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雅也是苦笑:“燕子,他说的对,用你的名子真的不太合适,太麻烦,对了,这个裴容到底是什么人啊?”蓝雅好奇的问道,她怎么看,这个上官飞燕有种吃醋的意思。

    “咳,她是天容大酒店的老板,也是我姐!”洛天尴尬的一笑说道,上官飞燕听了不由的翻白眼,哼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原来是这样,我可以黑进去,篡改一下数据,像这样的单位,应该不是绝密的存在,想改不是难事,不过还有一件事你必须还要做到才行,那就是合同,那个马义手里肯定有合同。另外那些档案里还有一些身份证户口本什么的复印件这些实物,可不是用电脑就能改的,必须派人偷偷的更换掉,只有这样,然后再放进去你想放的人的资料,自己再弄出一份合同出来,这样这块地皮和上面的建筑才能真正的属于你。”蓝雅沉想了一下说道。

    “想不到这到麻烦。”洛天一拍额头。

    “那当然,现在批个地皮,盖个建筑,都要跑几趟,你以为容易啊。”蓝雅笑道。

    “那好,剩下的我来负责,你就负责给我黑进去改资料就行了,这是容姐的一些个人资料,你到时按照这个改就行了。”洛天想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写了不少裴容一些个人信息。

    “洛大处长,我看你是把办事处当成了自己的私有机构了吧。”一边的上官飞燕看着洛天郑重其事的把裴容的资料交给了蓝雅,让她搞这个东西,不由的有些酸酸的瞪眼道。

    “你这个妞怎么说话呢,铲除地方的势力,还东昌一个朗朗太平,也是龙魂的份内工作懂吗?”洛天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大厅的布局和格式,渡步来回的走着,然后又给上官飞燕提了不少的建议,让她加快改进,做几个隔段,好有点工作单位的样子。

    接下来的东昌,特别是南街,仍然对于这次的友谊赛而议论不止,随着比赛的临近人们兴奋的声音越来越高涨,甚至连一些普通的市民也知道了,还有不少的人是慕名而来入住大容大酒店,酒店的生意更是火爆,甚至还问裴容等有关人员到时要不要票,怎么买等等,不由的让裴容一阵苦笑。

    本来都以为天容大酒店定会紧张无比,而那个其中之一的主角邵元聪更是日夜不停的训练,只不过传来的消息让人大跌眼镜,有人看到这个邵元聪根本没有训练,长发一甩,正在加紧泡妞,和酒店的一个叫做小齐的女孩打的火热。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早点遇到你,而我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你在我身边,我却是一直没有注意到,从个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

    这是玄武追求那个小齐所说的话,让人听了酸牙,只不过有人看到这个邵元聪那欢笑的背后,眼中那深深的忧虑,似乎对这次的比赛的结果心里没有底。

    有人发表议论,说他这是在趁自己最后的几天享受人生,明知不敌,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失去了斗志,没有了上进心,一切顺其然了。

    “聪哥,人家看好你哦,你可不要让人家失望啊,人家爱你。”那个小齐曾依偎着邵元聪情意绵绵的说道,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不屑的模样。

    当时邵元聪喝的大醉,酒杯都倒在了桌子上,酒洒了一地,迷迷登登的打着酒嗝说道:“小齐,不妨告诉你,天哥,现在也没有办法,李老不出手,酒店高手太少了,只有我一个,论境界我比那个寒天德差了两个小境界,想胜他太难了,这次天哥真的失策了,准备让黑五子和龙七两人上场呢凑数,而我是主要战力,呕,呕……”玄武边说边呕,模样特秃废,说着说着,就趴在桌子上大睡了起来。

    而这个小齐则是心里冷笑一下,拿出手机,当着沉睡的玄武的面给马义发了一个信息:“另外两个选手是夜总会的龙七和黑五子!”

    “黑五子和龙七?两个不入流的混子?”马义看到这个消息不由的嗤之以鼻,“难道以前真的太看得起这个洛天了么?”而那个寒天德则更是哈哈大笑起来,声称自己一人就可以打三场。

    为了证实这个消息,有人看到那个黑五子和龙七在夜总会一身的精壮打扮,正在拼命修练的样子。

    “看来天容天酒店的实力真的不行啊,没有谢家支持,这个洛天不上场,根本没有高手,只有一个邵元聪,现在还意志消沉,变成了一个酒鬼,沉迷于花丛,算是真的废了。”这个消息还是“不经意”的传了出来,人们一阵议论,都不看好大酒店了,甚至还有人的后悔开始的赌注押了天容大酒店。

    为了证实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不少的人入住大酒或者去夜总会消费,他们看到大酒店的老板容姐脸色不是很好看,而夜总会的生意虽然火爆,不过人气不如从前了,甚至还有人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过来的。

    消息传到几个大佬的耳朵里不由的有些着急,他们想给洛天打电话,可是最近几天洛天的电话都关机了,打到大酒店,裴容只是以苦笑以对,似乎是无言的解释,让那些忠心于大容大酒店的大佬们的心沉了下来,他们印象中的大酒店是很生猛的,怎么会变得这么颓废呢,难道真的怕了那个马义不成?

    月夜如水。

    “记住,猎杀七式不到最后关头不要用,现在着重练这天元一击,力从心发,神遵气走,打入经脉,隐入不发,我再给你演示一遍!”

    天容大酒店过了高速公路,远处一个小树林里,月色下两道人影站立在那里,正是洛天和玄武,此刻玄武脸上,眼中哪里有一点颓废的气息,精光闪闪,气息强大,战意灼灼,正在仔细的聆听着大哥洛天的指点。

    此刻,洛天面色沉稳,月华照映在他的脸上,更增添了淡淡的神秘,只见他身形轻动,绕着几个小树来回的游走,不时的打出几拳,最后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玄武乖巧的上前帮他点上,洛天深深了吸了一口,吐了一个大烟圈,这个时候,身后的几棵小树才发出几声沉闷的声音,竟然从中间爆开,齐腰折断,哗啦一声倒在地上,看的玄武不由的一阵眼神火热。

    “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够,领悟不够,等你晋级到了半圣境界应该领悟的会更深一些,不过依你现在的资质,上百拳里,应该可以打出一拳天元一击来。”

    洛天耐心的向玄武解释着,指点着,光着半截身子的玄武,像一只野兽一般,不停的点头,然后对着几棵小树疯狂的击打着,并不是重拳出击,讲究的内力吞吐,这小子不知道打出了多少拳,终于有一棵小树,发出一声闷响,玄武不由的大喜:“给我倒,倒!倒!倒!”可是那个碗口粗的小树就是不倒,气的玄武上去又扑了一脚,小树这才应声而倒。

    洛天不由的苦笑摇了摇头:“虽然打了近一百五十拳,不过有一击也不错了,到时看你的发挥了,毕竟天元一击太过霸道,你当场真的把他打爆了,那也太惊人了,小树虽然没有倒,内里却是被你破坏掉了,等于是人的心脏,只要中了一拳,对方不死也要重伤!”

    “嘿,我知道了哥,我争取最近几天能够晋级到入室后期顶峰,那样的话,就不怕此人了。”玄武的心情不错,陪着洛天坐在地上聊天,两人一人叼着一支烟在吞云吐雾。

    “对了,你小子不会真的对那个小齐动了心思了吧。”洛天笑道,玄武一听,不由差点跳了起来,要和洛天急:“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不要说这个女人是那个马混蛋的人,就是不是,我也不会动心的,她根本不是我喜欢的菜,上都赖的上,我作为一代情圣,那目标可是很高的。”

    洛天白了这货一眼:“那就好,那个马义还真有点本事,竟然把这个女孩给安插了进来,没有被我们发现,现在先给她假像,让她传递一些消息,等比赛结束后再处理她。”

    玄武嘿嘿一乐:“我知道了,我已经给她联系了一个好工作,准备让她出国捞外块去。”洛天看了这小子一眼:“随便你处理吧,对于敢对大酒店不利的人,一个都不能留!”洛天眼中的寒光一闪而失。

    玄武点点头:“对了,哥,你不会真的让黑五子和龙七上吧,这两个混蛋怎么可能……”

    洛天不由的一笑:“当然让他们上,不过是让他们帮着招呼客人而已,另外我自有安排,现在外界对天酒店大酒不看好,你可以找人从中赌外围,赌一把大的。”

    玄弄一听,嘴差点咧到了耳朵根子上,他就知道这个天哥不会莫名其妙的让他传出来这个消息,这个时候竟然还不忘记赚钱,对于这个大哥真是又鄙视佩服。

    “哥,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的,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