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17章 王家也忧愁
    马义在东昌受挫的消息,很快的传到了王家,王天中大怒,这个身材高大,长相威严的男子,第一次失去了常态,对着电话把马义大骂了一通,骂的狗血淋头。

    在外人面前被人尊称为马爷的马义,此刻脸色一阵青一白,阴晴不定,电话中,王天中提到了刀女,反正也不知道刀女向王天中打电话说了什么,让他对马义特别的愤怒,说他生生的把这么一个强大的战力推到了天容大酒店一方,而且在东昌的影响极坏。

    马义唯唯喏喏不敢作声,心里却是憋气的要命,声称这次只是一个失误,他一定会把东昌拿下来,给他一个交待。

    “给你三天的时间,挽回在东昌的影响,如果不能的话,你就回来吧,我会另派人过去的。”王天中最后冰冷冷的撂下电话,电话中出现了忙音,马义还在拿着那个手机出神。

    “三天?三天能做什么?这分明是要辙我的权了……”马义自语,眼中冷光闪烁,狠狠的把手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洛天……”马义咬牙。

    这一次他败的太惨了,所谓的友谊赛本来是他震慑东昌的一步妙棋,却是想不到输的一塌糊涂,更是输光了他所有的钱,名义扫地,他想不到天容大酒店的战力如此高,虽然有对洛天有了较高的估计,不过最后还是估计的有些过低了,那个小齐甚至还有刀女接二连三的传递假消息,让他愤怒。

    刀女他无可奈何,不过那个小齐却是倒了霉,特别是当他听说,天容大酒店竟然还奖励了她十万块钱,这更让这个多疑的马义怀疑大酒店把此女给策发了,所以一怒之下,让她消失了。

    借刀杀人,正是洛天特意安排的,对于敢打大酒店注意的人,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因为这些有他的亲人,兄弟和女人!

    王家,豪华的别墅,王天中正坐在沙发上,脸色很是阴沉,有些烦燥不安,现在王家由他作主,虽然名为大少,不过基本上已经全权负责王家所有的事宜。

    这次马义进军东昌在天容大酒店受了挫折,让他震惊,虽然他王家在宁海势大,不过想要覆盖每个市区,那是不可能,只不过东昌的地理位置重要,他必须要拿下。

    “不知道谢家从哪里找到这么多的高手,竟然把清风老人还有那个寒天德都打败了,看来他们要和我们对抗到底了。”王天中自语,他到现在还以为是谢家的人暗中出头帮天容大酒店摆平了这场比赛呢。

    “天中,不要多想了,一个小小的东昌,我感觉现在先放一放吧,目前最重要的是还是如何应付老爷子的事重要!”

    这时一个女人,雍容华贵,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王天中,从来不轻易抽烟的他却是抽了一地的烟头,款款来到酒柜前,倒了两杯高档的红酒,端了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王天中,自己端着一杯,然后坐在他的身边,这才轻轻的说道。

    女人是王天中的妻子,也是现在王家的主母,此女的心思玲珑,虽然生活优越,不过此女的忧患意识却是很重,而且很有头脑,简直就是王天中的军师,许多主意和计策都是出自此女之口。

    “我知道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老爷子进那个地方,谢家真是该死,竟然把老爷子给咬了出来。”王天中语气有些阴冷又有些愤怒和落寞,他的父亲以前也是一个省级领导,只不过早已退体,本想颐养天年,现在却是因为以前见不得的勾当被谢家给扯了出来。

    “现在谢家的谢宏军咬着老爷子不放,忘想减轻罪名,实在是可恶,这肯定是谢家的老头子谢天河指使的,只怪当年父亲……唉!”王天中愧恨的说道。

    “这也不能怪老爷子,当年两家关系较好,谁也没有想到会演变到这一步,说实话怪二弟天华太莽撞了,那个兰兰有这么好么?当年只不过定的娃娃亲,他们退了就退了,没有必要再去招惹她,现在弄的有家不敢回,谢家的定海针李老头,谁敢招惹,此人发起疯来,不是我们所请的高手能够挡的住的,毕竟那些人都是奇人异士,性格怪异孤僻,不是轻易被我们所用的,都是利益关系,真要死战的话,那些人不见得会买命!”

    王天中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微微点头:“上次那件事也不能全怪二弟,你也知道他不学武术,却极好面子,谢家退婚,也有损我们王家声誉,只不过二弟做的有些过激而已,他的事以后再说,让他在国外反省一下,磨磨他的性子也好。”

    王天中喝了一口红酒,面色稍微缓和,然后又接着说道:“钱准备好了吗,一共有多少,这几天我争取走动走动,千万不要把老爷子给弄到那个地方去,不然的话,那真的不好办了!”

    “准备好了,目前流动的资金只能拿出二十个亿来,天中,当年老爷子还有那个谢宏军到底和国外做了什么,他会不会……”王天中的妻子有些担心的说道,对于以前的事她并不太清楚,只知道两人和国外一个神秘机构有过联系,具体做了什么她并不知道,反正就是从那段时间以后,两家开始发起来的。

    王天中苦涩的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一牵扯到政治这个敏感问题,有时有理也说不清,不好办啊,不过那个谢宏军也不是傻瓜,他也只是咬出老爷子一些擦边球的问题,深处他也不敢说,毕竟他和老爷子半斤八两,弄大了。

    谁也没有好处。”

    王天中的妻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实在不行,我们和京城的大树联系一下吧,先通融一下关系,万一老爷子被弄到那个地方启不是……”

    “不可!这件事还没有到那一步,老爷子还在候审阶段,过早的招呼倒不好,再说这是国安局亲自负责,我怕京城大树也不好使啊!”王天中叹惜道,眉头紧锁,表现出深深的忧虑。

    “对了,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万不可传出去,你说老爷子去旅游了就行,特别是那个马义更不能让此人知道!”王天有些凝重的说道。

    王天中的妻子点点头:“我明白,这个马义心机很深,虽然是家族的管家,不过此人的关系盘根错节,能力很强,不过野心极大,上次二弟如此冲动,我想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暗中篡掇的,借这次的东昌失利,也该慢慢消弱一下他的权利了!”

    “嗯,最近这段时间我有可能顾不上家族事业,你看着打理吧,你的能力我清楚,不比我弱!”王天中看了一下时间,就走了出去,而他的妻子则是点点头,然后拿起手机:“给我监视马义在东昌的一切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马爷,马爷不好了,我们的工地的工人被大酒店的人给赶了出来,说工地是他们的。”陆虎跑来报信。

    东昌马义正在阴沉着脸苦恼着,王天中只给自己三天的时间要挽回影响那是不可能的,况且寒天德重伤没有了利用价值,而那个清风老人也离开了他,现在他的手上只有那一个大杀器孤独老者了,还是自己的保命底牌,他不能轻易动作。

    更重要的那个刀女竟然公然和天容大酒店的人走在了一起,这一系列的打击简直要了他的命,现在这个陆虎又跑过来告诉他这个情况,不由的让他恼羞成怒:“混账,天容大酒店,洛天,裴容,你们简直欺人太堪!比赛输给你们,你们就以为我马义就这么好欺负不成?竟然还敢强夺我的工地?”

    看着气喘吁吁的陆虎,马义一挥手,然后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天容大酒店后面的工地赶了过去,这个工地,他投资最大,还利用那个小梅贷了不少的钱,现在还没有还上呢,而且这次的比赛的赌注他又输了不少,现在的马义可以说已经成了穷光蛋了,负债累累。

    当马义带着陆虎,当然还有那个道斗及保命底牌孤独老者赶到工地的时候,看到洛天,裴容,兰兰还有李连英等一些酒店的在人正站在那里,不时的指挥着什么,而且原来工地的那帮人不见了,代替而来的全是一些陌生人,正在听从着洛天和裴容两人的调遣。

    看着马义气势汹汹的赶来,洛天叼着烟,笑眯眯的迎了上来:“马大哥,这么好的雅兴啊,大热天的跑过来参观小弟的工地,呵呵。”

    “洛天,你少给我装,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把我的人赶走,怎么你还想强夺工地不成?”马义没有了以前的风度,黑着脸,质问道,看到洛天和裴容那胸有成竹的模样,他的心里没来由的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强夺?你错了,这本来我是我以天容大酒店的名义购买的地皮,而且上面的建筑也是我们开发的,只不过被你们的人捣乱而已。”裴容风姿卓约走了过来,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