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样啊,那好吧,楚楚,你跟我一起回家吧,天都晚了,大哥哥,你呢,回去吗?”朵朵一想到刚才学校里那乱哄哄的一片,不由的吐了吐丁香小舌,征询楚楚和洛天的建议。

    楚楚也不客气,点点头,以前她也经常和朵朵在一起睡,两人不需要客套,只是洛天却是摇了摇头:“朵朵,你跟着陈大哥他们回去吧,大哥哥还有点事,就不去了……”

    “那好吧!”朵朵也不介意,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有些翻白眼,这个陈姓男子,有快四十岁了,自己都称为陈叔,这个洛天大哥哥却是叫他陈大哥,明显比自己长一辈嘛,讨厌!

    看着朵朵和楚楚跟着两个保镖上了车子离去,洛天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来到小摊前:“老板结账!”

    “好嘞,一共一百五十八,您给一百五就行了……”这个老板笑眯眯的说道。洛天付了钱,看了一眼这个老板,突然淡淡的说道:“客人在喝酒吃饭的时候,你在一边盯着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知道吗?”

    “嗯,是,是,下次不会了……”这个中年男子急忙陪笑道,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暗道:“你行禽兽之事,别人看看也不行啊,真是的,上哪里说理去!”

    洛天没有和他过计较,转身离去,在经过音乐学院那处围墙时,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的这身白西装,撇了撇嘴,然后脱了下来,隔着墙直接扔了过去,他还没有穿别人衣服的习惯,如果不是自己的衣服太休闲了,一件大裤衩,一件黑t恤,怕给朵朵抹黑,他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围墙内,正好是刚才那对男女幽会的小亭子,此刻一个男生,被人打成了猪头,鼻青脸肿的,穿着背心,花裤衩,坐在那里哭骂道:“他妈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都说了我不是,还打!呜呜……”

    而他的小女友已经不见了,投入了别的男生的怀抱,因为她是女神。

    这货正哭骂着,这时一件白色的衣服从天而降,盖住了他的脑袋,“妈的,都说了我不是,还打啊,还蒙头……”这小子神经质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扯下衣服,撒腿就跑,不过跑了几步,看到后面没有动静,一身白色的衣服躺在那里。

    “咦?这不是我的西装吗?好几千呢,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人拿着衣服,站在那里有些凌乱了,一双本来不大的小眼睛左顾右看,最后抱着衣服窜回了宿舍。

    洛天回去了,直接回到了龙魂,在郭少枫为他准备的房间里,躺了下来,想着自己的心事,龙魂的队员考核,需要两天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他要准备回东昌了,毕竟东昌,容姐,兰兰,朱雀还有玄武还在那里,那个王家虽然上次受到了一次教训,不过这件事并不会完。

    相对来说,地方上的这些大家族,比起京城还要不可小视,毕竟在京城,多有顾忌,而在地方上,却是不一样,天高皇帝远,无所顾忌,而且这个王家并不简单,虽然底蕴没有京城上官家族样的家族深厚,不过这些人认识的一些江湖高手草莽之辈也不少,不能掉以轻心。

    只不过回东昌,要过蓝天翔那个老狐狸那一关,让洛天不禁有些头疼,他知道这个老狐狸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的,不过他也已经想好了办法,当然蓝将军如果不同意的话,那办法,只能自己偷偷的溜了。

    今夜京城的许多人夜不能眠,有维耶亚学院的那些学子们,还有龙魂即将参加考核的那些队员。

    特别是这些队员,这是他们人生中一大转折点,迈过去,鱼跃龙门,迈不过去,虽然不至于跌至深渊,不过人生的色彩将注定不会太夺目,毕竟这都是特种精英,总会有用武之地的。

    只不过这些热血男儿,都是以龙魂为最终目标,那是作为一个军人最崇高的荣誉,进不了龙魂,对他们来说,确实也是一个打击,不过倒也不用太恢心,因为被龙魂淘汰下来的队员还有机会参加国安局的选拔。

    这也是国安局的头头和蓝将军两人闹的不开心的原因,一直以来,他们都是选拔的龙魂挑剩下的队员,能开心么?所以前段时间,龙魂不振,国安局的头头最活跃,力主辙消龙魂,把这些队员收归已用,不过却是被蓝天翔将军给顶了回去,这次龙魂立下大功,一改往日形象,想辙龙魂更不可能了。

    夜色寂静,月落日升,很快,新的一天到来了。

    龙魂今天的气氛有些与往日不同,早上八点,在训练场上,集合了不少的穿着各色特战服的人员,这些人一个个气息强悍,仰首挺胸,眼神中充满着火热的兴奋,激动还有忐忑不安。

    这些都是来自各特种兵大队,特战族,陆航旅,海陆空三栖等精英们,前段时间,通过理论还有一些小考核,已经淘汰了一小部分人,剩下的考核才是重点,在场的近百人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留下,每个人心里都没有底。

    队伍一共十排,每排十人,只有最后一排是九人,也就是说,除了前段时间淘汰下来的那些,还有九十九人等着参加下一步的重点考核,这次的考核考过了,才能成为龙魂的新生队员。

    在这些人中,南宫飞,赵剑龙还有那个慕容北赫然在其中,在最后一排,最后一名还有一个娇小的人影,一身迷彩服裁剪的很合适,把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前突后翘,再看脸型,清秀靓丽,英姿飒爽,一双美目偷偷的四下扫视着,正是特战旅长王铁山的宝贝千金,王晓涵。

    说实话,这个妞就是来充数的,对于报龙魂,她真的没有想过能过,毕竟实力差的太多了,到上官飞燕都差了一截,她本身的实力连特战旅的一般精英都达不到,更不要说龙魂的标准了。

    说实话,王铁山就是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毕竟自己的女儿和这个逍遥王算是有交集吧,看在东昌相识一场的面子,也许抬抬手让过了呢,是吧,也说不定。

    而王晓涵当然也有这种想法,虽然她对洛天恨的要命,不过她和上官飞燕一样,最终目标是龙魂,反正这次来就来了,她从心里还真的想看看,那个混蛋在龙魂是什么样子,即使过不了,也想骂他一顿,毕竟他欺负过自己,还利用过自己,甚至上次打电话,竟然还让自己开房间等着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们几个每人负责一项,绝对要严格要求,敢放水,别怪我不客气,现在不是拉关系,装好人的时候,明白吗?”

    金玲珑面对着前面的南宫正,莫少锋,岳雷,司马锐,候方就是外号叫猴子的队员等七八个队员,这些都是龙魂精英中的佼佼者,也是临时的小队长,具体的考核就交给他们几个人了,而作为总教官金玲珑则是具体负责督导。

    “是,老大!”几人齐声喝道,虽然现在对金玲珑的印象大有改观,不过这个女人的狠辣给他们的印象太深了,只要这个女人面色一冷,南宫正这几个家伙真的打哆嗦。

    当然这是正规的考核,他们心中有数,决不能放水的,即使像南宫正也不敢,虽然考核的队员里有自己的哥哥南宫飞,要放水的话,也只能是洛天和金玲珑放水,他可不敢。

    然后这几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张表格,上面写着具体的人名个人资料,还有负负责的项目及评份标准,搞的很制式,这几人向金玲珑敬了一个礼,然后向着那些要考核的队员走去,脸上一个个露出冷酷的笑容,像是大灰狼面对小白兔一样,相当年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现在却是来考核这些人,让南宫正他们心里很爽。

    “嗯,今天天气不错啊,快有四十度了吧,渍渍,好天气!”

    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洛天从里面出来了,一身迷彩装,魁梧有型,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头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边角微微翘起的迷彩大草帽,走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眼火辣的太阳,轻声的自语道。

    然后来到一个遮阳棚下,那里放着一个藤椅,还有一个小桌子,上面摆着西瓜还有冰镇饮料,走过去,往藤椅上一躺,啪的打开一罐饮料,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望向那些待考核的菜鸟们,突然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不着急,先点点名,分分人,现在还不是最热的时候,一会再玩啊,有谁口渴了,可以过来喝西瓜,喝饮料,唉!一个人无聊啊……”

    “是,老大!”南宫正,莫少锋这些人早对洛天的这副牛叉习惯了,齐声说道,他们可是知道,一旦真的有二球跑过来喝,那好,你完了,不用考核了,直接淘汰。

    “这个混蛋,倒会享受,哼!”站在队伍里的王晓涵不由瞪了一眼远处的洛天一眼,轻声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