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367章 还人清白
    车子在夜色下行使,穿过大街上的车水马龙,终于使进了一处很幽静的别墅小区。

    “大姐!您家的条件不错啊,这种小区应该好几万一方吧!”

    刘闯坐在车里探头探恼,如坐针毡,眼看着进了小区,一下子紧张起来,皮笑肉不笑的讨好的说道。

    开车的陈丽黑着脸没有说话,直接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停在一个车位里。

    “喂!咳,好,我知道,在处理一件小事……”

    下了车进电梯前,洛天接了一个电话,正是老将军蓝天翔打来的,洛天想起了今晚蓝将军还要请自己吃饭呢,如果敢不去驻地方办事处的事就作废了,他不敢不答应下来。

    “咳,表姐,你们先上去,我有事要打个电话!”洛天歉意的一笑说道。

    陈丽冷着脸,站在那里,望着洛天不哼道,心里却是暗恼:“你还以为是请你上去做客啊,是让你们来还我清白来的,还让我们先上去,你是想溜吧。”

    刘闯这货也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他一个人更不敢上去了,只要洛天敢溜,他撒丫子就跑,让他偷东西可以,让他做这事,他可不敢,不知道进了这个女人的房间,还不知道有什么等着自己呢。

    刘闯翻眼靠在墙上,望着那个灯出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修理工呢,只不过这小子心里却是翻腾开了:“这个天哥怎么叫她表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刚认的干表亲?如果是那样的话,似乎事情应该没有想像的那么严重吧。”

    看着这两人的表现,洛天不由的苦笑:“那好吧,走吧。”堂堂的逍遥王竟然牵扯到人家的婚姻生活,这如果说出去,肯定会被龙魂的那些家伙笑掉大牙。

    陈丽哼了一声,伸手按下了电梯的按钮,过了一会儿,门外了,陈丽却是站在那里不动。

    “表姐请……”洛天客气的说道。

    “你们先请!”陈丽咬牙道,她可不能让这两人溜了,她的婚姻和清白全靠这两个人呢。

    “哦。”洛天嘴角一抽,拉着刘闯走了进来,最后陈丽才哼了一下跟进电梯,伸手按了一下上面的“15”的数字,刘闯看了头皮一麻,“十五楼啊,天哪,还想着实在不行跳窗逃跑呢,这下子完了,跳下来,绝对会摔死!”

    有些惊惧的望向洛天,洛天冲他淡淡的一笑,刘闯僵硬的一咧嘴,比哭还难看。

    出了电梯,陈丽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妈妈!”

    一个小男孩欢快的跑了过来,抱着了陈丽,正是她的儿子,上次刘闯就是借抱这个小家伙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的胸衣给顺了下来。

    “儿子,乖,告诉妈妈,吃饭了没有啊。”看到儿子,陈丽的脸上脸得的露出笑意,女人特有的母爱在她娇美的脸上出现。

    “还没有呢,爸爸不会做饭。”小家伙有些委屈的说道,扭头看了一眼洛天和刘闯,有些好奇的问道:“妈妈,家里有客人了来了吗?”

    “咳,是,是啊。”陈丽微笑着,招呼了一下洛天和刘闯走了进来。

    此刻,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中等身材,有些发福,面色有些白净,还戴着金丝边眼镜,身上有种淡淡的气质,一看就是一个小领导般的人物,看到陈丽进来,冷哼一声,不过看到洛天和刘闯,腾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有些涨红,瞪向来人。

    “怎么?这是来向我示威来了,还是想打我一顿啊,可以啊,两个,你的胃口不小啊!”金丝边男子不由的冷声哼道,眼中闪过一丝羞辱。

    这些天,他可是一直郁闷,自己心爱的老婆竟然在外面偷人,连胸衣都忘记带了,她竟然还死活不承认,这让他心里憋了一口气,非要离婚不可,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公司的高层领导,岂能容忍自己的老婆出现这样的事,当然自己泡别人的老婆那就另说了,她上官家族虽然势大,总也要讲道理吧,哼。

    听了男人的话,洛天嘴角抽了抽,什么也没有说,只有微笑着冲他一笑,“天哥,什么两个啊,什么胃口不小啊。”刘闯尴尬的一咧嘴,躲在洛天的身后小声的问道。

    “小孩子不懂别乱问。”洛天轻声说道。

    “就是不懂才问嘛。”刘闯不满的嘀咕道。

    “赵子宣,你胡说什么?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吗?告诉你,这两个人是来还我清白的,那件衣服是丢了,就是他们干的好事。”陈丽听了老公的话,不由的咆哮起来,和在上官飞燕家里判若两人,有种泼妇的潜质。

    “哼,你都说了,是他们干的好事,还解释什么,已经那样,还什么清白?”这个男人叫赵子宣此刻也火了。

    “你……”陈丽一时气结,冲晕了他,猛的看向洛天和刘闯:“你们两个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偷我的胸衣!”

    “大、大姐,是我不好,我只是一时兴起而起,我保证下次不偷了。”刘闯被洛天推到了前面,这小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听到没有,就是他偷的,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陈丽看向老公问道。

    “陈丽啊,陈丽,你的演技也太拙劣了吧,随便找两个人来,就说是他们偷了你的胸衣,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一个大活人,他能从你身上硬扒下来?”赵子宣不由的反驳道。

    “这个,能不能让我说两句。”洛天此刻硬着头皮说道。

    “好啊,你说吧,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叫的可真亲热,连表姐都认了,你还敢说和她没有一腿?”这个赵子宣更加气愤的指着洛天吼道,不过看到洛天身强体壮,本来想举起的拳头还是放下了。

    洛天一阵头大,心里暗想:“我倒是想啊,不过不敢啊,真那样的话,上官飞燕还不和自己拼命才怪,再说,挖人墙角,也不是咱的原则不是么?”

    “是这样,我这个小兄弟呢,平时喜欢顺手牵羊,有一手绝技,那天技痒,看到表姐路过,于是就顺手摘掉了她的胸衣,想不到给你们惹出麻烦,真是不好意思,这不我特意带他来陪罪的,表姐是清白的,你不要冤枉他,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嘛,呵呵。”

    “你说的倒是好听,你的意思是说,她一个大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把胸衣给偷走了?”男人赵子宣不由的嗤笑一声,根本不相信洛天的鬼话,他没有洛天高半个头,又是大腹便便,往那里一站,还真的和洛天没有可比性,更是让他醋意横生,就认定是那个奸夫是洛天了。

    “是啊,这有什么难的,我神手空空出道以来从没有失过手,不要说女人的胸衣就是女人的内裤,也……”刘闯开始吹起来了,这小子给他一点颜色,就能开染房,胸衣有扣,他可以弄到,不过要说女人穿着的内裤他能弄到,那真是吹大了,但是也并不是可能,有的女人的内裤是侧面系带的,还可以,不过如果是那种紧身裤筒状的,打死了刘闯也偷不到,除非把女人打晕。

    “行了,你胡吹什么,快点向人家道歉。”洛天脸一黑,看到刘闯说的口沫乱飞,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由的拍了他一巴掌,刘闯才从演讲中回过神来。

    “妈妈,我怕。”这个小男孩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一头扎进陈丽的怀里怕怕的说道。

    “孩子,不要怕,他们不是坏人,有妈妈在呢。”

    “哼,他们当然不是坏人了,还是你的亲人呢。”赵子宣一听到陈丽这样说,更是火冲顶梁柱,只感觉头顶绿光大盛。

    冷笑一声:“好,既然你说胸衣是被他偷走的,那么你再给我表演一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就原谅她,如果你做不到,趁早给我滚,不然的话,小心我打你的满地找牙,告诉你们两个小子,我以前也是练过的。”

    赵子宣在洛天的面前很可笑的比划了一下,话洛天嘴角不由的一抽:“嗯,功夫底很厚,大哥一看就是练家了。”

    回过头来,看向刘闯:“再表演一下吧,不然的话人家不相信你说话的。”

    “哦。”刘闯一听要表演绝技,两眼就放光。

    不过看到陈丽和赵子宣都瞪着自己,不由的脸苦了下来:“要知道神偷这一绝技,也只有趁人不防范才能得手,现在这两人防贼一样着盯着自己,还怎么得手,甚至自己一上前,这个陈丽就往后退,这让刘闯差点哭了起来。”

    洛天看出了门道,不由的冷声骂道:“你这个混蛋,一天到晚的不学好,哥的脸都让你丢尽了,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要多做好事,不要做坏事,你说人家成立一个家庭容易吗,啊!”洛天追着刘闯就打,刘闯这小子也是心眼灵活,顿时明白了洛天的意思,于是就跑,却是围着陈丽在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