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的建议颇合蓝将军的心意,他也不用为难了,这样等于说洛天还是龙魂的人,只不过不在京城而已,既然有了这个驻地方办事处,那么以后办事调动确实也方便许多。

    而且正如洛天所说,龙魂还能掌握第一手资料,当然更主要的是,洛天自由了,虽然受龙魂节制,不过毕竟是在地方上,而且凭郭少枫和金玲珑这两人也节制不了他,当然一旦有事,洛天还是不含糊的,毕竟他也是龙魂的老大,其实从内心深处,洛天当然也不想放弃龙魂,如果真的完全放弃掉龙魂,他还真做不到。

    说到底,洛天就是想多点自由而已,特别是在东昌南街生活这段时间,竟然让他找到了家的感觉,如果说龙魂是他的根,那么南街就相当于他的家。

    蓝天翔将军兴致勃勃的走了,临走前,特别强求晚上要请洛天吃饭,让他必须去,不然的话驻地方办事处作废,这让洛天相当无语,不知道这个老狐狸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也就是一顿饭而已,为了自己以后的逍遥自在,洛天还是答应下来。

    “我终于明白你这个混蛋是怎么想的了,难怪不让那个上官飞燕进龙魂,你是想把她安排在驻地方办事处吧。”

    蓝天翔走后,金玲珑看着洛天抽着小烟,一副美滋滋的模样,不由的就来气。

    “嘿,有这个打算,你要知道在地方上不像你们在京城,地方上苦啊,我总要找个秘书什么的吧。”洛天咧嘴一笑说道,金玲珑不由的翻了翻白眼。

    “那其他的人呢?就你们两个?洛兄弟你不是想开夫妻店吧。”郭少枫也笑眯眯的问道,刚才洛天强调龙魂驻地方办事处的人选,必须由他来定,蓝天翔也答应下来了,这让他有些奇怪,不知道洛天会选什么人进驻地方办事处,因为洛天并没有给他要人。

    “呵呵,郭大哥,那不会的,这毕竟也是一个办事机构嘛,人还是需要的,只不过现在龙魂的人手也不足啊,都是宝,我是不舍得跟你们要人啊,所以钱和人都由我自己来想办法就行了。”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哼,希望你不要乱来,毕竟你给我记住,我现在可是你的上级,有的东西还必须要听我的明白吗?”金玲珑一副盛气凌人的说道,虽然她知道根本指挥不动这个家伙,不过还是这样说道。

    洛天倒是难得的没有为难这个女人,点点头:“工作方面,我会配合你们的,不过生活方面你可不要插手,还有一些鸡毛算皮的小事也不要来烦我,明白吗?”

    “你……”金玲珑气结,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自己根本不像是他的领导,倒像是他的下级一样,不过想到,龙魂有此人在,以后还会用得着他,强忍着一口气,出了门,去查看龙魂那些精英考核去了。

    “呵呵,洛兄弟,祝贺你,算是达成了自己的心愿,有什么事可以和郭大哥直接说,地方上并不平静,要不在龙魂给你挑几个好手协助你一下?”看到金玲珑出去,郭少枫笑着说道。

    洛天摇了摇头:“郭大哥,不用了,现在龙魂重新恢复了正轨,这个金玲珑现在基本上已经胜任了,以前的那些毛病确实改了许多,你们还是要好好相处,人我自己找就行了。”

    郭少枫点点头,他知道洛天注定是要走的,其实他最喜欢的就是和洛天搭档,只不过这小子志不在这里,也只好随他去了,在洛天来的这些天里,金玲珑确实变了不少,至于没有再打过自己,也懂得尊重自己了,这已经让他很满足了,不得不说,郭少枫对金玲珑的要求很低。

    解决了龙魂的事,洛天心里一阵轻松,他没有再陪着金玲珑查看考核,毕竟这是最后一天了,已经接近了尾声,他没有必要过去参和了,把大权全部放给了这个女人,当然这是好听的话,换句话说,洛天是撒手不管了。

    和郭少枫打了一个招呼,洛天回去换了件衣服,然后叼着小烟,又悠哉悠哉的出了门。

    走之前,他还有几件事要解决,一是上官野的事,二是那个刘闯那小子到时也要把他带到东昌,这小子神手空空,堪称一绝,关键时候会用到他。

    最后再指点一下朵朵,这个丫头天赋惊人,李连英的八音鼓功法,已经入了门,上次在音乐大赛时,洛天就感受到了,音乐造诣已经有了神韵,也希望这个朵朵快点成长起来,作为末来家族中的定海神针来培养一下。

    京城七八月份的天气,就像金玲珑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列日炎炎,现在却是阴沉了下来,天空乌云密布,高空深处,还伴随着沉闷的夏雷,风雨欲来。

    距离上官家族不远处一个较僻静的地方,一个男子打扮的很休闲,黑t恤,大裤衩,人字拖,叼着烟,出现在那里,面色有些凝重,正在四下查看着什么,正是从龙魂出来的洛天。

    “昨晚的大战,似乎很惨烈……”洛天自语,轻轻的抚摸着那一堵断墙上,被细细的刀片划过的痕迹,轻声自语,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上官野虽然练的是横练功夫,不过这种人最怕的就是以轻灵为主使刀的人,一刀一刀的划,简直就是割肉,昨晚他能逃出来,真的不简单,因为洛天发现上官野口中的那个小混蛋功夫真的不错,绝对是半圣境界,小小年纪,竟然达到如此高的境界,还真的不多。

    随着发展,京城比想像中要大的多,往外延伸了太多,相当于一个大省了,除了繁华的闹市外,效区更是广阔。

    “师父,您又咳血了,天要下雨了,回屋里去吧!”

    效区一个小塘边,盖着几间简单的草屋,一面临塘,一面靠着一个小山坡,远处的青松耸立,地上芳草凄凄,环境幽静,鸟语相闻,远离市效,倒是一处不错的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草屋前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生的唇红齿白,明眸善睐,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肩膀上,正扶着一个老人轻声的劝道,并不时的帮着他轻轻的捶背。

    “嗯,小龙,师父没事,倒是你昨晚刚受了伤,要多体息,那个人的头,晚上师父帮你拿来就是了。”老人轻声的说道,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头皮发麻,说的很随意,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样。

    “不,师父,您好好体息就是了,还是我来吧,昨晚算是他跑的快,不然的话,我非要挑断他的脚手筋,然后再刺破他的喉咙,哼。”少女不由的轻咬着银牙哼道。

    “江湖上,高手如云,你现在虽然得到了为师的真传,不过也不要大意,比你身手高的多的人大有人在,这不已经来了一个!”

    老人轻声咳嗽着,眼中却是爆出一阵寒光,扭头望向某一处,浑身上下的充满着一种恐怖的气息。

    “夺命医生就是夺命医生,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灵敏!”洛天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并没有隐藏身形,大模大样的走了过来,望着这个老人不由的微笑道。

    “你,你是什么人,不要过来!”少女感受师父身上的气势,不由的一惊,左手瞬间出现了一把小刀片,上面的一缕红缨很是鲜艳,杀机外露,瞪着洛天道。

    能让师父感到危险的人物少之又少,所以少女并不敢大意。

    “嗯,我明白了,难道上官野昨晚说那个小混蛋长的秀气无比,唇红齿白的,原来是一个小丫头啊,他的眼力还真不行,这都没有看出来!”看向这个少女,洛天微微一怔,随即笑道。

    “你才是混蛋,你才是小丫头,昨晚没有杀了他算他走运,哼。”这个少女没有了昨晚的淡定,瞪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冲洛天叫道。

    洛天撇了撇嘴:“你不会也告诉我,你的左手比右手更厉害吧,看来上官野还真好骗,竟然被你吓跑了,如果他拼死一搏,你们两个到底谁死还不一定呢。”

    “你……”少女不由一怔,她想不到面前出现的这个男子眼力这么毒辣,一下子看透了自己的虚实。

    “你是来抓我的?还是想为那个上官野讨还公道?”老人把少女护在了身后,本来咳嗽鞠偻的腰也猛然直了起来,看向洛天,手指轻轻的在腰际敲动。

    “夺命医生的刀在腰上,出手快,狠,准,少有人能躲得过,只不过想不到你会老成这样,没有人知道你才四十多岁,不到五十岁吧。”洛天并不在意,不过也没有往前走,站在那里微笑道:“放心吧,我不是来抓你的,想抓的话,三年前就抓你了。”

    “哼,你这个混蛋,只要一出现就没有好事,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你走吧,上官野的事,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此作罢吧,不过你代我警告他,再敢伤我的人,我必取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