趴在沙发上,身上不着寸缕,身后的一个男人在不停的撞击着,本来还算英俊的脸上,却是充满了阴邪,此人正是王天华,王家的二少爷。

    “二少爷,人带来了。”那个女保镖对这种场面似乎见贯了这种场面,表情平静的很,上前轻声的说道。

    “哦?”男人猛的转身,看到身后的妖姬和兰兰,不由的眼睛一亮,特别是看到兰兰时,眼中更是出现一种兴奋和怨毒的神色。

    在看到兰兰的一瞬间,这货竟然迅速交枪了。

    身后沙发上的女人穿着衣服,此刻王天华毫不避讳的收拾了一下衣服,来到兰兰面前,面露狞笑:“你这个贱女人,我说过,总有一天你会落到我的手里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变得连夜总会的小姐也不如,这一天终于一来了。

    你不是清高吗,不是高傲,看不起我么?我要让谢家的人看看,敢得罪我们王家的下场,哈哈哈……”王天华小人得志般的望着兰兰,不由的得意的狂笑着。

    只不过此时的兰兰被妖姬催眠了,表情木然,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王天华,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也就是说,她只听妖姬的话,其他的人根本不好使,甚至在潜意识里,眼前的人和物根本不存在,已经被催眠的兰兰脑海里只有服从妖姬的命令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