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呜……”

    房间里,映入洛天眼前的一个缅泰女人那惊恐的呜呜声,只见此女被绑在椅子上,口里塞着一块破布,在她的身边还有两个不到十岁大的孩子,一男一女,更是被绑的像棕子一般,还有一个似乎昏迷了。

    “嗖嗖嗖……”

    突然,从三个方向,分别扑出来三条人影,对着洛天就攻了过来,身法极快,面色阴冷之极,典型的缅泰人。

    “呯呯呯……”

    三条人影突袭,不过来的快,去的更快,被洛天一脚踢飞了一个,同时一巴掌煽飞了两个。

    “你是什么人?”

    三人本身的实力充其实不过是入室初期的高手,这放在家族内部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高手了,在洛天手里却是玩具一般,抬手就飞,三人伤筋断骨,滚倒在地,面色惊恐的望着洛天用缅泰语发问。

    “问我是什么人,我还要问你们呢,快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她们,是不是在等胡鹤?”洛天上前,一脚踏在此人的胸口,冷冷的逼问,此人顿时感觉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上面,让他喘不过气来,只感觉自己的胸骨咯咯作响,随时就会断裂。

    要知道自己也是高手,相当于入室初期的境界了,在家族中都是佼佼者,被奉为上宾,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他们来执行这个任务了,却是想不到被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华夏男子一手就给镇压了,毫无反抗的余地。

    此刻,朱雀,王晓涵还有胡鹤听到里面的动静,也冲了进来,看到面前的场面不由的一呆,而那个胡鹤更是大叫一声,冲了过去,急忙放开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更是抱着其中一个昏迷的孩子不停的叫着,心疼无比,更是充满了莫名的愤怒。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的老婆孩子,你们究竟把夏珠怎么样了?”胡鹤抱着怀里的这个昏迷的女孩,来到被洛天一脚踏在地上的男人面前怒吼着。

    “她没有事,只是受到惊吓晕了过去。”洛天淡淡的说道,然后看向脚下的男子,眼神瞬间冰冷,看着此人那怨毒的神色,脚下用力,咔嚓一声,直接踏碎了此人的胸骨,嘴角溢出鲜血,只剩下半条命。

    剩下的两个吓傻了,寒气直冒,一个捂着小腹,一个捂着像是猪头一样的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洛天,他们想不到为了抓这个胡鹤,却是惹来这么恐怖的人,“似乎情况有误啊,不是说这个胡鹤是一个医生吗?身边没有多少朋友,更没有什么高手,可是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该死,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想不到竟然这么艰难。”此刻这三个人缅泰人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洛天能让他们死吗。

    看到三人那互相对视,眼中闪现出决绝的神色,就知道这三人受过严格的训练,有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死志,没有等三人有所反映,飞快的把脚下的人嘴里扯出一个带着牙套的假牙,里面竟然装着剧毒,只要任务失败,就会咬碎这个假牙,剧毒入体,见血封喉,国内外许多死士,杀手还有雇佣以及家族培养出来的死忠之士都擅长用这一招,屡见不鲜。

    洛天的反应很快,一瞬间就把另外一个的毒牙也拔除了,最后一个被朱雀搞定,说到底这三人还是死志不坚定,略显犹豫,不然的话,也不会三人同时被制服。

    “胡大哥,带着你的家人先避让一下,我们要审问他们。”洛天道,不想让他的家人看到血腥的一面。

    “嗯,嗯,好。”胡鹤也知道这三人很厉害,特别是这个叫洛天的男子也就是白虎的大哥,身手太恐怖了,似乎比那个白虎还要强的多,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就让胡鹤感觉洛天深不可测,他虽然是一个医生,不过有白虎这样的朋友,也看过几场拳赛,所以对于高手的认识大体有一个标准。

    胡鹤也想知道对方为什么绑架他的家人,甚至还是为了作饵,等自己出现,这让他想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医生,并没有是罪什么人,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付自己。

    “难道是因为白虎兄弟……”胡鹤把老婆孩子带到一个房间里,心神惊慌不定的想着。

    “晓涵,这个给你,分开审,如果这三人的说法不一样,全部杀掉。”洛天把脚下另一个人像是踢死狗一样踢给了王晓涵,瞬间废了此人的功夫,此人一声惨呼,冷汗直流,怨毒的望着洛天,却是不敢发一言。

    “嘿,好。”王晓涵兴奋的一把提起此人走到另一处,而朱雀也是抓起手中的那一个来了厨房,毕竟这是胡鹤的家,并不宽敞,房间洛天占了一个,胡鹤带着老婆躲到了另一个房间里,而王晓涵则是去了前面的小门诊。

    “分筋错骨!”

    洛天直接对脚下此人用了重手法,这种手法狠辣无比,可以让人筋脉扭曲,骨头错位,承受地狱般的痛苦,可是却又无法晕过去,使得清晰的承受这种痛苦,这种痛苦即使高手也受不了,那是从身体到灵魂的折磨,如坠入炼狱,据说国安局的“天井”审讯罪人,其中就有这一项。

    很快的此人浑身抽搐,发出如同野兽般的惨吼,听不出是人的声音。

    “说吧,落到我的手里,你想死都难。”洛天冰冷的眸子不带丝毫的感情,冷冷的注视着此人。

    “哦哦哦,呜呜……是,卓泰,卓泰家族,他们抓了白虎,想逼他就范,却是找不到他的弱肋,终后才查到他有一个好友叫胡鹤,这次我们就是受命来抓这个白鹤,进而威胁白虎……”此人实在受不了那种痛苦了,竹筒倒逗子,全部说了出来。

    “果然是卓泰家族……”洛天的神色冰冷。

    一会儿功夫,朱雀和王晓涵提着另外两人也走了过来,由于朱雀和王晓涵听不懂缅泰语,于是让对方写了出来,审讯手法,这两个妞也是一个比一个狠,王晓涵是从门诊上找了一大把针筒,一针一针的扎了上去,直到扎到了三十八针,快把此人扎成一个刺猬,此人受不了了,招了。

    而朱雀更狠,什么也不说,拿起菜刀就剁手指头,一个个的剁,剁了三个手指头,这小子让他说什么说什么,全部也写了出来。

    二女把这两人的认罪书拿给洛天一比对,结果大同小异,总算都没有说慌,看来就是卓泰家族了,特别是那个卓哈,卓泰家族末来的继承人,掠走白虎的主意就是他想出来的。

    “胡大哥,对不起,想不到因为白虎的事牵连到你,带老婆孩子先找个地方躲一下吧,那个地方你去过,就是巴干部落。”

    洛天把胡鹤叫了出来,说明了情况,胡鹤闻言微微点头:“其实,刚才我也想到了,肯定是因为白虎兄弟的事,想不到真的是卓泰家族把白兄弟给掠走了,我倒没有事,我想跟你们一起去救白虎。”胡鹤虽然是一个医生,不过也是一个热血汉子,和白虎的关系很好,如今知道了白虎的消息,他也想出一份力。

    洛天摇摇头:“胡大哥不必了,你在这里有老婆孩子,就不要插手了,先去巴干部落吧,等我灭了卓泰家族,你们再出来。”

    “什么?你……想灭了他们全族?”胡鹤听了不由的大吃一惊,要知道卓泰家族可是曼达的一大家族,整个曼达三大家族之一,底蕴深厚,即使缅泰皇室也不敢轻易说这样的话,因为那样会引起整个曼达的经济稳定甚至社会动荡的,绝不是小事。

    “哼,敢动白虎,这就是代价,不论什么家族,我都会让他们成为过去。”

    洛天这次下了狠心,让朱雀都有些震动,说实话,她更是痛恨这个卓泰家族,毕竟掠走了白虎,现在还不知道白虎在受什么苦呢,她也恨不得杀光这些人,只不过她却是没有这么大的魄力。

    “洛兄弟……”胡鹤不由的添了添有些发干的嘴唇:“卓泰家族是曼达的三大家族之一,底蕴深厚,他们和外面做着军火生意,这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在缅泰枪支管理特别的松懈,这个家族的武器肯定不少,就凭你们几人……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啊。”胡鹤劝道。

    “胡大哥,你不要再劝了,我已经决定了,放心,我不会蛮干的,现在就带着老婆孩子离开去这里,去巴干部落,这件事搞定后,我会为你在曼达购值一处上好的房子。”

    “不,不,洛兄弟,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家产说实话,是我的全部,不过和白虎兄弟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同是华夏人,在这里饱受欺负,我早就受够了,如果真的可以做一番大事,算上我一份吧。”胡鹤诚恳的请求道,可以看的出来此人也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

    不过,洛天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他只是一个小门诊的医生,会些医术,并没有功夫,这种事,不能仅凭一腔热血,还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行,洛天不想白白的搭上这个胡鹤的命,毕竟此人和白虎是好友,白虎在这里此人曾多加照顾,所以他也要为胡鹤的安全着想。

    最后洛天给巴颂上师打了一个招呼,让胡鹤带着家人,收拾了一下行礼,直接离开了这里直接去了巴干部落。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胡鹤离开后,朱雀看了一眼地上的三人,转头看向洛天。

    “先把这里处理了吧。”洛天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