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05章 兰兰的心思
    洛天看了一眼李连英,心里一翻白眼:“这种大事,兰兰都不知道,你却来告诉我,难道你认为我能解决谢家的危机?”

    “不好办啊!”洛天心里叹息了一下,表面上却也微微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我不懂官场,不过却也知道,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上面既然调查,那肯定掌握了相关的证据,还是坦白从宽吧,另外也要防止王家的人落井下石,乱扣屎盆子,一些极隐私的东西,后果极大的那种,死也不要承认,不然的话,那就真的……”

    “好,好,我知道了……”李连英面色有些惊讶的望着洛天,他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的想法竟然和家主谢天河的想法出奇的一致,当初谢天河也是这么交待的。

    “不简单啊……”

    李连英心中暗叹,沉思了一下:“小友,不知道你能否……”

    对于谢家,李连英有很深的感情,不然的话,凭他一个入圣的高手,也不可能屈居那里了,所以他不想眼看着谢家的大公子身陷囹囫。

    洛天不由的苦笑,他当然明白李连英的意思,道:“李老,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生意人,还是上不得台面的那种,平时抽抽烟,喝喝酒还行,这种事,真的不行!”

    李连英听了不由的暗自翻白眼,这小子还是不愿意向他坦露身份啊,当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只不过这种事事关重大,也许他想帮也帮不上吧。

    “不过我还有个建议……”洛天这时微笑道。

    “哦,什么建议?”李连英眼睛一亮,急忙问道。洛天笑道:“这种事,查谁谁有问题,王家肯定也不干净,谢宏军想“坦白”的话,可以把他们给“坦白”出来,把他们拉下水!”

    “嗯,不错……”李连英不由的点头,赞赏的看了一眼洛天,然后颇不及待的打起电话来,而洛天则是没有参与,叹息了一下,然后径直出了他的房间,直接向着楼上而去。

    这种事一旦牵扯出来,太严重了,后果他都无法预料,可是一想到兰兰……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目前还是要慎重对待比赛的事吧。

    “天哥,明天比赛,你可一定要赢啊,我也要去看好不好?”

    洛天上了楼,来到裴容的房间里,兰兰这个丫头正缠着裴容低声的不知道嘀咕着什么,裴容的脸色有些羞红,这时兰兰看到洛天进来,于是眼睛一亮,咯咯一笑,上前抓着洛天的胳膊,撒娇的说道,一双清辙的美目带着小渴望还有让人不容拒绝的诱惑。

    洛天微笑着揉了一下兰兰的头发,然后很无耻的居高临下的极快的扫了一眼这个丫头那白晰饱满的诱惑,这才开口说道:“当然可以,我们的兰兰可是大酒店的小股东,这次大酒店和人家打比赛,你肯定要到场压阵才行呢……”

    “嗯嗯,嘿嘿……”兰兰不由的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亮晶晶的小贝齿,不过接下来又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天哥,人家虽然是股东却是什么也没有做,要不把我的股份给退了吧,我也不要多了,三百万就可以了,嘿嘿……”

    “你这个丫头,想退股没门,你就是一个开心果,你的作用就是陪着姐知道吗?”裴容不由的笑骂道,她知道这个丫头是在开玩笑,堂堂的谢家还缺这点钱么。

    只不过说者看似无心,听者却是有意,洛天从兰兰这个丫头那嬉笑的眼神中,扑捉到了一丝黯然。

    “这个丫头远没有李老想的那么单纯,她聪明的很,也许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大哥的事……”洛天心里暗想。

    “哇,不会吧,姐,你这么狠啊,太让人失望了……”兰兰咯咯一笑,开玩笑的说道,眼中的小失望一闪而过。

    洛天轻轻的抚摸着这个丫头的头发,甚至他能感觉到这个兰兰的娇躯在轻微的颤抖,笑道:“想要钱的话给天哥说嘛,虽然春节还早的很,不过天哥可以提前给你压岁钱,但是要等三天后,可以吗?”

    “嘿,好啊,天哥,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呢,一点小钱你肯定会拿不出手吧,那这样吧,本小姐也没有什么报答的,以身相许怎么样,嘿嘿?”兰兰踮着脚,用一只晶莹如玉的小手托起洛天的下巴,近乎于小女王垂青的意思。

    大胆的言语让洛天不由的苦笑,不过洛天分明看到这个丫头眼中的惊喜甚至还出现一丝雾气,让他看了有些心痛,看来谢家是真的遇到了难处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公开化而已。

    如果可以的话,洛天现在就想帮助兰兰,只不过让他无奈的是,现在他的身上真的没有钱了,刚刚把所有的流动的资产给了玄武,让他赌外围,准备大黑一下马义,剩下的就是这个大酒店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当然还有一个那就是那个夜总会,不过那点收入来说,对于兰兰的需要根本不值得的一提,洛天知道这个丫头需要的肯定是天文数字。

    本来自己以前的钱都放在了朱雀那里,只不过这个女人把钱都投入到股市还有一些金融融资当中,一时也收不回来,所以洛天这才说三天的时间,且不说朱雀的钱能不能收回,就是这次的赌注也有不少的收入,当然前提是要赢了这场比赛。

    “嘿,天容,姐,我回房间了,要洗个澡,等会给我做点好吃的哦,人家饿死了……”此刻兰兰咯咯一笑,转身就出了门,跑回了她自己的房间,她再不走,真的怕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这个丫头……”裴容苦笑着看着兰兰跑了过出,然后又看向洛天,嗔笑道:“这个丫头开玩笑,你还当真了,她能缺少那点压岁钱,还把她当孩子啊……”

    洛天摇摇,轻轻的把裴搂在怀里,轻声说道:“你以为这个丫头是开玩笑的么?其实她是真的需要钱,而且需要的数额还不小!”

    “是么?真的吗?怎么回事?”裴容仰起修长的玉颈,抬头看向洛天,不敢相信的问道,洛天点点头,把刚才李连英的话简单的向裴容说了一下。

    “该死,怎么会是这样,想不到她……刚才我说的话肯定伤了她的心了吧,只是不知道她需要多少钱,小天,能帮她就尽量帮她吧……”裴容的眼中闪过自责,她还以为兰兰是开玩笑的,刚才笑着一口回绝了这个丫头要分股份的建议,感觉很是不安。

    “嗯,放心吧,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她的……”洛天轻声的叹息了一下,不用想这个丫头需要的是一个天文数字,不过洛天还是想尽最大的努力帮她,不为别的,就为这个丫头对自己的那份感情,还是当初自己和裴容刚起步时,这个丫头借助谢家的实力援手之恩,虽然当时自己也能摆平,不过那毕竟是这个丫头的心意。

    “那就好……”裴容点点头,心里略微好受一些,于是又把话题转到了明天的比赛上,她是真的担心玄武。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实在不行,我亲自出手!”洛天这样回答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整个东昌期盼已久的比赛终于到来了,不少的人蜂拥而至,赶向那个土大款新建的“有钱就任性”的夜总会,在门口处,堵的人山人海,乐得的那个土大款咧嘴都咧到了耳朵根上了。

    只不过他只是负责外围的人群工作,具体夜总会让谁进不让谁进,他说了不算,需要洛天和马义这两方作主才行,不然的话,小小的夜总会根本坐不下这些人,只有那些有身份,有实力的人物才能进去。

    “想不到天容大酒店的实力这么大,自己和他根本没有交集,当初自己是一厢情愿啊……”

    人群中,站着一个女孩,戴着眼睛,模样很清秀,望着那人山人海拥挤在夜总会门口的人群,不由的喃喃自语,眼中出现一丝苦笑,这个女孩正是那个张丽,以前洛天所住地下室,房东的女儿,在盛世豪庭吃过一次饭,当时洛天用流氓姿态把她气走了,后来想想,根本不是那回事。

    “地下无冕之王,厉害,想不到声势这么大,当初自己还和他喝过酒呢,嘿……”另一个年轻的大男孩站在人群中,不由的砸吧了一下嘴笑着说道,正是那个被洛天给灌趴下的林栋,还想找洛天的麻烦,被他老爹林家强一个巴掌给打醒了,甚至还专门上门道了歉。

    现在看来,人家确实比自家的实力大的太多了,搞的东昌都风云变色,这一点有谁能做到,就连以前的总瓢把子周奉天也没有这么火过啊。

    “砰,砰,砰……”

    “咣,咣,咣……”

    “咚,咚,咚……”

    从“今夜君再来”夜总会方向,传来了更加热闹的声音,一辆黑色的小车开道,而后面是一辆小卡车,车上彩旗飘飘,敲锣打鼓,人声沸扬,在众人的欢呼声缓缓的驰向“有钱就任性”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