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381章 赴马义之约
    吃过早餐后,洛天正准备上楼,这个时候,却是意外的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洛兄弟,我是马义……”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马义?”洛天不由的一愣,他想不到这个混蛋竟然给自己打电话,还弄的像朋友一样,还真不是一般的人物,开始巅峰对话了。

    “哈哈,原来是马大哥啊,你好,好好……没问题,那我们不见不散啊。”听了马义的话,洛天略微沉思一下,接着哈哈大笑道,咬着牙叫的很亲切。

    “小天,什么事?”看到洛天高兴的有些反常,裴容不由的疑惑问道。

    “没什么,那个马义约我喝茶!”洛天随意的说道。

    “马义?”裴容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小天,不要去,此人心机很深,这些天他一直针对我们,昨晚小聪还把他们的人打了,他现在约你喝茶,肯定没有安好心!”裴容一下子品出味来,拉着洛天的手失声说道,眼中的关心自然的流露。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马义么?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连和他见面的勇气都没有,怎么还和对决,放心吧容姐,不会有事的。”洛天笑道,心里却是在思量这个人约自己出来到底是为了何事,不过洛天相信此人绝不会向自己出手,此人的套路和周奉天是两回事,是那种表面兄弟,背后一刀的那种混蛋,擅长谋略,喜欢玩软刀子,倒也符合如今的形势。

    毕竟像那种动不动火拼,街头混战的黑势力太少了,黑老大也开始与时俱进了。

    “那我也要去,叫上小聪,黑五子,龙七,李老估计还没有走远,再把他请回来!”裴容急忙说道,毕竟这个马义不是一般人,进军东昌的领军人物,有吞并东昌地下的趋势,此人肯定没有安心。

    看到裴容如此紧张,洛天心里感动的同时,不由的哑然失笑,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波浪般的秀发:“不需要这么紧张,你忘了我的实力了吗?可是比李老只强不弱哦,而且此人既然公开约我,凭他的性格怎么会动手,再说,真有什么阴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也不堪一击的,除非他还想多活几年。”

    淡淡的语气,却是霸气十足,所谓关已则乱,洛天的事就是她裴容的事,只要一牵扯到洛天,这个女人的心就乱了,想想洛天的话,也有道理,不由的点点头:

    “那小天,你最好还是要小心点,这个马义并不好对付,要不让小聪跟你去吧。”

    洛天摇了摇头:“如果我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叫上这小子有什么用,还是让他坐镇夜总会吧。”

    最后,洛天出去了,开着自己的小奥拓,似乎永远都是那身黑t恤,大裤衩,甚至还穿着一双拖鞋。

    洛天走后,裴容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个男人对自己太重要了,虽然知道洛天的强大,不过作为他的女人,这是唯一的亲人,一有风吹草动,裴容就再也不能淡定了,想了一下还是给玄武打了一个电话,玄武听了后,沉思了一下:“姐,我知道了,哥做事有把握,这个马义不是他的对手,放心吧。”

    “小聪,你……”裴容有些生气,不过想想也是,要说最了解洛天的就是这个邵元聪了,既然他如此淡定,那么看来自己是真的多虑了。

    “聪哥,再继续讲啊,我们还想听。”

    “今夜君再来”夜总会,玄武旗下的弟子除了黑五子和龙七,现在又多了忠实听众,那就是刘闯,这小子昨晚就跟着玄武溜到了夜总会。

    此刻龙七嘿嘿笑着,给玄武倒了一杯酒催促道,而刘闯这小子也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这个聪哥,想不到此人懂的真多,功夫好,对女人也懂的这么多,这对于自己以后的“成长”应该大有帮助。

    玄武放下电话,伸就拍了一下龙七的大光头一巴掌:“讲你个大裤衩子,跟哥出去溜达一下去。”

    龙七不知道玄武接了一个电话为什么发火,不过还是乖乖的点头,“聪哥,那我们呢。”此刻黑五子问道,他还是比较了解玄武的,看来应该又有“活动了”,昨天没有跟过去看他大发神威收拾陆虎那帮人,这次他不想错过。

    “你在夜总会呆着,好好看管,小闯,你跟着你黑哥不要乱跑,我们一会就回来,知道吧。”玄武的面色有些凝重,然后带着龙七就出了门。

    虽然知道大哥洛天不会有事,不过玄武也是有点不放心,带着龙七直奔马义的老窝,他准备守在那里,一旦有风吹草动,就去端他的老窝。

    “黑哥,他们去做什么呢?”刘闯好奇的问道,黑五子不由的一咧嘴:“咳,闯兄弟啊,你还是叫五哥吧,听着舒坦。”他可是听说这个叫刘闯的少年可是天哥的兄弟,所以他不敢得罪。

    “哦,五哥。”刘闯重新叫了一句。

    再说天容大酒店,裴容关心则乱,心神不宁,下到楼下,本想来到酒店门口透透气,却是一眼看到那个被玄武一直纠缠的刀女竟然坐在大厅的一个沙发上在悠然的喝茶,面色极为的清冷,戴着一个大墨镜,一身黑色的短打皮衣,更让人感觉不容接近,裴容想了一下,心里不由的嘀咕:“这个女人今天怎么坐这里了,似乎以前法海常坐在这里。”

    想了一下,裴容还是放弃了去门口透风的打算,这个刀女对她的气息太冷了,让她有些发毛,裴容转身走了回去。

    南街区,一个新开来不久的小茶社,不大,只有七八张桌子,靠街,位置不是太好,因为喝茶的人都喜欢清静,靠街太喧嚣,所以虽然刚开,生意也并不太好。

    只不过今天却是迎来了几位贵客,直接把茶社包了下来,开茶社的小老板,看着放在桌子上的一叠钱不由的眉开眼笑,这些钱说实话够他三天生意兴旺时候的收入了,于是最好的茶水伺候了上来。

    茶社里,其实所谓的贵客并不多,只有三个人,为首正是那个马义,身侧坐着的是寒天德,至于最后一个人则是黄三。

    此刻黄三坐在那里有些拘促不安,看向门外,又望了一眼马义,“咳,马兄,要不兄弟回避一下?”

    马义淡淡的看了黄三一眼,微笑道:“有什么可回避的,只不过是一个年轻人而已,你这么怕他么?”

    “不,当然不是,咳。”黄三面色尴尬,心里直骂马义,他这个墙头草这马义拉了过来,不过心里却还是侥幸能得到洛天那边的认可,想一个刀切豆腐两面光。

    现在马义约洛天出来“喝茶”却是把他也拉上,这已经摆明他黄三是马义的人,一旦坐实,再也改不了,直接把自己的退路堵死了,狠!

    “做大事者,就要当即立断,自己的地盘上,有这么一个大钉子,你心里舒服么?是该表态的时候了。”那个寒天德坐在马义的一面,悠然的喝着茶,斜视了黄三眼冷哼道,他其实最看不起黄三这种人,吃里扒外,有奶就是娘,虽然表面上,黄三在马义面前称兄道弟,不过他却是知道马义根本没有把这个黄三看在眼里,只不过洛天就在南街,而黄三算是南街区老大,打通他这个关节,行事方便,仅此而已。

    “咳,寒兄说的是,其实我早已和那小子划分了界线,只不过不想见他而已。”黄三看了一眼寒天德,尴尬的一笑硬着头皮说道,这个寒天德实力高深,而且心狠手辣,曾一拳打破了一个人的脑袋,深深的震撼了他,对于此人,他畏之如虎,敬而远之。

    黄三心里正想着,这时,门口一个人影出现了,挡住了半个日头,等他看到那身休闲装,叼着烟的洛天时,不由的身体一抖,寒天德可怕,洛天同样的可怕,这个年轻人的心机自己都比不过,他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在周奉天的寿宴上,他的一个大哥就是逍遥一拳就废了那个恐怖的“死神”让他记忆犹新,是东昌新出现的地下王者。

    “咳,天哥,来了。”尽管已经跟了马义,不过见到洛天,黄三还是不由自由的站了起来,干笑着走过去,伸出手向洛天示意。

    只不过洛天看都没有看此人,和他擦身而过。

    “呵呵,马哥,想不到原来这么年轻,我还以为六十岁的老头子呢,今年有四十了吧,渍,不像,五十?嗯,差不多,哈哈,来到这里还让你破费,太见外了,哈哈哈……”

    洛天叼着烟,看着马义,直接走了过来,上前就抱着马义一阵亲热,像是多年没有见过的老朋友一般,一边的寒天德有些警惕的望着洛天想出手,不过却是马义抬手制止了。

    “呵呵,洛兄弟真会开玩笑,来,坐,冒昧邀请,洛兄给面子,马谋深受荣幸啊。”马义老谋深算,不动声色的推开洛天,刚才被洛天一抱,差点把他的一把老骨头给弄断,把他吓了一跳。

    “呵呵,客气,请。”洛天叼着烟,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而那个黄三站在那里尴尬不已,脸色阴晴不定,最后默默的跟了过来,像只夹尾巴狗一样,坐在马义的一侧,低头喝闷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