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375章 是兄弟不是父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风水这一行,太过玄奥,裴容,玄武,甚至还有李连英被洛天一解释龙咳血这一大凶风水局,心里也是没有底,不过洛天既然说他来解决,却也没有说出办法来,几人也不好再问。

    “李老,让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辛苦了。”洛天最后看向李连英感激的说道。

    “你这小友,客气什么,其实老夫在这里等于是修身养性了,难得有这么多的闲暇时间,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呵呵。”李连英谦虚的一笑。

    “既然如此,那李老再住上个半年吧,反正……”

    “不,不,你小子不要得寸进尺,家主催了老夫多次了,既然你来了,我是肯定要回去的。”听到洛天还想让自己住半年,李连英不能淡定了,也不谦虚了,顿时嘴角一抽直接了当的说道。

    “嘿嘿,李老实在不行,你加入大酒店得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给您找个老伴,在这里安度晚年,岂不是更好?”玄武一甩长发,笑咧咧的说道。

    李连英一口茶水差点没有喷出来,瞪了一眼玄武:“你这个混球少胡说。”

    洛天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晚上我们好好的喝一杯吧。”李连英点点头,然后又询问了有关朵朵的事,洛天向他详细的说了朵朵的情况,并当着他的面子给朵朵打了电话。

    朵朵这个丫头也乖巧,首先向师父道歉这些天一直准备音乐比赛的事有些忙,所以没有给李老打电话,然后又细心的询问了一些问题,惹得李连英开怀大笑,直称来东昌最大的收获就是收了朵朵这个丫头当徒弟。

    最后看到洛天似乎还有话要和玄武,于是很识趣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朱雀怎么样了,现在还好吗?”李连英离开后,洛天并没有避讳裴容,当着她的面直接询问玄武。

    提到朱雀,玄武的脸顿时苦了下来,甩了一下长发,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女人估计是真的失忆了,根本不认识我,和她套近乎也不搭理我,有两次都拔枪了,哥,不能再让紫妍这么下去了,我怀疑她被王家人利用,似乎和那个马义有来往。”玄武有些担心的说道。

    “嗯,我知道,我现在去看看她去。”洛天说完站起身来,准备去朱雀的房间,他听裴容说完,朱雀的房间就和李连英挨着。

    “小天,她今天不在,早就就出去了,到现在没有回来。”这时裴容说道。

    “哦?”洛天不由的停下了脚步,轻轻的皱起了眉头,他不想让朱雀和王家有牵连,这个女人他必须拉回来,而且还准备让他当龙魂驻地方办事处的副处长呢。

    洛天正想着的时候,这时,外面有人敲门:“天哥,你在吗?”

    裴容和玄武不由的一愣,洛天微笑了一下,打开了门,只见门口的刘闯有些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小闯,进来吧,怎么了,拉着一个苦瓜脸,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容姐也是这里的老板,这个是邵元聪,你要叫聪哥。”洛天简单的介绍道。

    “容姐好,聪哥好。”刘闯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道。

    “哥,这个小家伙是谁啊?”玄武好奇的看着这小子,眼睛很是明亮,长的眉清目秀的,看了看洛天,又看了看刘闯,怎么感觉有点像,该不会是天哥在外面的私生子吧,不过似乎年纪有些大。

    洛天看到玄武眼中那猥琐的模样,不由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对裴容道:“容姐,这是我在京城遇到的一个孩子,就他自己一个人,比较乖巧,就把他领回来了,对了,他叫刘闯。”

    “哦,好,小闯既然这样,你以后就在酒店住下吧,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裴容微笑道。

    “谢谢容姐。”刘闯低声道,然后看向洛天:“天哥,您能不能和那个小萍姐说一下,我们是兄弟关系,不是父子关系,她总我当成您的孩子看,气死我了。”

    洛天的嘴角不由的一抽,有尴尬的看了一眼裴容:“这个小萍真是胡闹,好,等有时间我说她一下,没事,和你开玩笑的。”

    “哥,其实这个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如果真的是的话,我们……”玄武咧嘴直乐,却是被洛天一脚揣了过去,真是的,都是什么眼神啊,我能有这么大的儿子?开什么玩笑,当然这个刘闯这小子长的确实很秀气,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左右,而自己长的特别成熟,放在外面,真要说是父子,还真说的过去,也难怪那个小萍八卦。

    “我出去一下,小闯你刚来,不要乱跑,在这里一定要听容姐和聪哥的话知道吗?”洛天最后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笑了一下,然后走了出去。

    “嘿,孩子,过来,告诉我,你真的……”洛天走了后,玄武像是大灰狼一样,看向刘闯很猥琐的想套出什么内幕消息,刘闯不由的大怒,上前很不认生的就踢了玄武一踢:“我都十六了,告诉你再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和你没完!”

    “你这个小混蛋,怎么和聪哥说话呢,信不信我把你的屁股踢开花。”玄武不由的脸一黑,大手一把就向刘闯抓来,刘闯的身体一晃,竟然躲开了玄武一抓,这不由的让他大吃一惊。

    “小子,你这是什么步法?”玄武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这可绝不是一般的少年人身形灵活所致,而是一种步法,很奇妙。

    “哼,我神手空空的步法你也看得懂那就怪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就冲你告诉说的话,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刘闯胸一挺神气的哼道。

    “小聪,小闯你们玩吧,小聪他毕竟还小,你不要和他一见识,姐还有事,先出去了。”此刻裴容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个刘闯,然后笑着说道。

    玄武顿时咧嘴一笑:“没事,和他闹着玩呢,放心吧姐。”

    “容姐,救我!”看到裴容要走,刘闯不由的大叫,这个长头发的家伙看起来太具有野性了,身手不错,在这小空间里,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神鸭步能逃脱这个家伙的手心。

    “嘿,小子,谁也救不了你了,乖乖的停下来,告诉哥这是什么步法,顺便把告诉是怎么练的,我再指点你一下。”玄武把门砰的一下关上了,冲着刘闯嘿嘿一笑就扑了过去。

    “切,指点?你也配,你抓住我再说吧。”刘闯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在房间里展开自己的神鸭步窜了起来,看的玄武心里直痒痒,似乎没有什么功夫底子,不过这一套步法真是太牛叉了,不行,自己一定要学到手!

    顿时这个小型的会议室里,响起了呼喝还有桌椅掀翻的声音,其中还陪随着少年的惊叫声。

    市里,一个名叫“优雅”的小茶社,比较偏僻,不过却是环境和名字相配,很是优雅,此刻洛天坐在那里,正在笑眯眯的倒茶,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中年人,身材很魁梧,眼睛很睿智,此刻坐在面前,却是微微有些拘谨,正是贾齐北副市长,刚上任不久。

    “呵呵,来贾局喝茶,哦,应该叫你贾副市长了,恭喜啊,前几天去了一趟京城旅游了一圈,没有赶上您的任职大典,这里以茶代酒向您赔罪了。”洛天举杯笑道。

    “咳,洛兄弟,别这么说,客气了,其实我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你,我也升不了这么快。”贾齐北面色略有尴尬,不过还是实话实说道。他不知道这个家伙消失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又找到了自己,让他的心里有些发毛。

    “哪里,哪里,都是贾副市长有魄力,为民做事,升职那是应该的,小弟就不行了,现在是处处有人针对我啊,快在东昌混不下去了。”洛天摇头叹息,让贾齐北心里一惊,心里暗想,“你可别这样说啊,这会吓死人的,万一你狗急跳墙,那以前的事……”

    “不过你放心,以后的事我早忘记的干干净净,男人说过的话,一口唾沫就是一个钉,对吧,呵呵。”洛天接着又说道,贾齐北的心又放了下来,这种大起大落让他真的有点受不了,不知道这个洛天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

    想了一下,贾齐北看向洛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洛兄弟是因为王家的事吧,我听道上说过,一个叫马义的最近在东昌很活跃,他惹到你了?”

    “既然老哥这么问,我也不好满你了,贾副,你告诉我实话,天容大酒店后面的那个建筑,以后要用来做殡葬厂这事你知道吗?”

    “殡葬厂?怎么可能?”贾齐北不由的一愣,随即说道:“实不相瞒,洛兄弟,这件事是我批的,而且对方也提出了审请,符合程序,不过当时他们所说是建一个酒店,而不是什么殡葬厂!”

    “嗯,而且您应该知道,东昌属于季风地带,一到冬春两季,刮西南风,且不说我的酒店有没有影响,就是那种气味一旦吹进市区,给广大市民也是一种伤害,并且那里还面临高速公路,算是本市的一个窗口,似乎以后也影响本市的形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