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童飞兄妹,又救了药王孔胜这个哭货,最后只给了洛天一滴鸟屎样的东西,这让洛天哭笑不得,不过洛天知道作为药王,这滴鸟屎太重要了,他不相信药王会骗他。

    这次来川南的目的就是治好朱雀脸上的伤疤,目的达到就行了,并且这个药王虽然是个哭货,不过洛天可以看出来,此人确实医术惊人。

    人的名,树的影,洛天也是慕名而来,能结识这样的人物,对于龙魂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甚至洛天还准备把童飞这对兄妹给挖走呢,所以一滴鸟屎就一滴鸟屎吧,先把朱雀的病治好再说。

    此刻朱雀端坐在洛天面前,已经摘掉了墨镜,那条从眉稍到鼻梁下方的一条如同蚯蚓般的伤疤触目惊心,确实影响她的美观,难怪这个女人一直戴着墨镜。

    “紫妍,你确定不用麻醉么?”洛天拿起一把精致的小刀,在燃烧的蜡烛上烤了一个消了毒,最后凝重的问道。

    “要不,还是打麻醉剂,等会你会很疼的。”一边的王晓涵劝说道,一想到那把锋利的小刀要把朱雀脸上那道旧伤疤要生生的割开,才能上药,就让她心惊肉跳。

    朱雀摇了摇头:“不需要,动手吧,麻醉对人体的神经不好,作为龙魂的一员,我不想失去这个资格!”朱雀的话,让王晓涵心里一动,此刻她才知道这个姚紫妍对于龙魂多么的看重,相比之下,自己确实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洛天点点头,也没有强求,他知道朱雀很要强,这个女人受过太过的训练,这点苦对她来说应该能承受得住,扭头看了一眼那锡箔纸上,那滴鸟屎已经被水化成成为一小摊白色的较浓的稀膏状,深吸了一口气,拿起那把锋利的小刀,一刀托着朱雀的头,右手轻轻的开始划开那道旧伤疤。

    朱雀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紧咬着银牙,拳头握的咯咯直响,鲜血顺着刀口流了下来,有点恐怖,同时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这种近乎自虐的场面,惊的王晓涵直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这个女人的坚强真是强乎了她的想像。

    说实话,这样帮朱雀治伤,洛天心里都有些不忍,直接往脸上划一刀一般的人,能不能忍也能挨得过去,可是拿着刀子慢慢的划,那种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不过没办法,她这个伤疤必须除掉,这是她的心愿,不然的话,她无法面对白虎,这还是当初因为自己带队害的她受的伤,所以说什么洛天也要帮她治好,不想让她心有遗憾。

    “棉纱,擦血!”洛天吩咐。

    “哦。”王晓涵急忙答应一声,拿起摆放好的棉纱颤抖的帮着朱雀擦血,那道伤疤完全的被洛天剖开了,血肉翻开,朱雀此刻的模样有些可怖,血都流到了下巴,可是这个女人却是一声不哼,还真够坚强的。

    然后洛天用手指沾着所谓的千年雪莲膏帮着朱雀轻轻的涂抹在伤口上,“哭货,希望你的药有效,不然的话,哥不会放过你的!”洛天心里暗想。

    “咦?”

    王晓涵这时轻咦了一下,洛天此刻也是一怔,不由的面色一喜,药王不愧不是药王,这滴鸟屎还真是夺天地之造化,药膏涂抹上后,竟然以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血止,不留一丝疤痕,除了有一道红色的痕迹外,竟然完好如初,还真是神了。

    “怎么样了?”朱雀看到两人脸上的异色,轻声问道,她只感觉伤口处一阵清凉,然后发痒发热。

    “嘿,来,你看看就知道了,天哪,这太神奇了吧。”王晓涵渍渍称奇,拿过一面镜子放在朱雀面前,朱雀首先看了一眼王晓涵最后才把目光慢慢的落在镜子里。

    “这是……”

    朱雀不由的喜极而泣,这个妞刚才如此痛疼,她都没有掉泪,现在看到镜子的那完好的自己,禁不住落下泪来,轻轻的抚摸着那道浅浅的痕迹,完全的不敢相信,可怖的伤疤不见了,她朱雀重新恢复了容貌,虽然比不上王晓涵,不过此女自有一番清冷的意味。

    “这个哭货,厉害!”洛天不由的暗叹,看着那正好用光的千年雪莲膏,不由的感觉有些可惜,他终于知道这个药王如此小气了,这确实是世间不可见多的奇药啊,一滴说是值得一亿,倒也不是虚言。

    试想在外面,有一些富人,阔太太太多了,她们在为自己脸上的一些小疤痕什么的而烦恼不已,如果有这种奇药在手,拍买的话,不要说一亿,就是两亿估计也会有人买,仙药啊。

    “早知道,带着刘闯那小子来就好了,让他把那个小瓶给顺走……”洛天有些遗憾足想着。

    自己手下的女人不少,女人都是爱美的,特别是脸上或者是裸露在外的皮肤,有点小伤小疤的会要了她们的命,特别是美女,那更是不可忍受,现在直接可去掉,相信任何女人都会疯狂的,当然用这个东西来泡妞那估计更是手到擒来。

    看着洛天怔怔望着自己,朱雀不知道洛天在想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很难得的说了句:“谢谢你老大!”这是这个女人从进入龙魂后一直到现在,第一次如此真心实话的对他的老大说句感谢的话。

    洛天回过神来,淡淡的一笑,摆摆手:“只是除了一个小伤疤而已,有什么好感谢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王晓涵望着她们的处长,突然感觉这个家伙形象高大了起来,眼睛转动了一下,目光落在了那个空空如也的锡箔纸上,不由的嘿嘿一下撺掇洛天:“处长,我们救了他们的命,帮助他们抵御了外患,就这一滴太亏了吧,要不你再给他们多要一点,我们出去卖钱好不好?”这个妞也是一个小财迷。

    “你想什么呢,这种东西不要说没有,即使有也不能卖,放在外面那可真是有价无市明白吗?去,把这里收拾一下。”洛天一本正的敲了一下王晓涵的脑袋假装生气的说道,王晓涵不由的吐了一下小舌头,瞪了一眼洛天,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收拾去了,而朱雀则是拿着镜子仔细的端详着自己,喜色,冰冷的容艳掩饰不住那心底的愉悦。

    洛天看了一眼朱雀,微笑了一下,然后走了出去,外面田横正在处理一些药材,看到洛天出来,于是微笑着上前询问结果,洛天点头:“久闻药王医术惊人,果然名不虚传,田大哥那个千年雪莲膏,不知道……”

    洛天笑眯眯的上前套近乎,听的田横脸色一变,忙上前低声道:“洛兄,你可千万不要打这个主意,说实话,这个东西太贵重了,师父看的比命都重要,能给你一滴,还是看在你是药王谷大恩人的面子上,再想多要,那可真是……当然,如果是别的药物,在下倒是可以给你一些!”

    “呵呵,田大哥,不要紧张,我只是随便问一下,那种东西我要了也没有用。”洛天哈哈大笑道,看了一眼还在不远处哭泣的药王孔胜,不由的翻白眼,这个哭货真是的,这么好的东西,你一个老头子拿着有什么用。

    “呵,那就好,那就好。”田横尴尬的一笑,轻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凭洛天的实力,如果想抢的话,他们根本拦不住。

    朱雀的事了,洛天不想在这里停留,毕竟只是顺道帮着治好朱雀脸上的伤疤,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去缅泰去寻找白虎,所以到了傍晚时分,洛天准备告辞了,药王孔胜还在哭泣,让洛天无语,田横带着童家兄妹来送行。

    “洛兄弟,大恩不言谢,你永远是药王谷的大恩人,以后如果有用得上药王谷的地方尽管开口说话,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田横真诚的说道,并且很大方的送给了洛天一些药物,像避毒丹,解毒丹,还有洛天比较中意的那个凝肌散,这些东西有大用,也许他洛天用不上,不过自己的手下用得上啊,所以稍稍推辞一下就接受了,他更是念念不忘的是那个千年雪莲膏啊。

    “洛大哥,谢谢你,希望有时间来药王谷玩,您留个电话吧。”童燕此刻拉着洛天的手有些不舍的说道。

    洛天微微一怔,他感觉自己的手里多了一个东西,当下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微笑着把电话留给了这个童燕。

    “田大哥,童家兄妹,告辞了,药王还在哭就不打扰老人家了,代我谢过。”洛天最后说道。

    “好说,洛兄,三位,保重!”

    夕阳下,田横拱手相送,洛天微笑还礼,沿着药王谷另一条很偏僻的小道下山了。

    此刻药王孔胜哭泣着的眼神却是往向洛天这边,长长的花白的头发下眼神有些欣慰和落寞。

    “和唐门的关系越来越越僵了,药王谷不知道还能保多久,这个年轻人功夫奇高,人品不错,而且机智过人,虽然昨晚冒充药王谷的弟子震慑了唐门,不过这件事应该不会瞒太久,只希望这对兄妹能和他们搞好关系,瞅个适当的时机把他们送出去,保留药王谷的传承,不让老夫的医术流失才好,唉,又可怜了我两滴千年天山雪莲膏,值两个亿啊……”

    不错,童燕偷偷的塞给洛天的正是一个很小如同指甲盖大小的小玉盒,里面有两滴珍贵的千年天山雪莲膏,当他知道洛天有意讨要这个东西的时候,故意睡了一觉,被童燕这个弟子偷偷的偷走了两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