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39章 进入缅泰
    “你小子,现在越来越拖沓了,烟都快烧完了。   ”看到水哥到来,洛天上前就踢了这小子一脚,然后甩给了一支烟,故作生气的说道。

    “对不起天哥,小弟一时大意,该罚,该罚,天哥,来,里面请!”这个水哥双手慌忙接下洛天的烟,讪笑着说道,洛天也不客气,点点头,跟着这个水哥,来到了一处修建的相对稍好一点的房子里。

    “天哥,小弟这两年一直安分守已的,并没有怎么踩雷,天哥您不会是……”

    房间里,水哥亲自为洛天倒茶,陪坐在一旁,小心的问道,当年自己在这条河上,横行无阻,一身水下功夫更是了得,得罪了不少的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洛天上次来,差点没有把他杀掉,即使自己逃到水下,也被洛天追了三十里,差点没有一鱼叉把他钉死在河底。

    后来饶了他一命,算是不打不相识,最后成了自己人,专为洛天提供一些情报消息什么的,这个水哥对洛天的实力很清楚,虽然此人是官方中人,不过为人很讲究,很有义气,在不触犯国家底线的情况下,洛天也并没有为难他。

    “水兄弟,你也不用紧张,这次来,纯粹借道,并没有别的事,不过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千万不要过线,不然的话,哥也救不了你知道吗?”洛天端茶喝了一口微笑道。

    “嘿,原来如此,放心吧天哥,我不会的,只不过最近河道水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借道是小事,不过水域方面万一出了问题,您可千万不要算在小弟的头上啊。”这个水哥原名叫陈发水,以前老家老闹干旱,颗粒无收,老爹就给他取个名子叫陈发水,意思是宁愿发一场大水,也不愿意面对干旱了。

    “你小子也不要往别人身上推,你的情况我一清二楚,说说看,最近水域情况如何?”洛天当然不会完全相信这个陈发水的话,微微一皱眉,淡淡的问道。

    “咳,天哥,是这样,您也知道,这水域是华夏和北鲜,缅泰,还有南挝几个国家共同管理的,虽然我们占据着主导地位,不过小弟也是负责这一段而已,而且其他的水域老大,我听说搞的动静特别大,毒品,军火似乎也在这里交易,早已引起了有关人员的不满,所以我以为您这次来是因为这事呢。”

    陈发水简单的向洛天介绍着水域的情况。

    洛天点点头,看向陈发水:“你小子真的没有参与这些事?”

    “天哥,我敢保证,对这些我真的没有参亏,当然以前参加与过,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这您是知道的,嘿。”陈发水讪笑一下,在这段水域上混,没有一点实力那是不可能的,他陈发水外号混江龙,手下的小弟也有不少的,也有不少的枪枝,不然的话,根本无法压制其他的人。

    “嗯,这样就好,边境河的问题有些复杂,毕竟这牵扯到国际纠纷,我现在有任务在身,也不好过多的干预,这事回头再说!”

    洛天想了一下说道,作为龙魂,对于边境的安全也有一定的责任,只不过想插手这件事,必须有一个名目才行,不然的话,只凭华夏一方的意愿行事,难免会让这些小国不服,现在洛天也不是龙魂的教官了,即使是办事处,也是自己特设的,并没有公开,所以想治理这段河域,还要师出有名,当然这是白道手段,地下手段洛天倒也没有这么多的顾忌。

    “嘿,那好,那好,我相信只要天哥插手此事,到时小弟一定会好好的配合,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说话。”陈发水笑着说道。

    陈发水还有这段水域的几个老大,都是地下的,地面上的当然还有华夏和几个国家联合组成的安防人员,来控制水面的交通,运转以及人员输送等情况,不过这些人和地面上的那个人一般都有联系,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私下里称兄道弟的有之,只不过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而已,地面上的那个安防人员,也因为有这些黑势老大在暗中支技,也能代他们想做而不能做的事。

    一同发财,共捞油水,混乱的很呢,只不过其中牵扯国际事宜,不好一国独断专行,这才造成了这种混乱的局面,不过也是一些人的天堂,像陈发水这样的,就混的风声水起。

    “混乱地带,也是黄金地带,如果真的全部控制这里,想不发财都不行!”洛天摸着下巴沉思,他打算把白虎的事情解决后,有时间的话,把这条边境河的控制权给弄过来,虽然有些困难,不过有志者事竟成,好好谋划一番,也不是没有可能。

    接下来,洛天把王晓涵和朱雀接了过来,和陈发水见了面,陈发水拍了三人的照片,找关系,办了临时的出境证明,这样的话,有了这个东西,即使在缅泰一地行走,有人查的话,也能挡一挡,不然的话,会很麻烦。

    因为当地的政府对于偷渡者也是严打的,抓住一个不但没收全部的财产,而且还要遣送回来,却并不采取什么禁闭措施,甚至还好说好商量的给你弄回来。

    因为据说这可是当地政府的一大收入,因为所谓的被遣送,也不是什么正规的通过国际关系途径遣送,也就是从河对岸给你弄回来,你如果再想偷渡,好,可以,抓住了,还没收你的财产,等于是一只生蛋的鸡。

    就像内地以前抓赌一样,一到过年过节时,赌博很严重,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一些公务人员发财的好日子了,来个突袭,当场没收全部赌资,却不没收赌具,因为这是生蛋的鸡啊,有赌具这些人忍不住手痒还会赌,再赌再没收赌资。

    当然还有更狠的,直接把人给抓走,不但参与赌博的,就是那些观看的也要抓,弄到所里,往黑屋里一关,通知家属来领人,当然必须拿钱领人,三千五千的也有,万儿八千的也有,看当时的收入情况,反正让你肉疼,又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

    所以各行有各行的发财门路,这些小国本来就贫穷落后,所以他们表面上打击偷渡客,不过暗地里却是举双手欢迎,因为每个偷渡过来的都是大款啊,是给他们送钱来的,他们能不欢迎么?

    所以这个临时出入境证还是必须要办的,洛天给陈发水钱,陈发水当然不敢要,据洛天了解,办这样一个证,怎么样也要一万左右,相当贵的,毕竟这不是假的,是真的,是所在国家所认可的东西。

    夜晚时分,陈发水把洛天,王晓涵还有朱雀三人送到了对岸。

    “嘿,我这算已经出国了吧,感觉还不错。”

    夜风吹来,一身月白色牛仔裤的王晓涵迎着夜风,张开双臂伸展美躯,曲线诱人,陶醉般的叫嚷道,她一直有出国的愿望,想不到就这样实现了,虽然是小国家,不过也算是出国了,这个妞还是很兴奋的。

    朱雀也是面色微微激动的欣赏着这里的环境,其实就是一河之隔,和华夏没有什么区别,都属于亚洲人,况且这里的人民皮肤黝黑,身材相对矮小,出这样的国,确实没有什么让人兴奋的,只不过心情不一样啊,虽然朱雀也执行过任务,不过这个女人还真的没有出过国,龙魂跨国作战的任务也不少,因为她是龙魂唯一的一个女人,洛天并没有让她跟着过去。

    看着两个女人好奇的模样,洛天不由的摇头苦笑,带着二人离开了河岸,找了一辆车子向着内陆而去。

    “他在哪里?”一踏上异国的国土,朱雀的心情就不平静了,感觉一下子离白虎很近,一上车子,朱雀就有点急不可待的问洛天,清冷的容艳不再被大墨镜遮挡,眼中露出只有少女怀春时才有的那种春色。

    “具体的地方还没有查到,只听说是在曼达,那里是拳赛的发源地,我想他应该在那里附近,先去那里再说吧,不要担心,这小子命硬的很,不会有气的。”

    洛天看了一眼朱雀淡淡的说道,其实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自从他一踏上这个土地,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预感这次寻找白虎不会那么顺利。

    “曼达……”朱雀轻声自语。

    缅泰这个地方虽然地方不大,不过毕竟是一个国家,所以一个晚上坐车还是跑不过来的,车子进了临近多纳河的一个叫做文达的城市就停了下来,王晓涵肚子饿的咕咕叫,在她的建议下,洛天三人找了一家宾馆,上面写的是缅泰文,二女看不懂,不过洛天认识。

    宾馆的人看到是华夏来的人,相当的热情,知道那里这来的人都是有钱人,洛天三人亮了一下临时出入境证,就住了进去。

    “缅泰这个地方,虽然地方不大,经济也不发达,不过少数人却是极度的富裕,不比华夏的一些大家族差到哪里去,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民风比较彪悍,年轻人以打拳为荣,在世界上有名的拳术里,泰拳占有一席之地……另外,这里聚集着全世界近百分之三十的雇佣兵,军火生意很火……”

    安顿下来后,洛天带着王晓涵和朱雀二人出了酒店,找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摊,欣赏着异国的风情,边吃边向她们轻轻的解说着,听得二女不由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