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该怎么办?”看到朱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裴容望着大门外洛天消失的方向,泪水哗啦一下子下来了,跌跌撞撞的追了下去。

    洛天和前面的老者身形很快,穿过前面的高速公路的桥洞,经过那片曾和金玲珑大战的小树林,并没有停留,继续往奔走,最后在距离大酒店外的约有十五公里远的一处很僻静的小土坡前停了下来。

    夜色如水,月光轻柔,夏风吹拂,两道人影相距十米处停了下来。

    “前辈,谢谢你!”洛天开口!

    这个孤独老者摇了摇头:“你是感谢我没有动你的亲人?对吗?”

    “是。”洛天点头。

    “唉,老夫不是以杀证道,还没有到嗜杀如命的地步,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知道你的功夫很高,想杀你很难,只不过老夫只是履行一个诺言,不管能不能杀你,老夫和他也就没有关系了,毕竟他以前救过我。”这个孤独老者很是爽快,把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洛天点点头表示理解:“马义也算是一个人物,没有让你动我的亲人,只是针对我,这一点,我佩服他,以后如果再遇到,我答应会留他一命,不过像前辈这样的高人,确实不该屈尊这种人之下,如果前辈没有去处,以后可以来我的大酒店。”

    听了洛天的话,这个老者嘴角不由的一抽,这是一种强大的自信,说明他有实力胜过自己,不过这种战前还要拉笼他,却是让他哭笑不得。

    此人摇了摇头:“恐怕让小友失望了,老夫如果今天不敌,死在你的手里,那什么事也不用说了,如果侥幸得胜,老夫答应你护佑你的亲人十年平安。”

    “既然如此,开始吧。”洛天很干脆,右脚轻轻的踏前一步,双手低垂,看似毫无防范,不过全身的肌肉都紧繃了起来,这个老人是入圣中期的强者,甚至比起金玲珑还要强上一线,所以他不敢大意。

    “好……”

    老人一声轻喝,眼中精光四射,腰一下子挺立了起来,比之前又高大了几分,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身体里爆发,一直背在背后的手,此刻抽了出来,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很是古朴的斧头,斧柄很短,斧身却是很大,怎么看怎么不协调,斧头呈现暗红色,在月色的照耀下,像是干枯的血迹。

    “血斧!”洛天的眼神一阵收缩,他以前听说过江湖上有这号人物,据说在华夏兵器榜上排名还有玲珑枪之上,更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前五名的高手之一,想不到竟然是这个不起眼的老人。

    “小友有见识,出兵器吧。”老者斧头高扬,血色似乎更堪,胡须,眉毛皆张,无风自动,夜色下如同一尊杀神,看向洛天,语气却是很是轻缓,气息强大,不过却是没有杀意。

    “前辈,我很少用兵器,我很少自带兵器,如若空手,算是对前辈不敬!这样吧,我用这个当作兵器吧。”洛天扫视了一下,看到身边不远处有一颗小树,走了过去,出掌如刀,把那棵小树打断,提在手里。

    “你……好!小友小心了,我要进攻了。”老者皱眉看向洛天手中那如同手臂粗细的小树,枝枝叶叶,像是一个大扫把一样,不过并没有轻视,轻喝一声,身形一动,不知道用的什么身法,竟然三步就跨了过来,血斧高扬,如同一道血色的闪电,对着洛天的头颅就劈了过去。

    “嗖。”

    洛天的身形急速的后辙,这些天刘闯那小子的鸭子步,洛天也略有研究,虽然没有那小子使的娴熟,不过却也有较深的领悟,姿势虽然难看,不过确实在速度上提升了一些,毕竟洛天学习的能力堪称变态,学什么都快,集百家之所长,正是洛天的拿手本事。

    “轰……”

    巨大的血斧落在洛天刚才所站立之处,地上的一块巨石被劈飞了,四分五裂,地上出现了一个三尺见方的大坑,可见这一斧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足可以开山裂石。

    “吼……”

    一斧落空,老者身形再跟进,身形横飞,旋转,大斧接连挥舞,洛天最迫以小树抵挡,顿时树叶乱飞,血斧在树叶中一顿狠劈,人影交错,飞沙走石,等洛天退后五步,再看手里,只剩下一截光秃秃的树干。

    “小友,你再不出手,不要怪老夫不客气了。”看到洛天只是躲避,没有进攻,老者大喝,提斧再次的欺压过来,斧影重重叠叠,血色漫天,罩向了洛天。

    “好,既然如此,那晚辈就陪前辈痛快的一战!”洛天大喝,对于这样的人物,洛天知道一再的退让,最后自己肯定会吃亏,此人的实力不比自己弱多少,一个不小心,还真的会交待在这里。

    顿时,洛天爆发了,血气旺盛之极,浑身的气息强大的让人窒息,孤独老者的眼光一紧,不过仍然挥动大斧劈了过去,而洛天的手中的半截木棍并没有硬接,没办法,凭这把斧头的锋利,确在树干上,还不像切豆腐一样,于是洛天顺势身形一扭,侧击向此人的斧柄,提、削、点、打,带、捻,顿时老者的斧头像是陷入了淤泥中一般,斧势停滞下来,没有那么流畅了。

    “好手段,生平末见,老夫佩服。”孤独老者战意高仰,发须皆张,用力一震,化开洛天的攻击,身体开始如同陀螺般的旋转,带动着血斧,整个身体被斧影所护,旋转着攻向洛天,去势极快。

    洛天一声轻啸,身形拔地而起,足有十多米高,头下脚上,半截树干晃动之下,竟然出现了数十道残影,对着老者的天灵盖就击打下来。

    “白鹤冲天,苍鹰搏兔!好!”老者从斧影中看到洛天的身影,禁不住的出口赞赏,大斧高举,旋转上升,拔地而起,对上了洛天的树干残影。

    “砰,砰,砰。”

    气息惊人无比,这等战力让人惊骇,当初玉面狐狸对上那个使金刚伏魔掌的老者,强大的气滔还摧毁了比赛台,而洛天和这个孤独老者的级别更高,那种气势和杀伤力根本不是人所能想像的,小山坡上石块乱滚,几棵小树被齐齐折断,小草倒伏,地上的一个小堆生生的被打平了,凹出了一个大坑。

    “好,痛快,再来。”老者义气风发,战意更堪,眼神开合间,精光闪烁,根本不像一个垂垂老人,这双眼睛太凌厉了,如同两道实质的强光,照射人的心神,震撼人的灵魂。

    “好。”洛天同样的大喝,手中的半截树干被孤独老者削成了首状,树叶,碎屑满天飞舞,不退反进,迎了上去,身形奇快无比。

    “着……”

    看到洛天冲来,老者手立大斧,看准洛天的身形,大斧立劈而下,眼中出现不舍,不过还是立劈而下,直接穿过了洛天的身体,只不过却是没有血肉纷飞,流血当场的情况发生,老者的这一斧像是击在了空气中,毫无着力感,一斧重重的劈在了地上的石块上,火星四射。

    “残影?不好!”老者大吃一惊,顿时一个翻滚,滚了出去,后面洛天的鞭腿却是扫了一个空,眼中出现诧异之色,这个老头的速度还真的不快。

    “小友,你到底是何门何派,为何功夫这么驳杂,却又如何精深?”老者大呼中,血斧劈下,却是发出心中的疑问。

    “前辈过奖了,晚辈只是闲来无事,随便研究一下而已,何来精深二字,不敢当!”洛天回应,那个孤独老者不由的嘴角一抽,这等战力,还只是随便研究一下?那如果好好研究,到会什么地步,既然洛天不愿意说实话,他也不强求,于是又攻了上去。

    “小天,你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

    所谓关心则乱,夜色下,裴容深一脚,浅一脚的胡乱跑着,鞋子都跑丢了,白嫩的小脚被石子划破了,鲜血直流,可是她仍然跑着,呼喊着,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衣服也磨破了,眼中滴着泪水,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跟丢了,一个人凌乱的在夜色下呼喊着,高盘的发发髻散落下来,波涛型的发丝散乱的披在肩上。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裴容的身后出现了朱雀,这个女人看到裴容跑了出来,她也跟了出来。

    朱雀不是不想去,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稍作了一下准备,身上多了两枚高能炸弹。这种炸弹威力强大无比,足可以把一个小山包炸平,手枪对那个恐怖的老者并没有多大把握,所以朱雀准备了万全之策。

    洛天,白虎是朱雀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物,一个是受尊重的老大,一个是自己的爱人,为了这两人,朱雀愿意去死!

    只是等朱雀出来时,裴容就不见了,所以朱雀急忙赶了过来。

    “妹子,带我去,快带我去好不好?”看到朱雀到来,裴容再一次的抓住她的手,朱雀不发了一言,手脚利索的扯下身上的衣服包着裴容包扎起来,然后背起她就往前冲去。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由裴容她想到了自己。”虽然洛天和那个老者已经离开很久了,不过凭朱雀的侦查能力,还是寻到了蛛丝马迹,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