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03章 马义的水很深
    “不管是谁,杀了他们!”马义看到突然出来了一个人,不由的厉声喝道,没有了平时的那种谈笑风声的模样,变得阴寒之极。  .

    随着马义的话音一落,寒天德和水柳齐齐的动了,一左一右攻了过来,更为诡异的是,在暗处,同时出现一个气息强大的身影,无声无息的把来人和朱雀的后路堵住了。

    “果然是个高手!”来人轻声低语,不过却并不在乎一手挟持着刀女,一只大手首先着寒天德就攻了过去。

    “来得好。”寒天德一声大喝,眼中闪过一丝阴险,此人竟然用一只肉掌对上自己的锋利的蛇,当下毫不犹豫,交错划过,

    “哼……”来人一声冷哼,一只手掌上下翻飞,竟然很诡异的穿过了他的两把,拍了他的胸口上。

    “呯”的一声,寒天德身子飞了出去,一股逆血上涌,被他强自忍着吞了回去,面色有些惊骇,而来人身形一晃,躲过水柳的鞭子,大手拍向此女的胸部,很下流的一招击胸。

    “找死!”水柳一惊,顿时大怒,还从来没有人敢袭击自己这个部位,当下鞭杆回收横挡,想不到此人手指一弹,击中了自己的麻穴,顿时身体一麻,此人大手击来,刺啦一声,半截性感的露脐上衣竟然被生生的扯了下来,春光大露,两个白球一下子跳了出来。

    “啊……”水柳不由的一声尖叫,双手护胸,愤怒的后退。

    “阁下的功夫很高,想不到出手这么下流,留下来吧。”

    这个人影身形此刻欺身近前,对着来人轻轻的瓢瓢的拍出一掌,掌力雄浑之极,掌上还发着淡金色的光芒,给人的压力极大,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对着中间的两人就狠狠的拍了下来。

    “金刚伏魔掌,只不过火候似乎还不够。”来人声音沙哑,冷笑,一条鞭腿狠狠的扫了过去,呯的一声,把此人生生的击退,同时抱着刀女一个转身,借肋寒天德疯狂反扑上来的身子,一脚蹬在他的肩膀上,身形腾空而起,竟然直接来到了那个水柳面前。

    “啊,你又来……无耻之徒。”水柳惊慌,来人没有对她动手,不过却是拨开了她的双手,在她的胸部狠狠的抓了一下,让她一阵尖叫,羞怒无比。

    “嘿,还不错,很有弹性,下次洗把干净好好的等着我。”来人猥琐的一笑,接着抱着刀女越墙而过。

    “追,杀掉她,王八蛋。”这个水柳疯狂的叫道,她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羞辱。

    “不要追了,对方的实力惊人,应该在入圣初期顶峰的样子,甚至更高,即使我们联手也不见得能留下他,此人行事下流之极,难道是江湖上有名的采花大道花千树?”

    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此刻幽幽的说道,此人就是刚才出手的一位,实力刚刚晋级入圣初期。

    “有可能,传闻花千树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逃得过去,此人的功夫很高,我们每个人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此人极记仇,是旦留不下他,那么日后麻烦不断,自己的妻女都有可能遭此毒手。”寒天德有些惊魂末定,看了一眼水柳树的胸部一眼,尔后又凝重的说道。

    “难道三位还留不下一个采花大道么?”此刻,马义的脸色很不好看,特意的布的局,想杀掉那个刀女,想不到竟然被人救走,中途杀出来的这个人让三人都忌惮,竟然忌惮所谓的花千树的恶名,这让马义不由的有些生气,这三人都是高手,两个半圣,一个入圣初期,竟然留不下对方,这让他很不满意。

    “马管家,有所不知,虽然我也是入圣境界,不过远没有达到初期顶峰境界,武者的境界你不懂,差一个小境界,实力就相差太多了,况且我们和他们并没有仇恨,没有必要死缠,而且我们来帮你,只是负责你的安全,另外应付比赛而已,并没有责任帮你对付什么刀女,希望你能明白。”这个干瘦的老头此刻眼神凌厉无比,像是两把利剑一样刺入马义的心神,让他禁不住的发抖。

    “咳,既然如此那算了,还请万老不要介意,马某也是一时心急而已,还请见谅。”马义的脸色极不好看,不过却又陪着笑脸说道,心里是怨恨无比,他最讨厌别人叫他马管家了,虽然自己本来就是管家出身,甚至在王家一直扮演着是管家的身份,不过早已把自己当成了王家的最要重的一员,甚至把那个二少王天华都不放在眼里,隐隐想与王天中争雄之势,可想而知,此人的野心有多大。

    “嗯,罢了,想不到东昌卧虎藏龙,这个采花大道但愿不是后天比赛要对付的人,不然的话,老头子只能自动认输了,唉!”这个干巴瘦的老者苦笑了一下,到是很光棍的说道,然后扭转身子,就回了自己的住处。

    此刻马义的嘴角不由的一抽:“这个老混蛋倒是干脆,自己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了后天的比赛上,绝不可能输的。”望着这个老者的背影,马义的面色阴晴不定,毕竟是借来的力量啊,不是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那个水柳更是面色极不好看,自己当众被辱,竟然是传说中的采花大盗花千树,被此人盯上,自己的清白难以保证了,虽然她是半圣的高手,不过对方的实力太恐怖了,估计只有自己的师父还有几位长老能与此人抗衡了。

    一想到那个采花大盗临走时说的话,就让她心里又惊又怕,眼神闪烁不定,一手捂着胸部,抓起胸衣,像只受惊的鸟儿一样,窜回了自己的住处。

    “想不到这个刀女的背景如此深厚,竟然是花千树的人,事情有些不好办了,马兄,后天比赛后,我想起还有一件事末了,需要离开一段时间,等完事后,我会再回来的。”此刻夜色下,只剩下寒天德和马义站在那里,此刻寒天德眼神闪烁了一下上前说道。

    “这个混蛋,也被一个采花大盗吓怕了,什么一件事末了,分明是避风头呢,你又没有妻女,你怕个头啊。”马义心里骂道,一时间心里凌乱无比,还没有比赛,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采花大盗,竟然乱了阵脚。

    “呵呵,寒兄,不必担心,一个采花大盗而已,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上不得台面的。”马义微笑道。

    似乎被堪破了内心的想法,寒天德老脸一红,不过仍然尴尬的一笑:“我当然不是怕此人,只不过是真的有事,在东昌已经耽误了太长的时间了。”

    马义点点头,心里狠狠的鄙视了此人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马义心里也有些忐忑,即使刀女走脱也没有关系,人活两张嘴,即使她向王天中告状,自己也有借口,无非此女太过高傲,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反正也没有什么证据,再说现在东昌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王大少也不会为难自己的。

    寒天德也回去了,只剩下马义一个人站在那里,面向一个方向,轻声问道:“孤独前辈,刚才为何不出手?此人真的是采花大盗么?”

    前面空无一人,漆黑一片,马义似乎对着空气在说话,不过他却恭敬无比,小心翼翼。

    良久,才传来一声低沉的叹息:“此人高深莫测,远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此人如果想大开杀戒,在场的你们一个也活不了,甚至还要在我之上,我曾答应你助你完成大业,不过也不愿意原你树立大敌,有些人千万不要招惹,退一步海阔天空,只要不阻碍你做事就行了,另外,此人是不是采花大盗,我并不清楚,毕竟那个败类很少露过真容,不好判断,不过你放心吧,真有人对你不利,我会出手的,其他的事就不要管了。”

    马义恭敬的听着,最后躬身:“前辈教训的是,多谢前辈!”

    “以你的身手,为何要走,足可以把他们全部杀光!”

    外面,一辆车里,朱雀瞪着救她的大汉,不满的哼道。

    此人身体一动,浑身的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经脉,肌肉开始移位,粗旷的形象消失,变成一个棱角分明,阳刚之极的男子模样,正是洛天。

    只见洛天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上,深吸了一口,这才看了一眼朱雀淡淡的说道:“杀了他们,以后东昌还会出现一个张义,赵义,王义,有的时候影响比杀人更重要,再说你的老大也不会轻易杀人的,除非是该死之人,你明白吗?”

    朱雀不由的撇撇嘴:“不明白!”

    洛天翻了翻白眼,眼中出现一丝凝重之色:“马义的身边还真是有高人,有一个人一直没有现身,此人真要出手的话,我即使能把你带出去,也要经过一番苦战。”

    “什么?还有高人?”朱雀不由的一呆,感觉脊背发寒,那个水柳,寒天德,还有后来出现的老头就够厉害了,想不到竟然还有一个高人末出现,想想就让她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