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突然的“自卫”着实把那些人吓了一跳,刚才还被打的嚎叫连连的家伙竟然这么猛,一巴掌竟然煽飞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甚至还听到了骨头响,这让围观的众人呆住了,那些“专业”人士更是一下子张大了嘴巴,想说什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聪哥打的好!嘿!”

    那个小萍不由的大叫,此刻这个妞早把手机收了起来,这些可不能拍,此刻那些客人甚至还有那些建筑工人也感觉很解气,大声叫起来。

    “杀了他,出了事老子负责!”陆虎一抹口鼻上的鲜血,更加的面色狰拧的大叫道。

    顿时那三四十人似乎才回过神来,于是嚎叫着扑了过来,刚才玄武在地上滚了半天,身上也是水泥灰,只不过这货当然没有受伤,眼睛明亮无比,嘴一咧,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一下子冲了过去,如虎入羊群。

    “啪,啪,啪……”

    “啊,啊,啊……”

    玄武把大哥逍遥王打人打脸这一手,学的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啪啪啪就像打孩子一样,没有人能躲的过去。

    一时间,巴掌扬,惨叫起,牙齿飞,鲜血溅。

    一会儿功夫就倒下去近二十人,一个个满地滚爬,一个个像是水泥猴子一般,打成了滚地葫芦,剩下的那些人,没有了傲气,两腿发抖,牙齿打颤,一个个哭丧着脸,心里直骂:“你丫的,这么能打你早说啊,这不玩我们吗?”

    剩下的这些人,玄武倒没有再动手,而是来到陆虎面前,抬手又是一巴掌,“王八蛋,刚才你是让我跪下求饶?”

    陆虎刚想爬起来,被玄武一巴掌又打了回去,跪在了地上,一手撑着地,抬头愤怒的盯着玄武:“小子,你少得意,我师父来了,让你死!”

    这个时候,陆虎还在逞强,只不过回应他的是玄武的大巴掌!啪的一声特别响亮,打的这小子是嘴歪鼻塌。

    “妈的,你狗屁师父来了,老子照样拍翻他。”玄武冷喝,眼里却是有些凝重,这个陆虎的师父,叫寒天德,实力很强,不比自己弱,甚至还要更强一些,不过自己如果使出提升潜能的猎杀七式,应该在伯仲之间。

    “老子拍,我拍。”玄武一巴掌接一巴掌,把的这个陆虎的脸严重变了形,血沫子乱飞,牙齿脱落,腮部凹陷下去,像是一个老太太,这一巴掌一巴掌像是打在在场的那些家伙的心里,一个个感觉头皮发麻,看陆虎的那个惨样,就知道有多狠了。

    像往常电视电影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这个虎陆的师父并没有来,最近一直在挑衅天容大酒店,大酒店一直没有做出反应,那个寒天德就是想找酒店的麻烦也无从下手,不可能真的杀进去,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气魄。

    毕竟李连英在那里坐镇,惹火这个人,他寒天德也不是对手,而且像他这样的一个高手,也不会每天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受罪,正吹着空调喝茶呢。

    不过不得不说那个寒天德是一个高手,已经进入了半圣的境界,实力惊人。

    “不,不要再打了,哥,聪哥,我错了……”

    那个陆虎真的被打怕了,看到玄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打的又脆又响,说实话,玄武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不然的话,一巴掌就会把他抽个半死,玄武这也是让人看的,敢找天容大酒店的麻烦,不回应则罢,不旦回应,那可是相当生猛的。

    “你妈的,现在才知道错了,告诉我错哪里了?”玄武终于停下了手,抽出一支烟点燃上,冲着这个陆虎喷了一口烟雾,然后才淡淡的问道。

    看着玄武长发下,那充满野性的眼神,陆虎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虽然心里怨恨无比,不过面子上不敢表现出来,只好把占路不对说了出来。

    “那不快点清理?”玄武一瞪眼。

    “是,是。”陆虎急忙招呼那些民工要清理路面,却是被玄武又拍了一巴掌:“王八蛋,农民工这么辛苦,让你使唤着玩呢,你们几个混蛋过去清理,不然的话,哥给你们留手脚也没有用了。”玄武指着那十多个剩下没有动手,却是早已吓傻的陆虎的手下。

    “这……”这些混混一阵犹豫,他们平时神气贯了,让他们干民工的事,他们感觉很掉价,不过一看到地上滚动着的十几个水泥猴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急忙抢过民工的铁锹干了起来,搬沙子的搬沙子,搬水泥的搬水泥,心里不由的暗骂,这帮民工弄这么多,累死老子了。

    “跪在那里,什么时候路清理出来,你什么时候给老子站起来。”玄武盯着陆虎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眼中的狠辣,似乎透过了他的灵魂,让陆虎畏惧的点头。

    天容大酒店,不愧是天容大酒店,反击起来太猛了,只有一个年轻人就把这些人收合的服服贴贴,那些客人看着玄武和裴容不由的敬佩有加,甚至还齐齐的鼓起掌来。

    “各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还请散去吧。”看到马路已经清理出来一个口子,此刻裴容微笑着说道。

    “好,好。”

    这些客人一个个的点头答应着,特别是那个和秘书来酒店谈“工作”的中年人更是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车子里,把车开跑了,因为他怕遇到“熟人”。

    陆虎跪在那里,脸色涨红,极度的羞辱,他知道这次是栽到家了,没有打了人家大酒店的脸,自己倒是被打了,这次的面子是丢大了。低着头,眼中的怨毒不停的闪烁,必须让马爷还有师父主持公道!

    这帮手下,干活干的飞快,看的那些民工不由的敬佩不已,“黑势力就是黑势力,干活就是快。”

    如果他们的话,被那个陆虎的手下听到,此刻肯定会大哭起来,他们也不想啊,这个陆虎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本身就是马义的心腹,现在他的一个什么师父也在东昌,此人在马义的心目中,更是水涨船高,尽管一个个累的像狗一样,不过还是不敢偷赖,毕竟陆虎还在那里跪着呢,不敢不快。

    一会儿功夫,就把大马路清理的干干净净,一个家伙甚至还自作主张的拿水冲了一下,气的陆虎差点吐血,你他妈的差不多就行了,老子还跪着呢。

    “带着你的人给老子滚,还有晚上不准开工,白天开,他妈的再晚上给老子弄的叮当响,老子把你串在钢筋上面晒人干。”看到清理完毕,玄武对着陆虎大喝道。

    “是,是。”陆虎忍着心底的怒气,低声下气的说道,在玄武的允许下,才敢站了起来,这个时候,玄武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先让他离开这个鬼地方就行。

    “姐,正好一个小时,嘿。”

    看到陆虎带着人狼狈的离去,此刻玄武来到裴容面前咧嘴笑道,一边的那个小萍偷偷的抿嘴一笑,玄武为了演戏把自己也搞的一身水泥灰,只有一口牙齿是白的。

    “小聪,辛苦了,去酒店洗一下吧。”裴容微笑道,对于玄武,她把他当成了亲弟弟看,根本没有客气,毕竟以前和自己的弟弟裴元庆是战友。

    “嘿,没事的,我回去了姐。”玄武摇头笑道。

    “小子,做的不错。”李连英也是面带微笑道。

    “还行吧,老爷子啊,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该你了,我们一人一次。”玄武大笑道,李连英的嘴角不由的一抽:“算了吧,还是你来吧,你有经验了。”

    “小萍,把刚才拍到的东西发到东昌官网上,标题弄的醒目一些。”看到玄武开车离去,裴容微笑着看向小萍说道。

    “嘿,放心吧容姐,我一定会弄的利利索索的,酒店的小美以前就是干这个的,熟的很,对了,干嘛发到东昌网上,不如直接发到全国网上算了。”那个小萍嘿嘿一笑,拍了拍不比容姐小的胸器保证道,本来微笑着的李连英老脸一红,忙扭过头去。

    裴容笑着摇了摇头:“做事留一线,发到全国网上,对于东昌的官场影响不好,即使发到东昌网上,估计也会很快的被删掉,不过只是让有些人知道就行了。”

    “哦。”那个小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东昌,机场,一架飞机穿云破雾而来,在强烈的阳光下,发着耀眼的金属光泽,稳稳的停在了机场上。

    “妞,回酒店,还是回你自己的窝啊。”

    洛天,上官飞燕,蓝雅,还有刘闯从京城回来了,洛天深吸了一口东口的空气,近一个月,一回来,还是让他感觉有种熟悉的气息,或者说是家的气息。

    “哼,当然是回我自己的家。”

    上官飞燕看着洛天那激动的小模样,心里很是吃醋,这小子要去见那个裴容了,她当然有些不舒服,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似乎者是名正言顺的,而自己有种第三者的感觉,她不会跟着洛天去酒店找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