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答应一声,乖巧的一收睡衣,脱掉小拖鞋,爬到了床上,等着洛天下一步的指示。

    “嗯,平躺下,身体放轻松,咳,腿可以并起来……”洛天看到朵朵那诱惑的小模样,想笑却是没有心情笑出来,只是嘴角抽了一下。

    这时上官飞燕凑了过来,看向洛天,有些欲言又止,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洛天,不管如何谢谢你帮助朵朵治病,兰兰的事现在只能那样了,所以你先暂时不要想那么多,集中所有的精神为朵朵治病,不要分心……”

    洛天取出阴阳参,交给朵朵,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上官飞燕:“你放心好了,帮着朵朵散热虽然很麻烦,不过对我来说很简单,不会因为兰兰的事影响救治朵朵的。另外,兰兰我一直把她当小妹看待,自从我到东昌不久,她就一直跟着我,已经有了感情,属于那种朋友关系,如果是你或者朵朵遇到这样的事,你一样会很难过……”

    “咳,那……就好……”上官飞燕心里一暖,“原来这个家伙只是把兰兰当成了小妹,那么说自己和他看来还是有希望的嘛……”想到这里,上官飞燕心里莫名的轻松了起来。然后坐在床上,看着洛天为朵朵治病。

    “洛天大哥哥,现在可以吃了么?”朵朵躺在床上,双手捧着那个黑不溜秋,半黑半紫的阴阳参,犹豫着征询洛天的意见。

    “吃吧,朵朵,放心,大哥哥在,不会有事的……”洛天安慰她道。

    “哦……”

    朵朵听话的点点头,然后轻轻的轻启红润性感的小嘴,轻轻的咬了下来一小口在嘴里慢慢的吃着,动作很优雅,只不过却是眉头轻皱,“怎么了朵朵,不好吃么?”上官飞燕看到妹妹的小脸紧紧的皱着不由的问道。

    “嗯,是啊,味道怪怪的,有点腥,还有点涩,姐要不你尝一下,咯咯……”朵朵拿着那个东西咯咯一笑递给姐姐。上官飞燕不由的脸一黑:“行了,别闹了,快点吃,还等着给你治病呢……”

    “哦,我知道了,不过真的很难吃啊,如果加点糖就好了……”朵朵自语了一下,又吃了一小口。

    看着美少女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尽管洛天心情有些低落,不过看着这个丫头那小口吃着阴阳参,红润的小嘴轻启,含着阴阳参,然后轻轻的咬下来,心里也难免激荡了一下,只不过看到朵朵那白洁的贝齿咔嚓一声就咬了下来一块,让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

    “咳,不着急的,慢慢吃……”洛天把目光从朵朵的身上移开,看向上官飞燕,发现这个妞正在盯着自己看,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只不过怎么看,似乎嗔恼的成分多一些。“难道这个妞会读心术不成?发现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对了,你什么时候学的法医,你不是刑警么?”洛天没话找话的问道。

    兰兰能保持住清白之身,是洛天和李连英他们没有对王家发动绝杀的根本,只不过洛天却是对上官飞燕法医的身份很好奇。

    “我有个同学是法医,对于人体学很是精通,以前曾向她请教过一些东西,而且平时办案难免会遇到死人,法医都会鉴定,所以时间一长,对于这方面我也懂的不少……”上官飞燕解释道。

    洛天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不过你放心吧,我对我的鉴定很自信,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带兰兰去医院检查……”上官飞燕接着说道。

    “这个倒不用了……”洛天说道,他也有感觉,兰兰应该是清白的,只不过对方催眠兰兰,还让她穿那种衣服,也已经触怒了洛天,虽然对方死了三人,那个催眠师也已经死了,不过这根本不能消除自己的怒火。

    对于王家,洛天绝不会放过的,只不过这种大家族,不像王大麻子,周奉天之流,想从根上一举拔出实在太难,只有慢慢的从长计议,从各方面进行打击。

    现在谢家已经对王家展开一系列的打压,只不过王家也不是吃醋的,收获并不大,可以说势均力敌,只要不发动绝杀,根本动不了王家的根基。

    “大哥哥,我吃完了,嘿,还别说,味道还行,刚一吃时有点不适应,后来越吃越香呢,真想再吃一根,咯咯……”这时,朵朵拍了拍小手,咯咯一笑,阴阳参已经被她全部吃进了肚子里。

    洛天不由的一头黑线,阴阳参何其难得,如果不是京城的蓝天翔帮忙,自己根本弄不到,这个丫头竟然还想吃,让他很无语。

    只不过朵朵的笑容还没有消失,脸色顿时苦了下来,身体扭动不安,脸色发红,发烫。

    “啊,洛天大哥哥,好热,快,快点帮我……”朵朵大叫道,只感觉身体像是火烧一样,狠不得把睡衣一下子扯下来,那种热量从内而外的散发,让她苦不堪言。

    洛天出手了,快如闪电,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连点朵朵的周身几处大穴,同时默运玄功,一指点在朵朵的太阳穴上,控制热量上涌,防止烧坏她的大脑。

    然后双手齐出,毫不犹豫的一手按在朵朵的膻中穴,另一只手点在了朵朵的丹田位置,朵朵的娇躯猛的一颤。

    同时一颤的还有上官飞燕,如果不是看到洛天面色凝重,眼神清辙,她真的想一脚把这货给踢出去。

    不过一想到这是治病,时间不允耽误,上官飞燕心里才好受一些,不过仍然有些不舒服,一双冷艳的美目紧紧的盯着洛天的两只大手,恐怕这个混蛋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举动。

    朵朵不由的发出了轻声的呻吟,身体不停的扭动,现在的她根本不知道洛天在做什么,只感觉身体热的难受,只能洛天把两手放在她的膻中和丹田,帮她导出热量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要说阴阳参所蕴含的热量真的很大,那肉眼可见的腾腾的热气从朵朵的睡衣里冒出来,蕴蕴袅袅,把朵朵的身体都包围了。

    阴阳参的主要作用,就是拔出阴阳追魂降的阴毒和阳毒,那种冷热交汇和热上加热的感觉,确实会很痛苦,朵朵的一脸的香汗,甚至睡衣都湿透了,露出那毕隐毕现的完美身材,上官飞燕在一边看的都有些脸红,心里有些后悔朵朵穿的衣服还是有些太薄了。

    如果让洛天知道上官飞燕会这么想,肯定会翻白眼,衣服再厚的话,热量排不出来,会烧坏她的皮肤的。

    不过也难怪上官飞燕嗔怪,朵朵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完美,丰满有致,洛天心里有些猥琐,真想换个地方再按按,只不过也只是想想,毕竟膻中穴的位置不能离开,来回不停的换地方,一直监视的上官飞燕不和自己拼命才怪。

    只不过这种情况所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朵朵最后睁开了眼睛,长呼了一口气。

    “朵朵,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洛天关切的问道,并没有收回了手,毕竟阴阳参的他也没有吃过,真的怕再来一波热流。

    “嗯,洛天大哥哥,现在好舒服,就像洗了个桑拿一样,咯咯……”朵朵乖巧的笑着,看着洛天的两手竟然按在自己的身上,不由的脸羞的通红,这个丫头虽然清纯,什么都不懂,不过也知道身体可不是男人随便动的。

    “朵朵应该没事了,你可以把手拿开了……”上官飞燕黑着脸说道。

    “哦……”洛天就势收回了手,心里却是翻了翻白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把自己防的像贼一样,不是怕朵朵再有问题么?吃药的话,还要多吃一剂巩固一下呢,自己多按一会,还是不为了这个丫头好么,真是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洛天收回了手,又抓起朵朵小手,帮她查看起来,暗暗的点头,阴阳参的功能当真是神奇无比,不错,阴阳追魂降终于解除了,洛天难得的露出一丝微笑,“好了,朵朵,你现在没事了,以后再也不会受那阴阳追魂降的折磨了。还有,李老的那套八音鼓谱,没事你看一下,大哥哥希望你有些自卫的本事,防止再被人暗算,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洛天大哥哥谢谢你……”朵朵兴奋的说道,一下子坐了起来,抱着洛天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咯咯一笑,跑进了卫生间,她要洗澡了,毕竟刚才出了一身的香汗。

    只留下有些凌乱的洛天还有瞪着自己的上官飞燕,这种礼节性的感谢,上官飞燕虽然理解,不过看着这小子的模样,她就来气。

    “咳,感谢,纯粹感谢而已,朵朵真是太客气了……”看着上官飞燕狠不得把自己吃了,洛天尴尬的摸了一下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