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兄弟,开始吧……”此刻马义笑眯眯的建议道。

    洛天看向比赛台上的玄武,此刻玄武睁开了眼睛看向大哥洛天,凝重的点点头,然后长身而立,眸光如电向着寒天德射了过来。

    “好,开始!”洛天淡淡的点头,顿时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气氛紧张无比,上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比赛台上的玄武,还有看向马义席位上的寒天德。

    “嘿,小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寒天德阴测测的一笑,浑身上下的杀意凌然,单手持着两把蛇形,大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跺,如同一只大鹰一样,直直的对着台上冲了过去。

    “等一下,停下来!”

    这时一个娇脆的声音猛不丁的大叫一声,吓的身在空中的寒天德一个激凌,本来还想拉风的落在台上,这一下子被惊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当下大怒,看向声音来源,猛的喝道:“臭丫头,乱叫什么?”

    “哼,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说乱叫什么,你拿着刀算什么本事,这样不公平,把刀扔掉再打!”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兰兰,此刻这个丫头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掐腰,阴寒着小脸大声的喝道。

    “你……是谁家的野丫头,比赛规定没有说不带冷兵器,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况且……”寒天德被兰兰一口一个老东西叫的简直要爆走,额头上青筋爆出,只不过话没有说完,就被李连英给打断了。

    “寒天德,你说话注意点,她不是野丫头,她是谢家的千金,你再敢乱说,老夫当场毙了你,谁也拦不住!”李连英冷声喝道,杀机猛然崩现,虽然和寒天德相隔甚远,不过仍然让他不禁倒退一步,面色阴晴不定,对于这样的人物,他寒天德根本不敢得罪,他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的来头这么大。

    “同时,她是天容大酒店的人,她的话就代表大容大酒店,提出质疑难道不可以吗?”裴容也冷哼道。

    “好了,开始吧,废话少说!”此刻马义黑着脸说道,他现在只是和天容大酒店对决,可不想牵扯到谢家这个庞然大物。

    “兰兰,容姐,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此刻玄武冷眸稍微缓和一下,冲兰兰和裴容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说道。

    “小子,受死吧!”寒天德此刻压着一肚子的火气,看向玄武,把怒气全部的发泄到了玄武的身上,两把首一摆,如同两道电光,对着玄武就刺杀了过去。

    一道抹向玄武的脖子,一道刺向他的小腹,身形极快,招式狠辣。

    “来的好……”玄武大喝,浑身的肌肉猛的绷起,两条手臂如同虬龙一般,头微微一歪,身体横斜,同是躲过了两击,而一条粗大的鞭腿猛击寒天德的头部,在对方的猛攻下,竟然还能躲避反击,当真不简单。

    “咦?你晋级了?不过还是要死!”寒天德侧身躲过,收势而立,看向玄武,不由的失声叫道,从刚才玄武爆发出来的强大的气机上,他发现此人竟然实力竟然到了入室后期的顶峰,只差一步进入半圣的境界。

    “眼力不错,我说过,陆虎怎么跪在地上,我一样让你跪在地上!”玄武站定,凝视着寒天德冷漠的说道,他这是第一次和半圣境界的高手交手,虽然只有一个回合,不过对方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一步一天堑,一境一鸿沟,果然不错。

    说实话,最近玄武猛下苦功,疯狂的训练,昨晚在那个小树林枯坐了一夜,终于有所感悟,晋级到了入室后期顶峰。

    “嘿,这小子,还不错,比赛有点看头了……”坐在上方的李连英看到玄武出手,眼中的疑色一闪而过,随机轻笑道,而洛天则是坐在那里,手指轻轻的敲着茶几,古井无波,一直观注着台上,对于玄武的晋级,他并不感到惊讶,毕竟他也在那个境界止步好久了,再加上平时和法海还有李连英的对练,晋级是很正常的。

    “吼……”

    “哼……”

    两人再次的大战一起,玄武如同出海的蛟龙一般,吼声连连,气息强大无比,而寒天德这个半圣更是气息骇人,两把首使的出神入化,上下翻飞,有力压全场之势,首锋利无比,神出鬼没,可以说这个寒天德把半圣的境界发挥的淋漓尽致。

    “吼……刺啦!”一声,两人再次分开,玄武身形倒退,面色更冷,手臂被首划出了长长的一道口子,深可见骨,鲜血淋淋,滴答,滴答,顺着手指流了下来,可是他却是稳丝不动,坚若盘石,眸光冷冽的盯着寒天德。

    “哼,小子,即使你晋级后期顶峰又如何?还是相差一个境界,我会实力告诉你,境界不可跨越的,你不是天才,不可能逆室伐圣的,跪下来,认个错,主动认输,我饶你一命!”

    寒天德冷笑着添了一下首上的鲜血,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让人看了心底发寒,下面的大气也不敢出,此人的实力太强大了,这个邵元聪看来真的要栽了,还是空手对敌,没有兵器上的优势啊,台上的不少人在叹息,孙豹,和尚更是坐不住了,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面色担心之极。

    “王八蛋,拿着刀算什么本事,气死了,聪哥为什么不拿刀和他干……”兰兰在那里气的叫骂,小拳头紧握,眼里闪过水雾状,这个聪哥是天哥的好兄弟,平时对自己也不错,她不想看着他出事。

    “嘿,这个家伙有血性,他的战力应该不止于此,老家伙的气势开始有所衰落了,耐心的坐下来吧,不会有事的,咔哧……”一边的龙小云有些奇异看着邵元聪,咔哧咬了一口苹果,嘿嘿低笑道。

    “真的么?”兰兰对于这个龙小云并熟悉,第一次见面,不过坐在自己这一方,应该是自己人,此刻不由的问道。

    “不太清楚,我猜的……”龙小云吃着苹果含糊的说道。

    “你……”兰兰不由的气恼。

    其实龙小云的眼力不错,同为半圣境界的高手,她看得出,这个寒天德虽然勇猛,不过气势开始衰竭,只要玄武再顶住此人的两波攻击那么战场形势就会逆转。

    此刻寒天德虽然占了上风,不过心里也是震惊无比,自己作为一个半圣的高手,竟然这么长时间拿不下一个入室顶峰的高手,仅仅伤了他的一条臂,这让他很不满足,自己毕竟年纪大了,不适合打拉锯战,这样下去,弄不好还真的阴沟里翻船,所以他加快了攻击力度。

    对于寒天德的讥讽,玄武面色冷漠无比,不发一言,手臂在流血,他知道这样下去,也不会坚持多久了,一旦头脑开始眩晕,后果不堪设想,寒天德比自己想像中强大的多,如果自己不是晋级入室后期顶峰的话,还是原来的入室后期,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十五招都抗不了。

    “看你坚持到几何,流血也要流死你!”寒天德大喝,招式更加的凌厉,大开大合,招招夺命,整个气场罩向了玄武,占居了绝对的主动,玄武如同风雨中的小船,躲闪不定,险像环生,看的人心惊肉惊。

    “小聪……”

    裴容坐在那里,握着粉拳,担心不已,洛天拍了拍她的手,面色有些凝重的看向比赛台,手里玩弄着一个硬币,他知道玄武一直没有动用猎杀七式,这个寒天德逼人太紧,激发潜力也是需要时间的,虽然时间很短,不过也需要时间,所以洛天一直紧紧的注视着,万一玄武真的不敌,他必须要出手了,玄武可以伤,可以败,不过绝不可以死!

    “刷,刷,刷!”寒天德身形凌烈之极,连环首出手极快,玄武虽然左躲右闪,避开了致命的攻击,不过全身上下却是被寒天德划伤了多处,深浅不一,特别是胸前那一刀,差点没有把他开膛剖肚,形状可怖之极。

    “聪哥,不要打了,混蛋,王八蛋,拿刀子算什么本事,天哥快救他啊……”兰兰受不了了,一双大眼睛浸着泪水,不由的从后面扯洛天的衣袖,让他出手。

    而那个王婷也是小脸发白,坐在那里心跳不已,感觉心脏都快要停止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血战,太血腥,太恐怖了,她的心脏都快受不了,那个没事就教弟弟不学好的家伙现在战到这个样子,让她很是不忍再看,毕竟这是洛天的人,她当然希望这个邵元聪要赢,不过看他浑身是血,这样再下去……王婷都不敢想了。

    洛天没有理会兰兰,脸色阴沉无比,手掌紧紧的握了起来,又轻轻的松开了,自己教出来的兄弟他了解,现在就怕玄武失血过多,而坚持不下来。

    “这个男人……”上官飞燕心里感叹,当初自己在酒吧对洛天动手,玄武一招就制住了自己,现在却是被人伤成这样,可想而知,这个寒天德有多么恐怖,半圣就是半圣,战力太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