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366章 是我管教不严
    “可是,大哥哥,我不想害人啊,好吧,我再弹一下,你看看!不要站在我前面哦,会伤了你的……”

    朵朵说着,轻盈的坐在座位上,双手抚上筝弦,小脸色有些严肃,纤纤的玉指轻轻的拨动了一下筝弦,筝!一声悠扬的声音传了出来,顿时一股气息很强大的声波无形的散发出来,刷刷刷!把前的家具和衣服又划了好几处。

    “厉害,以音入道,以音波攻击!不错,很不错!”洛天不由的大喜,如果这个丫头不是上学的话,他还真想把她也弄到龙魂驻地方办事处来,训练个三五年,绝对会成为一代高手。

    “大哥哥,你还笑呢,人家都烦死了,这样表演的话,会把人划伤的。”朵朵不乐意的撅着性感的小嘴哼哼道。

    “呵呵,傻丫头,你表演的时候,可以不用八音鼓功法就没事了,这个是可以由你自己控制的,心神入定,以音入道……”

    洛天仔细的帮着朵朵解惑,说的口干舌燥,这个丫头总算明白了,在洛天的建议又试验了几下,果然如此,只有悠扬的筝音神韵传来,并没有那种可怕的音波,而自己如果有意为之的话,那么就会发出这种可怕的音波。

    “洛天大哥哥啊,这种功夫太可怕了,我不想学了,我真的不想害人的。”朵朵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朵朵,这个世界上坏人很多,你不想害人,不过不敢保证有坏人会害你,大哥哥希望你有自保能力,还记得在东昌发生的事吗?那次如果不是大哥哥,你和你的姐姐会面临什么样的遭遇,你知道吗?”

    洛天严肃的说道,暗叹这个丫头真是太纯洁了,简直和上官飞燕是两个极端,一个喜欢打打杀杀,出手狠辣,一个却是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圣洁空灵,清纯无比,温柔善良的有些过分了。

    “哦,说的也是啊,那帮人太坏了,还有啊,我听说我二叔昨天晚上被人打伤了,流了好多血呢”一想到上次在东昌的事,朵朵的脸色都有些发白,那次的事真的吓着她。

    “是啊,所以朵朵,你一定要好好的练习这套功法,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孩,李老也不想让这套功法失传,你可以练,不过一般情况下不动用就行了,万一以后叔叔或者阿姨还有你姐姐被人欺负,还需要你来救呢,明白吗?”洛天像是哄孩子一样,给这个丫头做思想工作。

    “嗯,我知道了大哥哥,我一定会好好的练的,偷偷的练,嘿,不让任何人欺负我的家人,我要保护她们!”朵朵握着粉拳哼哼道。

    “这才对嘛,好了,出去吧,你姐姐还有表姐她们还在下面呢……”

    洛天成功的为朵朵做了工作,又指导了一番这个丫头,然后微笑着说道,说实话,那个阿丽在下面,他真的不想下去,可是又不能窝在朵朵房间里不走,这样影响不好,不然的话,上官飞燕又要逼宫了,毕竟上官飞燕才是自己的女人,而朵朵是小姨子,这个还是要区别对待的。

    “阿姨,燕子,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告诉二叔好好的养伤,他的事我已经帮他解决了。”洛天直接无视陈丽望向自己的目光,看向上官飞燕的老妈微笑道。

    “小天,这就走啊,马上要吃饭了,吃过饭再去吧。”素萍慈祥的笑着挽留道。

    “有什么事这么要紧,不能吃过饭再走吗?”看到这个家伙来了后,就往朵朵的往房间钻,出来就走,让她的心里很不爽。

    “大哥哥,一起吃饭吧。”朵朵也盛情的邀请。

    洛天尴尬的一笑:“不了,阿姨,朵朵,我真的还有事,先走了……”

    “姑妈,我家里还有事,孩子在家呢,我不放心,我也先走了!”这时陈丽突然说道,然后看向洛天:“要不一起走吧,去哪里我送你!”

    洛天听了不由的一头黑线,这个女人还真的盯上了自己了,有心想再留下,可是刚才话都说满了,是真的有事,也不好再说留下的事了。

    当下尴尬的一笑:“那……好,谢谢表姐了。”于是陈丽和洛天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京城的雨说来就来,就走就走,刚才还是大雨倾盆,现在却是云开雾散,空气清新,甚至日落的晚霞也出来了,透着车窗照进车里,映着开车的陈丽那娇美面容,发着淡淡的迷人的光晕,只有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咳,表姐,你在前面把我放下就行了,我去买盒烟,顺便溜达一下,就不麻烦你了。”这个陈丽不说话,开着车,气氛有些沉闷,洛天心里有些打鼓。

    “这里有烟,这是我老公的,你抽就行。”陈丽淡淡的说道,甚至语气有些冰冷,随手从车座中间的那个盒子里拿出一包烟扔给洛天。

    洛天慌忙接过,看了一眼,稍犹豫了一下:“表姐,这个,不是我要抽的牌子,我想我还是下车……”

    “吱……”

    陈丽猛的把车停了下来,美目瞪向洛天,胸部微微起伏:“怎么?看到我,心虚了?”

    “我……我心虚什么啊,表姐你虽然漂亮,不过我毕竟和燕子很好的,而且我也没有见过你……”洛天竟然破天慌的有些结巴起来。

    “你再说一句没有见过我?”陈丽轻轻的磨着银牙,瞪着洛天,一双妙目闪着羞恼的目光,接着语气一缓:“你是叫洛天对吧,我比你应该大一点,叫你一声弟弟,你是燕子的男友,应该听说我的事,现在我在和老公闹离婚,我想具体原因你应该知道吧,所以我想请你跟我回家一趟,证明我的清白!”

    洛天知道躲不过去了,苦笑了一下:“那,这样吧,你跟我先去带一人去,只有他才能还你的清白,我自己去的话,恐怕更会火上浇油,毕竟我长的还算说的过去的,是吧……”

    “你……臭美,你找那个少年吧,我就知道是你们两个干的好事,想不到你们两个竟然如此下流!”陈丽的脸一红,不由的冷声哼道,不过她也知道洛天说的有道理,只带洛天去根本不行,这不但解决不了问题,似乎有种示威的意思了。

    当下哼了一声:“去哪里?”

    “咳,就是案发现场!”洛天摸了一个鼻子说道,陈丽一愣,瞪了一眼洛天然后发动了车子,案发现场,那当然就是那个小巷子。

    洛天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想不到中途惹出来这么一个事,京城这么大,为什么这么巧!

    陈丽的车速极快,似乎心里着急,所以一会儿功夫,就到了离胡家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少年,穿着一个雨衣在那里鬼头鬼脑的望来望去,正是那个少年刘闯,这小子挺守时,早早的就等在了这里。

    “天哥,你来了,你太不够意思了,也不早点来,刚才下雨我都没有走,怕你找到不到我,快把我淋死了,这是……”

    看到洛天下车,刘闯不由的咧嘴一笑迎了上去,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身后的那个少妇陈丽,不由的嘴角一抽,然后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陈丽一声大喝,如果放在以前,她还有些惧怕巷子子里的两个家伙,现在知道洛天竟然是自己表妹的男友,她倒不怕了,而且心里更多的是气愤。

    刘闯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不停也不行,洛天抓住了自己的肩膀,自己的鸭子步施展不出来。

    “你这个小坏蛋,这么小不学好,我问你为什么偷我的胸衣?”陈丽气呼呼的走上来看着刘闯质问道,这个女人身材比较高挑,近有一米七,比刘闯还要猛一些,刘闯需要抬眼看她。

    “我……天哥,你说我们到底偷没有偷?”刘闯眼睛一转,把洛天也拉下水,现在他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这个女人他确实认识,毕竟自己长这么大就偷过一次女人的胸衣,所以对这个女人有印象。

    “咳,你小子,别我们我们的,小小年纪要敢做敢当知道吗?你把人家的胸衣偷了,人家老公怀疑她在外面有……人了,在闹离婚呢,你跟我去证明一下去,还人家一个清白。”洛天首先一本正经的把这小子骂了一顿后,然后又说明了来意。

    “可是,天哥,是你……”刘闯吓坏了,硬着头皮就想把洛天供出来,毕竟当时是他让自己证明自己的绝技的,现在人家找上门了,却是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

    “是我平时没有教育好你,天哥有责任,放心吧,有天哥在没事的,过去说清楚就行了。”洛天忙接口道,同时冲这个家伙使了一眼色,大手微微一用力,顿时刘闯一阵呲牙咧嘴。

    “那,好吧……”刘闯不由的苦着脸答道,然后在陈丽的冷哼下,上了她的车子,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一个人坐在后排有些凌乱,而洛天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在欣赏夜景,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大……大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刘闯受不了了,看着陈丽阴沉着脸小声的说道。

    “你这个小混蛋,一时兴起?你差点害了一个家庭知道吗?你们两个如果证明不了我的清白,我报警抓你们!”陈丽咬牙道,把洛天也捎带了进去。

    “是,是,放心吧,一定会给你证明清白的,都怪我管教不严!”洛天陪笑道,刘闯听了不由的翻白眼,明明是你让我偷的好不好,现在变成了疏于管教了,我们才刚认识,你什么时候管教过我了,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