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医生看向洛天,气势有些收敛,又恢复了那个咳嗽不止的老人的形象。  .

    洛天一出现,这个夺命医生就答应不再找上官野的麻烦,算是给了洛天极大的面子了,只不过洛天并不满足,当下咧嘴一笑:“别啊,远来是客,怎么说也要请我去家里坐坐吧,毕竟我们是老朋友了。”

    “师父,他是您的朋友么?”那个少女警惕的望着洛天又看看了师父,小声问道。

    “哼,为师才没有这样的朋友,这就是一个混蛋,能杀他的话,早就杀了!”夺命医生冷哼道,眼神中的尴尬一闪而过,似乎对以前的事不想再提。

    他夺命医生是厉害,嗜血,性格扭曲,没有怕过任何人,可是唯独对洛天心有忌惮,一是忌惮他的背景,一是忌惮他的实力,他杀人也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滥杀无辜之辈,只要不招惹到他,轻易不会出手。

    三年前和洛天较量过,自己不是对手,现在看洛天的气势内敛,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更不是他的对手了,而且当年,洛天确实放过了他,对他算是有思。

    “喂,你听到没有,我师父没有你这样的朋友,你快滚吧,不要惹他老人家发火,不然的话刺破你的喉咙!”少女哼道。

    “你这个丫头怎么说话呢,小小年纪就打打杀杀的,好歹我和你师父平辈论交,你应该叫我叔叔呢,来,叫个叔叔听听,看乖不乖!”洛天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你……敢占我的便宜!”少女怒了,手中的刀片脱手而飞,寒光一闪就到了洛天的眼前。

    只不过让她惊骇的事情发生了,洛天不闪不避,竟然用嘴接着了这个锋利的刀片,这让少女大吃一惊,她终于知道洛天的恐怖了,刀片奇快无比,力道极大,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敢用嘴接她刀片的人。

    虽然自己的左手火候不行,到右手差了许多,不过威力也是很强大,不要说一个半圣,就是入圣初期的高手也不敢这样轻易的接下来,毕竟一个拿捏不到位,刀片势必穿透嘴巴从脑后飞出。

    “哼,再来!”少女火气上来了,左手一翻又出现了三把薄薄刀片,每一把刀片上都系着一根极细小的红绸,抬手就准备发出去。

    洛天噗的吐掉那把刀片,微笑着看着这个少女:“你尽管发,不过先说好,你如何打不中我,我就会打你的屁股!”

    “你……”少女一怒,下意识的身体一颤。

    “好了,小龙,你不是他的对手,再练十年也不行。”夺命医生制止了少女,看了一眼洛天:“你说的也没错,你虽然混蛋,不过以前也算帮过我,想进来就进来吧。”

    洛天点点头,冲少女笑了一下,少女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扶着老人回了草屋。

    洛天跟了进来,也不用他们招呼,自顾自的坐在的一个竹椅上,打量着这里的一切,不由的感慨:“有谁想到一代高手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啊,据说盗墓大贼们,就喜欢这种清优的环境,似乎清新的空气可以洗涤身上的阴气,是吧,呵呵。”

    夺命医生为洛天倒了一杯茶,看了他一眼道,自嘲的哼道:“一代高手?不敢当,外人都叫我杀人狂魔!也只有你这么称呼我吧,另外,我也不是什么盗墓大贼,只不过一个手下不成气的弟子干这种事而已。”

    “原来如此,过去的事就放下吧,你也已经报了仇,不要再想了。”看着夺命医生那末老先衰,两鬓白发,脸上已经出现了皱纹,洛天感叹一声说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这是在警告我么?”夺命医生有些憔悴的眼神看向洛天冷哼道。

    洛天不置可否,“那个黑势力,我早已查过,无恶不作,欺男霸女,你把他们杀了,等于为民除害,这也是三年前我没有抓你的原因,当时也告诉过你了,你的实力很高,对社会危害太大,所以我不想你愤世嫉俗,牵连无辜的人。”

    “哼,那我谢谢你了,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只有没有人招惹我,我不会杀人就是了,国家有你这样的人才,还真是国家之福。”夺命医生道。

    “客气了。”洛天咧嘴一笑,看了一眼这个叫小龙的少女,然后说道:“能否让她出去一下,有事和你说!”

    “喂,凭什么让我出去!”少女瞪眼道,站在夺命医生的后面,手里还扣着一把刀片。

    夺命医生愣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道:“小龙,你先出去吧,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如果真的想杀我的话,你也拦不住!”

    “哼,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啊。”小龙指着洛天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好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夺命医生看向少女那玲珑的背影,眼中的慈爱一闪而过,然后看向洛天道。

    “咳,是这样……”洛天接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听了洛天的话,夺命医生半天没有说话,最后抬头看向洛天:“你小子,打的还真是好算盘,不过也有道理,毕竟小龙跟着我没有什么前途可言,只知道杀人,其实也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跟着你走上正途也不是坏事,不过,先说好,你不能欺负她,如果让我知道你敢欺负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凭我的能力,即使被你杀掉,不过相信你也会付出代价的吧。”

    洛天摸了一下巴:“说真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能答应我,完全是给我面子。”

    “哼,少得了便宜还买乖,另外,你说的上官家族,我是不会去的,那个混蛋上官野打伤了我的弟子,还想让我保护他们的家族,门都没有。”夺命医生冷哼道。

    “呵呵,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们的实力和你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再说小龙跟着我呢,如果上官家族有事,我的心情也不爽对吧。”洛天拿出这个叫小龙的少女说道。

    “这么快就威胁上我了?”夺命书生一瞪眼道。

    “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洛天笑道。

    “小龙跟着你也算是帮了我,这样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答应帮他们出手三次,记住,只有三次。”夺命医生想了一下说道,他当年全家被灭,后来收了这个孩子为徒,很是疼爱,简直就是当作自己的女儿,现在跟着洛天,希望可以干出一番事业,走上正途,也算是为自己以前的罪孽偿还一些因果吧。

    “好,三次就三次!”洛天拍板定音,说实话,他要离开京城,有些放心不下的就是上官家族,担心胡家背后的唐门会找他们的麻烦,现在有了这个夺命医生在暗中帮助,那就万无一失了,毕竟夺命医生和唐门有恩怨,杀过他们的高手,所以由他来暗中相护,最好不过。

    而到时再把这个小龙带到东昌,那也算是一个小定海神针了,朱雀和玄武都没法和她比,这样一来的话,李连英李老也就可以离开天容大酒店,回谢家了。

    “什么?师父,我不跟他走,我要陪着您!”

    把这个小龙叫回来,夺命医生把意思和小龙说了,这个少女顿时抗议。

    “孩子,你虽然是我的弟子,不过我一直把你当成女儿来看待,师父不会害你的,跟他走吧,有时间师父会看你的,记住一定要听他的话,明白吗?”夺命医生语重心肠的说道,最后这个小龙终于不悦的答应下来。

    最后洛天给了这个小龙一个地址,让她再陪她的师父向天,等伤好了,就去东昌找他,接着就离开了这里。

    “喂,师父,您在哪里啊,阴天下雨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出来我们喝几杯啊,嘿。”

    洛天刚回到市区,就接到了那个小太保杨潇的电话,邀请洛天喝酒,洛天不由的哑然失笑,看了一下时间,正好也到了饭点,于是说了一个地点,一会儿功夫,杨潇这小子开车过来了,车上还有一漂亮的小姑娘,在杨潇的指示下,小姑娘怯生生叫了一声天哥,洛天颔首微笑了一下。

    “你小子,告诉过你了,不要叫师父,就叫天哥就行了。”洛天也没有客气,直接钻进了杨潇的车里。

    “嘿,好的天哥,他们都在等您呢。”杨潇咧嘴笑道,然后发动了车子。

    洛天当然他们指的是什么人,无非就是慕容楠,还有其他家族的那些小太保太妹们,毕竟都是些年轻人,洛天也乐得和他们交往,杨潇选了一处很高档酒店,那帮小太保太妹们都在,看到洛天到来,一个个天哥天哥的叫个不停,如同众星捧月般的把洛天让到了主位上,接着就是推杯换盏,欢声笑语,气氛很是热烈。

    等到散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此刻外面吓起了大雨,如同瓢泼一样,天空阴云密布,雷声轰隆,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天哥,你要去找燕子姐吧,正好我从那里路过,送你过去吧。”慕容楠此刻热情的说道。

    “好吧,那麻烦你了小楠。”洛天笑道,看着这个女孩那高挑的身材,低腰白色小裤,露出一圈粉白的皮肤,两条修长的腿给衬的紧绷绷的,上面穿着一件清凉的小衫,更是显得整个人清新靓丽。

    “不愧是开瑜伽馆的,身材真不错,真是一个衣服架子。”洛天不由的心里感叹,据说这样的女孩身体的柔韧性极好,什么高难度的动作都会作,不知道她……

    坐在副驾驶着,洛天抽着烟,望了一眼全神关注开车的慕容楠,突然有些无耻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