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是叫王晓涵吧,你真的不是老大的女人啊?”

    开车的白虎嘴又开始欠了,扭头看了一眼王晓涵欠欠的问道。

    “白虎,你找死是不是?我和老大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再敢胡说,我……如果不是看在你是紫妍……朋友的面子上,我当场和你翻脸信不信?你简直和那个邵元聪是一路货色,都不是好东西……”王晓涵不由的骂道。

    “切……”

    白虎不由的撇撇嘴。不过提到邵元聪玄武,白虎倒是挺想念这个家伙的,当年在龙魂两人的关系就极好,虽然他联合朱雀和青龙没事追着这小子打,不过关系好的没话说,而且白虎知道,如果论不是东西的话,玄武这货更不是东西,一天到晚的女人经,简直成了情圣了,任何恶俗趣味的东西,他都能搞的出来。

    “玄武还好吧,最近怎么样?”白虎询问朱雀,于是朱雀把最近玄武的情况说了一下,特别是前不久,和那个马义进行友谊比赛的事,玄武以入室后期顶峰的实力废了那个寒天德,更是让白虎渍渍稀奇。

    现在玄武的实力和白虎相当,两人都是入室后期的高手,可是白虎却是通过黑拳赛,一步一步硬生生的提上去的,他想不到玄武这个家伙一天到晚的女人经,竟然也晋级的这么快,让人不可思议。

    武者境界,以什么入道,这个很有讲究,就像李连英以八音鼓入道,或者说是音乐入道,而玉面狐狸则是以杀入道,还有的以战入道,只有在不停的战斗中,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感悟武者真谛,而像玄武这货,说是以女人经入道也不为过,这个家伙对女人看的很透,当然说好听点,就是对世间红尘看的很透,属于游戏红尘入道。

    洛天晕迷,朱雀和白虎聊了许多,王晓涵静静的听着,她对于洛天以前的事也知道的不多,现在通过朱雀和白虎的谈话,让她了解龙魂更多的人和事。

    提到容姐,白虎略有感慨:“想不到青龙还有一个姐姐,他的姐姐就是我们的姐姐,也难怪老大这么急着回国,青龙当年的意外,老大已经痛不欲生,现在容姐出了事,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管,该死的水月门,竟然敢抓容姐要挟大哥,不要让我抓住他们,让我抓住,老子把她们的衣服扒光游街,哼……”白虎恨恨的拍了一把方向盘,眼中杀机重重。

    跟着什么样的老大,带什么样的兵,洛天的手下这帮家伙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手法千奇百怪,虽然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过收拾起人来,那真是一套一套的,说起话来,也没有什么顾忌,想什么就说什么。

    “别胡说,在国外这么久,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被那个玄武混蛋都给带坏了……”朱雀不由的瞪着白虎哼道。

    “嘿,我白虎永远都是白虎,这个可不管玄武这小子的事……”白虎尴尬的一笑,发现还有王晓涵这个外人,感觉刚才说的话也太直接了,笑了一下就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功夫,白虎的眼睛又从观后镜里瞄到了王晓涵的身上,看到他的老大脑袋枕在人家的怀里,不由的咧嘴一笑,张了张嘴,不过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刚才从朱雀的谈话中,知道他的这个老大以前从来不近女色,现在却是有了一个末曾见过面的上官飞燕,似乎和容姐的关系也不错,心里更是感慨,老大就是老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这么厉害 ,看这个叫王晓涵的这个妞,眉角有些含春,看来以后也逃不过老大的“毒手”了。

    “现在连夜赶回东昌吗?”

    华夏边境地带夜色静寂,白虎稳稳的开着车子在路上行驰,速度不快也不慢,窗外那异地的风景,给朱雀一种陌生的感觉,于是轻声问道。

    “不,现在老大的身体很弱,不适合长途跋涉,必须找个地方住下,休息一下,来到了华夏,离开了缅泰就不怕了,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况且你也要休息……”

    白虎轻轻的摇摇头道,在缅泰他怕卓泰家族的人追杀,毕竟一行四人太疲惫了,个个带伤,朱雀和王晓涵稍好一些,只不过朱雀为了给洛天输血,此刻脸色也是有些苍白,王晓涵这个妞虽然猛,没有伤,不过实力太弱,遇到高手立马歇菜,所以必须找个地方恢复一下才行。

    “可是,老大还要去救容姐呢,水月门的人……”王晓涵提出异议,现在她是处处为洛天的事为头等大事,处处为他着想。

    “我知道,水月门的人带走容姐,就是要逼老大现身,可是你看老大现在这样还能打么?容姐也是我们的大姐,我同样着急,休息吧,老大醒来后,责怪就责怪我吧……”白虎淡淡的说道,王晓涵听了点点头,感觉白虎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洛天现在这个状态是真的不能战斗了,人都晕了,还怎么战斗?

    车子连夜行驶,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小镇,白虎看了一下,自语着:“这里应该属于川南地界了,当年和老大曾在这里战斗过,玄武那个混蛋还在这里偷看过人家洗澡呢,嘿。”

    正在这个时候,洛天竟然幽幽转醒过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脑袋处软绵绵的,仔细一看,自己竟然正靠着王晓涵的身子,难怪这么软,一股很好闻的女人香气让洛天在这种情况下都有点小激动,这个妞那白晰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铂金项链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的。

    “老大,你醒了?”感觉到怀里的动静,正无聊的望着窗外夜色的王晓涵低头一看,洛天正睁着眼睛望着自己,不由的惊喜的叫道。

    “老大!”朱雀也回过神来,看到洛天醒来,心里也是一松,轻声叫了一声,白虎更甚,这货一个急刹车,差点把洛天又给晃下去,被王晓涵赶紧抱着了。

    “大哥,醒了,嘿,不好意思,没有晃到你吧……”白虎停下车子,扭过身来,望着洛天咧嘴笑着问道。

    洛天本来想骂这个混蛋,不过一想到此时被王晓涵紧紧抱在怀中,于是变成了淡淡的微笑:“还好,没事的,大哥知道你的心里迫切嘛……”

    洛天这么一说,倒是让白虎一怔,按照他的理解,这个老大肯定又会劈头盖脸的骂自己一顿,却是想不到这么理解人,渍,老大还是很善良的嘛。不过看到王晓涵抱着洛天的脑袋,这货似乎有点明白了,嘴角一抽,却是什么也没有敢说,不然的话,那可真要挨骂了。

    “紫妍,把针拔了吧,我没事了……”洛天发现手上的针连着紫妍的胳膊,于是轻声说道,两人不说,洛天也知道是白虎还有朱雀救了自己,只不过洛天是一个不善于表面感情的人,只是记在了心里而已。

    “老大,再输一会吧,你现在的身体还很弱……”此刻王晓涵似乎没有注意她们老大的“小幸福”看了一眼朱雀,大方的说道。

    朱雀白了一眼王晓涵:“这个女人可真大方,敢情流的不是你的血,看不出本小姐脸色都发白了么?再输下去,自己都坚持不了……”所以朱雀也不矫情,点点头,把针给起了。

    “大哥,刚才你没有醒,我们准备先到前面休息,然后再赶路,您看可好……”白虎征求大哥洛天的建议,洛天看了一眼白虎,又看了看脸色有些苍白的朱雀点点头:“可以,恢复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是自己一人,洛天说实话,他会连夜赶回东昌,想办法救回容姐,可是现在不行,朱雀失血过多,弄的自己都虚弱了,而白虎身上也是伤痕累累,都需要休息。

    “老大,你渴么?”看到洛天的嘴唇有些发干,王晓涵关心的问道。

    “有水么?”洛天还真的感觉喉咙像是火烧一样,一般失血过多的人都缺水,这是常识,所以洛天真的感觉口渴了。

    “哦,没有,不过我这里有奶……”王晓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洛天一愣,嘴角微微一抽,心里暗想:“这也太客气了吧,这个妞开放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而重新开车的白虎手一抖,车子差点没有开到了沟里,咧着大嘴无声的笑着。

    “这是晓涵在路上准备的……”朱雀此刻从一个塑料袋里拿出一盒牛奶,打破了洛天的遐想,原来是这奶啊……唉!

    此刻王晓涵闹了一个大红脸,看开车的白虎那嘴巴快咧到耳朵根子上就知道了,狠狠的瞪了一眼白虎,接过朱雀递来的牛奶准备喂给老大洛天喝。

    洛天却是眼神明亮,微笑着摆了摆手:“算了,我对牛奶过敏,到了前面的小镇子上再说吧……”然后洛天冲白虎要了一支烟,点着,悠哉的抽了起来,由于身体还有些虚弱,在朱雀的建议下,洛天并没有起来,躺在两个女人的大腿上抽烟,很是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