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69章 九连云雾
    在谢家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简单的吃了一点饭菜,洛天,李连英,兰兰三人就上路了,李连英亲自开车,而洛天则是陪着兰兰坐在后排。

    “李老,辛苦你了,还让您亲自开车。”洛天坐在后排有些过意不去,这是一个不错的老人,自己对他很亲近,通过兰兰认识了他,现在又是朵朵的师父,所以和这个人的关系算是莫逆之交。

    “呵呵,小友客气了,你是谢家的贵客,兰丫头又是谢家的小公主,老朽开车当然是理所当然了。”李连英的心情似乎不错,笑着说道。

    “李老您不要那么说嘛,在兰兰的心目中,他就像父亲一样,不,比父亲还好,父亲整天凶我,而您对我最好了。”兰兰的小嘴很甜,靠在洛天的肩膀上乖巧的说道。

    “哈哈,你这丫头……”李连英哈哈大笑。

    三人一路开车,向着目的地驶去,而兰兰这个丫头这几天没有睡好,如果洛天陪着她,让她心安,很快的躺在洛天的怀里睡着了,模样很娇憨,甜美,弯弯的眉毛,微翘的小嘴,挺直的鼻梁,再加上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白晰滑嫩的小短裙下的大腿,从洛天的角度一眼就能看到内里风光的饱满的胸部,看的洛天……确实缓解了旅途的疲劳。

    九连云雾位于巴东,据探查得到,水月门就是隐于此处。

    九连云雾是一处山脉,九座山峰连接在一起,山峰并不大,不过却是很神秘,而且终年云雾缭绕,如同人间仙境。

    临涯绝世而立,一女子一身白衣飘然出尘,身材苗条,面色肃静,虽然不是绝色,不过却有一种超出世外不染尘世的感觉,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而头顶上面则是云雾缭绕,宛若人间仙子降风尘。

    “师叔,那个裴容开始绝食了,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女子身后站着一个弟子模样的年轻女子,一身紫衣打扮,眉清目秀,只不过嘴唇极薄,面带刻薄之相,实力竟然到了入室中期左右的水平,此刻拱手而立,于白衣女子身后小心的说道。

    白衣女子转过身来,轻轻的一皱眉头,看向紫衣女子几秒钟,接着轻声的叹了一口气:“水杨,我知道你是水柳的好姐妹,不过水柳的事做的太过了,我们是名门正派,隐世不出,教你们功夫不是让你争强好胜,上次的事师叔都调查清楚了,是水柳要趁水打劫,落井下石,所以才会被人出手教训,师叔带这个裴容过来是想引那人理论一番,毕竟我水月门是一个大门,弟子再如何也不容外人欺负。不过对于那个裴容,你们要好生款待,以如此方式引那人,手段已经不显光明,如果再出什么事,师叔唯你是问,下去吧。”

    “是……师叔!”紫衣女子唯喏告退,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

    “世间男子皆无情,想不到那个男人竟然惧怕不敢到此,真是让我失望,既然如此,还是把此女送回去吧,不然的话也显得我水月门的手段太下作了。”这个被称为师叔的白衣女子轻叹一声,眼神之中却是包含着对男人深深失望和愤怒。

    “呯……”东西被摔碎的东西响起。

    “爱吃不吃,你以为请你来是做客的么,不要忘记你是人质,师叔,师伯好说话,我水杨可没有这么好说话,欺负我的师妹水柳,我一定要帮她讨还公道,你的男人不是很厉害吗,他为什么不来救你,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吧,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哼!”

    山峰上,一个房间里,那个叫水杨的弟子去而复返,把一盘饭菜重重的摔在地上,杏眉倒竖,掐腰颇指气使的冲一个雍容华贵、姿色绝美的女人叫骂道。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裴容,此刻的裴容面容有些憔悴,被水月门的人带到这里,虽然没有严刑拷打,甚至水月门的师叔师伯们还以礼相待,相当于软禁于此,不过手下的弟子却是没有给裴容好脸色看,动辄给以脸色,而最显著的就是水杨。

    “这位妹妹,你错了,小天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为了我可以连命都不要,我说过了,他现在有事肯定是脱不开身,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来的,这个世间没有地方他不敢去,也没有人可以为难住他,我不吃饭是因为我不想吃,没有胃口,妹妹又何必强人所难呢。”裴容望向这个水杨淡淡的说道。

    “你……哼,说的好听,师叔说过,世间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而且他既然爱你,为什么不来救你,在他的心里还有比你更重要的事么?”那个水杨本来气势凌人,可是裴容却是语气平淡,让她有火没有地方发。

    “他会来的……”裴容轻语。

    “哼……”水杨瞪了一眼裴容,甩手走了出去。

    “师姐,你又去为难那个裴容了么?不是和你说过么,我的事你不要操心,自有师伯师叔定夺,而且配送饭菜由下面的弟子来做就行了,你就不要亲自送了。”

    水杨一出门,就遇到迎面而来的水柳,看到这个师姐气呼呼的模样,不由的苦笑道。

    “师妹啊,师姐这是为你好啊,想我水月门隐世不出,那么学功夫有什么用,难得你出去一趟,却是受此侮辱,先是被采花大盗侮辱,声言还要找你,后是被世俗的臭男人当众欺负,我们水月门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现在你竟然还向着她说话?”这个水杨说话不饶人,尖酸刻薄,此刻瞪着自己的这个师妹不满的说道。

    “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过,我的事自有师叔师伯她们做主,你不要跟着掺和。”水柳面色一冷道。

    自己在外的遭遇本来只是和师叔师伯们说起过,让师门长辈主持公道,却是想不到被这个师姐知道了,弄的水月门上下人尽皆知,越描越黑,甚至怀疑到自己的作风问题上,这让水柳相当气愤。

    虽然这个水杨以师姐自居,又以爱护自己为名,不过水柳知道,水杨是嫉妒自己在师门中的地位,无论是功夫还是人缘以及处事能力自己都比这个水杨强,她是嫉妒了,而且下一步的精英弟子比赛中,决胜者将会成为以后水月门掌门的人选,这更让水杨心里不安。

    论实力,她不如水柳,她有自知之明,所以处处拿出师姐的身份压她,处处表现,想引起师门的注意,更是借助这次的事情大肆的宣传,名义上要帮着水柳讨还公道,实则是想抹黑自己。

    “好,好,我的好师妹,你的事我不管了,好心当作驴肝肺。”看到水柳面色严肃起来,水杨瞪了她一眼也不敢过发,气哼哼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这个水杨师姐离开,水柳不由的摇头叹息,然后招呼一个下面的弟子,让她到厨房再准备一份精致的饭菜。

    一会儿功夫,水柳端着饭菜亲自走进了裴容的房间。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能行,水杨的无礼,我代她向你道歉,简单的吃点吧,你也不想让那个洛天看到你现在面容憔悴的样子吧,还是你想让她知道我们水月门在虐待你?”水柳望着裴容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到是水柳,裴容面色一缓,望向她:“水柳妹子,我知道你们把我抓来,是想引小天出来,以报当初他羞辱的那一脚而已,不过评心而论,你当时做法有些欠妥,比赛公平岂能落井下石,那个小聪是他的好兄弟,他怎么会让你动他?我保证他并不是有意伤你的。”

    听了裴容的话,水柳难得的没有发火,摇了摇头:“我承认当时我鲁莽了,不过我也不清楚具体的什么规则,而且我们水月门隐世不出,我难得有机会出来历练,只是不想弱了水月门的威风,只是那个洛天竟然把我踩在脚下,这不但丢的是我的人,还是水月门的人,所以我必须讨还公道,不过你放心,即使不敌我的师叔,师伯她们,我也会让她们放他一马的,此人罪不致死。”

    裴容听了这个水柳的话,苦笑着摇头,这个女子有的时候很体贴人,也讲道理,可是一提起上次的事,她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对洛天的那一脚耿耿于怀。

    正在这个时候,水月门山峰上的大钟突然连续敲响了七下,钟声悠扬,飘荡很远,在云雾中穿梭。

    “不好,敌袭!”

    水柳的脸色一变,一下子冲了出去。

    “难道是小天来了么?”听到钟声,裴容不由的心里一跳,有些担心起来,虽然知道洛天的功夫很高,不过毕竟这是在水月门,人家的地盘上,而且看这个水柳的师叔,师伯们的功夫极高,所以裴容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九连云雾山脚下,一个男子负手而立,长的面如冠玉,玉树临风,唇红齿白,一头黑发披简,却是柔顺之极,目若朗月,身材修长,不要说女人看了心动,就是男人看了也会心动,这真是一个少见的美男子。