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院外面的一条僻静的街道,小小的烧烤摊前,朵朵一袭白色的长裙,柔发披肩,清纯可爱,并着双膝,坐在那里,拿着烤串美滋滋的吃着,她的身边就是她的好闺密张梦楚,也就是楚楚,这个女孩也在矜持的吃着。

    由于洛天在这里,女孩有些放不开,其实好也是一上很开朗的女孩,边吃边和朵朵低声的说着话,两人不时的爆发出一声声轻笑,却是银铃,洛天喝着冰镇的啤酒,微笑着看着这两个丫头,不时的插上几句话,三人聊的很开心。

    “想不到你真的会功夫吗啊,刚才好厉害,像腾云驾雾一样,我还没有飞过这么高呢……”

    这个叫楚楚的女孩,小嘴轻轻的咀嚼着一个烤串,看向洛天,抿嘴笑道。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洛天,和朵朵一样叫他洛天大哥哥吧,似乎过于亲热了,毕竟第一次见面,直接叫洛天吧,又感觉不合适,毕竟洛天比她大了好几岁,属于大哥级别的,所以她索性什么也不称呼了。

    “当然,我的洛天大哥哥很厉害的,告诉你,他可以从五楼跳下来都没事的,这二米高的墙根本不算什么的……”

    听到好友楚楚询问洛天,朵朵急忙抢过话头,忙着洛天吹嘘道,洛天心里不由的一翻白眼:“这个丫头,吹的是不是有点大了,她怎么不说自己从飞机上跳下来都没事啊,不过五楼跳下来,不过凭他现在的实力,摔肯定摔不死,不过也绝不好受,毕竟那种重力加速,所产生的压力一般人根本不能承受的……”

    “啊?五楼?天哪?简直神了,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好不好?”楚楚一听,不由的张了张红润性感的小嘴,望向着洛天渴望的说道。

    洛天嘴角抽了抽,谦虚的笑道:“行了,楚楚,你不要听朵朵乱说,哪有这么夸张,刚才也只是情急之下做出的本能反应,哪有她说的那么厉害……”

    “本来就是嘛,而且楚楚,你知道吗,我的洛天大哥哥,还会医术呢,很神奇,只要被他一摸,就知道你病没病!”

    朵朵撅着小嘴瞪了洛天一眼,为洛天的谦虚有些不瞒,要知道她可是把这个姐夫吹的上了天,现在洛天这么谦虚,让朵朵感觉有些没有面子,于是又把洛天的另一个能力给搬了出来。

    “是么?那摸……摸哪里啊?”

    楚楚早就听朵朵说,她这个姐夫帮她治好了病,很神奇,不由的小脸一红有些结巴的问道,说实话,朵朵性格开朗活波好动,不过对于男女之事上真的太过清纯,楚楚虽然也是这类的女孩,不过知道的要比朵朵多一些,听到朵朵说一摸就知道有没有病,于是她的心里有些不健康的想法。

    “咯咯,当然是摸手了……”朵朵咯咯一笑,毫不在意,似乎根本不知道楚楚心里的想法,然后看向洛天道:“大哥哥,你也帮楚楚摸摸吧,看看她有没有病,好不好?”

    “咳,这个……”洛天差点没有喝呛,有些为难,这个丫头说话太让人遐想了,什么叫摸啊,那叫把脉好不好?

    “朵朵,不要了,我身体很好的,真的不用看了……”

    楚楚看到洛天有些为难,急忙说道,她张梦楚虽然懂的比朵朵多一些,不过也是一些理论上的东西。

    作为一个顶级校花,自然有她的骄傲,不要说谈朋友,就是说话从来不轻易和男生说话,现在却要主动的被这个刚见面的男人摸手,她心里还是有些排斥的,当然,刚才抱着自己翻墙而过不算,毕竟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再说墙内昏暗,竹林掩映,又是这么匆忙,根本没有容自己想那么多。

    “行了,楚楚,大哥哥也不是外人,你就让他摸摸嘛……”朵朵说着,不由分说,热情的抓着楚楚的小手,放在了洛天的手里。

    “朵朵,你……”楚楚相当无语,这是什么嘛,这是你大哥哥,是你姐夫,又不是我的,怎么还不把我当成外人怎么的啊,真是的,不过手既然伸过来了,又不好缩回去,那样的话,也显得自己太清高了。

    洛天看了一眼朵朵,为这个丫头的热情有些感动,“真是可造册之材,什么好事都想着大哥哥,如果是……”

    洛天心里的猥琐一闪而过,暗骂自己禽兽,人家这么清纯的两个女孩,自己却是胡思乱想,确实不应该啊。

    旁边,小吃摊上的客人基本上走完了,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着洛天不由的心里暗骂:“衣冠禽兽!”

    这么绝色的学生妹,一般的人能挂到一个就不错了,想不到这个家伙同时挂上两个,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特别是那个身穿白裙的女孩,简直像仙女一样,清纯漂亮,灵动出尘,而另一个也不差,一笑百媚生,再笑倾人城,娇羞欲语,含苞待放。

    还别说,这个开烧烤的还算是一个文化人,倒也会比喻,岂不知此人平时也喜欢看一些很猥琐的文章,记的词不少。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买烤串的,像这样绝美的女孩绝不是自己所能染指的,京城的水太深,随便一个人他都得罪不起,不说这个一身价值不菲的白西装男子,就是这两个女孩,那种气质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绝对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所以他可不敢惹事,只能看着洛天在行禽兽之事。

    小手柔软,娇嫩,柔若无骨,只不过洛天并没有贪恋,尽管他很想再摸一会,不过还是放弃了,把楚楚的小手放在桌子上,手心向上,淡淡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更正朵朵的一句话,这不是摸,这是把脉……”

    烧烤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心里直翻白眼:“这小子还真能装,这是以退为进的节凑啊……”

    洛天把两指放在楚楚那纤细却又不失丰润雪白的浩腕上,仔细探查了一下,轻轻的一皱眉头。

    还别说这个丫头,身体还确实有些问题,阴火过旺,脉像有些紊乱,沉思一下,马上明白过来,看了一眼一双美目正羞涩的望着自己的楚楚,略微尴尬的说道:“楚楚,在你每月不方便的几天里,万不要吃冰冷的东西,还有要用热水洗澡,我再来给你来一个单子,每月那几天里,吃两次,两个月后就会好了……”

    洛天冲烤串中年男子要了一支笔,然后把一个空烟盒撕开,在上面刷刷写下几行字,龙飞凤舞,然后伸手微笑着交给楚楚。

    听到洛天的话,接过洛天递过来的纸条,这个楚楚暗暗吃惊,说实话,她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那种羞涩难言的折磨,每个月都把她折磨疯了,只感觉小腹有一团火热难受无比,可是又不能说,羞于启齿,想不到被朵朵的姐夫一摸就摸了出来,真不愧是神医啊。

    只是有一点,她还是不明白,有点羞涩的望了一眼朵朵,然后轻声说道:“可是我感觉吃点凉东西会好点,本来就很热,如果再洗热水澡的话,会不会适得其反啊……”声音很轻,细若蚊蚁,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讨论自己的病情。

    “喂,楚楚啊,你真的有病啊,什么病啊,和我说说!”朵朵一双漂亮的眼睛看了看洛天又看了看楚楚,好奇的问道。

    “完了!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此道高手,看来下一步要下手了啊!”那个一直忙活的烧烤摊中年男子,桌子已经擦的很干净了,却是仍然下意识的擦着,耳朵支撑着一直听着三人的对话,同时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烧摊边上那霓虹灯闪烁的宾馆,心里腹诽道。

    “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物极必反,其实你那是阴气过重,从而生出阳气,导致你那里如火一般,你感觉吃凉东西可以缓解,岂不知,这是雪上中霜,以后万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洛天淡淡的笑道,却是很严肃的告诫楚楚,他对人体的生理构造洞悉观火,对于一些异难杂症不能治,不过这种小毛病洛天还是手到擒来的,所幸没有在朵朵面前,没有丢这个姐夫的面子。

    “哦,我明白了,谢谢你,洛大哥!”楚楚很难得的叫了一声洛天大哥,让洛天很受用。

    “好了,朵朵,你们两个回去吧,有人来接你们了,时间也不早了……”这时,洛天笑道。

    来人正是朵朵的两个保镖,找了半天,才找到了这里,不由的让两人汗颜,如果洛天真的是坏人的话,那么这段时间里,什么事都已经发生了。

    “洛兄!”

    上官家族的那个中年男子保镖,姓陈,此刻走上前来和洛天打招呼,“陈大哥,你好……”

    洛天微笑点头,并没有摆架子,以他的身份,对于这样的人,如果是别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不过毕竟是上官家族的人,而且这两人是朵朵的保镖,正气凌然,所以洛天对他们还是很尊重的。

    陈姓男子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冲朵朵道:“二小姐,现在学校有点乱,晚上回家族去吧,明天再来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