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风高,淡淡的月晕稀薄了夜空,效西废弃的厂房里,寂静无声,漆黑一片,黑暗中,只有十几双明亮的眼睛闪着强烈的战意。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洛天站了起来,望向在场的十一位精英剩下的几个由金玲珑带领突然笑了一下:“好了,准备一下吧,给老子好好的玩,回去一块喝酒,泡妞……”

    “是,老大……”几人顿时咧嘴一笑,低声喝道,然后拿起包,准备起装备来,这些装备开始都放在了雪枫原给弄的一辆面包车上,天黑后,这辆车经过,停都没有停,直接扔下就离开了。

    清一色的墨绿色的迷彩装,这是龙魂特有的装备,微冲,手雷,手枪,首,等等,顿时在场的人全部变了样,一个个气息强悍,果断干练,看的上官飞燕不由的一呆,这样的精英,任何一个人足以消灭掉一个小型的帮派了,一身功夫厉害无比,再加上这些装备,甚至上官飞燕有些感觉,这些人可以对付一个加强营都没有问题。

    洛天也换上了,只不过他只是穿了一身迷彩装而已,并没有带枪和手雷那些东西,并不算太魁梧的身材,却是极度的挺拔,如同一杆标枪一般,短寸的头发,棱色分明的脸型,还有那凌厉的眼神,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让人感觉那种淡淡的气息一触即发,不知道爆发出到底有多可怕。

    “我的呢?”看到众人都换上了衣服,还有装备,上官飞燕于是向洛天要装备。

    “你的在那里,那个包看到没有?”洛天笑道。

    “哦……”上官飞燕轻哦了一声,转身向那里走去,只不过刚一转身,突然感觉脖颈处一疼,眼睛一翻顿时晕倒在地,洛天收起手刀,对其中的一人队员说道:“邢虎,你在此照看着她,任务不要参加了……”

    “你……老大……”那个叫邢虎的队员很不开心,本来还想大杀一通了,现在却是让他照看这个晕迷的老大的女人,只不过老大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放心,下次有你小子出力的时候……”洛天似乎知道这小子心里想什么,于是说道。

    “嘿,是,老大……”那个邢虎哭丧着脸说道。

    这样一来,洛天这边就剩下九个人了,而金玲珑那边十个,上官飞燕这个妞不算,还要搭上一个队员照顾她,没办法,时间紧迫,洛天不想耽误时间,鬼窟的情况不明,他不想让她犯险,毕竟她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一旦混战起来,他也很难顾忌到她,他不能让青龙的事,在上官飞燕的身上重演。

    “出发!”

    洛天一挥手,率着众人,如同狸猫一般,在夜色下,向着鬼窟方向冲了出去,一条条人影,出同出笼的猛兽,直扑向鬼窟大本营。

    一路上,按照昨天行走的路线,一路潜行,很快的来到了距离鬼窟约有三百米外的林中停了下来。

    “你们两个负责在此指挥,只要里面的灯光一灭,就极快的冲过去,给我狠狠的杀!明白吗?”洛天对左右两边的南宫正和莫少锋说道,淡淡的月光透着树叶缝隙,映着洛天那双冷眸,严肃无比。

    “是,老大,保证完成任务……”南宫正热血沸腾,沉声低喝道。

    再往前,就是鬼窟的监控范围,洛天不能让这些人冒险,所以,行到这里,就让他们停了下来,而自己则是借着黑暗的掩护,如同一道残影一般,飞快的向着鬼窟靠近,此刻鬼窟的大门紧闭,他必须前面开路,扫清障碍。

    “咦?看花眼了不成?”

    此刻,鬼窟这个鬼面布置的一个监控室里,一个气息很强大的家伙,无聊的坐在那里,负责监控着外面的一举一动,只感觉上面的屏幕的一个角落里一个黑点闪了一下就不见了,不由的轻咦了一声,不由的揉了揉眼睛,看仔细看,却是什么也没有,不由的低声嘟囔了一下:“还真是见鬼了,应该是猫才对,这里的阴气这么重,太容易招来这种畜生了……”

    那个黑点当然就是刚才的洛天闪过的一个残影,只不过洛天并不知道,这个监控处在一个很隐蔽更的角落里,是一个死角,昨晚他的探查,并没有探全面,忽略了这里,不过却是遇到一个粗心大意的家伙负责监控,所以并没有发现洛天。

    “雪帮主,你在哪里,刚才我给郭强打电话,他怎么没有接听?”

    这时,鬼窟布局,那个鼻子位置,也就是那个塔楼里,鬼老一身白色休闲装,坐在一间很古朴的房间里,他还没有睡觉,正在给雪枫原打着电话,脸色有些阴沉和狐疑。

    在这个塔楼里,靠着窗前,有一个架式望远镜,此刻他正在透着望远镜,观望着鬼窟外面的一切动静,只不过,洛天行走的路线是死角,而且速度极快,并没有出现望远镜的镜头下,三百米外的黝黑的小树林里,黑乎乎的一片,龙魂的精英又擅长隐藏,所以这个鬼老并没有发现什么。

    只不过他感觉今晚有些不对头,于是拿起手机,给在黑虎帮的鬼煞打个电话,却是想不到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这让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一双睿智的眼神寒光连连闪烁。

    此刻,鬼窟外围通向外界的两条路口,分别无声无息的停了几辆黑色的车辆,车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人,一个个的拿着枪,还有的拿着鸟铳,或者是寒光大闪闪的大刀,正不发一言的坐在车里,等着那最紧张的时刻。

    这些人,正是白天龙舟比赛,帮着看护场地负责善后的黑帮虎帮,终于墨迹到现在这个点,于是开始按照洛天先前布置的埋伏在这里。

    雪枫原不是傻子,当他知道洛天对付鬼窟时,他就暗中把帮中那些暗中和鬼窟交好的人都给灭了,带来的这些人,可是他的心腹,也是他自认为的精英,在此之前,雪枫原给他们做了一番工作:“今晚鬼窟不亡,他黑虎帮必灭,让大家等会一定要死命的拦下从里面出来的人,格杀勿论,不要留手……”

    要说雪枫原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竟然要对强大的鬼窟动手,那可是不成功便成仁啊,不过也没有办法,鬼窟不灭,他必死,即使洛天也不会放过他,所以他现在是弧注一掷了。

    只是正当他紧张的时候,他的电话却是响了起来,竟然是那个鬼老的电话,吓的雪枫原差点没有跳起来,险些把手机给摔了,不过还是飞快的接了起来。

    “鬼老,您好,我在市区啊,今天龙舟比赛,我揽了一点小差事,想给手下的兄弟挣个外块,嘿……”雪枫原按照早已想好的理由说道。

    “我在问你,郭强怎么没有接听电话!”鬼王不由的有些气恼,阴冷的说道。

    “他在地狱中,能接电话么?”雪枫原心里暗想,不过表面还是诚惶诚恐的说道:“不可能啊,他应该在的,哦,我明白了,郭兄弟今天准备二次手术,应该是在手术室吧,要不我过去看一下,让他给您回个电话?”

    “二次手术?”电话里的鬼老不由的一愣。

    “是的,鬼老,对方很残忍,可惜一直没有抓到,郭兄弟四脚尽断,昨天只做了一条胳膊一条腿,还有一条胳膊一条腿呢……”雪枫原信口胡诌道,反正一会就彻底翻脸了,也不怕他了,只是稳住他一会就行,不能耽误洛天他们最佳的进攻时间。

    “哼,废物,养你们还不如养一条狗,记住,明天厉飞鬼煞过去交接郭强的事,让他做副帮主吧,不过帮内的大事,你都必须要和他商量明白吗?”电话中,鬼王沉声喝道。

    “是,是,鬼老……”雪枫原在电话中小心的说道,眼中却是寒光连闪,这个鬼老这是要架空自己啊,当个副帮主什么事还要和他商量,那不如让他直接当帮主算了。

    不过想想也无所谓了,今晚事情成功了还好说,不成功的,老子把黑虎帮送给你,就跑路了,雪枫原边想边表面上恭维着,最后鬼老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似乎以他这种身份和雪枫原多说一句话,就有失身份一样。

    放下电话的那个鬼老,心神一直不定,走出塔楼,四下的巡视起来。

    “鬼老好,还没有睡啊!”

    这是一个精瘦的男子上前轻声的打招呼,正是好个殷护法。

    “嗯,殷天放,今晚是你值班对吧,有什么情况吗?”鬼老淡淡的问道,看了一眼这个殷护法,然后眼神却是四下的打量着。

    “鬼老,一切正常……”殷护法笑道。

    “不要大意,联系一下暗哨,再把没有监控的小树林还有后山一带检查一下,我感觉今晚有些异常!”鬼老想了一下说道,眼神幽幽,那双眸子深沉无比。

    “是,鬼老,我马上派人去……”这个叫殷天放的护法,忙低声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