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昌,南街,佳和别墅,王晓涵第一天来就成了苦力,正好别墅搞小规划,划分隔段什么的,上官飞燕以保密为主,并没有找人,自作主张的找来了一些木板,叮当叮当的敲了起来。

    而王晓涵和蓝雅都成了她的副手,两个大美妞被这个上官“副处长”指挥的跳急,一会干这个,一会干那个,香汗淋淋,虽然她们都会功夫,不过干这个东西,也有点受不了,打人还可以,这种动脑又动手的建筑活,还真是硬赶鸭子上架。

    “来,晓涵,把这个木板搬过来,我看看合适不合适……”上官飞燕手里拿着一个米尺,轻皱着眉头,看着一张图纸,像是工程师一样,指挥王晓涵,然后又让蓝雅拿梯子上去固定另一处的天花板。

    “嗯,这块板子似乎有点小了,来,晓涵,搬过去,把那个大的再搬过来……”王晓涵香汗淋淋的搬过来一块厚木板,上官飞燕这样说道。

    王晓涵擦了一把香汗,无耐的翻了翻白眼,只好把那块搬了过去,又搬了一块大一点的过来。

    “这个……似乎太宽了,要不晓涵再辛苦一下,还是把那一块搬过来吧……”

    上官飞燕摆了摆手,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说道,把王晓涵气的差点发火,她也是堂堂的特战旅的千金,哪里做过这些,被上官飞燕使唤的团团转,如果不是看在她是“副处长”的面子上,真的发火了。

    真是的,凭什么啊,姐是来工作的,是龙魂的精英,不是工地的小工,而蓝雅也被上官飞燕指挥的不好受,这个妞的一双手是玩电脑的,而不是修天花板,爬高又爬低,累的气喘吁吁。

    似乎感觉到了二女的小怨气,此刻上官飞燕双手抱胸,笑眯眯的说道:“晓涵,小雅,你们两个辛苦点,快完工了,把这块板子立起来,打扫一下卫生,最后再喷一下漆就差不多了。其实我们三个既是同事,也是姐妹,回头我和洛天说一下,让他尽量也给你们提升一下,嗯,就和我一样,副处级吧,你们看好不好?”上官飞燕温柔谦虚,此刻大方的微笑着说道。

    “真的,上官?你说的是真的?”

    本来,王晓涵和蓝雅心里有小怨气,有点消极怠工了,不过听到上官飞燕这么一说,王晓涵顿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知道上官飞燕和洛天的关系,如果自己一来龙魂办事处都弄个副处级的领导当当,那一告诉父亲,父亲还不高兴坏啊,所以这个妞急忙问道,想确定上官飞燕说的是真是假。

    而蓝雅虽然有些矜持,不过眼睛也是一眨一眨的,望着上官飞燕,看来也是心动了,虽然论家事和实力,上官飞燕不是最强的,不过她有尚方宝剑啊,这个尚方宝剑就是洛天,毕竟那是晚上滚床单的人,枕边风一吹,那还不水到渠成啊。

    “嗯,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只不过这木板……”上官飞燕微微一笑有些为难的指了一下地上的木板。

    “我来立……”王晓涵马上大声说道。

    “嗯,那好,晓涵就再辛苦你一下……”上官飞燕很“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又看了看天花板。

    “咳,燕子,这个很快就弄好了,等会我来喷漆吧……”蓝雅笑着说道。

    “那好,晓涵,小雅,你们两个先忙着,我去洗下澡,热死了……”

    上官飞燕说完转身就上了楼,眼中带着笑意,脚步很轻快,让王晓涵和蓝雅看了很无语,她们也热了,比她还热,可是没办法,为了副处的位置,努力吧。

    如果让她们知道,其实洛天本来就准备给她们定副处级,甚至都是副处长呢当然手下没兵,而上官飞燕这个妞只是利用了一下而已,她们不知道会不会和上官飞燕拼命,这也太能折腾人了。

    此刻,马义住处。

    此人悠然的喝着茶,坐在藤椅上,一边看着那个小齐发过来的“密报”不由的微笑,只不过眼中却是有些凝重,他总感觉这件事太过于简单了。

    闻名不如一见,难道那个洛天真是浪得虚名不成?有了一个聪元聪那还说的过去,毕竟此人的功夫高强,不过寒天德却有十足的把握对付他,这让他很放心。

    只不过对于另外两名选手,他是真的不敢相信,竟然是夜总手的两个混子,好像一个叫龙七一个叫黑五子,马义曾让寒天德亲自偷偷的混进夜总会观察过这两人,实力真的不怎么样,顶多也就是一很不错的练家子而已,根本还没有到入室的境界,更别说像他那样半圣的级别了,他寒天德根本看不上眼,一只手就可以镇压两人。

    “马兄,不要找别人了,我一个人应付三场就足够了,你看如何?”

    看着马义悠然的喝着茶,寒天德再次的提出了这个问题,此人信心爆增,而且又有点贪得无厌了,因为马义曾放过话来,打赢一场比赛,可以得到了十万奖金,这个寒天德有些眼红了。

    看着寒天德信心满满的样子,马义轻轻的摇摇头:“寒兄,这个恐怕不行,我总感觉这个洛天还有后手,不可能派那么两个连入室级的高手都不是的人参加,他比我更知道这场比赛的重要意义,所以我已经请了两个高手过来了,一个是半圣,一个入圣初期的高手,我要把他压的死死的……”

    “又一个半圣,还有一个入圣初期?”寒天德听了不由的吓了一跳,深感王家的底蕴深不可测,这样一来,自己似乎显得无足轻举重了,略让他心里不快,讪讪的说道:“王家毕竟是王家,想不到底蕴这么深厚……”

    马义摇摇头:“寒兄错了,王家的势力再大,也不可能聚集这么多的高手,是王大少靠关系临时请来的,当然王家也有一个大杀器,只不过此人在闭关冲破境界,所以这次比赛是不能参加了……”

    “原来是这样……”寒天德点点头:“用这样的高手对付那样的选手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呵呵,也谈不上大材小用,我们的目的第一是要赢,第二是震慑东昌地下,只有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他,那些以他为风向标的人物才会有所心动,自古以来,识实务者为俊杰,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在东昌竖立起我马义的旗帜,那么一切事都好办了……”

    “嘿,打打杀杀的,老夫我不喜欢,我只想看到我的龙咳血风雨布局所产生的效果……”那个道斗翘着一对老鼠胡须阴险的说道。

    “哈哈,好,我也很期待道先生的风水大局,看看是否如你所说的那样……”马义哈哈大笑道,心情特别的愉悦,毕竟这个也是王大少派来的高人,没有本事根本入不了王家的法眼。

    “放心吧马兄,保证一切如你所愿,等到他的老窝厄运连连,再加上比赛的打击,我相信此人的影响力会一落千丈,根本无法和您对抗的……”道斗有些讨好的笑道,一边的寒天德不由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虽然都为其主,不过他特别讨厌这个像地老鼠一样的家伙。

    “对了,那个刀女怎么处理?如果再来两名实力强大的高手,似乎用不上她了吧……”

    此刻寒天德说道,对于刀女朱雀,他的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这个女人手里没有枪的话,他三十个回合之内绝对可以拍翻她,可是此女不讲原则,动不动拔枪,如果用枪的话,寒天德相信,一个回合都用不着,就会被爆头,他有种直觉,惹火了这个女人真敢开枪。而且他还没有把握躲得过去。

    “这个女人……”

    马义自语,脸色阴沉了下来,一听到刀女的名字就头大,王大少不知道从哪里救回了这个女人,简直太高傲了,虽然也帮了一些忙,不过那态度受不了啊,根本无视自己,他马义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风云人物,却是有一个这样的手下,让他如鲠在喉,咔的他难受。

    只不过此女对王大少用处极大,听说在风险投资股市什么的方面有一套,帮着王家赚了不少的钱,而且实力惊人,所以王天中很看重她,只是却是让他很不爽。

    开始马义有一个打算,想让她和邵元聪对决,后来想想又有些不妥,虽然看到两人你死我死,生死相向,很有成就感,只不过万一这个女人败了呢,输了一局,他可承受不起啊,一个刀女对他来说,远没有进军东昌重要。

    而且酒店的小齐和刀女两人传来的消息很一致,一切都很正常。

    可是就是因为太正常了,却又显得不正常起来,所以马义决定暂时放弃让刀女参加比赛,以大局为重,至于如何对付刀女,他再想办法,敢不怕他马义放在眼里的人,他绝不会手软,即使是王大少看中的人也不行!

    “寒兄,这件事先放一放吧,等比赛完了再说……”马义当然不会把心底的想法和这个寒天德说,这个人的小心思太多,用他还行,把他当作兄弟,还真不行。

    “那……好吧……”寒天德深深的看了马义一眼,点头道。

    最后马义站了起来,来到窗前,望着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比赛,我好期待,东昌的空气真的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