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在整个酒吧大厅回荡,胡三一下子摔倒在地,那根筷子竟然被洛天硬生生的从脸的一侧穿到了另一侧,来了一个对穿。

    准,狠,辣!

    洛天的这一手一下子震惊了全场,这些小太保,小太妹,平时也喜欢打打杀杀的,哪里见过如此狠厉的伤人方式,谈笑间,挥挥手,让人鬼哭狼嚎啊。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陈三那杀猪般的痛呼声,让人头皮发麻,再看那竹制的筷子对穿他的脸颊,更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一向和和气气,笑眯眯的天哥,出手竟然如此狠辣,一时间,看向洛天的眼神都有些变了,崇拜中带着敬畏。

    而那个杨潇心里更是被狠狠的吓了一跳,现在他终于明白,表姐王晓涵说的这个洛天不简单了,不冲他的背景,就凭这一手功夫,还有那变态的飙车神技,就足以让他真正的崇拜了。

    而此刻那个中年唐门人,更是脸色铁青,难看无比,刚才的筷子,凭他的身手,近在咫尺,竟然抓了一个空,这让他又惊又怒,不敢相信看向洛天,眼中露出怨恨的狠色。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出手如此狠?”中年人把胡三扶了起来,在胡三更大的痛呼中,一把扯下筷子,同时极快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粉沫抹在胡三的伤口上。

    唐门的暗器和药物都是很出名的,那些粉沫抹到胡三那满脸满嘴是血的两个孔洞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住了血,不得不说是疗伤圣药。

    “狠?”

    洛天淡淡的摇摇头,然后拍了拍朵朵的小手,接着看了上官飞燕一眼:“我答应过她们,以后绝不会再被人欺,此人出言侮辱,念在初次见面,并无恩怨,这才略惩罚小戒,再有下次,死!”

    说到最后,洛天的气势越来越冷,那个死字一出,顿时让人感觉周围的空气温度都下降了许多,让人感觉浑身冰冷,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这也是洛天所要的效果,这些小太保,小太妹,虽然称自己为天哥,自己也要多少拿出点实力来,真正的震慑他们才行,而好死不活的这个胡三却是送上了门,又出言侮辱朵朵,洛天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个混蛋,能不能不要这么煽情……”上官飞燕心里着恼,不过更多的是温馨和甜蜜,自己的这个男人强大无比,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他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太让人感动了,如果不是当着在场的这些人的面,上官飞燕非要赏他一个吻不可,甚至如果他愿意的话,还让他拱。

    “洛天大哥哥,你……”最感动的还是朵朵,一双美目情不自禁的打转着泪花,如同玫瑰花瓣般的小嘴轻轻的翕动着,却硬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混蛋,杀了他,杀了他,敢伤我,敢得罪胡家,谁也保不住你。”此刻这个胡三似乎从痛疼中回过神来,指着洛天如同疯了般叫嚣着。

    胡家势大,其他的大家族都很忌惮,在这里,却是被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家伙伤了脸,即使唐门的药再厉害,最后还是会留下疤痕的,这也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家伙,不但丢了面子,受了伤,而且以后也是一个耻辱的标记,这让胡三怒不可遏。

    只不过洛天的眼神一望过来,这个胡三马上了闭了嘴,躲在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背后。

    洛天的眼神太可怕了,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神啊,冷漠,无情,无视生命,不带丝毫的感情,冷意刺骨,胡三相信,只要自己敢再叫嚣,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会杀了自己,毫不手软,这是心底深处的一种直觉,很准。

    中年唐门男子此刻进退两难,大手紧握,望着洛天阴沉无比,洛天的气息若有若无,他根本看不透,不过光凭刚才这一手,自己竟然抓了空,在自己的眼前还是把他的少主胡三给伤了,他就知道此人是一个高手,弄不好是个入室后期的境界也说不定。

    此人也只敢想到这个份上了,京城的各大家族内部都有老怪物坐阵,甚至入圣初期的也有,不过眼前的这个男子有些陌生,而且又极年轻,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想像洛天的境界到了何种地步,入室后期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如果让他知道,洛天的境界已经到了入圣中期境界,甚至堪堪到了入圣的后期,近乎于传说中的境界,肯定吓的得掉头就跑,绝不敢呆在这里,还说硬话了,不要说是他,就是唐门的门主刑无双,也不敢得罪他。

    唐门发射暗器的手段自称天下无双,所以中年汉子想要找回场子,手刚刚摸向腰间,这时洛天又说话了。

    “碎骨丁,长约三寸,重三十八克,精钢打造,专打人体穴道,速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不过你可以试试,只要你伤不了我,你必死!”

    淡淡的声音,有些飘渺,不带任何杀机,就像和人谈心说话一样,只不过听到此人的耳朵里,却是惊出了一头冷汗,“此人对唐门如此了解,莫非有什么渊源不成?”

    不过想想,也不一定,毕竟唐门的碎骨丁并不是神秘的暗器,江湖上早有流传,此人知道的如此清楚,也许只有研究而已,只是如此,他倒是真的不敢出手了。

    摸向腰间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脸色阴晴不定,极度的难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他第一次遇到一个他没有把握出手的人。

    “三少,我们走。”最后,中年唐门男子深深的望了一眼洛天,似乎要把洛天的形象印在脑海里一般,然后拉起那个胡三,转身就走。

    “慢着!”

    洛天在后面又说话了,轻轻的喝了一声。

    中年唐门男子身形猛的一顿,转过身来,而那个胡三更是被洛天的气势吓到,脸虽然不流血了,不过一脸的血被他胡乱擦的有些狰狞,而且那种疼仍然让他倒吸冷气。

    此刻一双不大的小眼睛也望着洛天,喷射出怨毒的目光,洛天知道,他算是彻底的得罪胡家了,不过他并不惧怕,让他洛天害怕的人物还没有出生呢。

    “你们两个似乎忘记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吧,道歉,滚出去,看在你也是一个大家族的份上,给你一个面子,过来道个歉就算了,也不让你们滚了。”洛天自始至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也不愿意彻底的得罪胡家,怕以后会牵连到上官家族。

    “洛天大哥哥,要不……”朵朵看到洛天不依不饶,怕把事情搞大,心里有些害怕,刚才那一筷子就把这个丫头吓了一跳,此刻有点想息事宁人的感觉。

    洛天摇摇头,轻轻的拍了拍这个丫头的小手,然后看向那个胡三,“给我滚过来!”

    一声大喝,差点没有把胡三给吓趴下,两腿一软险些要跪下。

    “阁下,我知道你的身手很高,不过也不要逼人太堪,胡家的面子在京城还是值点钱的,大家好聚好散,希望不要把事态扩大化。”那个唐门中年人面色堪看之极,不过仍然硬着头皮说道。

    “逼人太堪?只不过是道个歉而已,桥归桥,路归路,我从来不欺人,不过也不想有人欺我,我答应过小妹,不让受她欺负,刚才他不但吓着她,还出言侮辱,这已经是看在胡家的面子上了,所以这是我最后的底线,过来吧!”洛天面色有些阴沉,目光望向胡三。

    “风大哥……”

    那个胡三此刻哭丧着脸,看向唐门中年男子,他也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个家族的大高手,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甚至连出手的勇气都不敢,虽然心里愤怒,不过表面上还是要保持尊重,因为他的身后是整个唐门。

    这个被称为风大哥的唐门男子,苦涩的点点头,只不过是带着这个三少爷追求一个小太妹,却是没有想到遇到了硬茬子,甚至此人心里责怪这个三少,你他妈拍什么桌子吓了人家小姑娘一跳,还调戏人家,追求你自己的女人就行嘛,现在倒好,那个慕容楠没有追上,却又惹上了上官家族,胡家虽然势大,欺负一下这些小太保和小太妹还行,一旦惹恼了背后的两大家主,胡家还是不敢硬抗的,那是找死的节凑。

    看到这个风大哥点头,胡三彻底的傻了,他堂堂的胡家三少,虽然不敢说在京城呼风唤雨,不过也是不弱于上官家族的存在,现在却是被人逼着道歉,让他的心里极为不甘。

    捂着脸,一步一挪的来到洛天和朵朵面前,低声下气的有些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大声点,没有听到!没有吃饭么?”洛天注视着这个混蛋的眼神,直射他的内心,让胡三不由的一哆嗦,一咬牙,声音提高了许多:“对不起!”

    “没,没关系。”朵朵下意识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