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火车站附近走来两名男子,穿着很普通,一个一身白色的t恤,下面一件半截大裤衩,下面穿着一旅游鞋,肩膀扛着一个小包,如同外来打工的模样,只不过头发很短,眼神很凌厉,面色有些刚毅。

    而另一个则是穿着花格子无袖衫衣,下面是一件长裤,边走,边不时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镜子照呀照的,两人的体形都比较高大,足有一米八左右。

    这两人正是龙魂派到辽西的先遣军,南宫正和莫少锋,很明显拿镜子的那个就是阴气极重的莫少锋。

    “咦,这个地方气候不怎么样,风景还是不错的嘛,南宫兄,来,给人家照个相……”

    莫少锋很强壮,可是这货却偏偏一身阴柔之气,此刻靠在一个石狮边,双手往后一背,竟然做出一副少女撒娇状,看的南宫正不由的一阵恶寒。

    甚至一路上,被这个莫少锋折腾的直想吐,甚至还有人把他们两个当成了好基友,更是让他有种骂人的冲动,真不明白,逍遥王老大,为什么要派自己和这个家伙在一起执行任务。

    南宫正嘴角抽了抽,还是起手机,给他随便的拍了一张,只是这样还不算,莫少锋满意的看了一眼手里的照片,四下的看了一下,看到一个拉着行李箱,正从这里路过的约有二十岁左右的白净的年轻人,于是虎躯一扭就走了过去。

    “这位小兄弟,请等一下……”

    “什么……什么事?我不认识你……”那个白净的年轻人,看到莫少锋走了过去,不由的后退了一步,莫少锋比这小子高出一个脑袋,往那里一站,确实给人的压力不小,也难怪人家害怕,再加上莫少锋的动作和语言,甚至让这个年轻人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臀部,急忙说道。

    “讨厌啊,你怕什么嘛,来,帮我们合个影……”莫少锋虎目流转,发出一声娇声,伸手打了一个这个白净的年轻人,打的人家一个趔趄。

    对方一咧嘴,下意识的接过莫少锋手里的手机,看到莫少锋伸手抓向南宫正,这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想合影,你早说啊,你这种动作和语气太吓人了……”那个年轻人心里嘀咕了一下,心里却是放松下来。

    此刻南宫正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感觉有种被人扒光衣服游街一样,被莫少锋紧紧的搂着,想挣脱都挣脱不了,光天化日之下,又不能和他硬来,只是捏着鼻子忍着,看来好基友的关系是坐实了,心里发誓,再也不和这个家伙出来一起执行任务了。

    “你大爷的莫少锋,你想发骚,别找我,咱有点阳刚之气好么?老子的名声都被你给破坏了,你还真当来旅游的了?”照完相后,南宫正一把推开莫少锋低声骂道。

    “小子,哥哥也是无奈之举,一进入墨城,我们就要一切小心,这是伪装,懂么?”莫少锋轻轻的挑起南宫正的下巴,低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在外人看来,两人似乎关系真的不简单。南宫正不由的一翻白眼,一把打掉他的手,这种伪装他受不了,这个混蛋,这是分明打着执行任务的幌子占自己的便宜。

    南宫正相当无语,不理这个家伙,冲向一个出租车,而后面的莫少锋则是嘿嘿一笑,也跟了出去,两人先后钻进了出租车。更让南宫正无语的是,这货竟然也和他一起挤在后排。

    “找一家档次高点的宾馆,要快……”没有等南宫正说话,莫少锋开口道,那名出租车司机,看了两人一眼,嘴角微微一抽,却是急忙点头道:“两位兄弟放心,我知道一家宾馆很不错,物美价廉,里面很干净,而且还有水床呢,清凉无比,并且治安方面你放心,这家宾馆上面有人,肯定不会有人查,嘿……”

    说完,不等南宫正说话,车子飞快的划了出去。

    “小美女,要一间两人的标准间……”

    十分钟后,出租车在一家看似很豪华,名为“天芙美”的宾馆前停了下来,莫少锋付了钱,扭动着身躯,来到柜台前,冲里面的服务的一个小妹妹,咧嘴一笑,阴柔的说道。

    “两个标准间……”身侧的南宫正黑着脸说道。

    “到底要几个啊……”柜台的服务小妹不悦的问道。

    “呵呵,那就两个吧……”莫少锋尴尬的一笑道,两人付了钱,拿了门卡,走进了一则的电梯,电梯里,莫少锋的阴柔之气稍微收敛,低声对南宫正道:“南宫兄,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回房间再说……”南宫正白了这货一眼哼道。

    “好……”

    两人的房间在三楼,很快的就到了,南宫正开房间门,莫少锋却是跟在身后,不开他的门,南宫正不由的一呆:“哥啊,你不回房间先洗个澡什么的么?”

    “你的意思是说,洗个澡,再到你房间里来?”莫少锋不由的一咧嘴道,这货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猥琐,还偏偏五大三粗,让南宫正彻底的无语了,也没有搭理他,进了门,反手直接就关上了。

    两人是从另一个城市过来的,在那里耽误了一天,最后才确定鬼窟的具体位置就在这个墨城,为了执行任务,一路风尘,连个澡也没有好好洗,再加上这里的空气湿热无比,南宫正想着是各自回去后,好好的洗个澡,休息一下,然后再商量下一步的打算,可是这话从莫少锋的嘴里出来就变味了,让他直起鸡皮疙瘩。

    回到了房间,南宫正洗了一个澡,裹着一条大浴巾,身体很精壮,从扔在床上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刚才在火车站刚买的地图,然后斜躺在床上,研究起来来,这是辽西的墨城的地图,既然知道鬼窟在墨城,那么他想好好的研究一下,哪里有可能是他的具体的老巢。也想了解一下墨城的大致概况。

    这次出来是秘密出来,本来南宫正想给特战旅的哥哥南宫飞打个电话,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毕竟龙魂招收学员在即,他知道哥哥的实力,报考龙魂已经失败了许多次,想鼓励他再报一次,只不过这次的任务太秘密了,南宫正为了安全起见,硬是忍着给哥哥打电话的冲动,没有往特战旅打电话。

    龙魂有规定,一旦进入龙魂,不但原先在原部队的档案要彻底销毁,而且不准轻易的往原单位家里亲人等打电话说起龙魂的事宜,因为一旦进入龙魂,身份就是属于绝密的了。

    只是他不知道哥哥南宫飞已经报名了,只不过档案审核,如果不是洛天,差点没有通过,毕竟年纪有些偏大了。

    正想着,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南宫正飞快的穿好衣服,才去开的门,他知道肯定是莫少锋那个家伙,他可是不愿意围着浴巾面对这个家伙,那样他会感觉菊花发紧。

    果然是莫少锋,这小子头发湿湿的,倒也穿戴整齐,来到南宫正的房间里也不客气,往椅子上一坐,掏出一包女式烟,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然后拿出一个金属打火机,啪的一声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面色凝重的问道:“南宫兄,老大他们晚上就应该过来了吧,我们要尽快的摸清楚那个地方的情况,不然的话,不好意思交差啊……”

    看着这货一连串的动作,除了声音有些阴柔外,倒也挺男人的南宫正,微微点头:“墨城是辽西的一个大城市,要想短时间内找到鬼窟,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少锋你是怎么打算的……”

    “其实,按照人家的想法嘛,很简单,直接找上当地的公安部门,亮明身份,让他们协助一下,不是事半功倍么?”莫少锋吐云吐雾,烟草味让南宫正不由的大皱眉眉头。

    此刻摇了摇头:“这个方法是最简单的,可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妥,首先,一个市的公安部门不会认得我们的身份,我们的身份,只有省里公安部里才有一份绝密的身份档案。要想他们协助,必须打辽西省公安部电话,然后才由他们派人过来辅助,或者是我们直接亮出身份,由他们打电话进行鉴定,这样麻烦不说,还耽误时间。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这个鬼窟在辽西猖狂多年,你能否保证他们不官匪勾结?”

    “你是说,墨城的公安方面和鬼窟沆瀣一气?为非作歹?”莫少锋一怔,他知道南宫正心思很慎密,却没有想到他会想这么远。

    南宫正再次摇摇头:“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认为有这个可能,如果一旦真的如我想的那样,我们贸然过去,不但会打草惊蛇,甚至还会身深险境,不得不防啊……”

    “那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这样毫不头绪的乱找一气吧,这样的话,把人家的腿跑断也找不到哇!”莫少锋很风情的白了一眼南宫正,五根粗大的手指,捏着一个细的不能再细的女式烟,掐着一个兰花指状,弹了弹烟灰无耐的说道。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南宫正神秘的一笑说道。

    “哦?什么办法,说说看!”莫少锋顿时精神一震问道。

    南宫正并没有回答莫少锋的话,伸了一个懒腰,“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有点饿了,出去吃点饭吧……”

    “讨厌,总是买关子……”莫少锋不由的嗲声说道,“那好吧,人家去换件衣服……”说完就一扭一扭的出了门,看的南宫正一阵恶寒。

    此人阴柔之气尽显,不过也是性格使然,并没有什么龙阳之好,而且这个莫少锋功夫惊人,一点也不比自己弱,没有人想到,这个扭捏的大男人,是一个大高手,也许逍遥王大人派他来,也是一种很好的掩饰吧,只不过却是苦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