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358章 深夜袭杀
    洛天想的没错,特战旅大院的那个小别墅里,王晓涵此刻眼睛通红,正在掉眼泪,王铁山黑着脸正在训着她。

    “一到晚的爱干净,臭美,目空一切,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老子费了多大的劲才给你争到一个名额,想不到就这样让你浪费了,化粪池算什么,不要说泡一个小时,就是泡上一天一夜,只要免除前面的那些考核,也有人打破头去做。你倒好,对人家又打又骂,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吃不了苦中苦,就不要做人上人,别人对你的尊重,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自己给我想想,你会什么,你有什么?啊?”

    王铁山指着王晓涵骂的很凶,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这么骂她,把这个妞骂的哇哇大哭,王铁山知道,那个逍遥王真的给面子了,这事不怪别人,就怪自己的女儿不争气,她的目标就是龙魂,想不到竟然被她浪费掉了。

    “我一无是处,我自大,我什么也不会,行了吧,您从小到大,除了骂我,您还会什么,您教我什么了,自从我妈走了后,您管过我吗?您的心里只有特战旅,您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是您的女儿,不是您的兵!”王晓涵被王铁山骂急眼了,站起来,冲着父亲大声的吼道,泪水长流。

    “你……”

    王铁山一阵语塞,望着自己的女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毕竟自己一直把心思都扑在了特战旅上,对于这个女儿平时真的照顾的太少了,才养成了她这样的性格,养不教,父之过,说到底,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责任。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好了,孩子,不能去龙魂就不去吧,你今天也累了,什么也不要想了,好好休息吧。”最后王铁山摇摇头,出了女儿的房间。

    怔怔的望着父亲那有些孤凉的背影,还有头上的白发,王晓涵无语了,心里也有些后悔了,不过没有办法,这件事确实不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

    王晓涵今晚是无眠了,白送的机会被自己丢失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凭她的个性,哪里知道洛天竟然还是照顾她,还以为是故意羞辱她呢。

    “这个混蛋……”

    夜晚月光如同轻纱透着窗户撒在了床上,王晓涵展转反侧,低声轻骂。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到,最近风声有些紧,你们都给老子低调一些,那里邪门的很,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

    夜深,上官野从大哥的府邸出来后,边打电话边往前走,低声的安排着什么。

    这个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神望向前方,神色微微一怔。

    这是一处很寂静的地方,树叶摇曳,沙沙作响,在他的前方五米处,站立着一个少年,正在冲自己微笑,这个少年大约有十五岁左右,唇红齿白,秀气的很,戴着一个鸭舌帽,身材很是柔弱的模样,就像某个世家的子弟一般,却是看不出到底是男是女,秀气的要命,只不过眼神有些狂傲,和他的年纪不大相仿。

    “你就是上官野?上官家族的底蕴,一身横练功夫少有敌手?”

    少年一手拿着小刀轻轻的修着自己那堪比女孩子的修长指甲,一边抬头看向上官野,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声音很轻柔,不过语气却是大不敬,甚至还有一种不屑。

    “哪里来的野孩子,我上官野的名子也是你叫的?即使你老爸也没有我的年纪大吧。”上官野收了手机,瞪着一双环眼不由的呵斥道,心里却是疑惑不解,这个少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京城家族根本没有这么一号人物,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要知道自己平时很低调,更是没有和年轻人打过招呼。此人竟然在这里拦下自己,难道……

    想到这里,上官野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他虽然是盗墓大贼,一身功夫极高,而且看起来狂野的很,不过心思却是慎密的很,看向这个少年面色有些凝重。

    “野孩子?”少年不由的脸色一冷,随即笑道:“你知道吗?以前骂过我的人,全部都死了,久闻上官野功夫极高,今天特意来领教一下,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啊。”少年笑道,两指一弹,一道寒光对着上官野就射了过去,目标是上官野的眉心,竟然是刚才那把小刀。

    “小小年纪,好辣的手段。”

    上官野一声轻喝,身形一晃,堪堪的躲了过去,小刀射入墙体,没入其中,尾部一个红色的绸绫在夜色下发着妖异的颜色,如血。

    上官野惊出了一惊冷汗,这个少年的暗器手法极度的恐怖,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让他称奇。

    “你是唐门的人?”上官野眼神凝重下来,望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冷声喝道,现在他不把这个少年当成孩子了,而是当作恐怖的对手,就凭那一手暗器手法就让他不敢小视。

    “唐门?算是吧,不过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少年微笑道,在月夜下,本来清秀的模样,却是有种诡异的感觉。

    “什么身份?”上官野凝神望着此人,防止此人突然发动暗器。

    “呵呵,不告诉你,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飞刀穿透人咽喉的感觉,那种不甘的眼神,慢慢的空洞,漫漫的焕散,然后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最后不甘的倒了下去的时候,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少年露出一口白牙,添了添嘴唇,有种嗜血的冷酷,自顾自的说着,似乎是说一件很简单的小事,却是让上官野头皮有些发麻。

    “哼,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歹毒,老子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毙了你。”上官野不由的骂道,身形一措,突然欺身上前,一只巨大的肉掌对着少年就拍了下来,同时起脚横扫,气势狂暴无比,这样的瘦弱少年,一旦被自己击中,他相信必定没有还手之力。

    对付这样的少年,上官野没有留手,这个少年对他的感觉太恐怖邪恶了,根本无法当作一个普通的少年对待。

    “嘿,力气果然不小,我不敢和你硬接,刚才的飞刀看到了吧,其实那也是我的兵器,我会用它挑断你的手筋,脚筋,然后再把它刺入你的咽喉!”

    少年的身法极快,上官野的气势威压极大,速度也很快,可是竟然打不到这个少年的身体,甚至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挨到,这个少年在上官野的狂风暴雨的进攻中,如同穿花蝴蝶一般,闲庭信步,还有功夫说笑。

    上官野越听越心惊,自己相当于半圣的高手,现在竟然耐何不了一个少年,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自遇到,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难道是自己真的老了么?什么时候半圣这么软弱了,先是那个洛天,又有这个妖孽少年。”上官野越打越心惊,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而且这个时候,上官野眼角扫处,发现少年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寒寒闪闪的小刀,红缨如血,刀片只有一寸宽,三指长,如同手术刀一般,夹在手心,随时就会出手。

    “凭此人的身法,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如果此人突然发难……”

    上官野莫名的冒出冷汗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感觉,这个少年那明亮斜斜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让他的心里发毛。

    拳头坚硬,铁腿生风,可是每次都是打在空气中,这让上官野心里越来越发毛,此人的身法很轻盈,实力和自己并没有差不多,只不过此人的暗器手法太过诡异,不得不妨,所以让他的进攻大打折扣。

    “该我了,嘿。”少年一阵轻笑,小脸一寒,手中的寒光一闪,划向上官野的右手大动脉。

    “吼……”

    上官野右手极快的翻转,自下而上,击向少年的下肋,少年轻哼一声,身形灵活的一个反转,同时拿刀片的手诡异的上扬。

    “赤拉!”一声轻响,尽管上官野极力躲避,甚至还反击过去,即使如此,他仍然受伤了,被这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那锋利的刀片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深可见骨,鲜血直流!

    “小畜生,你竟然这么邪恶,今天老子毙了你!”

    上官野被打出了真火,虽然没有伤到筋脉,不过却也危险,自己横行京城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重的伤,当下大吼一声,不再防守,全力进攻起来,如同出笼的的猛虎,气势沉稳无比,狂风扫落叶一般对着少年狂杀过去。

    “发怒了吗?我现在又不打算废你的经脉了,我要一刀一刀的把你削成罗卜干!”

    少年冷笑,眼神却是凝重无比,毕竟上官野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在他的狂攻下,少年的身法有些凝滞,不过仍然灵活的很。

    “砰砰砰……”

    “刷刷刷。”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上官野终于抓到一个机会,拼着右胸被此人划了一刀,一拳狠狠的砸在对手的肩膀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少年的肩膀处传来骨骼断裂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