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药王谷的人?”

    洛天看着这个少年抱着怀里的女孩,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

    “是,刚才谢谢您这位大哥。”洛天出手解了少年的危,这个少年心里感激异常,此刻放下妹妹然后说道。

    洛天摆摆手,然后一指地上那些惨叫的人:“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少年一怔,眼中闪过极度的愤怒的神色。

    “杀了他们,这些山地虎和海鲨帮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伏击了我们,杀了我们的叔叔。”没有等少年开口,那个少女咬牙切齿的说道,同时投向洛天一丝感激的神色,两人被人逼到了绝境,誓要赶尽杀绝,如果不是洛天及时出现,兄妹二人就跳涯了,所以少女对这些人恨之入骨。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参与山地虎和海鲨帮的事,告诉你,你惹上大祸了,我们的帮主还有护法他们不会放过你的。”这些人听到要杀他们,不由的脸色大变,只不过刚才被洛天废了,此刻却是色厉内荏的大叫道,不过眼显的眼中含有惧意,毕竟刚才洛天的身手吓倒了他们,现在妄图用门派来压制此人,让他心有忌惮。

    “呯……”此时,朱雀突然爆起,一脚踢在了此人的嘴巴上,把此人滚了一个跟头,牙齿掉落,打了一个滚,直接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当场毙命:“再敢不敬,全部杀掉!”

    “你……”剩下的那些人全部惊恐的望着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墨镜下尽是冷酷,出手太狠了,说杀就杀,毫不手软,几人虽然心里恐惧愤怒,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一边的王晓涵也是心里一跳,说实话,她从来没有杀过人,虽然功夫还行,打打闹闹的做得来,不过真正的杀人,她真的没有经历过,看到此人脑浆崩裂,禁不住的呕吐起来。

    “杀了我们的叔叔,把我们兄妹逼到这种绝境,还想放过你们不成?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吧,不关他人的事!”少年拎刀走了过来,洛天看了不由的点头,这个少年虽然年纪小,不过却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懂得承担责任。

    “不……啊!”少年心狠,手起刀落,对着一个为首的人就砍了下去,此人大叫,不过却是躲不过少年的一刀,一刀砍在肩膀上,鲜血咕咕而流。

    “这一刀,是为我叔叔砍的。”少年流着泪水,嘶声吼着,刀光扬起,噗嗤又是一刀,砍在了此人的大腿上,“这一刀是你侮辱我师父砍的。”

    “噗嗤……”再次一刀,这一刀少年双手握着刀柄,狠狠的插在了此人的胸口上,面色冷酷之极:“这一刀是为我妹妹和砍的。”

    三刀毙命,此人大瞪着不甘的眼睛倒了下去,其他的吓坏了,不由的大声的求饶起来。

    “这个少年……太狠了。”王晓涵有些不忍,轻声自语。

    “狠?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本来就是该杀,对有些人仁慈,就是自己打开了通向地狱之门,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有先斩后凑的权力,如果你连一个人都不敢杀,那么就不配做办事处的一员!”朱雀看向王晓涵轻声哼道。

    “我……”

    王晓涵一时语塞,她还是把龙魂办事处想简单了,龙魂办事处也是龙魂的一员,那是铲除各种恐怖势力的一个组织,有的时候必须要杀人的,刀光血影,你死我活的撕杀是在所难免的,一时间,王晓涵对龙魂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我也来!”那个少女看到哥哥杀了一人,于是提刀也走了过来,不过却是被少年拦住了:“妹妹,哥不希望你手上染有鲜血,一切都有哥哥来吧。”

    “噗嗤……”少年手起刀落,把那个刚才叫嚣着要把他们兄弟两人抓回去,还要喂食合欢迷的家伙一刀给劈飞了,直接死亡。

    “不,不要杀我们,小兄弟,我们错了,请放过我们。”

    这些人是真的怕了,没有人不害怕死,这种砧板上的肉,等着被人垛的滋味真的不好受,那种等待死亡来临时的折磨,终于让这些人崩溃了,一个个哭喊着求饶起来,有的求少年,还有的求洛天,甚至还有的求王晓涵,一个人伸出血呼拉的手就想王晓涵的美腿,吓的这个妞一脚踢了过去,把这个家伙直接踢晕了。

    洛天声言,一切由少年作主,于是这些家伙又求开始少年起来。

    少年看了看洛天,又看了看朱雀,然后冷喝一声,一脚把死死抓着自己求饶的一个家伙给踢飞:“滚!你们山地虎还有海鲨帮再敢和我们药王谷为难,把你们全部杀光!”

    “是,是。”那些人如蒙大赦,一个个相互搀扶着逃离了此地。

    这个少年还是下不去手啊。洛天不由的叹息,为他没有变成杀人狂而庆幸,只不过些人说实话,不应该放过,不然的话,只会带来祸事。

    “大哥,二位姐姐,谢救之恩,我们是药王谷的弟子,我们童飞,这是我妹妹叫童燕,这里离我们门派不远,如果不嫌弃请到我们门派去,我师父会感谢你们的,我药王谷欠你们一个天大的恩情!”

    少年处理了自己本派那些人的尸体后,然后对洛天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打扰了,久闻药王谷,药王孔胜,医术惊人,正好拜访一下。”洛天微笑,兄妹二人点头,当先开路,向着一处云雾缭绕的大山走去。

    “你这样得罪两大势力……值得吗?”

    后面的朱雀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洛天轻声说道,自从洛天带着两人踏进这里,救下药王谷的弟子,这个女人就明白了洛天的用意,他是想求这个神秘的药王谷的药王孔胜治好自己脸上的伤疤。

    “只要能治好你脸上的伤,就值得!”洛天微笑,让朱雀感动。

    “喂,王秘书,我的公文包呢。”洛天不经意的回头,看到王晓涵空着两只爪子,不由的疑惑的问道。

    “包……我拉火车上了。”

    王晓涵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这个妞是故意的,该死的,包里只装着几件换洗的内裤还有一包卫生纸,竟然让自己拿着,所以王晓涵气不过,下火车时,故意丢在了那里。

    “你……”洛天无语,瞪了这人妞一眼,哼了一声,向前走去。

    “咦,好香的花啊。”

    一行五人走了约有一千米的距离,上得了半山腰,山雾迷蒙,王晓涵这时发现小山路边盛开着很奇异的花朵,鲜红无比,香气扑鼻,于是弯腰想摘。

    “不要动,这花有毒!”前面的少年回头急忙说道,接着解释,从这里就算是药王谷的地盘了,里面的任何东西都不要轻易的触碰,不然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大哥,两位姐姐,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跟着我们,千万不要走错,这是万毒阵。”前面的叫童燕的少女详细的解释着。

    洛天三人点头,不敢大意,跟着这对兄妹着谷内走去,说是谷,其实是在山坡上,一路上,兄妹二人走走停停,路线弯弯曲曲,很小心的避开一些植物,不时为了三人解释着,“这是毒舌兰,只要一滴汁液,就可以毒倒一头牛,这是神仙酸,不小心被它划伤,三天三夜也醒不过来,这是……”

    听得王晓涵和朱雀不由的乍舌,就连洛天也有些动容,这种地方,虽然没有过卫,不过一般的人根本进不去,到处都是毒啊。

    接着再往里进,少年往洛天还有二女的身上,喷了一种粉沫状的药剂,开始王晓涵不由所以,不过很快的就明白了,随着深处,不过有那带剧毒的植物,竟然还有更多的动作,像毒蜈蚣,毒蝎子,毒蛇,毒蛙,毒蚁,品种多种多样,有的在地上爬行,还有的在跳跃,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毒蛇缠绕在植物和树枝上,吐着芯子,让人头皮发麻,光王晓哈涵就认识好几种,什么竹叶青,七步倒,响尾,眼镜等等。

    “飞儿,燕儿,你们两个怎么伤成这样,你叔叔呢,他们人呢?”

    终于进入谷内,谷内缭绕,充满异香,云雾缭绕,就像世外桃园,迎接走来几个人,都是一身白衣,身上绣着药鼎图案,为首的一个中年人看到进来的童飞和童燕,不由的大吃一惊。

    “师伯,我二叔他们……”童飞和童燕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不由的大哭起来,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了说了一下。

    “该死,山地虎和海鲨帮岂人太堪,这件事算不得。”中年人听了大怒,同时向洛天行大礼感谢,他知道如果没有洛天,那么药王谷的这对小天才肯定跳涯身亡了,洛天客气的还礼,言明想见药王孔胜。

    “这个……三位请先到里面去歇息一下,师父正在闭关炼药,相信很快就出来了。”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客气的说道。

    洛天三人点头,跟着这个中年人进了一个小建筑物内,木制结构,很是古色古香,和山,和雾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