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一支让上官虹就震动的烟,就这样被发洛天几包撒了出去。 顿时这帮家伙也不客气,像一群狼一样,一哄而上,撕开烟就撒了出去,一伙人哄抢,一会儿功夫就开始吞云吐雾出来。

    一边的蓝天翔不由的摇头苦笑:“这个混蛋,那么珍贵的烟,就这样让他给分了,不过这也说明,这小子和这些人情深意重……”

    “嗯,还真好抽,比人家的女式烟好抽多了……”莫少锋两根粗大的手指,夹着烟,却是摆出一副兰花指样,柔声柔气的说道同时抛给洛天一个妩媚眼神,洛天的腿一软,不由的大骂道:“莫少锋,你大爷的,以后再给老子弄这个眼神,老子把你送到国外去你信不信?”洛天的话顿时引得众人的哈哈大笑。

    “人家……哪有,逍遥王大人真是坏死了……”说完还扭捏了一下,送给洛天一个白眼球,弄的洛天想吐,不过他也知道这个莫少锋除了特女人化外,还是不错的一个家伙,身手不错,在招进来的龙魂精英中,洛天对他的印象太深刻了,那一副女人态,想不深刻都不行。

    众人直接在草地上围坐一圈,淡天说地,气氛极好,一个个歪歪扭扭的坐在那里,听着洛天讲着笑话,而郭少枫也是笑眯眯的陪坐在那里,感觉以前的那种味道又回来了。

    洛天现在和这帮家伙谈的都是题外话,根本没有涉及龙魂的一些训练事宜,现在还不是时候,只是和他们吹牛打屁,说着一些不入流的笑话,活像一帮小混子一样,模样猥琐,靠在南宫正的身上,抽着小烟,翘着二朗腿,一副悠哉的模样,那邪邪的笑容里,却是包含着一种难言的情愫。

    郭少枫说的没错,这帮家伙被金玲珑那个女人折磨的不轻,脸色憔悴,一个个像是睡不醒一样,直打哈欠,不过却是强忍着和洛天说笑,打闹。

    “下去吧,和他们聊聊,毕竟这小子是来帮你的,还希望你放弃以前的成见……”

    楼上办公室里,蓝天翔走了进来,看到金玲珑站在窗前心情重重的模样,轻声的叹了口气说道。

    “政委,我……”

    金玲珑转过身来,马上放下手臂,打了一个立正,接着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对这个混蛋会这样,你看他们一个个,简直像是土匪一样,一个个没有军人的样子,难道您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么?”

    蓝天翔苦笑着摇摇头,陪着金玲珑来到窗前:“玲珑,你错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他们对洛天的感情极深,并不是因为他是逍遥王,功夫比你高,更因为,此人虽然外表桀骜不训,一副混蛋的模样,不过他对这些人是真心的好,把他们当成了兄弟,任何一个兄弟遇到危险,他都会为他们拼命。严要求,强训练,不代表铁面无私,没有人情味,而是要真正的走进他们的心里,这些都是好小伙,血气方刚,当然有自己的发泄的渠道,虽然军中禁酒,不过对于龙魂来说,我不提倡,却也不反对,你需要向洛天学习的东西很多,明白吗?不过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我相信和他相处几天,会有收获的……”

    “另外,他来这里,还是会走的,这个混蛋,喜欢自由,我不逼他,不过他必须给我把龙魂帮你抓起来,这点还需要你的配合,我相信他会有办法的让所有的人都能接受的你的,不过你也要适当的改变一下自己的认识,那些牲口把洛天当成了兄弟,为什么不能把你当成姐妹呢,任何事不要走极端,要耐得住性子……”

    蓝天翔语重心长的道,看着窗外洛天和那帮家伙打成一片,嘻笑怒骂,金玲珑若有所思,说实话,她不屑于洛天那无耻流氓的模样,不过从心里却是真心的羡慕这些人对洛天的那份感情。

    金玲珑点点头,然后和蓝天翔一起走下了楼。

    一身戎装,军装笔挺的多玲珑一出现大家面前,顿时这帮牲口都不说话了,有的低下了头,还有的看着天,还有的闭上眼睛养神,南宫正更是哼的一声扭过去。

    倒是那个莫少锋姐妹般的冲她笑了笑,想上前打招呼,不过看了大家一眼,也讪讪的坐了下来。

    看到金玲珑,洛天的面色一暗,这个妞仍然高傲无比,气势绝冷,看众人对她的反应就能看的出来,对她似乎很害怕的样子,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只懂得用武力镇压,根本不懂交流。

    金玲珑面色有些尴尬,似乎这个混蛋在这里,龙魂的这些牲口对自己都不感冒起来,一时间,竟然感觉成了多余的人,看了一眼身边的蓝天翔,蓝天翔向她示意微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郭少枫轻咳了一下,拄着拐杖来到金玲珑面前微笑道:“玲珑,洛天兄弟来了,过去吧,打个招呼……”金玲珑怔怔的望着郭少枫,看的这个家伙心里发毛,不过他相信洛天在这里,这个女人不会乱来,虽然对她心里有气,不过为了龙魂的发展,他还是要这么做的,作为一个政委,思想政治工作是他的工作。

    轻轻点点头,看向洛天正邪邪的望着她,甚至眼睛不老实在自己的身上扫来扫去,猥琐的样子,让她看了来气,不过为了大局,这个妞还是走了过去,向洛天伸出了手:“你好……”

    只不过洛天并没有看她,更没有伸出手,却是扭头看向南宫正几个家伙:“我说你们几个混蛋没有睡醒吗?还打哈欠,一个龙魂的精英,任何时候都要养足精神,保持最佳的战斗姿态,你瞧你们这些混蛋样子,就像在女人肚皮上滚了三天一样,无精打采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南宫正一咧嘴,看了看金玲珑,想说什么又不敢说,而郭少枫则是嘴角一抽,他知道洛天这是故意的,因为金玲珑这些天一直在那里些家伙宿舍睡觉,他告诉过洛天的。

    “教……教官,我们睡的挺好的,不困,真的,一点也不困……”那个司马锐尴尬的说道,却是不争气的打了一个哈欠,嘴张的老大,半天合不拢,看的那个莫少锋不由的一撇嘴,这货肯定是在装的。

    “好个屁,嘴再张,老子拿裤衩给你把嘴堵上,你看看你们,这都多久没有洗过了,还有领子黑的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这帮混蛋还想不想以后找老婆了,不知道洗澡换衣服么?不要告诉我睡觉也穿着衣服睡!”

    洛天一把拉过其中的一个精英,斜了一眼金玲珑,瞪着眼睛喝道,这帮家伙一个个低下头去,毕竟金玲珑在这里,他们可不敢乱说,没有办法,一连半个月了,这个女人每晚必到,陪着他们睡觉,让他们没有办法。

    “你不要吼他们,是我让他们这么样做的,你想怎么样?”金玲珑尴尬的收回了手,看到洛天声东击西的駡着这些人,却是针对的自己,不由的有些羞恼,冷声喝道。

    “你有病是不是?一个女人窜到男人的宿舍做什么?想男人了?”洛天扭头瞪着金玲珑哼道。

    “洛……天,你找死!”

    金玲珑一怒,再也受不了,手一翻,玲珑枪出现在手中,对着洛天破空就刺了过来,发出尖锐的啸声,空气都发出啪啪的响声。是他告诉自己要和官兵一起同吃同睡,自己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和那些人睡在一个房间里,现在竟然这样侮辱自己。

    “你这个臭女人,又想动手不成?”洛天轻喝,侧身躲过霸道的一枪,柔身欺上,对着金玲珑就攻了过去,两人顿时战了起来。

    “这……政委您看……”

    郭少枫一下子慌了,本来是想请洛天帮助龙魂的,现在两人话不投机又打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这种战斗场面,不要说他一个政委,就是南宫正这些人也根本插不上手,太猛了,简直恐怖无比,这些牲口们也终于发现,这个恐怖的女人确实太强了,如果有人能收拾得了她,也只有他们这个逍遥王了。

    看到郭少枫惊慌的望向自己,蓝天翔却是微微一笑,摆摆手,竟然坐在了草地上,颇有兴趣的欣赏起来,他了解洛天,这个混蛋虽然有时不按常规出牌,不过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他的道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洛天是想给这些被金玲珑欺负过的兄弟们一个交待而已。

    如果不出所料,洛天的招式似乎很乱,不过却是对着金玲珑猛冲猛打,不但打掉了这个女人的枪,竟然抱着她滚在了草地上,像是一个不会功夫的壮汉在打架。

    “混蛋,你给我滚开……”金玲珑气恼无比,这些家伙的功夫比自己高上一丝,不过却用这种流氓打法,抱着自己就是在草地上滚,干净的笔挺的军装沾满了泥水和草叶,很是狼狈,更可恶的是,他竟然还乱抓一气,只看得南宫正那帮家伙一个个的傻了眼。

    他们眼中的逍遥王是何其强大,雷厉风行,不过像今天这种打法,还真的是头一次见,既兴奋又过瘾。

    “逍遥王……加油!”南宫正不由的兴奋的大叫一声,接着众人都齐声高喊起来。这让金玲珑心下黯然,想不到自己在龙魂如此不受欢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