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好算盘。 ”洛天心里冷笑,看来这个马义把天容大酒店摸透了啊,除了李老,就玄武一个顶梁柱了,也就是说,即使玄武胜了,剩下的两场也是他们赢。

    因为他们知道天容大酒店出不了高手了,如果这个寒天德对上玄武,玄武取生的机会真的不大,对方毕竟是一个半圣的高手,而且看此人的气息沉稳,底盘扎实,内力深厚的很,真的不太对付。

    “这个……好吧,不过我们还是以交友为主,友谊赛,点到为止!”最后洛天似乎有些为难的说道,似乎有些心虚。

    “哈哈,好,痛快,当然友谊赛,点到为止,到时我们找一处场地,请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过来捧捧场,洛兄弟地头比老哥熟的多,还请洛兄弟到时多多照顾一二啊。”

    看到洛天答应下来,而又是一模样为难的表情,马义心里很高兴,刚才已经用言语卡住了洛天,为了面子,他应该不会让那个李老出场的,此人虽然离开了大酒店,不过有事保证会回来,不过只要他不出场就行,而洛天又是这方的老大,也放不下面子的,所以大酒店只有那一个邵元聪了,不足为虑,当然他也考虑到洛天会找帮手,不过难道他就没有后手么?再说一个强大的帮手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不过马大哥啊,最近后面的那个破建筑,一天到晚的叮当响,兄弟睡眠不足啊,这样吧,七天,七天后,我们举办一个友谊赛你看如何?”洛天微笑着征求马义的意见。

    “哼,为什么要七天,难道你怕了?”那个寒天德不由的冷哼道。洛天正要说话,不过马义却是微笑着阻止了他:“好,七天就七天,毕竟我们也要筹备比赛场地,还有一些准备工作对吧,呵呵,另外那个建筑真的不好意思,最近那帮工人他妈的老是白天有事,只能晚上开工,这样我和他们商量一下,晚上尽量不打扰洛兄弟的休息,好吧,呵呵。”马义似乎很好说话。

    “呵呵,那好,那就谢马大哥了。”洛天满意的点头笑道,然后喝尽了茶中水,砸吧了一下嘴:“好茶!”然后一拱手,接着就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告辞了。

    “马兄,为何要答应七天的时间,你不怕七天会有变么?”瞪着洛天出去后,那个寒天德不满的说道。

    马义看了一眼寒天德轻轻的摇了摇头:“以武会友,你以为只有你和那个玄武的对决么?更主要的还是要把此人打压下去,尽他最大的能量,求得外援,最后再一败涂地,那样才能彻底打击他的信心,而且这七天内,黄兄就需要你来造势了,声势越大越好。”马义最后看向黄三说道。

    “嗯,马兄,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黄三冷笑道,刚才洛天的呵斥,让他的心里恼怒,心里唯一的那丝歉疚也没有了,代替而来的是愤怒,铁了心的站在了马义一边,要拔出洛天这个钉子。

    “嗯,很好,到时不会亏待黄兄的,还是那句话占领东昌后,黄兄是东昌的代言人,相当于那个周奉天的存在。”马义微笑道,对于黄三的表现很满意,他知道这个黄三现在不跟着自己也没有办法了,已经惹恼了洛天,至于以后找谁代言东昌,说实话马义另有人选,不过绝不是他黄三。

    “可是,马兄,这边就我一个高手,那三场比赛……”寒天德还是有些不明白。

    马义看了一眼寒天德:“寒兄,这个就不需你操心了,我当然还有人选!”马义深沉的说道,寒天德和黄三对望一眼,钧点头,不过没有再问,他们知道这个马义绝不会打无准备之仗,肯定有他的后手,不然的话不会提出三场友谊赛,所谓的助兴纯粹是扯蛋,他是想压的洛天抬不起头来,在东昌树立威望。

    “这场比赛只能赢,不能输,光靠玄武一个还不行……”

    回来的路上,洛天面色凝重,轻声自语,如果说马义背后没有高手,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毕竟他代表的是王家这个大家族,肯定有高手坐镇,不然的话,也不会要连比三场了,他就是看出自己的手头现在没有人,即使玄武胜了,另外的两场也会让自己捉襟见肘。

    “我没有人么?”洛天不由的冷笑。

    回到大酒店的时候,那个刀女,也就是朱雀姚紫妍一直还坐在那里,甚至根本没有动弹,远远的看到洛天的车驰了过来,这个女人才放下茶杯,轻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天,回来了,怎么样?”

    看到洛天回来,裴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急忙上前询问。

    “没事的容姐,只是喝杯茶,这个混蛋马义想和我们酒店联合举行一个小节目。”洛天咧嘴一笑说道,裴容一愣,当她明白这是什么节目时,不由的脸色变了:

    “这个混蛋,这是看李老走了后,我们大酒店没人了么?这是要针对小聪啊,实在不行,直接让小聪离开东昌算了,到时找不到人,让他们干着急。”

    裴容想了一下说道,聪元聪相当于她亲弟弟,她不能看着他出事,虽然这样做有些丢人,不过为了不让他出事,她也认了。

    洛天苦笑着摇头:“可是我已经答应下来了,七天后,正式比赛,放心吧有我在,这小子没事的。”接着拿出手机给玄武打了一个电话,这件事还要和玄武好好的商量一下,毕竟这有关他的事,还需要他自己作主。

    “小子,你在哪里。”洛天拿起了电话。

    “嘿,哥,你回来了?我在他的老窝附近呢。”听到洛天的电话,玄武不由的咧嘴一笑说道。

    “你小子跑那里干什么,给老子回来,有事和你说。”洛天不由的笑着骂道,心里却是有些感动,这个兄弟的心思他一清二楚,只要自己出事,他会不顾一切的掀了马义的老窝。

    “嘿,好,马上到!”马义的老窝附近,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不远处停着一个很破旧的面包车,玄武在里面咧嘴笑着挂了电话,然后从怀里掏出两把手枪还有首扔给了一边吓的有些脸色发白的龙七:“小七,你自己回夜总会吧,哥去酒店有点事。”

    “聪哥,不……不行动了么?”龙七听了慌忙接过家伙,听了玄武的话不由的一喜问道。

    “任务取消,下次有机会再带你来。”

    “啊?好,好,这次没有出手真的太遗憾了,我还想大杀四方呢。”龙七添了添嘴唇有些后怕的望了一眼远处那防守森严的马义的住处,却是硬着头皮嘿嘿干笑道,开始这个聪哥说要带他玩去时,这小子还挺兴奋,不过来到这里,又看到玄武的眼神火热狠毒的模样,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的功夫虽然比起黑五子好一点,不过也不敢闯这种虎狼窝啊。

    “嗯,会有机会的。”玄武拍了一下这小子的肩膀,白了这小子一眼,然后下了车,直接往酒店赶去,带这小子来也是一个跑腿兼开车而已。

    “是,聪哥。”看到任务取消,龙七又硬气了起来,本来开车想送他过去,不过看到这个聪哥已经坐上了出租车,也只好作罢,自己一个人开着破面包车回去了。

    “哥,我要出战,毕竟此人找的就是我,如果惧战,会给我留下阴影的,以后的境界再也提升不上去了,只有在战中我才能提高!”

    酒店里,玄武听了洛天的话后,想了一下,凝重的说道,眼中的战意充盈。

    “什么提升不提升的,姐不让你去,你哥也说了那个人的境界很高,比你要高两个小境界,你打不过他的。”

    洛天没有说话,裴容倒是急了,不由的呵斥道,玄武虽然有些不着调,不过这个家伙人是真的不错,甚至和自己的亲弟弟,也就是裴元庆有些相仿,所以裴容不想让他有事。

    “姐,你不懂,我也算一个武者,也是一个军人,军人从来不怕死,现在对方欺负到家门口了,我岂能退缩,我即使死,也会死在冲锋的路上,龙魂的精英从来没有一个是孬种!”玄武激动的说道。

    “你小子死什么死,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洛天啪了拍了一下玄武的后脑勺,其实没有比洛天更在乎兄弟的生死了,青龙的事给他的影响太大了。

    “你现在的境界也到了后期,不过没有到达顶峰,更没有半只脚迈进半圣境界,到那个寒天德确实差了两个小境界,对上他有些难度,不过也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洛天接着说道。

    “放心吧,哥,只要激发潜能,我有把握杀他,敢挑衅我,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玄武的战意浓烈而凝重,看的裴容有点热血沸腾,她知道她根本劝不住玄武的。

    洛天点点头,他知道玄武说的没错,只有在战中才感悟,才能提升境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尽力而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