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老,我说过了,直接叫我厉飞就行了,您和师叔平起平坐,当年如果不是您,我的师叔就没命了,我们只是晚辈,千万不可按平辈相称。 ”这个阴冷的男子对于胡家的家主还是比较客气的。

    “那,好,好,呵呵。”那个苍老的声音尴尬的一笑,然后接着说道:“上官家族号称第一大家族,不是没有道理的,上官虹老狐狸经商有一套,而且人脉关系极广,他的二弟是一个武痴,情格狂暴,功夫高强,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才好啊。”

    “哼,不就是一个上官野么?不过如此,他的实力我查过,和我差不多,如果死战的话,我有七成以前的把握击杀他,不过您说的也对,不宜大动干戈,找个机会,废了他一条腿就行了,这样到时传出去,我看上官家族在京城还有什么面子可言。”这个阴冷的什么二师兄不由的冷笑道。

    “不错,凭二师兄的本事,再加上出神入化的暗器手法,废了那个上官野,应该不是问题。”那个所谓的风大哥讨好的说道。

    “可是……”苍老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

    “胡老不要可是了,我做事自有分寸,不会因为今天三少的事作为由头的,我会主动的和此人产生摩擦,引此人来战我,到时……哼。”此人冷笑道。

    “嗯,那好,那好。”苍老的声音满意的说道,毕竟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上官家族对的的抗,这样影响太大了。

    “谁……”

    这时,房间里的那个厉飞,突然脸色一变,抬手一枚骨钉打了出去,接着身体极快的窜出,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有人偷听,这不由的让他大惊失色。

    只不过等到此人窜出来时,窗外却是空无一人,远处围墙边,一个人影一闪就消失在夜色中。

    “这是……二师兄,你快看。”那个风大哥也冲了出来,此人的目力不错,一眼就看到在窗下的那由坚硬的花岗石做成的墙基上,赫然印着一个手掌印,深约一寸。

    这个二师兄身材很高,不过瘦的像是麻杆,一双鹰眼阴沉无比,收回目光,顺着他的风师弟的手指望去,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厉害的掌法,即使师父也没有这份功力吧,此人的实力绝对到了入圣的境界,到底是什么人?听到自己谈到那个上官野,他竟然在此处印了一掌,难道是……”这个厉飞眼中阴晴不定。

    “厉大哥,人死了没有,什么人敢来这里偷听,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那个胡三脸上的伤好了不少,说话也利索了,此刻和一个一个红光满面的老人也走了过来,这货一出来就开口问道,因为他知道这个厉大哥更厉害,透骨钉出手,很少有人躲得过去。

    “被他逃走了,被我抓住绝不轻饶,哼。”这个二师兄厉飞脚步有意无意的横移一步,正好挡住了那个掌印,故作气气愤的说道,心里却是忐忑不已:“看来,对付上官家族真的从长计议了,凭此人实力,刚才如果想动手的话,自己几人难逃毒手。”

    由于夜色昏暗,而厉飞又是有意的遮挡,所以凭胡三和胡家家主这个红光满光的老人的眼力,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只不过红光满面的老人面色有些忧郁:“难道刚才话,被此人听去了,只不过不知道对比方是敌是友,为什么要夜探我们胡家,到底是什么人?厉飞小老弟,实在不行,此事要不先放一放吧,我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妥。”

    作为一代家主,这个红光满面的老人并不是没有心计之人,联想到刚才几人在房间的对话,万一此人是上官家族的人或者是和上官家族交好,告诉了他们,对方肯定会早作准备,以有心算有心,很难成功,到时吃力不讨好,还会闹的满城风雨,对他们胡家大大的不利啊。

    老人的话,对厉飞来说正中下怀,他正缺少一个台阶下,毕竟刚才把话说的太满了,稍犹豫了一下说道:“胡老不要担心,是我大意了,对方虽然逃走,不过中了我的透骨钉,不死也要修养半个月,不过你说的话也有道理,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嗯,好。”胡家主说完,又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后几人又回到了房间里,而最后走进来的则是那个风无舟。

    作为师弟,他了解师兄的个性,虽然阴狠,不过没有把握的事,却是从来不做的,而且生性多疑,刚才他所说的透骨钉伤敌,那是根本没有的事,因为那枚透骨钉已经变成了一团铁块,被他偷偷的踩在脚下,厉飞也早已发觉了,只不过没有等他有所表示,胡三和冢主就走了出来,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取,只是为了自己在胡家的威望,并没有声张而已,他相信,自己的这个师弟会帮助自己处理好的。

    进来的厉飞和风无舟和胡家主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心情烦躁无比,接着就以天晚为由离开了,而胡三和家主也离开了会客室,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条人影,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衣服,再次偷偷的潜了过来,把窗下墙基上的深深的巴掌印给处理了,然后又无声的离去。

    “二师兄,处理好了么?”

    胡家大院,一处房间中,风无舟还没有睡,看到进来的一个黑衣人,于是忙上前轻声的问道。

    “嗯,处理过了,只要不被胡老发现,应该不会引起他们的惊慌,想不到对方的实力这么强,京城的七大家族中,似乎没有这样的高手,到底是什么人呢?”

    来人取下黑色的面罩,露出一张削瘦长脸,眼神阴沉无比,又充满着担忧,正是那个厉飞,此刻,他拿起桌子上的那个被人捏成一团铁块的透骨钉,面色凝重之极。

    然后蓦然转看向风无舟:“师弟,你说此人会不会上官飞燕的那个什么男友,你见过他,他的实力到底如何?”

    风无舟摇摇头:“不像,对方太年轻了,虽然实力比我强,不过顶多和二师兄您差不多,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功力,面这个人的功夫太深了,简直和掌门师傅有的一拼,而且凭此人的实力,如果想不被我们发觉,我们根本发觉了,他如此做,应该是故意的。”

    “嗯,有道理,此人的实力肯定是入圣初期甚至更高,凭那只大手印,还有这枚透骨钉就能看的出来,不但无声无息的就接住了我们的透骨钉,而且竟然把这枚精铁打造的透骨钉给弄成这个样子,实力非同小可,不过幸好,不管此人是敌是友,不过既然他没有动手,说明,我们还没有触动他的利益吧。

    胡老说的不错,京城当真是藏龙卧虎,不得不小心啊,我看有时间,让大师兄也过来吧,毕竟大师兄一直苦练,还没有享受过世俗的荣华富贵,让他也过来享受一下。”这个厉飞眼神闪烁着说道。

    “是,二师兄,明天我就邀请大师兄,看他是否愿意过来,毕竟他在主管着门派的事务,轻易不能离开的。”听了厉飞的话,风无舟嘴角不经意的抽了一下说道,心里却是暗自翻了翻白眼:“很明显,这个二师兄是怕那个暗中的再找麻烦,自己应付不过来,所以才以大师兄享受什么荣华富贵为借口,想请他过来压场子而已。”

    而靠近胡家大院,高墙假山处,那两个暗哨,一个老四,一个涛哥,这两个家伙此刻却是幽幽转醒。

    特别是那个涛哥,一醒来,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脸色惊魂不定,四下张望,看到同样是一脸骇色望着自己的老四:“老四,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太困了,怎么睡过去了?”涛哥眼睛转动了一下,失声说道。

    “是,是啊,我也不清楚,刚才感觉打了一个盹。”那个老四同样一副憨厚的模样,不过眼神闪烁着,这两个家伙抱着同样的心思,明知道刚才是被人打晕了,却是不敢承认。

    这个时候,走过来两个人,看到来人,这个涛哥看了一下时间,原来换班的时间到了。

    “怎么样老弟,大院里没有什么事发生吧。”涛哥随意的问道,心里却是忐忑不安,万一因为两人的失职,大院里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么两人可是脱不了罪责,二兄兄和三师兄的手段他们清楚,特别是那个二师兄,手段很毒辣,想想就让他们直发抖,真的出了什么事,这个什么二师兄绝对会杀了他们。

    “呵呵,大院里能有什么事,倒是我们该问你们有什么事没有。”来的两人,其中一个矮矮胖胖的,一笑脸起来,脸上的横肉挤成了一团,像是笑脸虎一样,可是怎么看怎么惨的慌。

    “咳,我们这里当然不会有事,好了,你们接班吧,困死了。”这个涛哥听了这个矮胖男子的话,心里顿时放心下来,虽然明知道自己和老四被高手打晕,不过胡家总算没有什么事,这也让他们放心下来,于是哈哈一笑,打一个哈欠,故作随意的说道,然后两下换了班,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