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240章 现学现卖
    “哎呦,我的妈呀,你们让来让去的,让我大气都不敢喘,终于都坐了下来,现在可以吃饭了吧。 ”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虎此刻像个小大人一样摇头叹息道,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洛天冲玄武示意了一下,然后玄武走了出去,通知了一个前台,接着很快的返了回来。

    顿时各种精美的食物,美酒如同流水线般的上了上来,只看到王小虎眼睛发呆,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美的食物,不由的口水直流。

    王婷恬静的坐在洛天的身边,有些小紧张,她知道,洛天主要是招呼自己还有庆祝兰兰的康复才这么隆重的,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心里却也感叹人间财富的不均。

    像今天的饭菜,估计差不多顶她几年的工资了,光那红酒,她也认识,似乎一万多块钱一瓶呢。再加上白洒,还有各种甚至自己从来没有过见过的菜品,一共算下来,价格不菲。

    “哇,天哥,今天的菜好丰盛啊,是我们酒店的贵宾套餐吧,来,小虎,婷姐,还有那个谁,和尚,不要客气,放开吃,咯咯。”朵朵欢快的叫着,却是没有想到今天的庆祝其实主要是为她自己准备的。

    洛天也微微一笑,看向王婷:“一点心间,不成敬意,来,不要客气,请,李老,大师,各位请。”

    “谢谢。”王婷不好意思的点头道。

    “来,法慧,吃吧。”一边的法海念了句善哉,然后招呼自己的这个师侄,“是,师父,感谢洛施主的盛情款待。”那个法慧看到这些高规格的款待,心里早已激动不已,口舌生津,听了招呼后,便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渍,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真的想高歌一曲了。”那个王小虎吃着玄武给他夹的大虾,高兴的说道。

    “咦,小虎啊,你还会唱歌么,那给我们表演一下好不好啊。”对音乐向来感兴趣的朵朵听了这个小男孩的话,不由的笑眯眯的说道。

    “好啊,没问题。”王小虎使劲把嘴里的大虾吞了下去,然后抹了一下油乎乎的嘴巴扯开了嗓子就唱了起来:“摸摸你的手哇,好温柔啊,搂搂……”

    “臭小子,瞎唱什么,快吃虾。”玄武一听,差点没有摔在地上,一下把这个小家伙的嘴巴给捂了起来,同时尴尬的望了一眼众女:“呵呵,小孩子真可爱,自学成才。”

    裴容不由的白了一眼这个玄武,这种东西,也肯定是这个家伙教的,其他的几女也是脸一红,王婷更是有些生气:“小虎,你唱的是什么东西,谁教给你的?”

    “咳,小孩子童言无忌,随他玩吧,来,我敬你一杯。”洛天狠狠的瞪了一眼玄武,这个混蛋还真是什么都教,不但给那个黑五子和龙七讲课,现在连小孩子也教,那也算了,却是谁想到这个小虎是现学现卖啊。

    “不,洛天,你客气了,我真的不会喝酒的。”王婷看到洛天竟然举杯敬自己酒,让她很不好意思,暂时放下对弟弟的生气,微笑着说道。

    “没关系,你随意,我干了。”洛天微笑道,这杯酒,他是一定要敬王婷的,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王婷有些不好意思,只抿了一小口,辣的直皱眉。

    “呵呵,小姑娘,老夫也敬你喝一杯。”李连英站了起来,双手举杯冲向王婷,这下可把王婷吓坏了,这个老人家,年事已高,竟然这么双手举杯敬自己,岂不是折杀她么?

    “老爷子,万万不可,我敬您,我敬您。”王婷有些凌乱了,要说洛天感谢自己也就算了,可是你这个老人家跟着凑什么热闹,这不是折辱小辈吗?只不过王婷并不知道兰兰和李老的关系。

    虽然李老是谢家的越级保镖,是定海神针,不过却是看着兰兰长大的,几乎和他的孩子差不多,这次兰兰恢复正常,王婷功不可没,所以李连英有此举动也是正常的。

    “呵呵,好了,李老,容姐,小聪,上官还有海大师各位,我们一齐举杯吧。”看到王婷有些凌乱,洛天也不想让她这样尴尬下去,于是微笑着说道,毕竟李连英敬完,裴容,玄武和法海肯定还要敬。

    这样一来的话,也弄的似乎太过了,兰兰肯定会怀疑到什么的,还是一齐喝算了,毕竟感激都在心里,没有一定要体现在酒里。

    这一顿饭吃下来,众人说实话都喝的不少,虽然王婷不会喝酒,不过在众人的热情下,还是少不了的喝了两杯,脸色绯红,更是透出一丝秀人的春意,让的洛天有些发呆,说实话,大坐的众女中,都是不缺钱的主,裴容的雍容高贵,兰兰的清凉性感,上官飞燕的冷艳如霜,当然还有朵朵的清纯可爱。无一不是各有千秋,光彩照人,相对来说,王婷却是朴实了许多,毕竟她没有高贵华丽的衣服来包装,不过那种独有的知性美和恬淡的模样却是更有一番韵味。

    五女各有千秋,任何一个放在外面都是绝色,直让在一边和洛天还有玄武他们喝酒的李连英心里直嘀咕,看了一眼兰兰:“看来这个丫头的竟争压力越来越大了啊,等会打电话给家族里,除了汇报她康复的问题外,不知道感情方面的问题需不需和家主说一下。”

    最后终于酒宴结束了,兰兰这个丫头不胜酒力,喝的却是不少,小脸陀红,美不胜收,被容姐扶着上楼了,而朵朵也喝了一不少,被姐姐上官飞燕半托半抱的弄上了楼。

    “洛施主,贫僧还是一事相告,只是……”

    酒店大堂里,玄武抱着已经睡着的王小虎,旁边陪着王婷,本来是想让她们住在这里,可是王执意不肯,洛天正准备把她们送走,这个时候,法海和法慧走了过来,双手合十,这两个和尚酒量都不错,一看就是酒精考验的家伙,两人的脸被是被人打了巴掌一样,通红无比,不过眼神是却是清明无比。

    “大师,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想回去了。”洛天淡淡的一笑,都数他喝的最多,不过却是神色不变,微笑从容的问道。

    “阿弥托佛,什么事都瞒不过洛施主的眼睛,卧龙寺住持方丈圆寂,临终有遗言,让贫僧尽快赶去接替掌门大位,好主持大局,这段时间以来,多谢洛施主照料,不胜感谢,空有一身本领,却是无法帮不到施主,法海汗颜,所以……”法海面带惭愧之色。

    洛天摆摆手:“大师说笑了,大师就是本店的定海神针,失误人人都会有,不要放在心上,况且都过去了,卧龙寺的事是大事,在下为主寺的圆寂感到难过,既然如此,那明天就出发吧,到时我让小聪帮你弄一些好烟好酒什么的带走。您看可好?”

    法海眼睛一亮:“这,太谢谢洛施主了,贫僧受之有愧啊,再说我们两手空空也带不了多少,一点,一点就行。”玄武听了不由的白眼,接着笑道:“喂,我说和尚,以后当了掌门了,就没有时间出来了吧,有时间去卧龙寺找你玩去好不好?”

    “好,好,你小子来,本掌门双手欢迎,只要不嫌弃寺中的粗茶淡饭就好,虽然做了掌门,出来的时候少了,不过还是能出来的,云游四方,了解民间的疾苦,也是出家人的份内之事。”

    法海虽然和玄武两人较劲,不过两人的感情还是不错的,被他叫贯了和尚,也没有再强迫他叫自己大师了,于是微笑着说道,俨然以掌门自居了。

    “呵呵,那在下去的话,大师是不是就不迎接了?”洛天笑道。

    “不,不敢,如果洛施主能来,那才是蓬璧生辉,全寺上下必将集体倒履相迎,以卧龙寺的最高规格相待。”法海急忙说道。

    洛天点点头微笑道:“大师客气了,在下只是随意一说,真要闲来无事,以后也许真的会打扰几天也说不定。”然后扭头对玄武说:“明天一早,给大师准备十箱好酒,二十条好烟,还有这里的一些特产,让大师带走。”

    法海一听,顿时激动不已,忙双手合十:“洛施主客气了,只是我们带不了这么多,要不你,邮寄过去可好?”

    洛天身边的王婷,喝了点酒,头有些发晕,不过还是清醒的,看到这个和尚一说,差点没有摔倒,她是真的见到了什么是酒肉和尚了,本来还以为法海会说,只带一点,剩下的就不带了之类的话,却是想不到法海还想邮寄。

    玄武也是翻白眼,他就知道这个和尚视烟酒如命,倒是洛天哑然失笑:“邮寄倒不用了,那样太麻烦,不是有车么?”

    “阿弥托佛?洛施主大仁大义,豪气干云,莫非您把车也送给我们了?只不守卧龙寺山高路陡,怕是开不上去……”这时那个法慧双手合十道,却是被玄武一巴掌拍在他的光头上:“你这个死秃驴,想什么呢?是开车送你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