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不好,这就是唐门的主意,王八蛋,以后再和他们算账,先解决掉眼前的局势再多……”

    分析当前局势,药王孔胜低声骂道,把怀里一直紧紧的抱着的木盒子递给田横,“幸亏老子早有准备,去,把这个盒子的毒青拿去,弄一个水缸化开,每个弟子一个水枪,给老子毒死他们!嘿,我就不信我最新研制的毒他们能解,王八蛋!”

    药王嘿嘿冷笑,破口大骂,毫无高人风风范,看的洛天三人不由的无语,这哪里是高人药王,分明就是毒王嘛,而且这个毒应该极厉害才对,因为这可是药王闭关练制的,如果毒性不强,这个哭货能兴奋的满地打滚?

    “是,师父,我马上准备……”田横急忙答道,然后急匆匆而去。

    “三位客人,请避开一下,这里由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药王看向洛天轻声说道,语气缓和,不哭也不骂了,看起来倒是很慈祥。

    洛天点点头,然后就带着朱雀和王晓涵回了房间,既然人家不愿意让他们相助,谁还巴巴的上前做出力不讨好的事?再说那些毒物的可怕,不要说王晓涵就是朱雀心里也是发毛,毕竟她也是女孩子。

    “你们两个就在房间里呆着吧,不要出来!”洛天告诫二女,他也怕出什么意外,毒太多了,让他都防不胜防,二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点头。

    此刻,药王谷外,不少的人已经冲破了第一层的防御,第一层的防御,其实就是那些毒花,毒草,毒粉等,这些人大都身上带着避毒的东西,所以并不惧怕。

    只不过到了第二层防御,万毒大阵时,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虽然带着避毒的东西,不过也不见得可能防万毒,而且这些都是活物,一进攻起来,可怕的很,像毒蛇,蝎子,蜈蚣,这些东西,含有剧毒,即使毒不死你,咬一下也受不了啊。

    山地虎和海鲨帮确实从唐门那里得到了大量的避毒丹,只不过药王谷给他们阴影还是很大的,一旦被毒蛇咬上,虽然有避毒丹,也是吓得他们哇哇怪叫,人的名,树的影,药王孔胜可不是一个善茬子,惹火了他,必杀,这个哭货可是一个狼角色,当年一个小门派也想打药王谷的主意,被孔胜一夜之间灭绝了,当然是用毒。

    山坡上,灯光通明,人影重重,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进攻药王谷,只不过这些人很谨慎,虽然喊叫连连,不过进攻的并不快,因为这里的毒物太多了,让人防不胜防,夜色火光中,那一条条渗人的毒蛇,不要说咬人,就是看到也会感觉后背冷飕飕的,胆小的人能吓得尖叫。

    “不要墨迹,给我老子攻,有避毒的东西,担心什么,速战速决,拿下药王谷每人奖励十万!”

    有人在暗处大骂,同时又许以重金,应该是这次进攻的头领,顿时那些散慢的队伍精神一震,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如狼似虎的对着药王谷围笼过来。

    此刻,山下,月夜下,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修长,是一个年轻人,看太不清长相,不过给人一种阴冷的气质,旁边一个身材微躬的老人,两人突兀的站在那里有些诡异。

    “唉,今晚过后,药王谷是真的完了,本是同根同源,我们如此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万一被门主知道,这……”老人望着远处的山坡上那人影重重,嘶喊着进攻的人群,不由的摇头叹息,因为那里人不仅仅是山地虎和海鲨帮所有的人,暗中还有他们自己的高手混在里面,誓要一举拿下药王谷。

    “怎么,你怕了?”年轻人负手而立,自有一股气势,扫过老人,老人不由的点下头唯喏的道:“不是,只是我感觉……”

    “哼,不就是一个药王谷么,父亲多次邀请他去论道,研究医术都被他拒绝了,此人心高气傲,一个哭货,父亲对他其实也有意见的,只不过碍于同门,不方便下手而已,做儿子的帮他老人家完成心愿,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再说以后父亲会把整个唐门传给我这个少门主,马护法以后你就是本门的功臣了……”

    “是,谢少门主赏识,只是现在本门在京城受挫,门内已调了高手赶往京城,这时我们对药王谷出手,两下作战,会不会有点……”这个被称为马护法有点担心的说道。

    “两下作战?药谷才多大,也配称作战,抬手灭了就是了,即使出现意外,我们也可以对外称,丢失了一批避毒丹,拿不下药王谷,不过山地虎和海鲨帮的地盘也不错,嘿……”年轻人薄薄的嘴唇勾起一丝冷笑。

    “嗯,少门主英明……”老人低声道,接着两人看向山坡方向。

    “各位,药王谷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一定要同心协力,药液只有这么多,大家省着点用,注意安全,这是师父刚练出来的毒青,目前还没有解药,一定要小心……”

    药王谷建筑面前的空地上,田横穿着一身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衣服,把自己全身包裹,只露出两个眼睛,拿里着一个水枪模样的东西,正在对面前站着的足的四五十人训话,这些人同样的是一身黑衣,把自己包裹的很严,每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水枪模样的东西。

    “是,大师伯,您放心,我们一定把来犯之敌全部消灭!”一个身材较小的黑衣人出声道,是一个女孩,正是童燕,她也上场了。

    “好,时间紧急,每人把水枪吸满,作战!”田横一挥手,于是众人有条不紊的来到面前的一个小水缸前,里面有半缸液体,夜色下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不过却是散发着一种让人作呕的气味,每人上前小心的吸了一管这种液体。

    “我的辉辉啊,你的命好苦啊,呜呜呜,我的命也她苦啊……”此刻药王坐在大石头上又开始哭了起来,让人无语。

    “冲,毒死这帮混蛋……”田横大喝着冲了过去,这些人分散开,也冲了出去。

    “啊,啊,啊,这是什么毒,不是说避毒丹有作用么?怎么中招了,我的眼睛,我的脸……”

    随着这些弟子毒液的散射,两派的人马了顿时发出了阵阵的惨叫,毒液以可见的速度腐蚀着他们的衣服,皮肤,有的已经露出了骨头,极度的可怕,不但是山地虎和海鲨帮的人亡魂皆皆冒,就是药王谷自己人也是心惊肉跳,他们师父研究出来的这种毒真是太狠了,只要一滴溅到身上,都会腐蚀一个洞,接着就是毒素蔓延,歹毒极常。

    山地虎和海鲨帮的人大批的倒下,死亡无数,不少的人痛骂,惨叫,求饶,只不过在这些人中,还有一批黑衣蒙面的人,这些一个一个个气息强大,身手极快,竟然躲过了毒液的射击,冲到了药王谷弟子的人群中,大肆狂杀,这些弟子没有人是他们的一合之将,刀光闪过,药王谷的弟子不少倒了下去。

    “混账!”田横大怒,仗着身手较快,躲过了几人的一击必杀,把毒液射向对方,顿时几名黑衣人没有躲过,发出惨叫。

    “擒贼先擒王,杀了那个老鬼再说……”暗中有人低语,看向坐在那块大石头上还在哭泣的药王孔胜,一挥手,顿时有几多人冲破了封锁,对着孔胜就杀了过来。

    “不……师父,快辙!”田横大叫,在后面急急的追赶,想拦下这些人,只不过对方人太多了,速度极快,他追赶不及,顿时吓得亡魂皆冒。

    “我的苦命的辉辉啊,你的命好苦啊,我的命也好……王八蛋!”药王正在哭泣,不过不代表他神智不清,正哭到一半,看到十多人竟然冲着自己过来了,不由的吓的大骂,手一甩,不知道甩的什么东西,然后跳下石头扭头就跑。

    “啊……夺命散,死老鬼,看你还往哪里跑……”最先冲上来的两人直接毙命,身后的人吓了一跳,不过并没有犹豫,眼神阴冷之极,几步就追了过来,明晃显的短刀在夜色下闪过一道亮光,对着孔胜就劈了下来。

    “嗖嗖嗖……”

    几道破风声响起,最先冲到的几个黑衣人被不知名的暗器击倒,每个人的喉咙处都咕咕流血,一条人影极快的赶来,一条就踢飞了他们的一个同伴,同时一掌印在了另一人的胸前,胸骨顿时断裂声音响起,这两人当场倒地身亡。

    “高手!”另外几人吓得心惊胆寒,知道有这个人在此,多半杀不了药王了,当即立断,“辙……”剩下的几人扭头就走,窜的飞快,又被来人干掉了几人后,只剩下两人拼命突破重围向山下跑去,转眼就消失在夜色下,中途又发出一声惨叫,应该有一人中招了。

    “前辈,你没事吧……”突然出现的人当然就是洛天,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套药王谷弟子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没事,没事……”药王孔胜心有余悸,感激的看了洛天一眼,然后就开始大哭起来:“我的小辉辉啊,你的命好苦啊,我的命也……”

    “哭货……”洛天皱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哭,还真准备哭个三天三夜啊。

    “洛兄,谢谢你……”田横赶了过来,看到洛天及时出手,救下师父,让他感激异常。

    接下来就好办了,那些暗中的高手,留下十几具尸体退去,山地虎和海鲨帮的人几乎全部被灭,虽然药王谷也死了不少人,不过相比于山地虎和海鲨帮来说,算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了极大的胜利。

    死尸遍地,血腥弥漫,整片山谷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