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遭此巨变,应该和面前的此人脱不开了干系,本来还想纳为已用,如今看来非要把你除去不可了,我不管你是哪个家族派来的,让我卓泰家族受如此大的损失,饶你不得了。 ”卓泰面色阴沉的望着和自己家族的东方先生打的难分难解的洛天冷哼道。

    一抬手,招来几个贴身的高手护卫:“看目前的情况,东方先生有可能和此人两败俱伤,你们几个这样……”卓泰面授机意。

    “是,大人。”这些人一听,顿时点头,然后悄悄的溜了出去,出了庄园。

    “吼……”

    洛天战到了狂,面对东方不败这种高手,他毫不保留的用了全力,猎杀七式出手,追风、踏浪、碎金、裂石、惨绝、猎杀、夺命,一式比一式凶狠,战力提高了近两成,威力比起玄武和白虎使用起来不知道威力强大的多少倍,真正的战到了狂,身如狂风,疾如电。

    达到洛天这种级别的高手,武力一下子能够提升两成,那可是相当的厉害了,随着境界的提高,他不能再用猎杀七式提升太高的战力了,像白虎和玄武一样,提高一个境界,那是不可能的,武力达到一定的瓶颈,想提高一丝都是千难万难,当然洛天使用猎杀七式,也并没有因为激发潜力,而变得的力竭,只不过是大量的消耗真力而已。

    “叱!你到底是何门派,功夫为何这么杂?而且这么精通,竟然还能潜发战力,不错,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东方不败眼中的凝重越来越重,轻声低语,双手却是没有闲着,那些线圈被她用内力激发,如同精钢铁丝一般,线圈自动旋转,一条条的五彩线对着洛天就激射过来,如同天罗地网,诡异之极,不论电影上的东方不败到底有多强,毕竟那是拍的电影,不过这个现实中的这个东方不败,确实恐怖无比,云淡风轻,弹射丝线,似乎世间生灵皆在她的掌握之中。

    “噗嗤,噗嗤!”

    尽管洛天全力应付,真力澎湃,强横之极,不过还是被两根丝线穿透了身体,血花四溅。

    “混账!”洛天大吼,出道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真力狂震,一下子震断了丝线,手中的黑金首上下翻飞着,竟然是在用真力掌控,躲过身体的要害,拼着又被这个恐怖的女人丝线透体而过,步伐诡异的冲到了东方不败的面前,首甩了出去,发出呜呜的声音,旋转着,要削掉这个恐怖女人的脑袋,同时出手,左手如勾,右手铁拳,三管齐下,力压过去。

    “哼,找死!”东方不败冷哼,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同时素手一翻,硬生生的和洛天对了一掌。

    “嗖……”首旋转而回,没有建功,被后退的洛天抓到手里,再次欺身上前,和这个女人进行肉搏战,此女的真力雄厚,力量竟然丝毫不弱于自己,洛天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近战竟然没有战到优势,这让洛天很是无奈,一时间陷入苦战中。

    “呯!”洛天终于逮到机会,一拳砸在了东方不败的肩膀处,如果换作别人,这一拳足足可以砸碎他的肩胛骨,可是东方不败竟然只是发出一声痛呼,后退了两步,同时一根线线再次穿透了洛天的身体,距离心脏不过两公分左右。

    “不行,这样战下去,自己非要交待这里不可,这个恐怖的女人太强,不愧叫做东方不败,另外卓泰家族的人还在暗处虎视眈眈,不能阴沟里翻船。”洛天心里暗想,身上一道道一的血线流下,快把衣服给浸湿了,一动真力,疼的要命,竟然伤到了经脉。

    “臭女人,总有一天,老子回来,亲手收拾你!看看你到底是男是女!”洛天大喝,手掌一翻一个东西对着东方不败就激射过去。

    “呯……”东方不败随手一弹,一根丝线闪电般的击出,在中途竟然发出一个轻微的爆炸声,一股瓦斯味道随风飘来,竟然是一个一块钱的打火机。

    “该死!还是让他跑了。”

    击碎打火机,等东方不败再想追时,洛天已经到了五十米开外,要跑了,堂堂的逍遥王被一个女人迫到这种地步,还是破天慌的第一次。

    没有办法,以洛天现在的境界和实力,真的不是她的对手,能战到现在,全凭一口气,这个东方不败的境界肯定已经到了入圣后期的境界,这也正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境界。

    一境界一天堑,即使以洛天如此的武学开赋,也不能跨境界作战,毕竟太难了,特别是到了入圣期的高手,想跨一个境界毙敌,那真的逆天了,能够和此女战到现在,虽然受伤严重,不过却也击伤了东方不败,传出去,已经是一个傲人的战绩。

    不然的话,一般的入圣中期的高手对上入圣后期的东方不败早就败亡了,甚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洛天不但和她战这么久,竟然还能伤到她,战绩足以自傲了。

    “好厉害的身手,说话流里流气,不按常规出牌,功夫博杂,却又精通无比,而且招式直接,凌厉无比,颇有热血军人的风采,难道他是华夏最近几年声名鹊起的逍遥王不成?”

    望着洛天的背影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庄园内,东方并没有追赶,轻声自语,绝色的容颜微微蹙眉,神情有些发呆,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片刻,夜色下如同一朵红云,直接返回了她的住所。

    气势狂暴的场面终于变得安静下来,宽大的草坪,到处都是坑坑尘尘,草皮翻滚,都是大战过后的痕迹。

    “想不到这个黑衣人功夫这么高,竟然连东方先生都没有留得下他,到底是什么人?”

    卓泰带人走了出来,脸色阴晴不定,眼神闪烁,轻声自语,看了一眼东方先生的方向,有意上前问候,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个女人生性多变,还是不要惹她的好,尽管如此,卓泰还是遥遥的拱手向东方不败的住所说了两句感谢的话。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卓泰手下还有一些心腹护卫,一个个眼高于顶,可是看了今晚的高手对决,让他们自惭形秽,感觉自己那两把刷子,在人家的眼里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收敛了那种高傲的神色,此刻有一个护卫恭敬的问道。

    “他跑不了的,哼,记住,今晚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说起,巴猜,你带人去接少爷回来吧。”卓泰望着洛天离开的方向,不由的冷笑道,同时对手下的一个护卫低声说道。

    “是,大人。”那个护卫答应一声,一挥手,带着几个人就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庄园。

    再说,朱雀,王晓涵和白虎,三人驱车,按照先前事先设定好的路线,一路急驰,足足驰了出一百公里的时候,前方遇到了拦路虎,几辆车子横在路中间,一个个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甚至还有几个人扛着火箭炮。

    “该死,还真下了血本了!靠的!”坐在车里的白虎看到这等阵势,吓了一大跳,不由的破口大骂道,拎起一把枪就准备开始射杀。

    “不要冲动,是自己人。”朱雀急忙拦住了白虎,按照事先的约定,应该是前来接应的巴颂上师,而且朱雀已经看到了这个老头,一身原始的服饰,现在却是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裤,正站在众人中间,焦急的望着。

    朱雀远远的停下了车子,车灯连续闪了三下,这是暗号。

    “收家伙,是自己人,快,接应。”看到对方车子的信号,一直在焦急等待的巴颂不由的大喜,急忙招呼人跑了过来,还别说这个老头跑的还真快,不愧是混原始部落的。

    朱雀,王晓涵还有白虎下了车,双方见面。

    “豪森格斗场,连胜十五场,堪与拳王媲美的白虎,今天能见到真容,老朽幸会。”巴颂是一个熟练的华夏通,看到白虎上前微笑道。

    “老人家见笑了,深夜前来接应,在下感激不尽!”白虎感谢道。

    “好了,先上车吧,珊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洛小友吩咐,必须把你们送出境才行,老朽不能有负所托!”巴颂不敢在这里多呆,虽然巴干部落也是一个很有实力的部落,不过一般情况下与世无争,而且也无法和曼达的这种大家族相比,这次敢来接应,可见这个老头对洛天还是很有感情的,感谢他当年的救命之恩。

    “白虎,你要做什么?”

    看到白虎把自己和王晓涵送到了巴颂的车上后,自己却是返身向着先前的那辆车走去,朱雀不由的大叫。

    “我的命是老大的,我不能不回去,紫妍先和老先生回去,我去去就来。”白虎咧嘴一笑,先前,他没有返回去,是因为紫妍和王晓涵,他想救老大,也不想让自己的女人搭进去,现在紫妍和王晓涵安全了,他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不,白虎,等我,我也去。”朱雀一下子跳下了车子。

    “还有我!”王晓涵拎着他的机枪就要下车,她现在才知道误会这个白虎了,重情重义的程度,超出了自己的想像,这样的男人也确实配朱雀爱,不然的话,王晓涵真的看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