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242章 终偿心愿
    天容大酒店,上官飞燕的房间,姐妹两人有些兴奋,不止是喝了一点酒的原因,更主要的,明天她们就要回京城的,一起回京城还有洛天。

    朵朵穿着睡衣,清秀湿露的秀发披在肩上,特别的清纯漂亮,如同出水的一朵芙蓉,薄薄的丝织柔滑的睡衣下,是那丝毫不输于姐姐的玲珑毕隐毕现的身材,此刻她正在收拾着自己散在到处的乐器,还有衣服,毕竟明天就走了,所以要先收拾一下。

    而上官飞燕则是大大方方的脱去了外面的咖啡色的衣裙,露出里面琥珀色的一套内衣,身材更是火辣之极。

    这个妞的酒量很好,虽然有些发红,不过并不迷醉,甚至嘴里还哼着歌曲,让朵朵看了不由的好奇,眼睛转了一下,打趣道:“姐,明天回京城了,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难道你不高兴吗?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上官飞燕轻松了一口气,面对兰兰和裴容,上官飞燕总感觉莫名的压抑。

    “可是,姐,我刚才听说,洛天大哥哥好像又不去京城了。”朵朵接着说道。

    “是么?你什么时候听说的。”上官飞燕一愣,接着脸色黯然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混蛋跟着自己去,她的心里为什么会这么高兴,现在听到朵朵这么一说,突然心里极度的失落。

    “咯咯,我是猜的,看把你吓的,姐啊,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洛天大哥哥吧。”朵朵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我会喜欢他?开什么玩笑,他不去更好,省得烦心,我只是担心行李没有人帮着拿而已。”上官飞燕这才知道妹妹竟然在和自己开玩笑,心里轻松的同时,不由的有些嗔恼,却是硬着头皮说道。

    “哦,原来是帮着提行李啊,明白了。”朵朵摇头晃脑恍然大悟的说道,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而上官飞燕哼了一声,则是进了卫生间。

    “自己伪装的这么好,想不到被这个丫头看出来了?”

    卫生间里,上官飞燕脱下内衣,水流漫过那玲珑起伏的身体曲线,不由的有些嗔恼的想着,不过一想到容姐和兰兰,甚至还有那个王婷,却是让她不舒服,直觉感觉这个男人如果不抓进手里,真的要溜走了。

    虽然和他发生了一次关系,不过那完全是救人,并不是感情使然,所以这让上官飞燕很矛盾,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家伙,让她主动的来个女追男,她可做不到,可是让那个混蛋追求自己,似乎比自己追他还要难,有的时候很无耻,很流氓,有的时候又像一个木头疙瘩,似乎不懂自己的心思,这让上官飞燕相当无语。

    “李老,你说的是真的么?兰兰真的好了?”

    天容酒店二楼里,李连英正在给谢家打着电话,接电话的正是谢家的家主谢天河,听了李连英的话,顿时惊喜异常,这段时间连续对王家进行各方面的打压,让他的心力有些憔悴,接了李连英的电话,顿时让他老怀欣慰。

    “呵呵,是啊,家主,兰兰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今晚那个洛小友大肆庆祝了一番,可以看的出来,这小子心里也是极高兴和兴奋。”李连英在电话中微笑着说道。

    “嗯,那就好,李老啊,这个丫头虽然恢复了正常,不过现在和王家也是水火不融,我怕兰兰再有什么闪失,实在不行,你带着这个丫头回来吧,再说谢家也需要你坐镇。”电话中的谢天河想了一下说道。

    “家主,我明白,只不过现在我还不能离开,这个洛小友的身份神秘异常,最近他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办一件重要的事,虽然他没有说,不过我感觉似乎和京城有关,酒店里还有她的朋友,所以他托老朽照顾一二,再说,兰兰这个丫头你应该知道她的心性,她也不会离开的。”李连英苦笑道。

    “这个丫头,真是女大不中留,对了,你说此人有可能和京城有关?那他到底是什么人?”谢天河对洛天的身份很感兴奋。

    “这个老朽目前还没有看出来,不过肯定的是,他和军方有关,似乎背景很大。”李连英轻抚胡须有些凝重的说道。

    “军方?看来这个洛天还真的不简单,那好吧,李老,谢家我再安排,你先安心的在那里,保护好兰兰。”谢天河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作为一个庞大的家族的家主,谢家河的心思当然不简单,说实话,谢家在官,商,政,黑上面都有人,可以说盘根错节,很是厉害,但是却是和军方往来并不多,虽然二儿子谢宏图当过特种兵,不过也只有这个经历而已,并没有和军方扯上什么联系。

    而这个洛天功夫高的惊人,比起李连英还要强上一些,背后竟然还有神秘的军方背景,不由的谢天河不心动,如果有这样的实力加入他们谢家的话,那简直是如虎添翼。

    至于兰兰和洛天的感情方面,谢天河倒也看的很开,上次去过一次天容大酒店,发现洛天的人品还是可以的,所以是抱着任其发展的态度的,当然如果洛天敢欺负兰兰,这个谢天河当然也不会放过他。

    “小天,还没睡?送那个王婷回来了?”

    裴容的房间门被洛天敲开了,看到这小子靠在门上,笑眯眯的叼着烟的模样,裴容的脸莫名的一红,有些心慌意乱。

    “嗯,睡不着,想找容姐聊聊天。”

    洛天邪邪的一笑,走了进来,随意的坐在床上,然后指了指身侧一边:“容姐,来,坐。”

    “哦。”裴容有种被动的感觉,一身酒红的包臀紧身衣服裙,挨着洛天坐了下来后,裙摆上提,露出的大腿更多,白晰,滑嫩,散发着健康迷人的光泽,洛天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大手伸了过去,却是抓住了容姐的手:“容姐,兰兰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都憔悴了,还需要好好保养才行啊。”

    “哼,这么快嫌弃姐了么?姐老了,再怎么保养也不像小姑娘了。”玉手被握,裴容心里荡起层层的涟漪,却是故意叹息了一下幽幽的说道。

    “嘿,姐,一点也不老,只不过需要爱情的滋润才行,你看那个小虎多可爱,姐有没有想过要一个孩子什么的。”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裴容一呆,脸一红,低下头去,心里却是暗想,“想要孩子,也要有种子才行,一个巴掌拍不响啊。”

    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生个孩子,其实是裴容最大的愿望的,毕竟她也不小了,正是奔放玫瑰的时候的,花开正浓,真的恐怕凋谢。

    “咳,容姐,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明天准备去京城一趟,家里的事情,暂时交给李老和玄武,有他们两人在,应该不会出事的,对了,法海明天也要走,让我转告你一下,并表达上次对兰兰的歉意!”

    洛天说着抓着裴容的玉手,轻轻的一拉,顺势把这个女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一手抓着她的手,一手抚摸着她那布料上等却又光滑的后背,虽然隔着衣料,却仍然感觉出来那肌肤的光滑。

    裴容的娇躯轻轻的一颤,美眸如同春水般望向洛天:“这是要了自己的节凑么?他可是说过,在去京城前,要吃掉自己的,想不到来的这么快,似乎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一样。”

    “嗯,我知道了。”裴容声若蚊蚁,轻声说道。面对洛天的主动温柔,她有些不太适应,毕竟这个家伙一向色眯眯的,向来君子动口不动手,现在不但动了手,竟然声音还极度的温柔,只不过似乎甜度不够。

    “容姐,准备好了吗?开始吧。”洛天开口说道,不由的让裴容的嘴角一抽:“这,似乎有点太直接了吧,你怎么也要先夸夸姐,拥抱,亲吻一下,甚至洗个鸳鸯浴什么的吧,虽然自己已经洗过澡了,不过要的就是这种情调不是么?”

    “小天我……”裴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天抱起来放在了床上,扑了上去。

    一夜几度春风,裴容伸出光滑的玉臂往旁搭了一下,却是搭了一个空,微微停顿了一下,终于睁开了美眸,入眼处,床上空空如也,洛天的人已经不在,只留下那特有的男人的气息。

    “这个小坏蛋,简直就是属狼崽子的,一点也不知道温柔,就像狂风暴雨。”

    想起昨晚发生的激情,裴容的脸不由的一红,轻声的嗔骂道,脸上带着初人为妇特有的红晕,轻轻的下床了,带动了昨晚的爱痛,让她不由的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起来后,裴容洗了一个澡,看着那俱绝美的身躯受到了爱的滋润,让她羞涩甜蜜,只不过一想到洛天晚上那如同狂牛般的拼劲就让她又羞又怕,这个家伙简直像头驴一样,不知温柔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