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其实朵朵说的也有道理,小天这孩子,确实不错,老妈应该不会看走眼,你的脾气是要改改了,爱一个人,不是让对方一味的适应你,而是互相适应,多理解,互相体谅对方,明白吗?”老妈素萍语重心肠的说道。

    “嘿,听到了吧,姐。”朵朵禁不住的插嘴道。

    “你给我吃饭。”上官飞燕瞪了她一眼,看了一眼老妈,不由的嘀咕道:“我看你们都被他收买了,不要以为他帮您治好了病,您就替他说好话,他是什么人。我清楚,哼。”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在呢?”素萍娇嗔的一笑:“那你说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

    看到老妈慈祥的笑容还有妹妹朵朵那天真纯情的小模样也望着自己,上官飞燕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来,哼了一声,低头大口吃饭,谁也不理。

    毕竟洛天平时一本正经,在自己面前却是无耻猥琐,现在又加了一个不负责任,可是这话怎么能说啊,说出去,老妈和妹妹能信么,况且这个小丫头对洛天崇拜的要命,还不时的帮着他说好话,简直气死了。

    上官虹不在,作为一大家族的家主,那可是一个大忙人,不但每天游走于各大家族之间,谈生意,说事情,论形势,还要小心翼翼的应付这种政治方面的交往。

    毕竟上官家地处京城,树大招风,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会有大麻烦,甚至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堂堂的大家族看起来过的滋润,地位显赫,其实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风光,只要有牵扯到政治方面的问题,那这个家族就完了,所以上官虹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平时根本不在家,忙于各种事务。

    而上官家没有男丁,只有上官飞燕和上官朵朵,两个女儿,所以上官虹一直想让上官飞燕找一个男友,甚至是入赘上门的女婿,可靠,有本事,最好还要有些政治背景的那种,来支撑以后的上官家,不然的话,等自己百年以后,那岂不是若大的家业拱手让人了么?因此,要说对上官飞燕的婚姻大事不着急,那是假的。

    此刻上官虹,一身白色的休闲装,戴着一顶帽子还有一个黑镜,正在京城某处一个高尔夫球场打球,白色的休闲装,绿色的草地,挥动着球杆,轻松写意,白色的小球一下子飞了起来,划过一个很优美的抛物线,直接到了洞口附近。

    “好好,上官兄的球技现在是越发的好了,今天发挥的超常啊,不错,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瞒着老弟啊,说说看。”

    一边是一个灰色的休闲装的中年男子,国字脸,有些肥胖,头发少的可怜,顽强的覆盖在头顶上,一双不大的小眼睛却是发出一种敏锐的光芒,如果可以解释这种光芒的话,那应该是政治的光芒,身上隐隐有淡淡的权位气息,此刻看到上官虹挥杆潇洒写意,直逼中宫,不由的拍手笑道。

    “呵呵,袁老弟取笑了,偶尔发挥超长而已,不过我相信,你会追上我的。”上官虹此刻笑眯眯的说道,然后很小心从口袋拿出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一支让了过去,“来,女婿拿的烟,尝尝,从来没有抽过这个牌子的烟,还真的抽不贯,呵呵。”上官虹有些装比的笑道。

    烟盒里只有两支,是前天晚上洛天遗留在桌子上的,却是被他偷偷的给揣了起来,今天特意约此人出来打球,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想显摆一下,顺便打听一下洛天的情况。

    “哦?女婿的烟啊,那可要抽一支,是你家的飞燕将军吧,哈哈。”这个中年灰衣男子把球杆交给随从,然后笑呵呵的接过来说道。

    “嗯,是啊,这个丫头总算要嫁出去了。”上官虹烟盒倒转,把里面最后一支也抽了出来,有些心疼的叼在嘴上,随手把空烟盒又塞进了口袋里。

    两人分别点着,抽了起来,看到这个中年灰色男子,只顾着抽,看也没有看烟一眼,上官虹有些急了,于是笑着问道:“烟怎么样?我都不认识牌子,不会是外烟吧,你说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的,现在哪有上门带烟的,不知道抽烟有害健康么?真是的,唉。”上官虹摇头晃脑的说道,同时晃了晃手里的烟,一副无耐的笑着说道。

    “呵呵,应该不是,味道还可以,外烟抽起来有些冲,而这个烟……”这个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瞅了一眼手里的烟,礼节性的说道。

    只不过话没有说完,眼神不由的猛的一变。

    “老兄……你……你说这是你女婿给你的烟?”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这个女婿啊,唉,真是……”看到面前的人终于发现了烟的玄机,上官虹得意的一笑,故作惊讶的问道,同时又是一副无耐的表情,说着女婿的不是。

    “行了,上官兄,我算是明白了,你今天找我打球是假,向老弟炫耀是真吧,你难道不知道这烟的来历?”中年男子不由的撇撇嘴,笑骂着说道。

    上官虹装模作样的一怔:“怎么袁老弟,这烟还真的有什么讲究不成?我看就是杂牌子烟啊。”

    “装,你就装吧。”这个被称为袁老弟的中年男子翻了一下白眼,看向上官虹的眼光都有了一些热切:“这种烟是非买品,是高层领导的专供烟,这可是权力的象征老兄,我在组织部多年,也只是从部长那里讨来过一次,这可是相当于部级领导以上才能抽的烟,你这个老家伙,你还真是捡到宝了,告诉我,你那女婿叫什么名子。”袁老弟笑着解释道。

    “不会吧,就是烟嘛,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不成?”上官虹心里一喜,却是故作疑惑的问道。

    “你行了吧,你这个老狐狸,快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看看我认识不认识,你家的飞燕将军前途不可限量,老兄你就偷着乐吧。”看到上官虹还在装模作做样的买关子,这个袁老弟不由的着急了。

    “嗯,他好像叫什么洛天,应该是这个名子。”上官虹说完,紧紧的注视着这个袁老弟的眼睛,心里却是紧张无比,要说上官家族和京城的官场一点来往没有,那是不可能的,随便的认识一个,就相当于华西谢家还有宁海王家背后的大树。

    这个袁老弟,原名叫作袁野,是华夏京城组织部长身边的红人,位高权重,掌权着仕途上的人士变迁,所以上官虹找的就是他,如果洛天真的背景显赫,身份不一般,那么在组织部必有备案。

    只不过让上官虹看到惊讶的一幕并没有出现,这个袁老弟却是沉思起来,“洛天?洛天!在组织科备案的似乎没有姓洛的……”

    听到这话,上官虹不由的有些急了,“难道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这烟还真的是在火车上捡到的?”

    “袁老弟,你再想想,看看到底有没有姓洛的,你是不是记错了?”上官虹急急的问道,如果洛天真的是一般人,这烟真是他在火车上捡的,自己还拿出来显摆,那人可真是丢大了。

    “上官兄,你先不要着急,我在组织部多年,部级以上的领导档案什么的,我都记得八九不离十,还真的没有姓洛的,毕竟这个姓有些偏僻,不过也不排除一种可能!”袁野沉思了一下说道。

    “哪种可能,快说。”上官虹心里又燃起希望,并且又提示了一句:“听燕儿说,这个洛天功夫很高,似乎还懂医术,上次我家的二姑,娘中了阴阳追魂降,就是他给治好的。”

    “嗯,那看来真的不是一般人,在组织部中,还有一部分人的档案是不能列入档案的,那就是一些身份神秘的人物,这些人的身份显赫,地位崇高,默默的为国家做事,身份保密,即使在组织部也没有档案存在的,除非是在中央警卫局的绝密档案室中,有他的记录。另外,他既然是您的女婿,那么肯定非常年轻,所以我认为有两点可能,第一就是此人的身份背景不一般,肯定有父辈的人物地位显赫,他是蒙受余荫。”这个袁野不愧是组织部工作的人物,知道的还真不少,帮着上官虹认识的分析道。

    上官虹不停的点头:“那第二点呢?第二点是什么?”

    “第二点嘛,就是此人本身也许具有通天的能量,你不是说他的功夫很高么?高到什么样,反正我是没有见过,不过我却是知道,功夫很高,身份又神秘的,只是警卫团,国安局,还有三军精英学院的那些老大们,身份最是神秘,就像三军精英学院我都没有接触过。”袁野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接着说道:“不过既然此人可以随便的就拿出这样的烟,即使级别不到,不过和领导高层也会有紧密的联系,上官兄,我警告你,此人的身份千万不要乱查,事情到我这里就算结束了,不管如何,你这个女婿身份很不一般,认识他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恭喜你得到一个金龟婿,到时结婚的时候,可要去讨杯酒喝。”袁野此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