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42章 白虎被困
    夜色燥热,林中安静,阴云密布,雨打芭蕉,一个身影站在芭蕉树前,任凭雨淋,却是岿然不动,正是朱雀,面色凝重之极,雨水顺着脸颊滑落。

    “回去吧,注意身体,在情况还没有查明之前,你不要轻举妄动。”洛天来到了朱雀的身后。

    “老大,如果白虎……你不要拦我!”朱雀没有转身,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

    洛天来到朱雀身后,搬过她的肩膀,注视着朱雀的眼睛:“青龙的事是我心里永远的痛,白虎绝对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有我在,他不会有事,万一……我让整个缅泰拳赛及有关的人全部为他陪葬!”

    洛天的眼神坚定无比,微微泛红,如果真的预感成真,他不介意让整个曼达血流成河!

    不远处的王晓涵看着洛天和朱雀,心里感动不已,那个白虎她没有见过,不过却是知道是洛天的手下,是他的好兄弟,这次来缅泰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他,听着洛天坚定的语言,还有朱雀那冰冷的话语,王晓涵为有这样的战友和老大感到自豪,身体的热血在沸腾,在这一瞬间,她极度的渴望力量,渴望实力,默默的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按照洛天对她的训练计划开始做起体能来。

    豪森角斗场就位于曼达,地方虽然不大,不过却是曼达最有名的格斗场,几大拳王就是在这里诞生的,这里充满着血腥,残酷,暴力,不过也有光环,荣誉和掌声。

    “吼……哈,打死他,打死他……”

    此刻豪森格斗场,一片嘈杂,口哨声,尖叫声,男女疯狂的叫喊,那扭曲的表情,惨淡的灯光,冰冷的水泥台,再加上比赛台上那疯狂的殊死的搏斗,血腥,狂爆,力量和武技的较量,组成了一副震撼人心灵的画面。

    比赛台上,一个高大的皮肤黝黑的男子,孔武有力,肌肉如同黑色的铁块一般,眼神闪着嗜血的光芒,正在拼命的击打着已经倒地的另一个同样强壮的选手,此人的眼角破裂,血流不止,鼻梁歪斜,口鼻流血,两眼已经涣散,茫然无神,浑身软绵绵的,只剩下最口一气,没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

    “拳王毕竟是拳王,想挑战此人是要付出代价的,黑达连胜了十七场,输了两场,一场平局,具有了挑战拳王的资格,却是想不到还是不是拳王的对手,看来他的打拳的生涯要终止了,以后再也不能打拳了。”

    比赛台上叫嚣声雷动,那一处贵宾室里,有几个权贵模样的男子正在悠然的喝着红酒,对着这场比赛评头论足,刚才说话的是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皮肤略黑,发型很短,卷曲,不过眼神却是很凌厉,也是一个高手,一身的贵族气质,望着下方比赛台上正在击打的那个强壮的选手淡淡的点头评论着。

    “哈,西瓦兄,你认为这个黑达还有以后么?你似乎不知道拳王最拿好的好戏是什么吧,他最喜欢的就是高举对手,同时高空落下时,用膝盖击碎对方脊椎的声音。”另一个人模样有些年轻的男子,头发很发,略呈金黄色,眼光热切的望着比赛台,同时扭头冲这个被称为西瓦的男子哈哈大笑道。

    “是么?说实话,拳王的比赛我是第一次的观看。”这个西瓦看了一眼这个金发男子淡淡的说道,同时眼睛望向比赛台。

    此刻台下的观众已经沸腾,因为他们都知道拳王最拿手的好戏要到来了,因为此刻拳王格森已经把毫无反抗之力的对手黑达举过了头顶,眼神狂傲无比,闪过嗜血的光芒,绕着拳台转了一圈,似乎是在向观众见证这一奇迹,最后才来到拳台中间,他要进行那残忍的一刻了。

    “啊,不,拳王阁下,我们认输,我代表那信家族请求放过黑达先生。”台下,冲过来一个看似乎也是很和身份的人,冲着比赛台着急的大叫着,带有请求之色,请求拳王手下留情。

    这个黑达是他们家族的人,也是家族的一个高手,不想就这么折损在台上,按照规定,如果有背后支持方,代为求情,胜利方就不能再下杀手,这是规矩,就像有的地方,认输扔白毛巾一样。

    只不过这个拳王格森只是淡淡的望了那信家族的代表一眼,他认的得出来,来人是那信家族的一个仅次于家主的人物,叫那他,是那信家族二号人物,眼中稍微出现一丝犹豫,毕竟那信家族也是一大家族,身为拳王也不好轻易得罪。

    只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向观看台上另一处包厢内,一个目光阴沉的老者时,重新坚定了目光,在众人期待的欢呼声中,黑达的身体从高空落下,同时,自己那坚硬无比的膝盖撞向了此人的脊椎。

    “咔嚓……”听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那个黑达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折损在台上,身体以一种极度可怕的弧度扭曲着。

    “黑达!”那信家族的二号人物,大叫一声,顿时目瞪眶裂,望向拳王格森眼中的怨毒一闪而过,却是毫无办法,此刻拳王正在接受众人的欢呼,看都没有看那信家族的二号人物,傲慢无比。

    拳台从来都是强者尊严的所在地,弱者和失败者在这里找不到尊严,不论以前有多么的辉煌,赢得了多少掌声,最后也是黯然落幕,很快的就会被人所忘记,不能不说这是作为一个拳手的悲哀。

    “可惜不能听到那个华夏仔脊椎断裂的声音,有点遗憾,想不到上次和狂战士一战竟然消失了,是怯战了么?”台上的拳王格森此刻站在那里喃喃自语。

    “长江后浪推前浪,拳王也是败落的一天,不知道自己被人击毙在台上,临死的那一刻在想些什么?哼!”

    观众贵宾厢房里,一个男子望着比赛台上的格森拳王嘿嘿冷笑道,此人的一个手下曾被这个拳王击毙在拳台上,当时他下了重注,却是输的一败涂地,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凭他所在家族的力量,暗中买通了裁判,却仍然没有胜出,因为这个拳王的攻势太猛了,催枯拉朽,直接击毙了他手下的那个高手,即使裁判也无法判决,毕竟不能判决一个死人赢吧。

    “总有一天,我卓泰家族会毅立在拳台的巅峰!”男子紧紧的握着拳头望着比赛拳台上的格森狞笑道,接着看了一眼身边的一个随从:“怎么样?那个华夏仔还不愿意屈服么?查了这么久,就没有查到他的软肋所在?我观看了他所有的比赛,此人是最有潜力晋级拳王的。”

    “回卓哈大人,此人嘴巴硬的很,誓死不从,我们查过他的档案记录,却是空白一片,不知道以前在华夏到底是做什么的,而且他似乎也没有亲人,所以我们无从下手逼他就范,实在不行,我们就用逼供水,逼他就范,让他在比赛台上生死一战!”那个随从,刀削脸,鹰勾鼻,三角眼睛,一看就是那种狠货色。

    这个叫作卓哈大人的年轻男子,轻轻的摆摆手:“不可,那样的话会刺激他的脑部神经,影响他的发挥,我们用他是争气的,不是丢人的,卓哈家族再也丢不起人了,没有人没有弱点,他也不例外,让我再想想办法!”

    “是,大人!”随从低声答道,然后男子站起来,就走了出去,而随从则是紧随其后。

    比赛结束了,观众已经散去,只留下那惨淡的灯光,还有那冰冷的血腥的比赛台,每周一次的地下拳坛比赛落下了帷幕。

    “吼……”

    曼达某一家族内部,重兵把守的一处私人监狱中,月光如水的照了进来,一个男子身形高大,强壮,浑身的肌肉纵横,如同一只人形野兽,却是被人锁着手链手链,头发胡子很长了,面对那如同手臂粗细的钢筋所围成的监狱,发出了一声怒吼,状若虎啸,气势极度的骇人,眼神之中有无边的愤怒还有落寞。

    他就是白虎,原名白金虎,龙魂的精英,洛天手下最精锐的手下之一,也是他的兄弟,龙魂上次的事后,他远走他乡,过境入缅泰,靠打拳来麻木他的心灵。

    想忘记一切,可是内心深处的那份情感却无论如何也忘不掉,他不指望什么晋级拳王,只是想在比赛台发泄自己的感情,只有在恶战中,他才知道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连胜十五场,从无败绩,最后一场废了那个“狂战士”身体也多处受伤,本来想修养一段时间,却是没有想到他傲人的战绩,被卓泰家族给盯上了,被他给弄到了这里,威逼利诱他为他的家族做事,为他们打拳,深知拳坛黑暗的白虎不可能答应,他率性而为,不想成为任何人,任何家族的工具。

    “大人,紫妍,你们在哪里……”

    身陷囹圄的白虎一身是伤,如同受伤的狮子一般,被铁链紧锁,往向华夏,眼神落寞无比,轻轻的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