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355章 衣服惹的祸
    百炼成钢,最终成圣,一个人能到入圣的高手,江湖少见,那不但有恐怖的天赋,还需要有名师指点才行,而一个半圣,也就是入室后期顶峰的高手,半只脚踏入入圣境界的高手,同样的并不多见。  .

    而这个上官野就是这种人,四十多岁进入半圣境界相当了不得了,毕竟像洛天,金玲珑这种年轻的妖孽真的是太少了。

    所以上官野傲气,有他傲气的资本,不愧是上官家族的底蕴,功夫确实强大,伸手抓向洛天的肩膀,这一抓之下,力道极大,簸箕大的厚掌抓向洛天,就准备把他甩出来,小辈敢对自己不敬,他必须要让他吃点苦头。

    “二弟,不可伤人!”上官虹看到二弟直接对洛天动手,不由的失声大叫,他知道这个二弟的实力,真怕伤了洛天,而洛天头也没有回,仍然缓缓的拾级而上,不过却是有种特别的韵味,不急不缓,似乎没有发现上官野背后的动作。

    “呯!”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出,洛天的肩膀轻微的一震,上官野的那只手一下子被弹开了,甚至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弹了出去,蹬蹬瞪,上官野一连往后退了三大步,这才稳住身形,面色惊骇无比,刚才刚抓到洛天的肩膀,还没有等他发力,只感觉一股大力反弹过来,竟然把自己震开了,甚至有股凌厉的杀气一下子把自己笼罩了,如果洛天趁势追机,自己万难逃过。

    “你……小子,你这是什么妖法,再来……”

    上官野一双眼神精光大芒,战意傲然,他可是一个好战分子,堂堂的一个半圣,竟然被人看也不看给震开了,这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不但不恼,反而一喜,似乎终于于找到了像样的对手。

    “二弟,好了,他是燕子的朋友,你不希望燕子不开心吧。”上官虹心里也是吃惊不小,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自己的这个二弟吃这样的亏呢,二弟的实力他清楚,这个洛天看也不看,不知道用什么手法,竟然把他给震开,这就说明什么?上官虹太明白了,所以内心喜悦的同时,更是拿出上官飞燕来压上官野。

    这时,洛天缓缓的转过头来,冲上官野一笑:“上官二叔,好歹我也是这里的客人,您应该有点礼貌才对是不是?我找燕子有点事,您如果愿意的话,有时间我再好好陪你。”

    让上官野吃了一个暗亏,洛天也不能没有表示,不然的话,也显得自己太装比了,刚才那一震,也让洛天暗自吃惊,这个上官野的实力还真是不弱,不愧是半圣的高手,本来想把他震翻呢,想不到只是退了几大步,力道确实惊人,洛天为没有让这个口上没德的盗墓大贼摔了一个狗啃泥有些不满。

    “臭小子,你很狂啊,我们再来。”上官野怪叫道,却是被上官虹给死死的抱着了,本想震开上官虹,又怕伤了他,毕竟刚才是自己无礼在先,想试一下洛天的实力,想不到,差点没有把自己给摔趴下,气的他哇哇怪叫,等到上官虹把他放开时,洛天早已经到了楼上,没有了踪影。

    “刚才那一招是怎么用的……”

    上官野心里狐疑,站在那里还在琢磨比划着,还是一个典型的武痴,不但没有生气,反倒琢磨起洛天那一招来。

    洛天知道上官飞燕的房间,所以这个家伙可没有客气,推门就走了进来,想给上官飞燕一个惊喜,其实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怎么这样啊,表姐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

    房间里,上官飞燕正打着电话,看到门被突然的推开,洛天无声无息的咧着嘴走了进来,不由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抬手示意洛天不要说道,继续打着电话。

    “嗯,那好,表姐,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姐夫的事,这事交给我来办就行了,他敢无礼取闹,我打的他满地找牙!离什么婚啊,孩子都这么大了,真是的,好了,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说完,上官飞燕把电话就挂了。

    “喂,你这个家伙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快起来,这是我家,我告诉你不要太过分啊。”看到洛天一点也不客气的往自己的床上一躺,抽着烟,笑眯眯的望着她,上官飞燕心里有些小喜悦外,还是有些紧张的把洛天给拉了起来,万一家里什么人进来那太尴尬了,毕竟两人还没有结婚呢,说起来,她上官飞燕还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

    洛天一笑,坐了起来,却是顺手把这个妞给拉进了怀里,“混蛋,你疯了,万一老妈进来……”

    感觉着这个男人那熟悉让她着迷的气息,上官飞燕又羞又恼,有些不舍的推着洛天,毕竟两人好久没有亲热了,换句话说,洛天好几天没有“欺负”过她了,对于他的霸道,她已经习惯了,甚至几天不“霸道”自己一下还似乎有点不适应。

    “呵呵,放心吧,刚才我不小心把门给反锁了上了,你老妈进不来。”洛天咧嘴一笑说道,并没有松开她,相反抱的更紧了,这个妞在自己的房间穿的很随便,一件宽松的白色运动服,上面是一件紧身的半截露脐小背心,身材丰润而修长,看的洛天一阵眼热,大手毫不客气的抓了上去。

    “啊……你这个混蛋,你轻点,快点放开我。”上官飞燕不由的脸色羞红,身体一软,差点没有摔倒在洛天的怀里,这个混蛋那是爱抚吗,那简直是练手劲啊,用这么大的力,气死了,简直就是一个牲口,不懂温柔。

    “对了,刚才在和谁打电话呢,怎么还离婚啊。”洛天抱着上官燕上下其手,不过并没没有过分,只是过着手瘾,然后笑眯眯的问道。

    上官飞燕推不开洛天,任其抱着自己,瞪了他一眼,这才幽幽的说道:“别提了,是我的一个表姐,最近几天闹离婚呢,本来小两口过的挺好的,孩子都快五岁了,可是表姐夫怀疑她在外面偷人,于是这几天经常吵架,表姐夫还跟踪她,最后几天战火升级,两人都要离婚,这不今天我妈都过去劝他们去了。”

    “原来你妈不在啊,刚才是吓唬我呢?”洛天不由的用力的抓了一下上官飞燕的“大保龄球”哼道。

    “我……当然在,一会就回来了,告诉你啊,这是我家,你不要乱来啊。”上官飞燕看到洛天这货的眼热似乎越来越火热的模样,心跳不由的加快起来,低声警告道。

    “呵呵,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不在你家,就可以乱来是不是?要不我们出去开个房间,或者打个野战?”洛天嘿嘿一乐,说实话,他还真的想把这个妞现在就吃掉,饿了好几天了,肚子里没有油水了。

    “行了,不要闹了,我现在真的没有这个心情,正为表姐的事烦着呢。”上官飞燕阻止了洛天的咸猪手,有些郁闷的说道。

    “有什么好烦的,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你那个什么表姐夫怀疑她,肯定有他的证据,大不了离了算了,这样的女人真的不值得的留恋。”洛天收回了手,淡淡的说道,他对于外出偷吃的女人没有好感,这是一个女人的品德问题。

    “有什么证据?不就是我表姐的胸衣莫名的丢了嘛,哼。”上官飞燕白了一眼洛天道:“不久前,表姐带着儿子出去玩,回来的时候,胸衣竟然莫名的不见了,而且那件胸衣是表姐夫特意给她买的,他说记得很清楚,早上穿的就是那件,到了晚上,他发现里面竟然有空的。

    表姐也很惊讶,发誓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可是表姐夫根本不信,胸衣都没有了,能说没有做过?其实这事真的……只不过我知道表姐是一个端庄的女人,她很爱家庭和孩子的,不可能做出那种事,只不过胸衣的问题一天不解决,表姐夫就一直怀疑她……”

    “喂,你怎么了?”看到洛天张着嘴巴,神色有些精彩的望着自己,这个妞不由的一愣:“你不会也认为表姐是那种女人吧。”

    “咳……这个,怎么会呢,你表姐我虽然没有见过,不过听你说,我想应该也是那种端庄的女人,根本不会出去偷人的。”洛天干咳了一下,摸了一下巴笑着说道,心里却是嘀咕:“不会这么巧吧,上次让那个叫刘闯的家伙偷女人的胸衣,竟然偷到了这个妞的表姐的身上?想不到竟然真的爆发了家庭大战,这还真是没有想到。”

    “就是,我表姐根本就是那种人,那个表姐夫纯粹就是无理取闹,有时间收拾他一下,敢离婚?哼。”上官飞燕冷哼道。

    “呵呵,这个没有必要吧,毕竟是人家两口子,你要是打了他,你表姐更过不成了,家和万事兴嘛。”洛天急忙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