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是一切招式的根本,练力的方法没有窍门,只有苦练,只有超越身体的极限,才能有所突破,去除身体的多余脂肪,手臂,大腿,小腹,当然胸部可以不去,只有这样,你才能四肢腰马合一,出手如闪电,踢腿如射箭,气息悠长,骨骼摆平,接下的招式就会水道渠成……”

    王晓涵双手举着大石头,在练蛙跳,石头有三十多斤重,这个妞身上早已出了汗,仍然坚持不懈的练着,每次跳跃只能跳上一米多远,连续不停的跳,高弹性的牛仔裤包裹着那浑圆的臀部,两条修长的美腿,即使在弹跳,可能看的出很是紧繃修长。

    洛天手里拿着一根树枝,走在林中的小路上,不时的指点着这个王晓涵,跳的慢了,就会抽她的后背,或者是肩膀,其实洛天很想抽她那浑圆的臀部,不过想想还是算了,那样似乎有些变态,这个妞估计会不顾一切的和他拼命,另外朱雀还在傍边呢。

    这是从川南出来的第二天,已经到了岷浙省,穿过这片森林,就到了边境河,相信不久就到了缅泰了。

    而从昨天开始,王晓涵这个妞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强烈的要求训练自己,这正合洛天的心意,于是特意针对这个妞的体质,临时帮她做了一套训练方法,只要一有空闲,就会训练她,现在达到那个边境河,没有路了,所以三人只好穿过这片森林。

    利用这点时间,洛正在训练她,争取短时间内把她的这力提升一些,当然要想达到朱雀这样的水平,有很大的难度,不过只要王晓涵坚持,时间长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况且这个妞基础还算不错。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

    王晓涵举着大石头,已经蛙跳了三十七下,动作越来越慢,气喘吁吁,胸部不停的起伏,洛天拿着树枝慢条斯理的在后面跟着,而朱雀落后洛天几步,手里提着一个小行李箱,通过洛天对王晓涵的训练,朱雀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毕竟以前洛天还从来没有单独这样训练一个人过,有的时候讲解的很详细,让她也受益非浅。

    “注意调整呼吸,你现在可以想象美食,想像衣服,想像你认为最美好的东西,来转移注意力,争取跳到五十下,等你什么时候单手可以轻松抓起百斤重的东西甩出去五米远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会教你招式……”洛天鼓励王晓涵。

    王晓涵瞪着一双美目,鼓着腮帮,用尽力气,艰难的跳着,跳的越来越慢了,而且跳的距离越来越短,似乎像是在原地跳动一样,香汗淋淋,仍然咬牙在坚持。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嘿!”王晓涵终于远成了任务,长出了一口气,正准备扔掉石头歇息一下,不料洛天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停,最后几个不标准,再继续,我给你数……”

    “四十五,快跳!”洛天挥动着树枝,抽在了王晓涵的后背上,掌握着力度。

    “你……变态,混蛋,真的想累死我啊。”王晓涵心里大骂,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她不敢骂出来,只能心里腹诽,只好再继续蹦跶。

    “四十五!”

    “四十五!”

    王晓涵一连蹦跶了三下,洛天仍然在数四十五,可把这个妞气坏了,你不识数么,这样什么才能让五十?

    终于,洛天不知道数了几个四十五,终于让她停了下来休息,王晓涵像是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都湿透了,可是这样还不算完,一直默默无闻的朱雀突然扑了上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首,对着王晓涵就刺了过来。

    “喂,紫妍,你想杀人不成?”王晓涵顿时吓了一个激凌,一个翻身条件反射般的躲了过去,洛天抽着烟笑眯眯的说道:“刚才那是锻炼的腿部的肌肉,现在练反应能力,对方不会因为你疲劳,而对你仁慈的……”

    “该死!”王晓涵心里暗骂,躲避着朱雀的进攻,只不过朱雀的身手速度太快了,绝大部分王晓涵根本躲不过去,被踢了三脚,然后胸部被刺了两刀,脖子上被划了五次,当然都是刀背,即使如此也让王晓涵苦不堪言,这个朱雀的力气极大,首的刀柄击在自己的身上也让她吃不消,甚至她怀疑,朱雀嫉妒自己的胸部伟岸,有几次都击向自己的胸部,气的哇哇怪叫,这种残酷的训练,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停了下来。

    “紫妍,你们以前都是这样训练的么?”

    休息的时候,王晓涵大口的喝着水,吃着东西,边吃边问朱雀。

    朱雀轻轻的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在旁边喝水的洛天哼了一声:“当然,那才是地狱式的训练,当时龙魂没有女人,只有我唯一的一个,我是和那些男队员一起训练的,不过……总算熬过来了……”

    朱雀一想起来以前的训练,她就心有余悸,当时洛天把她训练的太狠了,现在只是让王晓涵搬块石头跳来跳去,相比于以前,这简直是太幸福的事了。

    “现在毕竟不在龙魂,而且你们都办事处的成员,虽然不是主要的战力,不过也必须有一定的实力,没有人敢保证以后会遇到什么事,一个队员,特别是一个女队员,一旦失手被拎擒,会意味着什么你们比我要清楚,想死都难。这次训练你,你回去后,就可以训练蓝雅,王婷她们了,特别是王婷,她的体质也要增强才行,到时由你做教官。”洛天叼着烟,看着王晓涵说道。

    “嘿,真的吗?”王晓涵一乐:“那好,到时就该本小姐发威了……”

    “当然,前提是,你的实力要提上去,最低也要达到入室初期的境界,这样才有资格,另外也要针对不同的人,采对不同的方法,就像那个王婷,她是手无缚鸡之力,千万不要过火。”洛天微笑道。

    “嗯,我知道,放心吧。”王晓涵点点头,接着嘿嘿一乐:“我会让她很幸福的。”她发现,自己从心里接受洛天的训练方法后,对于洛天真的不再排斥了。

    “阿嚏……”远在东昌南街学校教学的王婷,莫名其妙的哆嗦了一下,打了一个小喷嚏。

    三人休息了一会,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又继续上路。

    “嗖,嗖,嗖……”

    快要到边境河的时候,这个时候,在树林里,突然一下子窜出来三个人,穿着当时人的衣服,面带凶悍之气,两个人的手里还拿着当时人特用的柴刀,刀柄很长,刀身沉重,此刻洛天正在训练着王晓涵举着石头练飞蛙跳,这三个家伙就冲了过来,看到蹲在那里跳来跳去的王晓涵,而洛天的手里一根树枝,顿时三人的眼神有些猥琐起来。

    “行啊兄弟,调教的不错啊,这是要出境卖吧?行了,不用麻烦了,卖给我们就行了,这是钱!”三个家伙,有一个最欠抽最猥琐的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钱,随手扔到地上,哈哈大笑,然后另一个用柴刀指着洛天:“拿钱走吧,两个女人留下!”

    洛天的嘴角一抽,眼中的寒意一闪而过,心里却是有些无语,难道自己训练这个妞,有调教性质么?伸手拦住了上前的朱雀,微微一笑:“晓涵看你的了……”

    没有等洛天说完,王晓涵就已经爆起了,开始她还没有明白什么调教,什么卖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这三个家伙那猥琐的表情,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妞被洛天训练的正压着一股火气,此刻哪有不爆发的道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举起那块石头一下子砸了过去,这个妞和上官飞燕一样,是天不怕地不怕啊,一石头过去,正好砸在那个最猥琐家伙的脑袋上,顿时头破血流,晕晕乎乎的就倒在了地上。

    “妈的,找死!”另外两个家伙不由一惊,想不到这个神调教的女人这么狠,一石头就把一个同伴给砸懵了,生死末卜,面露凶色,一左一右拿着柴刀对着王晓涵就扑了过去。

    还别说,这两人的实力还不弱,每个人不比王晓涵差多少,两人拿刀上前,竟然占了上风,有几次差点砍到她,朱雀想上前直接结果了这两人,却是被洛天拦住了,朱雀明白洛天这是训练王晓涵实力的机会,于是站在一边,紧紧的盯着,恐怕王晓涵有闪失。

    “刷!”

    对方一刀削向王晓涵的脑袋,毫无怜香惜玉,他们终于知道遇到了硬茬子,况且还有两人没有出手,这个被调教的女子竟然这么狠,竟然一石头砸晕了一人,还追着他们两人不放,想摆脱都不能,不由的下了狠心。

    王晓涵一低头,竟然被此人削掉了一缕秀发,这让王晓涵又惊又怒,出拳如风,踢腿有力,想到洛天教导自己的“舍我其谁,勇往直前的”精神,这个妞彻底的发了狠,一个翻身躲过对方的回身一刀,同时,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此人的脑袋上,接着没有等此人反应过来,抓起此人的柴刀,顺手一带一抹,此人的手竟然不听话的抹向自己的脖子,顿时鲜血崩出,噗通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这是第王晓涵第一次杀人,心头剧跳,一时间没有的反应过来,站在那里怔怔发呆。

    “小心后面。”朱雀提醒,王晓涵顿时惊醒,就势一滚,呼的一声,一把柴刀重重的砍在她身后的石头上,火星四射。

    “王八蛋去死!”面对这等穷极恶之徒,王晓涵杀人那唯一的一点愧疚消失不见,翻身滚动的同时,抢过地上的一把柴刀,对着扑上来的最后一人,脱手而飞,闪电般的击向此人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