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马义这方,此人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悠然的喝着茶水,他知道第一场赢定了,至于第二场和第三场自己这方的人更强,而对方似乎没有什么高手了吧,看向龙七和黑五子两人大眼紧张的望着他们的“导师”聪哥,马义的心情特别的愉悦。

    “都成这样了,还能战么……”

    裁判之一的那个武海周轻声叹息,其他的人也是感觉这场这个邵元聪是真的输了,再战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寒天德是摆明想要他的命啊。

    “嚎……”

    玄武此刻突然双手张开,仰天长啸,爆发出如同狼一样的嚎叫,如同血狼对月,眼神通红,滴血的发丝飞扬,眸光凌烈无比,状若疯狂,浑身的骨骼啪啪作响,气息开始上升,周围的空气都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天哪,他这是……强行提升了境界?不可思议!”

    有人不由的吃惊,而那些一直波澜不惊的一直闭目的孤独老者此刻也睁开了眼睛,面露异色,看向玄武。

    “再战!”玄武爆喝,一步步的向着寒天德走去。

    “哼,小子,你即使提升境界,也只是我和一样而已,怕你不成?”寒天德心中产生了惧意,不过仍然喝道,首一晃,欺身又攻了上去。

    猎杀七式出手了!

    玄武的眼中闪着骇人的冷光,招式狠辣无比,堪称武学禁忌,是洛天传给玄武的保命手段,一旦出手,不死不休。

    “吼……”

    玄武开始了绝杀,除了让过寒天德那致命的攻击外,其他的一概不加躲避,勇往直前,场面已经到了白热化,首划过,血花四溅,粗大的拳头打在身上呯呯作响,狂吼连连,玄武战到了狂,战意滔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被玄武的疯狂震撼了,而那个马义则是张大了嘴巴,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咔嚓……啊……”

    玄武再次的被寒天德划过小腹,留下一道伤口,却是硬生生的砸碎了此人的肩膀,一只首咣当掉地,寒天德的一只手臂膀软软的垂了下来,废掉了。

    “小子,我杀了你!”寒天德又惊又怒,手臂惧疼,让他冷汗直流。另一只手挥动首对着玄武的脖颈就抹了过去。

    “打断我的手脚,让我跪在地上么?老东西,你还不配,现在还给你!”玄武冷眸不带一丝感情,只有一只手的寒天德他更不怕了,侧身让过,抓起此人的手腕,用力的轮动起来,把他当作一件兵器,狠狠的摔在了比赛台上,不过却是并没有松手,一下接着一下的开始轮,就像轮大棒一样。

    “吼……混蛋,我和你拼了!”

    寒天德大呼,堂堂的一个半圣境界的高手,本来是要为弟子出气,现在却是想不到被一个低等级的一直被他看不上的邵元聪像摔死狗一样在地上猛摔,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爱,被摔的鼻青脸肿,胸骨差点烈裂,狼狈之极,浑身惧疼的同时,更多的是羞恼,让他气冲脑门。

    在场的众人都呆了,这个邵元聪真的太猛了啊,逆室伐圣,虽然是半圣也是圣啊,竟然扭转了败局,猛摔这个不可一世的寒天德,这让趴在比赛台一边紧张的心都跳到喉咙里的黑五子和龙七看的一愣一愣的,咧嘴直乐,“聪哥不愧是聪哥,厉害,不但讲道厉害,而且战力更厉害,嘿!”

    “打死他,打死这个老混蛋,哈哈哈……”兰兰跳着脚大叫,咯咯大笑,刚才的担心和不满抛到了九霄云外,洛天微笑着望了一眼这个丫头示意她不要闹,兰兰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这才坐了下来。

    “这个家伙像只野兽,这种状态下,我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吧……”

    龙小云咬着苹果轻声喃喃自语,她以为这个邵元聪会打持久战,等到接下寒天德的狂攻后等他气力衰竭时再还以颜色,想不到此人竟然激发潜能,提升了境界,以搏命的打法,重伤了寒天德。

    “此人提升境界后,变得好可怕……”

    宾客席上的那个李兴霸和洪坤两人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心底的想法,天容大酒店,不说其他人,就一个邵元聪,他们自认手下没有这样的猛人。

    看到这突然出现逆一幕,马义的脸色真的黑了下来,这个结果是他没有想到的,按照他当初的打算,这个寒天德对战邵元聪那是稳赢不输的局面,自己还有一个半圣,再加上一个真正入圣期的高手,即使两人输一个,三场下来,他们还赢两场呢,虽然不能完全力压大酒店吧,不过毕竟自己赢了,赢了名声,更是赢得了呼声,为下一步进军东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现在倒好,这个寒天德王八蛋这么不争气,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又是让人家跪下,又是要杀人,现在却是被人摔死狗一样在比赛台上摔的啪啪作响。

    “咳,洛兄,这场我们认输如何?”马义也不想让寒天德出事,毕竟此人是陆虎的师父,而且此人对自己还是有所帮助的,是一个不错的打手。

    “我们认输,我们认输……”此刻那个陆虎是真的吓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自己的师父也不是这个邵元聪的对手,顿时从头凉到脚,而且此人的心眼很活,自己现在在马义的心目中水涨船高,那可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所以他不想让寒天德出事,不然的话自己的地位也会随之下降,重新沦落马义一般的心腹弟子而已。

    “呵呵,马兄啊,你似乎问错人了,我不是裁判啊,你应该问裁判……”洛天微笑道,抽了一支烟,面色有些凝重的望了一眼玄武,他知道玄武激发潜力后,撑不了多久,废掉寒天德没有问题,不过他的伤也太多了,浑身鲜血,也要及时救治。

    “我同意第一场比赛大酒店胜出!”此刻马义侧后方的那个实力强大的孤独老者没有等马义开口直接说道。

    “好好……”马义急忙点头,然后看向李连英,李连英此刻喝着茶,根本没有看马义,甚至还和洛天不时的交谈着什么,根本没有当回事。

    “这个老混蛋!”马义心里暗骂,然后又看向武海周,征询他的意见,只要这两人同意,那么二比一就可以定下来,不需要他李莲英了。

    只不过让马义气愤的是,这个武海周此刻站了起来,看向李连英恭敬的笑了笑:“这个……老先生您怎么看?”

    “尼码啊,我这问你呢,你倒问人家,这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这个老混蛋的身上……”马义气的要吐血了,这台词似乎还这么熟,似乎有个电视大街小巷的孩子都会说:“元芳,怎么看?”颇具讽刺意味啊。

    李连英无视马义,不过他并没有无视武海周,闻言,抬起头来微笑道:“既然如此……”

    “不,我还没有输,我要杀了他!”此刻寒天德在台上拼命的大叫,毕竟是半圣的高手,身体倒也强悍,被玄武摔了那么多下,虽然在坚持。

    “既然如此,那再继续吧!”李连英改口道,气的马义翻白眼,没办法,寒天德这个当事上都喊出来了,裁判当然要尊重他的意见了。

    玄武想不到这个混蛋寒天德这么能坚持,摔的自己手臂都麻了,把他摔成了死狗样的,竟然还在叫嚣,不废了他是真的不行了,不然的话,自己的身体很快就会虚弱下来。

    此刻寒天德用尽力气,借助玄武下摔的时机,脚在台子上磕,用力挣脱玄武的束缚,就要后退,要和玄武拉开距离,只不过玄武在松开此人手腕的同时,大脚却是跟了下来,一条凌厉的鞭腿闪电般的击向寒天德的腰际。

    “咔嚓……”

    让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肋骨被玄武生生的踢断了两骨,不等此人开口说话,玄武如同狂风般的冲了过去,寒天德真正的胆寒了,开始的强硬,直到肋肌断裂,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戏了,败了。

    看到冲过来的玄武,寒天德忍着剧疼一个打滚很狼狈的爬了起来,不顾脸面的就想往台上跳,因为只要跳到台下,玄武就没法再打了,这是有规定的。

    “嗖……”玄武一步就窜了过来,一腿就扫了过去,直接把寒天德扫爬在了比赛台上,同时大脚踢,直接踢裂了此人的膝盖骨。

    “够了……”马义侧后面的那个孤独老者猛的站了起来,声音不大,却是如雷贯耳,他想不到这个年轻人这么狠。

    “你说够了?就够了?”玄武头也不回的回答道,猛揍寒天德,更是把他的另一条手臂也废了。

    “狂妄!”老者往前踏出一步,强大的气息弥漫而来,本来古波无波的眼神变得凌冽无比。

    “你在说谁?”洛天站了起来,淡淡的望向这个老者:“想战,就过来!”洛天的声音不大,不过却是铿锵有力,入圣中期顶峰的实力爆发了出来,直接压向了这个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