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43章 胡鹤其人
    巴干部落,一大早,巴颂上师就敲响了洛天的门,正在盘膝打坐的洛天,急忙下床开门,把巴颂让了进来,直接问道:“上师,可有消息了?”

    巴颂上师面色凝重:“据得到可靠消息,洛小友,你的朋友白虎于半个多月前就消失在比赛场,最近两周没有参加过比赛了,而且,据调查得知,曼达的几大家族曾经拉笼过白虎,不过全被白虎给拒绝了,我怀疑白虎被人暗中控制了起来,或者是……”

    后面的话,巴颂没有说出口,不过洛天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脸色不由的阴沉了下来。

    “上师,那你告诉你,曼达都有哪些家族曾拉笼过白虎?”洛天沉思了一下说道。

    “嗯,一共有三大家族部向白虎伸过橄榄枝,一是西瓦家族,二是那信家族,还有卓泰家族,这些家族都不和睦,具体是哪个家族动的人,目前老朽还没有查出来,小友,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派人查个水落石出!毕竟一个晚上的时间太短了。”巴颂上师道。

    看了一眼巴颂,这个老头眼睛有些发红,估计一夜没有睡,洛天深吸了一口气:“上师,谢谢您,不过不必了,剩下的由我来查吧。”

    “那……这样吧,我们双管齐下,一起查吧,这样更快一些,如果有需要小友尽管说,巴干部落永远是小友的朋友!”巴颂上师左手握拳立于胸前诚肯道,洛天点点头表示感谢。

    “曼达盘根错节,大家族不少,以巴干部落的能力,也只能查到这一步了,看来还是需要自己亲自调查才行啊。”洛天心中叹息,当下叫上朱雀和玄武就准备出发,时间紧迫,多耽误一分钟,白虎就会有一分钟的危险,直觉感觉白虎并没有死,必须抓紧时间解救了。

    这个时候,巴颂上师突然又接到一个电话,不由的面色一变,出现一丝喜色:“好,把人带进来,不,是请进来,快!”

    “什么事,上师?”看到巴颂的表情变化,洛天不由的问道。

    “小友,事情有了眉目,部落的人查到了一个叫做胡鹤的人,也是你们华夏人,曾是那个白虎的朋友,相信他应该知道白虎的一些情况。”巴颂兴奋的说道。

    “是么,太好了。”洛天面色一缓,总算找到一个和白虎相识的人,这对于下一步的调查肯定会很有帮助。

    一会儿功夫,朱雀和王晓涵也走了过来,特别是朱雀一晚上似乎都没有睡,一脸的倦色,眼睛有些发黑,只不过看到洛天和巴颂,精神微微一震,大步走了过来,没有等她说话,洛天就简单的把情况向朱雀说了一下。

    “失踪,三大家族……”朱雀自语,面色阴冷无比,拳头轻轻的握了起来。

    二十分钟不到,几个巴干族人带着一个戴着眼镜,模样有些儒雅的中年男子来到洛天面前,看到洛天,王晓涵,还有朱雀三人,此人的眼睛一亮,他乡遇到华夏人,亲切感油然而生。

    “你好,白虎是我的兄弟,你是他的朋友?”洛天主动的伸手。

    “嗯,不错,白虎是我在缅泰唯一个最好的华夏朋友,您……姓洛?”来人正是胡鹤,握着洛天的大手,上下打量着他,有些疑惑的问道。

    洛天微微一怔:“你认识我?”

    这个胡鹤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不认识,不过我听白虎偶尔提起过您,他说他在华夏有一个大哥,姓洛,其他的倒没有说过。”

    “白虎现在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朱雀这时情不自禁的问道,胡鹤看向朱雀,这个冷艳无比的女人,欲言又止,看向洛天。

    “你不要怕,都是自己人,她是白虎的女人,这位是我的手下。”洛天介绍朱雀和王晓涵,胡鹤听了点点头,轻声的叹息了一下:“那你就应该是叫做什么紫妍的吧,白虎受伤晕迷时,曾念叨一个女人的名字,就是紫妍!”

    “虎哥,原来你也一直在想我!”朱雀心里自语,凄然,接着巴颂把几人让进屋里,胡鹤缓缓的说了起来……

    原来,白虎初来缅泰时,没有朋友,亲人,吃饭都一度艰难,是胡鹤帮了他,甚至也是胡鹤向他介绍的拳赛,并且通过有关途径帮他安排进去的,当初只是为了想让白虎挣些生活费,却是没有想到白虎一场一场的打了下去,每次都不要命,后来胡鹤怕了,对于这个耿直的朋友,他不想让他发生意外,而且他发现白虎心里似乎有一个解不开的结,需要靠拼命的搏杀来麻醉自己,他不想失去这个朋友,曾屡次劝说,可是白虎却是一条道走到黑,根本劝不住。

    “……自从半个多月前,白虎和那个狂战士一战,虽然击毙了对方,不过白虎兄弟的身体已经透支,受了很重的伤,是我帮他治疗的,可是过两天,我又去看他时,他却是不在了,听房东说,那晚停电,来了不少的人,把白虎给带走了。”最后胡鹤无奈的说道。

    “胡大哥是做什么的?”洛天问道。

    “我……呵,说实话,我当初也是被逼无耐出了境,在这里开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诊所,聊以度日。”胡鹤摇头苦笑道,以于以前的事他不愿意再提,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洛天也不好多问。

    “那么,在你和他相处的那段时间里,白虎曾和什么人接触过吗?他还认识什么人?那晚带走他的到底是什么人。”洛天继续问道。

    “这个……”胡鹤想了一下。

    “除了我之外,他应该没有朋友,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似乎有很多心事,每次打完比赛,就回出租屋,有的时候会叫我一起出去喝酒,并没有认识什么人,不过在他战绩连胜的时候,似乎有不少的家族拉笼过他。”

    “至于那晚带走他的人,我不清楚,当时据房东说,所有的人都躲起来了,对方来势凶猛,很快的就把人给带走了,具体什么人,没有人知道!有一次白虎喝酒时,曾说过,不想做任何人的棋子,白虎永远是白虎!我想就是因为白虎拒绝了那些人,所以那些人才动的手吧!”胡鹤推测。

    “白虎永远是白虎……”

    洛天心里微微一动,他知道这句话表达着什么,想当初白虎是一个善于言谈的家伙,和玄武两人打闹,玄武擅讲女人经,而白虎而擅于调侃他,并不沉默寡言,“想不到那件事对白虎的打击也如此之大。”洛天心里感叹。

    “上师,请借一辆车子。”最后洛天看向巴颂上师,巴颂欣然答应,胡鹤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近乎原始的部落,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说,最后洛天带着王晓涵,朱雀,还有这个胡鹤,直接去了曼达市区。

    曼达是缅泰最大的城市,特有的缅泰风情,特有的尖顶建筑,宽阔的石质马路,到处都是寺庙般的建筑,大街上的美女性感无比,看不出到底哪个是真女人,哪个是人妖,还有那高大的表演杂技的大象,游人很多,还有热带的植物,组成缅泰特有的异国风情。

    车子缓缓的驶在大街上,洛天坐在车里,沉思无语,手指轻轻的敲着车窗边缘,而朱雀和王晓涵也是默默不语,对于初来异国的激动心情,也因为白虎的事,让她们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一路上,胡鹤轻轻的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和风土人情,对于所经过的一些拳场更是略加详细介绍。

    “洛兄弟,这个就是豪森格斗场,白虎兄弟就是在这里打的比赛……”

    在路过一个尖顶建筑时,胡鹤介绍道,洛天动容,望着这个建筑,似乎听到里面的呐喊声,狂吼声,血腥,暴力,征战拳台,他仿佛看到了白虎的身影,只不过洛天并没有在这里停下,目前主要的寻找白虎,找查线索。

    车子一路前行,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一处看似很简陋的贫民区内。

    “这里的房价很贵,几乎每一方都需要几万泰币,一些外地人根本买不起,只能租这种简直的民房,白虎当初就是住在这里……”胡鹤有些叹息的说道。

    “竟然是住在这里……”

    朱雀看着这破败的地方,眼睛不由的微微一红,她想像不到,白虎是如何在这里度过大半年的时间,甚至可以想像出每次白虎一个人孤独的带着一身伤痕从比赛拳台回来的身影,孤独,无助,寂寞,痛苦,朱雀的鼻子微微一酸。

    “走吧,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洛天心里叹息,轻轻的拍了一下朱雀的肩膀,然后示意胡鹤带路,胡鹤点点头,路过苍蝇,污水遍地的垃圾堆,看到一个缅泰的大妈,身形高大,肥胖,黝黑,正在往道路上倒着污水,看了洛天一行人一眼,不知道轻声嘀咕了一声什么,面色有些不善,扭头就回去了。

    “一个人没有地位在哪里都被欺负,权贵有权贵的战争,穷人间也有穷人间的战争,在这里租住的不但有华夏人,还有北鲜,南挝等过来打工的人群,和这里的居民关系似乎很不好。”胡鹤看着那个身宽体胖的缅泰女人轻声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