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老不死的,我能让陆虎跪在地上求饶,也能让你跪在地上求钜。 ”玄武浓密乌黑的长发下,一双眼睛凌厉无比,看向寒天德淡淡的说道。

    “你这个小杂种,老夫现在就毙了你!”寒天德当众被玄武喝骂,不由的大怒,身上可怕的气息开始上升,上前踏出一步,眼神中杀机重重。

    “老杂种你骂谁,老子还怕你不成!”玄武也火了,身上的气息同样的开始上升,同样的上前踏出一步,丝毫不退让。

    两大高手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直把那个土大款吓的浑若筛糠,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哭丧着脸,哪个也惹不起啊,在比赛台上打还行,在这里打,把东西都给砸坏了,那可是花不少钱的。

    “怎么比赛还有两天都等及了么?这就是你们两个来这里的目的,似乎有违双方老大的初衷吧……”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知道什么出现,夜总会里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女子,戴着大墨镜,冷酷的一塌糊涂,正是那个刀女,也就是朱雀姚紫妍。

    “哼,刀女你管的太宽了吧,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在老夫面前也敢指手划脚!”寒天德阴冷的望向刀女,不满的哼道。

    “现在比赛整个东昌人尽皆知,都在等着看这场好戏,怎么你想破坏马义的大事?”刀女冷冷的道。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而已,不影响那天比赛的。”寒天德被刀女扣了一个帽子,顿时急忙说道,他不想得罪马义,而且马义还是自己的财神爷。

    “哦,原来是这样,那如果你今天死了,那还能参加后天的比赛么?”刀女冷哼一声,扫视着这个夜总会,似乎轻声自语,又像是在对寒天德说道。

    “哈哈,笑话,我会死!就凭他?”寒天德不由的放声大笑,声音中竟然透着一丝真力,震的人耳朵有些发涨。

    “不是凭他,是凭这个!”刀女刷的一声,手一翻出现一把乌黑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寒天德。

    “你……敢!”寒天德面对乌黑的手枪,倒退一步,气的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这个女人的霸道就是指靠着这把枪,没有枪的话,战力很平常,可是就是这把枪却是让他望而生畏。

    “你可知道使用枪支那可是大罪,难道你就不怕有关人员查处你么?”寒天德看着刀女不发一言,就这样那拿枪指着他,让他下不来台,周围的人也是有些畏惧的望着这个女人,特别是那个土大款,嘴咧了一下,想说什么,张了张,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玄武则是冷笑着望着这一切。

    寒天德的眸光阴晴不定,杀机森然,望着刀女一定一顿的说道。

    “怕!”刀女淡淡的说道,不过接着说道:“不过在我被查处之前,绝对会要了你的命,再敢依老买老,就给我去死!好好做好自己事,别找不自在!”

    “你……好,好!刀女是么?我记住了你了,你行!”寒天德最后咬牙冷笑道,这个女人列为了他必杀的名单,私下里在自己面前猖狂也就罢了,可是当众竟然让自己出丑,已经激起了他的杀性。

    “好了,还等什么,把比赛的场地划分出来,座椅排放一下,全面的检查!”此刻玄武大声的喝道,望了寒天德一眼,寒天德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看了那个已经呆了的土大款:“还愣着干什么?过来,把这里的情况说一下,具体商量一下怎么做?钱你先垫着,少不了你的!”

    那个土大款被寒天德一吼不由的吓了一个哆嗦,哭丧着脸,陪着笑跑了过来,心里直骂:“王八蛋啊,你在老子面前牛什么,刚才怎么不被人一枪打死啊,啊呸!”

    在刀女的大力“调和”下,玄武和寒天德终于坐在了一起,对于比赛场地提出了一些建议,最终达成共识,其实无非就是临时的场地设置在哪里,什么标准,两方的坐次的方位和顺序问题,而黄三,还有黑五子这些人则是带着一些人检查一些安全隐患,排列座位。

    看着玄武叼着烟,翘着二朗腿四下的看着,而寒天德则也是悠然的喝着茶,黄三的心里有些悲凉,不知不觉,他堂堂南街区的老大竟然沦落到了与黑五子还有龙七这些人平起平座的地位……都是过来打杂的。

    “此人的实力果然强大,是一个劲敌……”

    坐在一边,叼着烟,一脸轻松的玄武,心里却是凝重无比,刚才差点没有和这个寒天德动起手来,对方的气息他感应的很真切,半圣实力的高手果然可怕,自己对上他胜算太小,天元一击的成功率太小,猎杀七式那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一旦施展完毕,对方还能站着,那自己就完了……

    而寒天德其实心里也是有些凝重,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进入了入室后期,随时进入顶峰,虽然到自己差了两个小境界,不过此人的气息极其强大,血气旺盛,俗话说,拳怕少壮,只要他能坚持下来自己的几波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

    “只不过他能坚持下来自己的几波攻击么?”寒天德不由的冷笑,他对于自己的攻击还是很有信心的。

    就在寒天德和玄武两人各怀心思,而黑五子等人正在忙着摆弄那些桌椅还有比赛场地的时候,夜总会门口处突然有些嘈杂起来,众人不由的寻声望去,只见四五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人,身材很高大,大盖帽下的一双眼睛很是威严,一进来,眼睛四下一扫,就盯向了刀女,径直向她走去。

    “砰……”玄武一把椅子砸了此人前面的空地上,椅子四分五裂。

    “你想干什么?想妨碍公务吗?”顿时这个警察吓了一跳,齐齐的往腰间摸去,有两个还掏出了枪,为首的那个警察望向玄武大声的喝道。

    “喂,警察同志,我不小心撞翻了椅子,也是妨碍公务么?请问是谁让你们来这里的,不知道这是比赛场地么?我让得上面已经发话,可是允许比赛进行的,怎么你们敢不听上面的话?”

    玄武当场就扣了一个大帽子,站了起来,黑发披肩,邪邪的笑着,不过却是寒光闪闪,桀骜不训的模样,说实话对于这样的警察他根本不放在眼里,这几人突然到来,直接找刀女的麻烦,肯定是因为刚才刀女出枪的事,这个一看寒天德那一副冷笑的模样就知道这个老混蛋暗中报的警。

    绝不能让刀女出事,因为这个刀女现在是自己人了,这个紫妍妹子根本就没有失忆,或者说是失忆早已恢复,只不过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天容大酒店,这个消息,是大哥洛天刚刚告诉自己的,玄武听了气的肝疼,这个妞一直对自己拔枪,非打即骂,想不到竟然是装的。

    只不过为什么这个女人表面上还站在马义的一方,洛天没有告诉他具体什么原因,不过他知道这肯定有这个女人的理由,就像刚才,其实刀女就是暗中帮助自己对付这个寒天德,他也听说过两人不对付,表面上看起来,是马义一方在闹矛盾,其实是这个妞在暗中帮他解围。

    “我知道你!天容大酒店的邵元聪!你也不用给我扣帽子,上级允许你们比赛不假,不过却不允许有人带枪,这是严重违法的,刚才我接到举报,此女非法携带枪支,所以我们是依法办事,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执法!”为首之人面对玄武的气势,下意识的退步一步,却是冷哼道。

    “哦,你说的是我么?”刀女浑然不惧,大步走来,一身凌厉的气息不由的散发出来,看向那个为首的警察。

    “你不要过来,举起手来……”

    “咔嚓,咔嚓……”

    顿时这几个警察如临大敌,纷纷把枪指向刀女,大声的呵斥,这个女人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有的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只要刀女轻举妄动,他们绝会对开枪的。

    “我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报的警,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们被人骗了,只是不知道报假警是什么罪名!”刀女冷笑,手一翻一把乌黑的手枪出现在手中,随手扔给了这个为首的警察。

    一边正准备看好戏的那个寒天德,眼神不由的一缩,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果然,那个为首的警察下意识的接过手枪,入手极轻,“假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不由的让寒天德的嘴角一抽,脸顿时黑了下来:“自己竟然被一把假枪给镇住了,可是这个女人用这把枪威慑过自己,怎么会变成假的了?”

    “作为一个女人,行走不方便,弄一把玩具枪震慑一些王八蛋而已,请问拿这种玩具枪也犯法么?如果是那样的话,应该把大街上那些小摊主给抓起来才对。”刀女此刻气势收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不,不犯法,对不起,是我们没有调查清楚。”那个警察还是很公事公办的,此刻苦笑了一下说道,摆了摆手,让手下把枪收了起来。

    “哈哈,竟然是把假枪,哦,我记起来了,大街上好多买这东西的,哄小孩子玩的,想不到这种枪也能吓住那些王八蛋啊,渍渍,哈哈……”

    玄武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而寒天德则是脸色铁青,阴晴不定,站在那里,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堂堂的半圣境界的高手,竟然被一个女人用一把假枪给吓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