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哥,来我敬你一杯……”此刻那个杨潇恭敬的端起杯微笑着说道。

    “呵呵,潇哥客气了……”洛天一笑。

    “不,不,天哥,千万不要这么叫,叫我小潇就成?”杨潇顿时点受宠若惊,急忙摆手道,差点把酒撒了出来。

    “喂,杨潇,你不是和慕容楠说,找他有话要说么?”此刻上官飞燕和一个小太保喝了一杯,淡淡的笑着问杨潇道。

    “哦,你有话和我说?”洛天放下酒杯,淡淡的笑着问道。

    杨潇有些不好意思,也放下酒杯,然后拿出桌子上的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一支,恭敬的递给洛天,然后又为他上了一支烟,这才有些扭捏的说道:“天哥,实不相瞒,我们几下想跟你学飙车,拜你为大哥怎么样?”

    “嗯?”洛天不一愣,不由的哑然失笑,谦虚的说道:“小潇,你错了,我的飙车技术其实很一般,那晚的飞度,也是为了想帮着燕子赢得比赛,有些莽撞而已,其实我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呢,让我再来一次,甚至我都不敢了……”

    说实话,不要说飙车,别的洛天一样出色,收这帮家伙为了飙车,洛天那还真是闲的蛋疼,所以只是一笑了之。

    “不,不,天哥,请您一定要答应我,我一定要拜您为师,不但要学飙车技术,而且还要学做人的道理……”杨潇急了,站起身,然后要下跪,却是被洛天一把扯了起来。

    洛天听了一阵白眼,你才见了我一面而已,还学做人的道理,难道哥看起来像是儒家的圣人一样不成?

    “天哥,我们是真心的,想跟着你混,您就收下我们吧,您说您要多少钱,我们都给……”这时,那个莫小末也激动的说道,其他的人也是大声的符合,这让洛天有些哭笑不得,而朵朵和慕容楠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洛天,慕容楠还倒无所谓,毕竟她只知道这个家伙是上官飞燕的男友,飙车很厉害,其他的倒是不知道了。

    朵朵不一样,她太知道这个洛天大哥哥的实力了,功夫极好,似乎什么都懂,对于杨潇拜师,她可以理解,就是洛天随便拿出一些东西,也足够做他老师了。

    倒是上官飞燕含笑着望着,眼中有些凝重:“这个杨潇和这些小太保,小太妹还是有些不一样,性情很沉稳,不是那种头脑一热就做出不可思议的举动的人物,而且看这小子的眼神,似乎不仅仅是学飙车这么简单,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么?”

    这些小太保太妹的话,让洛天不由的苦笑,看着杨潇那渴求的目光,摇了摇头:“这样吧,小潇,拜师就不必了,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有事互相招呼一下就行,你看好不好?”

    上官飞燕能看出杨潇眼中的异样,洛天岂能看不出来,要学飙车,其实杨潇的技术并不差,想学凌空飞度,那这个洛天也教不来,这小子只要敢说,洛天保证肯定会摔死,而这小子却是表现的如此狂热,这似乎有些反常了。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个杨潇一定还知道自己的一些事情,虽然不见得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他肯定听说过什么,不然的话,不会这样,甚至有可能,这小子还是受家族的指示来这么做的,对于京城一些大家族的能量,洛天还是不能小视的。

    对于这些京城的大家族,洛天还是愿意交往一下的,毕竟若大的京城,一些鸡毛算皮的小事,这些人都能帮着给办,也省得自己麻烦了,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和为些家族扯上一些关系也是不错的选择,况且,只是家族的一些孩子,如果是那些家主,洛天就有些慎重了。

    毕竟这些家族不出事还好,一出事那都是大事,他也不可能给他们大包大揽,只是和这些小太保们有点有关系,倒是可圈可点,大事可以不帮,可以推脱,举手之劳的小事,倒也愿愿意出手援助一下。

    所以洛天不可能让这些家伙拜自己为师的,一旦有了师徒名分,那可就不好说了,自己肩上的压力就大了,出了事不能不帮,现在只能算是朋友而已。

    朋友嘛,当然也分亲疏,所以在以后真的有什么事的话,也有很大缓和的余地,能帮就帮,不能帮就拉倒。这个在圈子里也没有人会说出什么来。

    其实,洛天所想没有错,杨潇对洛天的车技崇拜是一回事,他还真的受到了高人的指点,这个高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晓涵,京城特战旅长王铁山的千金。

    这事说起来也巧了,王铁山和京城的杨家,属于远房的表亲,虽然是远房的表亲,不过也比一般的朋友关系近了一些,所以两家素有来往。

    昨天,杨潇给王铁山打电话,王铁山不在,却是王晓涵接的,对于这个军中的表姐,杨潇还是很崇拜的,于是在电话中,简单的聊了几句,更是把前几天飙车的事说了出来,听一王晓涵一怔,据杨潇的描述后,让王晓涵吃了一惊,上官飞燕她认识啊,在东昌两人有些不合,不过后来的关系还算不错,算是一起战斗过。

    想不到这个警花竟然是京城堂堂上官家族的大小姐,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上官飞燕的男友,所谓的凌空飞度的猛男,听杨潇一描述,怎么看怎么就是那个电话直接拒绝自己,甚至还让自己开房间等他的逍遥王,顿时心里又恨又恼又嫉妒。

    她不明白,上次在东昌,那个上官飞燕甚至比自己还恨那个混蛋,恨不得要杀了他,怎么现在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了她的男友了?

    只不过王晓涵气愤归气愤,嫉妒归嫉妒,虽然洛天恨之入骨,不过她却知道这个逍遥王不简单,所以对于这个表弟含糊其词的说这个叫洛天的背景不一般,劝他一定和他搞好关系,不光对他,还是对家族都有好处,杨潇开始有些不解,虽然他崇拜洛天,不过还没有拜师的地步。

    不过现在既然这个表姐说的这么凝重,让他的心里活络开了,要知道,这个表姐王晓涵可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竟然这样评价洛天,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这点心思还是有的。

    只不过他问王晓涵洛天的具体情况,王晓涵却是吱吱唔唔的什么也没有说,王晓涵虽然恨洛天,不过她受过洛天的警告,也知道此人的身份非同小可,她不敢说啊,一旦出了什么事,不要说她,就是她老爸王铁山担不下来。

    不过有了这些消息,也就够了,所以才有了今天杨潇非要拜师这一幕,当然这小子很聪明,他只是忽悠那些小太保们只说洛天飙车神技,崇拜,并没有透露洛天的神秘的背景,而且自己在这些小太保个中间就是一个头,经他一说,这些人也都跟风起来。

    听到洛天这样说,杨潇看洛天这么说,也不好拒绝,当下笑眯眯的点头:“好好,我们听天哥的,从今天起,天哥就是我们的大哥了,来,大家敬天哥一杯……”

    这帮小太保小太妹们也都嘻嘻哈哈的符合,于是众人一齐喝了一杯酒,接着来就比较随意了,各自捉对喝酒,气氛很热烈。

    “喂,小潇啊,今天是你们认大哥的好日子,似乎这顿酒我再请就有些不合适了,是不是你要表示一下啊,咯咯……”这时那个慕容楠眼睛一转,笑眯眯的说道。

    听了慕容楠的话,杨潇的嘴角不由的一抽,这个慕容楠倒是会说话,不但学着洛天叫自己小潇,竟然把这场酒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当下尴尬的一笑:“好说,好说,天哥尽管喝,小弟请客……”

    一场酒不算什么,只不过杨潇郁闷啊,慕容楠这个妞太会玩人了,自己可是刚拿出一千万来,刚才说的豪气顿生,连开场白祝酒词都说出来了,还说了三点,现在又让自己请客,气人啊。

    “咯咯,好了,和你开玩笑的,本小姐还是不缺钱的,来燕子姐夫,我敬你们一杯……”慕容楠看着杨潇尴尬的样子,不由的咯咯一笑,举起杯笑着说道。

    “咳,这个小楠啊,你还是叫我天哥吧……”洛天微笑着说道。

    “嘿,那好吧,燕子姐,端杯啊,我们让天哥和燕子姐喝个交杯酒好不好啊……”这时慕容楠咯咯笑道,顿时赢得了众人的大声的叫好,搞的上官飞燕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是个悍妞,不过在这种气氛下,她也不好意思发火,甚至心里很渴望洛天的表现。

    倒是洛天微笑着双手虚压,有些装比的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喝交杯酒,要喝就喝接吻酒才过瘾,呵呵……”说完,喝下一杯酒,鼓着腮帮子,抱着上官飞燕就凑了过去。

    “你这个混蛋……”

    上官飞燕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洛天吻了一个正着,只感觉一股清凉辛辣的液体被到度到了自己的嘴里,让上官飞燕心里有羞又恼又甜蜜,这个混蛋在外面就会秀恩爱,平时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浪漫过。

    “洛天大哥哥真是……”朵朵看着这激情的一幕,不由的小脸一红,喃喃自语,低下头不敢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