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229章 画的不好请见谅
    “好了,累坏了吧,回去吧,休息一下……”上官飞燕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洛天嘴角抽了一下,瞪了这个妞一眼,还真是一个小白眼狼,治好了妹妹就把自己往外赶,一分钟也不让多呆。

    只不过心里牵挂兰兰,洛天并没有和她一般见识,直接出了房间。

    来到兰兰的房间,这个丫头还在沉睡,被催眠后,这个丫头的觉似乎特别的多,裴容在陪着她。

    看到这个丫头那沉睡娇酣的模样,再想到醒来后那茫然空洞的神情,洛天的心里很不好受,虽然他的功夫很高,不过对于催眠这方面的东西懂的太少了,当年老头子也没有教过他这方面的知识,毕竟人无完人,他逍遥王再厉害也不是神,也有让他棘手的问题。

    “小天,对不起,都怪姐不好,没有看好她,你说兰兰,她……还会醒过来么?”

    看到洛天进来,裴容款款起来,眼睛有些红,这几天她和洛天一直轮流陪着这个丫头,想到平时这个丫头的欢声笑语,和那古灵精怪的样子,再看看她现在的这样,让裴容心里同样的很不好受。

    “容姐,不怪你的,兰兰会好的,一定会的……”洛天轻轻的拥着裴容坚定的说道。

    其实洛天并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两天他对于催眠方面的知识了解了许多,看到似乎有一个偏方,那就是用真力强行刺激对方的大脑,用来干扰她的神经活动,打破常规,也许会让她恢复过来,只不过这种方法的成功率极低,失败后有可能变成白痴或者是植物人,万般无耐下,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嗯,兰兰心地善良,我相信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恢复的,小天,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她恢复过来,不然的话,姐会内疚一辈子的……”裴容伤心的说道,一直认为,兰兰变成这样,是自己的原因,当初如果不答应兰兰出去,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

    “放心吧,我会的……”洛天轻声的安慰裴容,看到兰兰还没有醒,于是自己就走了出来,想散散心,于是到了楼下。

    “好,再来,吼……”

    一楼的会议室,李连英正在和法海还有玄武对战,兰兰的事牵挂着这个老头子的心,所以心里有些郁闷,下手也极狠,重点照顾了一下法海,把这个和尚揍的找不着北,也真是难为他了,可是不管如何,这事是法海保护不利,难辞其咎,李连英对他要说没有意见那是不可能的。

    听着里面的打斗,洛天摇了摇头,并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出了大酒店,站在门口,坐在台阶上,一个人无聊的抽着烟,而前台值班的那个小萍,似乎也听说了有关兰兰的事,看到她们的天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的叹息,没有敢上去打招呼。

    “阿弥托佛,施主打扰了……”

    洛天正郁闷的抽着烟,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又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一身的破旧的僧衣,面容清灼,身材中等,有些偏瘦,手里还拿着一个化缘的破碗,竟然比起当初的法海还要落魄的样子,站在洛天面前双手合十。

    “和尚,什么事?”洛天淡淡的问道,自从法海这个死和尚没有保护好兰兰,洛天对光头的家伙都没有好感了。

    “施主,小僧一路走来,饥饿难耐,还请给化缘一下,多谢……”这个和尚添了添嘴辰,冲洛天说道。洛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眉头轻皱:“你是爬火车过来的?看到这里有一处酒店,所以才跑下来的?”

    “阿弥托佛,施主果然是神机妙算,小僧正是爬火车来的,一路寻人到此,还请先化缘吧……”这个和尚看来真是饥渴坏了,不过仍然保持着出家人的风度。

    洛天不由的白了他一眼:“什么神机妙算,看你身上的那身煤灰就知道了,想化缘去别处吧,因为我……不会!”洛天没好气的说道,赖得搭理这个和尚。

    “不……会?”和尚一呆,“这化缘还有什么不会的,你给点吃的就完了嘛……”

    “阿弥托佛,施主说笑了,其实化缘很简单的,人生都有第一次,人生在世,要多做善事,佛法云,善者大善,天堂和地狱其实就是一念之差,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人活着谁也没有个难处啊……”

    洛天听了一呆,这个死和尚,不给他化缘,他倒是说教起自己来了,竟然把天堂和地狱都扯出来了,简直是油嘴滑舌,这些都是佛说的?

    “这位大师,真的要化缘?”洛天扔掉烟头,似笑非笑的盯着他问道。

    “是,如果施主慷慨,小僧感激不尽……”这个和尚双手合十,然后把碗送了过来。

    洛天摆了摆手,然后回头冲前台的小萍说道:“拿张纸和笔来……”前台小萍答应一声,急忙拿着一张雪白的纸还有一支水油笔小跑着走了过来。

    “天哥,给……”然后看了一眼这个落魄和尚,拿着一个破碗,一看就是要饭的,哦,不,是化缘的,只不过她不明白她们的天哥要纸和笔做什么。

    只见洛天接过纸和笔,然后在纸上用笔规规矩矩的画了一个圈,交给了和尚:“大师,不好意思,好久不画画了,圆画的不是太好,还请见谅!”

    “施主你……”和尚有些凌乱了,拿着那张纸,看着那个圆圈,有种想哭的冲动。

    “咯咯咯……”

    那个小萍再也受不了了,咯咯咯的捂着小嘴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让那个和尚脸色很不好看,“你说你不化缘,就不化缘呗,干嘛还要给我画个圈,调戏我么?”

    正在这个时候,会议室里的法海,玄武,还有李连英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外面的洛天,小萍,还有那个和尚。

    “咦?法慧,你怎么来了?”这时鼻青脸肿的法海看到门口的和尚,不由的叫了一声,快步走了过来。

    “师叔,我可找到你了……”那个和尚看到法海顿时眼睛一亮,急忙的走了过来,对着法海行礼。法海摆摆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事么?”

    “师叔,一言难尽啊……”这个叫法慧的和尚话没有说完,眼睛一红,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时洛天走了过来看了看法海又看了看法慧:“原来你们认识?一个单位的?”

    “嗯嗯,认识,认识,这是贫僧的师侄名叫法慧,法慧,来,快见过洛天施主,师叔来到这里,多亏了他照顾呢……”法海忙向法慧介绍。

    法慧看了一眼手里的纸,还是双手合十:“阿弥托佛,多谢洛施主照顾师叔,慷慨解囊,小僧不胜感激……”洛天淡淡的一笑,摆了摆手:“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看这位小师父还没有吃饭吧,在下派人给你准备点饭菜?”

    “阿弥托佛,那太谢谢施主了,嗯,如果再来一瓶酒就好了……”法慧眼睛一亮说道,不由的让洛天和在场的人翻白眼,敢情卧龙寺出来的和尚都和法海一个德性啊。

    “洛施主,师侄找到贫僧应该是师门的大事,我们回房间说去了,等会可否……”法海欲言又止。

    洛天黑着脸道,“等会饭菜给你送房间去,再加两瓶好酒……”这个和尚办事不利,在吃上却是不含糊,洛天算是领教过了。

    “那好那好,多谢洛施主……”然后带着那个法慧就向一楼的房间走去,路过那个前台小萍时,还没有忘记给她要了一瓶红花油。

    “师侄,你怎么弄的这么脏,也是爬火车来的么?”

    “是啊,师叔,我身上没有钱了,上次在寺里都给你赢光了……”

    “唉,赌艺不精倒也不能怪师叔,对了,下次爬火车要爬没有拉煤的火车,出家人要注意风度知道吗?”

    “是,师叔,师侄记下了,对了,师叔,您上次也是爬火车来的吗,您不是有钱吗?”

    “笨蛋,有钱也不能乱花,知道吗?”

    “是,师叔……”

    看着这一对活宝,边聊边进入房间,众人相当无语。李莲英看了洛天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哥,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也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看兰兰……”酒店里大堂里只剩下洛天和玄武了,此刻玄武说道,然后拔腿就要溜。

    “等一下……”洛天从背后叫住了他。

    “哥,还有什么事么?”玄武回过头来,小心的问道,洛天没有说话,指了指角落的一处沙发,“去那里说吧……”

    “哦……”玄武轻哦了一声,知道这个大哥要问什么,心里有些忐忑。

    果然,洛天甩给他一支烟,然后自顾自的也抽了一支,坐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问道:“那天你看到的真的是朱雀?”

    “是的,哥,千真万确,我还和她交过手,却不敢伤她,虽然她一直戴着一个墨镜,不过那身材,那声音还有那气势绝对是朱雀,只不过她好像真的失忆了,不认得我了,对我似乎很反感的样子……”

    玄武甩了一下长发接着说道:“那天,如果不是救兰兰,你肯定会遇到她的,她是听到你的吼声,才逃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