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226章 法医之飞燕
    “我和您一起去。 ”走廊里的玄武抱着头蹲在那里,听到李连英的电话,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阿弥托佛,也算上贫僧一个。”法海双手合十,眼中神光湛湛,都是自己的失误,才造成现在的情况,他难辞其咎,他不能杀人,不过他却是能揍人,揍的人生活不能自理还是能做到的。

    “李老,等一下。”看了一眼朵朵,刚才房间出来的上官飞燕听到了李连英的电话,不由的大吃一惊,急忙上前阻拦,她虽然做事不顾后果,不过这个妞却是有大局观。

    “等什么等,现在就杀过去,杀他们片甲不留,你一个警官也挡不住。”玄武瞪着眼睛望着上官飞燕喝道。

    “你给我闭嘴。”上官飞燕同样喝向玄武,然后又看向李连英。

    “怎么,上官警官,你想要阻止老夫么?”李连英眼中杀机大盛,即使这是朵朵的姐姐,他李连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任何人也不能阻止他的行动。

    “老爷爷,你不要杀人好么?”朵朵从房间出来,看到李连英的模样吓了一跳,怯生生的说道。

    “李前辈,请听我说,兰兰有可能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等我五分钟,让我看一下,等我的结果,如果她真的……那么我不拦你。”上官飞燕正色道。

    “你的意思是说,兰丫头她?”李连英一怔,疑惑的问道。

    “不敢保证,不过现在也不在乎这几分钟,不是么?”上官飞燕冲他点头郑重的说道。

    “好吧,我听你的。”李连英怒气稍缓,拿出手机又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暂停行动,等待命令。”上官飞燕点点头,然后就向兰兰的房间走去。

    此刻兰兰房间里,裴容泪流满,悲切出声,已经帮着兰兰换好了衣服,这个丫头茫然空洞的坐在那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似乎很好奇,洛天像是傻了一样站在那里,第一次的如此失态,看着兰兰的模样,他痛心无比。

    这时,上官飞燕和朵朵走了进来,这个妞怕洛天再吼她,于是来到裴容面前冲她低语了几句,裴容一怔,点点头,然后来到洛天面前道:“小天,你先出去一下,上官警官为要兰兰检查身体,也许情况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糟。”

    洛天面色终于变化了一下,看了一眼裴容又看了看上官飞燕,最后默默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喂,你们为什么脱我的衣服,不要,不要啊。”

    洛天一走,上官飞燕和裴容还有朵朵的帮助下,抓着兰兰的,要脱她的衣服,这个丫头剧烈的挣扎,还别说,劲还挺大,朵朵和裴容两个才勉强按住她。

    十分钟过后,上官飞燕把洛天,李连英叫到了房间里,却是把玄武和法海留在了外面。

    “上官警官,情况怎么样?”李连英一进来劈头就问,手里拿着手机,随时下达绝杀令。

    看了眼洛天,又看了看李连英,上官飞燕深吸了一口气道:“情况比我们想像的要好的多,朵朵没有遭到侮辱,身体完好无损,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他当时的吼声吓退了那个人,匆忙逃离了现场。”上官飞燕看了一眼洛天道。

    听了上官飞燕的话,李连英和洛天的眼神这才终于有了一点光彩。

    “只不过那个催眠师已死,兰兰现在被催眠,据我所知,只有那个催眠师的口令才可以让她恢复过来,不然的话,只有等到她那种被催眠的效果过去才能清醒,只是这样的话,不知道需要多久,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甚至是一辈子。”上官飞燕又说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你确定兰兰没有受到……”这时洛天终于开口问道。上官飞燕白了他一眼:“当然,我以前学过法医,这点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洛天嘴角微微一抽,怔怔的看着上官飞燕几秒这才点点头,毕竟法医那可是比医生懂的还多,玩解剖人的,兰兰有没有被入辱,上官飞燕的话应该可信。

    听了上官飞燕的话,李连英点点头:“催眠术我也略知一二,像兰丫头这种,就是那种被催眠而没有恢复神智催眠,必须有那种口令才行,有了口令还不行,还必须清除这种口令,不然的话,只要说出那种口令,她还是被催眠。”

    “这个不重要,我只要她清醒过来,然后我会慢慢的帮她清除的。”洛天阴沉着脸说道。

    “只可惜,那个催眠术已经被人灭了口,想要帮她,除非找到比那个更加高级的催眠师才行,否则……”上官飞燕没有说下去,不过意思大家都明白。

    这时,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玄武和法海走了进来:“还在等什么?你到底要查什么结果,李老你还不动手么?”玄武瞪着通红的眼睛叫道。

    李连英此刻苦涩的摇了摇头:“任务取消,兰丫头只不过是被催眠了,身体并没有受到损害,而且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是王家的人做的,不适合大开杀戒了,如果这个丫头真的受了什么损害,老夫倒是可以不管不顾,现在还是先缓一下吧。”

    “你这个老家伙,缓什么缓,刚才的勇气哪里去了,兰兰都这样了,还没有受到伤害么?你不去,我自己去。”玄武疯狂的指着李连英叫道,连李老也不称呼了,直接称老家伙了。说完就要往外走。

    “小聪!”洛天在后面喝住了他,玄武停下了脚步,望着洛天:“哥,你也阻止我么?”

    洛天摇摇头看向玄武:“李老说的没错,现在不适合大开杀戒,毕竟现在没证据,虽然我们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不过这件事还是先放一下吧,对于那个家族,我是不会放过的,只不过不是现在,两大家族的火拼,影响太大,损失难以估量,兰兰没事,只是被催眠了,我会想办法救的。”

    “那好吧,王八蛋,便宜他了。”玄武咬牙切齿,看向兰兰:“那这个丫头怎么办?”

    “你们先出去吧,让我静一静。”洛天挥手道。他想好好的陪陪兰兰,众人对视了一眼,相继走了出去。

    房间里,洛天轻轻的拥着兰兰,兰兰有些抗拒,洛天的神色黯然,喃喃自语:“兰兰,我是天哥,还记得我么?天哥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出事了,再也不会!”

    “天哥,我爱天哥,我要嫁给他。”兰兰这时茫然的说道。

    洛天一愣面色一喜,看向兰兰:“兰兰,你还记得天哥?太好了。”

    “我爱天哥,我知道天哥,你是谁?为什么要抱着我,我有主人的。”

    兰兰看着洛天下意识的说道,洛天的神色再次一黯,这个丫头并没有清醒,她还是处于被催眠状态,只不过潜意里还记得天哥,这让洛天感激不已,即使如此情况下,这个丫头竟然还记得自己,可见爱之深。

    而此刻,在东昌码头,一个货船和平时一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港口,在集装箱内部,却是装着一个极度狼狈的男人,正是那个王天华。

    此刻这个混蛋,神色有些凄然,目光有些呆滞,他从下水道里爬出来,就逃进了自己家族在东昌的一个子公司里,在王家的管理人王天中的亲自安排下,这才把这个混蛋从东昌带了出来,躲在了集装箱里避开了搜查。

    只不过此人心情很是低落,紫露的举动深深的触动了他,让他第一次知道,女人的感情原来可以这么真挚,为了自己,紫露甘愿挡下所有。

    自责,愤怒,落魄,狼狈,一齐袭来。

    “先去国外躲避一段时间,等风平浪静了再回来。”这是王天中亲自打电话告诉他的话,在耳边回响。

    一连两天,洛天都陪着兰兰,这个丫头仍然茫然,上官飞燕和朵朵来看了几次,欲言又止,因为这几天朵朵身体感觉有些不舒服,阴阳追魂降似有发作的迹象,上官飞燕熬的药液似乎没有了效果。

    那个阴阳参上次本来要吃的,却是因为兰兰的事耽误下来,另外上官飞燕去京城报道的时间也到了,所以这个妞着急的要命,不过看到洛天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她也说不出口。

    上官飞燕姐妹急,京城的蓝天翔也急了,这小子又是要阴阳参,又是要精力仪器,这三天了,一点消息没有,也不说到京城来了,所以又打了几次电话,只不过洛天却是直接关机了,根本不接,直把蓝天翔气的吹胡子瞪眼,大骂这个混蛋不讲信用。

    另外,李连英也向家族汇报了情况,谢天河赞同李连英的决断,只不过对兰兰这个宝贝女儿心疼不已,带着谢宏图亲自上门看望,把洛天大骂了一通非要带走兰兰,找名医医治。

    可是洛天不答应,兰兰是完整无缺的来到这里,他必须要她完整无缺的回去,他要为兰兰负责到底,而李连英也从中说情,直把谢天河和谢天河气的要命,并且暗中加大了对王家的打压,有些不择手段了,特别是官场,商场,还有人脉的争夺,展开了空前的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