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我的妈呀,那个女魔头今晚不会来了吧,困死了,她在,连衣服也不敢脱……”

    南宫正这小子伸了一上懒腰,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轻松了一口气,嘿嘿一乐,直接把衣服一脱就躺在床舒服人直哼哼。

    “是啊,这个女人简直是着了魔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和我们睡在一起,衣服也不允许脱,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像挺尸,难受死了,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那个上次打趣过南宫正的司马锐也是苦着脸说道,金玲珑来的第一晚,这货就把上衣给脱了,只穿了一件背心,被金玲珑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再也不敢了,甚至睡觉扣子都扣的严严实实的。

    而且那些睡觉喜欢打呼噜,说梦话的,更不敢睡了,怕是不小心惹怒了这个女魔头,半夜会把自己扔出去的,她不是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所以不少的人,硬生生的撑着大瞪着眼睛挨到天亮。

    现在这帮家伙,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脱掉衣服,舒舒服服睡个好觉了,白天没命的训练,晚上还休息不好,几天下来,这些生龙活虎的家伙都瘦了一圈,人人成了熊猫眼,要多惨有多惨,这个女人已经把他们要折磨疯了。

    “其实吧,人家金教官人还是不错的呢,训练的时候,很认真的,我们应该理解,理解懂吗?理解万岁!”这时,那个莫少锋,扭动着虎躯,手里拿着一个手帕声音细细的声音传了过来,吐气如兰,在为金玲珑抱不平。

    “去去,你这个假女人,知道什么?也只有你们女人能了解女人吧……”那个司马锐讥笑着,反感的推了一下莫少锋,这个混蛋一天到晚的擦脂涂粉,阴柔无比,简直比女人还女人,看了他传呕吐,真不该让他呆在龙魂,应该把他送到缅泰去。

    “喂,司马锐,你说谁是女人啊,讨厌!”莫少锋有些恼火了,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自发息,上前就推了一把司马锐,不要看这小子特女人化,不过力气很大,手底下硬气的很,这一把,把刚马锐差点没有推到床底下去。

    “莫少锋,你这个臭女人,你玩真的是不是?”司马锐也火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就要和这个莫少锋干架。

    “玩真的又怎么样?谁让你取笑人家人还怕你不成?”莫少锋扭摆着腰身冲上去就准备和这个司马锐干一仗,众人急忙把他们拉住了。

    “好了,好了,我说哥几个,你们是不是吃饱没事干了,好不容易睡个好觉,还不珍惜么?”躺在床上的南宫正舒服的脱掉了迷彩服,只露了一个大裤衩笑咧咧的说道。

    “是啊,是啊,大家要珍惜,都是战友不要伤了和气,睡觉,好好休息,今晚终于不用瞪着眼睛到天亮了……”有人劝阻道,于是一帮家伙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开始脱衣服睡觉。

    顿时房间里悉悉索索的,一会儿白哗哗的一大片,还有的舒服有躺在那里抽着烟,很是惬意。

    “来了!来了!”

    这时趴在窗口一直没有动弹的一个家伙,看到在雨夜里,一个身材高挑打着一把黑伞的苗条人影缓缓的出现在雨幕里,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不由的哆嗦,失声叫了起来。

    “什么来了,大姨妈来了?哈哈哈……”有人轻声的打趣。

    “不,不是,是金……金教官,她又来了……”那个家伙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该死,你怎么不早说?”宿舍里一下子慌乱起来,飞快的穿起了衣服,毕竟是龙魂的精英,穿衣服那可是飞快,即使是在夜间,也能准确的穿在身上,不会出任何差错,然后一个个极快的躺在了床上,半分钟过后,宿舍一片死寂。

    门口的声音传了过来,一身戎装,身形笔直,气势极冷的金玲珑来到门口,收了伞,跺了跺脚,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可以说金玲珑的跺脚、收伞和推门进来,这几个动作让房间里的这些牲口连大气也不敢喘,恐怕惹怒了这个女人,一个个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像挺尸一样。

    南宫正这货更是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因为刚才别人都穿好了衣服,就他没有穿,只穿一个大裤衩躲在被窝里美美的睡着,想躲过这一关。

    他知道,金玲珑这几天晚上并没有拉动他们,一般进去后就和衣躺在自己专门的行军小床上休息,根本不和他们说话,一但说话那可了不得了,不是打就是骂,要不拉紧急集合,全副武装来个三十公里的越野。

    即使如此也就算了,可是这个女人太狠,在路上弄了不少的尖刀,地雷还有拌马索,刀是真的,雷也是真的,拌马索上都是倒勾铁丝,一不小心就会中招,这才真是要人命的,所以这帮家伙最怕的就是这个,对金玲珑又恨又怕。

    可是她说既然训练就要实战,不是有训练死亡名额么?让人无语,洛天在的时候训练也狠,不过他那种狠让人接受啊,狠中带着关心和爱护,不像这个女人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杀掉。

    现在金玲珑进来了,冒雨进来陪这些牲口们睡觉,还真是难为她了,不过却没有人感激她,而且很怕她,特别是她进来那一声轻“咦”让这些家伙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果然,金玲珑啪的一声打开了灯,顿时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这些人更是紧张的身体变的僵硬,因为他们感受到房间中那冰冷的气息,甚至盖着被子都感觉冷,这正是这个女人要暴怒的表现。

    入圣中期的高手绝不是他们这些入室初期甚至连入室都不到的家伙所能抗衡的,一个个的瑟瑟发抖,终于,金玲珑说话了。

    “谁刚才抽烟了,站出来!”

    声音很轻,不过却是震的每个人的耳膜发涨,冷漠中透着强大的威严。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

    金玲珑那双美目不由的一寒,双手抄在笔挺的军装兜里,一字一顿的说道:“最后一遍,谁在抽烟?”

    此刻躲在被窝里的南宫正不由的暗骂一句:该死,这几个家伙太得意忘形了,要知道这个女人最讨厌烟味了,看来今晚没好日子过了,不过这几人还算义气,没有拖累战友,乖乖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胆战心惊的来到金玲珑面前,一个个像是犯错的小学生。

    南宫正从被窝缝隙里偷眼望去,一共有四个家伙抽烟,而莫少峰,司马锐两个家伙赫然在其中。

    “你也抽烟?”此刻金玲珑皱眉望着特阴揉的莫少峰问道。

    “教官,人……人家抽的是女式烟。”莫少峰扭捏的说道。乐的被窝里的南宫正差点笑出声来。

    “混帐!给我滚出去!三百个俯卧撑!”金玲珑面色一寒,冷声喝道。不由的让莫少峰和司马锐一呆。

    “教……教官,只……做三百个俯卧撑么?”司马锐大着胆子问道。

    “怎么?你还想加餐?”金玲珑冷眼望来,吓的司马锐一哆嗦,急忙说道:“不,不是,我们马上出去做!”

    四个家伙一下兴奋起来,事情比他们想像的要好的多啊,如果是平时,这个很辣的女人脚早踹过来了,再狠狠收拾一顿再说,然后再三十公里死亡越野,最后能动的再做三百个俯卧撑。

    现在却是直接让做三百个俯卧撑,顿时让他们喜出望外,感觉像是过年一样,四个家伙一窝峰的窜了出去,冒雨在水泥地上做起了俯卧撑,还很带劲!

    房间里的金玲珑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南宫正的床铺上,“南宫正过去负责监督,陪他们一起做”金玲珑的声音响起,把南宫正吓得咯噔一跳,看来这个女人还是发现了什么啊,暗骂莫少峰这几个家伙拖累自己。

    如果是在平时,金玲珑根本不可能开灯的,那也就发现不了自己,现在倒好,自己又少不了了,似乎每次训斥都少不了自己的份啊,不过还好,只是做三百个俯卧撑而已。“睡着了?”南宫正这货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金玲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没,没有,教官我……头疼!”

    南宫正从被窝里露出一个脑袋苦着脸说道,毕竟里面只穿了一件大裤衩,这样可是对这个女人大不敬啊,他真的不敢保证这个女人会废了自己。

    “滚出去!”

    金玲珑一声大喝,震的房间嗡嗡作响,顿时把房间里的那些家伙吓的心脏都跳了出来,南宫正只感觉一阵天玄地转,差点吐血,这个女人刚才针对他竟然用上了真力,当下也不头疼了,一咬牙,裹着被子,拿起衣服就窜出门外。

    “哼!”金玲珑冷哼一声,又看了一眼其他的老老实实在床强闭着眼的家伙,然后关掉了灯,来到她的小床上,盘膝而坐,修炼起来,整个人变的极冷,如同一杆随时出鞘的标枪。

    此女以枪入道,此女获得过高人的真传,一杆玲珑枪使的出神入化,号称枪中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