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一个人物,看起来桀骜不训,不过眼神清明异常,此子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对付啊。 ”

    面对洛天嘻嘻哈哈的模样,坐在自己的对面,叼着烟,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马义心里不由的暗叹,如果不是立场不同,他还真的不想与这样的人为敌。

    “咳,洛兄弟,你我都是生意人,对吧,呵呵,东昌这个地方环境其实不错,也想在这里混口饭吃,洛兄弟不会介意吧。”马义端茶示意洛天,然后微微一笑看似随意的说道。

    “这个王八蛋,说的还真好听,老子当然介意。”洛天心里翻了翻白眼,表面上却是哈哈一笑:“马大哥真是客气了,东昌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做生意的太多了,只要您有本事,尽管来!”

    说的虽然是做生意的事,不过却是摆明了车马,意思就是只要你马义有本事就尽管踩过来,哥接着就是了。

    马义的神色微微一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洛兄弟真是一个痛快人,我喜欢,对了,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天容大酒店是兄弟开的,昨天发生了一点小误会,你的那个兄弟打了我近二十多人,还让陆虎跪在了那里,真是好手段,呵呵,不过这恕不得别人,谁让那小子不长眼,惹了洛兄弟呢,回去后我就训斥他了,说天容大酒店藏龙窝虎,岂是你们能招惹的?真是不长眼的东西!”

    马义谈到了昨天的事,含沙射影,却又意有所指。

    “不会吧?我酒店后面的那个工地是马大哥的?”

    洛天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刚刚知道的模样,接着一拍大腿,茶杯往桌子上啪的一放,茶水都溅了出来,“咳,你早说嘛,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给老子上眼药啊,他妈的白天不开工,晚上叮当响,原来是马大哥的啊,看来都是误会,呵呵,早知道那些人是你的人,我的兄弟绝不会动手的,渍,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洛天摇头叹息,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模样,让马义听了不由的直翻白眼,这个混蛋当着和尚骂秃子,还让他说不出什么来。

    装,都在装,马义在装,洛天更会装。

    听了洛天的话,马义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一下,这个家伙还真的不好对付,玩套路,一套一套的,比自己还能装,自己早就知道天容大酒店是洛天的,而洛天又何尝不知道后面的那个工地是他马义的,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只是那么一层窗户纸就撕破脸,可是就是不捅破,还要保持着一团和气,其实马义和洛天心里都想骂人了,和对方说话都感觉太虚伪了,很累!

    “哼,天容大酒店果真是藏龙卧虎,那个陆虎是我的弟子,被人打废,当众跪在那里,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寒天德此刻砰的一声放下茶杯冷声哼道,他是装不下去了,更让他气恼的是,自始至终,洛天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直视忽视了这么一个高手,这让他很不爽。

    “咦?这位是?”洛天似乎才发现寒天德一样,其实他一进来就知道此人的存在,只不过是一个半圣的高手而已,自己三招之内就能杀掉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咳,天哥,这位是……”此刻尴尬的坐在那里的黄三咽了一口唾沫,身子微微一倾,想解释一下。

    “滚蛋!”

    洛天的眼神瞬间凌厉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杀意开始弥漫,和刚才的嘻笑完全的判若两人,眼神中那可怕的杀机让黄三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话只说了一半,生生的被咽了下去,他知道自己被马义拉笼是真的惹怒了这个天哥。

    黄三面色尴尬之极,想发火又不敢,面对洛天如同一头出笼的猛虎一般,自己只要敢说一句硬话,他真的相信洛天会出手废了自己,谁也拦不住,虽然这个寒天德功夫很高,不过此人出不出手都在两说上,也许把自己当炮灰用自己来试探此人也说不定。

    黄三心里愤怒的同时,却又无可耐何,曾几何时,自己在南街区是一个风光无限的老大,可是自从这个洛天出现后,一切都变了,先后掀翻了王大麻子,弄倒了周奉天,如果当时不是自己见机快,攀了上来,洛天不会留他到现在。

    现在自己的势力庞大了,实力比以前雄厚了不少,可是仍然被这个年轻人呵斥,自己却又不敢言语,这不得不说是他的悲哀。

    对于黄三这个墙头草,洛天是从心里面厌恶,他从京城一回来,就听裴容说过黄三的事,此人见利忘义,墙头草,两边倒,当初还从周奉天的手下救过他的命,此人竟然恩将仇报,投靠了这个马义,同样都在南街区,此人开门揖盗,洛天从心里已经有了除去他的打算了,有这么一个白眼狼在南街区,他很难安稳。

    “呵呵,洛兄弟,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那个陆虎的师父,姓寒,叫寒天德,功夫不弱,平时喜欢以武会友,是一个直性子的人,希望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马义看也不看黄三一眼,微笑着向洛天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洛天伸直了腰,往椅子上一靠,啪的一声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摆摆手:“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算了,以后你再有什么马虎,赵虎什么的来闹事,我让手下的兄弟下手轻点就行了,也算是给马大哥一个面子。”

    “小子,你太狂妄了……”

    寒天德面皮不由的一抽,厉声喝道,他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那个陆虎是自己的弟子,他却是对着马义说,还什么马虎,赵虎,自己只有一个弟子那就是陆虎好不好?这不是成心气人么?

    此刻黄三冷冷的看着寒天德和洛天,不发一言,脸色铁青,心里却是狠不得洛天和这个寒天德打起来,这个寒天德看不起自己,而自己又被洛天呵斥而不敢哼声,两人打的你死我活才好呢。

    “寒兄,寒兄,稍安勿燥,听我说。”马义急忙拦住寒天德微笑道,心里却是对这个寒天德的表现直点头,他正需要这个莽夫来引出话由,不然的话,贸然说出来似乎有点突兀,和刚才称兄道弟那种亲热劲有些不相符啊。

    “好,马兄,我给你面子,就由你来说吧。”那个寒天德知道马义就要步入正题,冷哼一声,瞪了一眼洛天,如果不是刚才洛天所表现的气势让他的心里有些忌惮,他早就动手了,看来传说不假,这个年轻人实力确实不弱,刚才呵斥黄三那一声,那气势,让寒天德也感觉到了压力,这才没有轻易出手。

    洛天听了这个寒天德的话,不由的撇撇嘴,抽着烟,喝着茶,静等这个马义放屁,他已经想到了马义要说什么了。

    果然,马义看了一眼寒天德,接着呵呵一笑,为洛天续了一杯茶水,这才说道:“寒兄是一个性情中人,上次你的那个兄弟应该是叫邵元聪吧,出手打伤了陆虎,其实寒兄并没有想报仇的意思,毕竟我们都是朋友嘛,只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和那位邵兄弟切磋一下,我们也好来个以武会友,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洛兄弟不知道意下如何?”马义终于说出了喝茶的真正目的。

    “以武会友?”洛天听了轻轻一笑:“这个主意不错,不知道马大哥想怎么来个以武会友啊,仅仅是他们两人对决么?”

    虽然洛天没有把寒天德放在眼里,不过以玄武目前的实力,还没有达到半圣的境界,对上这个寒天德真的很吃力,他不想让自己的兄弟有事,除非玄武动用潜能,施展猎杀七式,不然的话,不是这个寒天德的对手,即使如此肯定也要经过一场血战,也许能拼掉这个寒天德,不过玄武的生死也难预料,不值得,在他的心里,十个寒天德也比不上一个玄武重要。

    “呵呵,这个具体的规则,有待再议,我是初步这么考虑的,我们进行三场比赛,咳,洛兄弟你放心,纯粹是友谊赛,你我作为老大,手下各出三名选手就行了,主要是助兴而已,当然,洛兄弟也可以请谢家的那个李老出手,此人据说深不可测,他出手的话,估计我们只能甘拜下风了。”

    马义干笑着说道,洛天心里不由的鄙视这个混蛋,这是在将自己的军啊,刚说是自己手下出手,现在又拉出谢家,摆明是不准让李老出手了,毕竟他也不是天容大酒店的人,赢了,似乎大酒店也不光彩,李老是谢家的人,这个几乎道上的人都知道。

    而且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他和洛天两人派手下出场,也就等于说限制了洛天出场,试想一个堂堂的老大都出场了,也就意味着说天容大酒店似乎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